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七十八章 兄弟

春節還沒到,羽絨服就脫了,一樹樹的花就開了,鳥兒就起程回北方了,今年的冬天,好詭異……

----------------------這是再次呼籲環境保護的分割線---------------

"傷?"蕭景睿驚跳了一下,"青遙大哥怎麼會受傷的?"

"你問我我問誰啊?"

"你剛才不是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嗎?"

"我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如果這世上真有什麼都知道的人,那也是琅琊閣主和咱們那位蘇兄……"言豫津眼珠一轉,"哎,咱倆去問問蘇兄,他說不定還真的知道青遙兄是怎麼受傷的……"

"去,"蕭景睿白了他一眼,"你憑什麼說青遙大哥身上的是傷?他是江湖人,受傷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何必要裝成是病瞞著大家?"

"那可不一定……如果受傷的時候,剛好是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呢?"

"豫津!"蕭景睿頓時臉色一沉,"你這話什麼意思?我青遙大哥素有俠名,會去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你惱什麼惱?"言豫津理直氣壯地回瞪著他,"我小時候不過逗弄一下小姑娘,你就說我做的事見不得人,從小一路說到大,我惱過你沒有?"

"你……我……"蕭景睿哭笑不得,"我那個是在開你的玩笑啊!"

"那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

蕭景睿簡直拿這個人沒有辦法,只能垮下肩膀,無奈地放緩了語氣道:"豫津,以後不要拿我大哥開這種玩笑……"

"知道了知道了,"言豫津擺了擺手,一把抄起桌上的杯子,正要朝嘴邊遞,官道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老板,麻煩遞兩碗茶過來."

"好勒!"茶攤主應了一聲,用托盤裝了兩碗茶水,送到攤旁靠路邊停著的一輛樣式簡樸的半舊馬車上.一只手從車內伸出,將車簾掀開小半邊,接了茶進去,半晌後,遞出空碗和茶錢,隨即便快速離開,向城里方向駛去.

言豫津捧著茶碗,呆呆地望著馬車離開的方向,忘了要喝.

"怎麼了?"蕭景睿趕緊將茶碗從他手里拿下來,只免他濺濕衣襟,"那馬車有什麼古怪嗎?"

"剛才……剛才那車簾掀起的時候,我看到要茶的那個人後面……還坐著一個人……"

如果此時是謝弼在旁邊,他一定會吐槽說:"馬車里坐著人你奇怪什麼,難不成你以為里面會坐條狗?"不過現在跟他在一起的是蕭景睿,所以他只聽到一句溫和的問話:"那人是誰?"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言豫津抓住好友的胳膊,"那是何文新!"

"怎麼會?"蕭景睿一怔,"何文新馬上就要被春決了,現在應該是在牢里,怎麼會從城外進來?"

"所以我才覺得自己看錯了啊……難道只是長得象?"

"可能,這世上芸芸眾生,容貌相象的人太多了."

"算了,也許真是我發昏……"言豫津站了起來,抖一抖衣襟,"也歇夠了,咱們走吧."

蕭景睿付了茶錢,提起小盒子,兩人隨著進城的人流晃一晃地走著,看起來十分輕閑自在,路過糖油果子攤時,蕭景睿還順手買了整整一鍋,也不知他買這麼多這樣尋常點心要做什麼.等到了城門口處,大約因為例檢,人潮略略有些凝滯,不過也還算是平穩有序地向內流動著.守城門的官兵隸屬于巡防營,而巡防營在軍制上歸甯國侯節制,見了侯府大公子,全都躬身過來見禮,蕭景睿一向沒什麼架子,笑著點頭,將手里的吃食拿給為首的人,吩咐他"輪班後給弟兄們當點心",之後才與言豫津一起向里走去.

"原來你買給他們的……"國舅公子笑嘻嘻地用手肘頂了好友一下,"不知道你的一定說你會做人,實際上你就是心好."

"你忘了,早上我們出城時也是這位七叔當班,他還特意推薦說城外的糖油果子有特色,讓我們一定嘗一嘗呢.我不過順路幫他買一些罷了,扯得上什麼心好不好的?"

"我是忘了."言豫津誇張地歎著氣,"景睿啊,你這麼細心體貼,將來誰嫁了你,一定好有福氣."

"去你的."蕭景睿笑著給了他一拳,正打鬧間,突見有一隊騎士快馬奔來,忙將好友拉到路邊,皺了皺眉,"刑部的人跑這麼快做什麼?"

"後天就是春決,行刑現場已經在東城菜市口搭好了刑台和看樓,昨天就戒防了,這隊人大概是趕去換防的."言豫津凝望著遠去的煙塵,"我想……文遠伯應該會來觀刑吧……"

"殺子之仇,他自然刻骨."蕭景睿搖頭歎道,"那何文新若非平時就跋扈慣了,也不至于會犯下這樁殺人之罪……但不管怎麼說,他這也是罪有應得."

言豫津眯著眼睛,不知在想什麼,但出了一陣神後,也並沒有多言.兩人在言府門前分手,蕭景睿直接回到家中,只換了一件衣服,便先去卓家所住的西院探視.

此時卓鼎風不在,院子里櫻桃樹下,卓夫人與大腹便便的謝綺正坐在一處針線,見蕭景睿進來,卓夫人立即丟開手中的刺繡,將兒子招到身邊.

"娘,這一天可好?"蕭景睿請了安,立起身來.比起感情內斂,形容冷淡的蒞陽長公主,這位卓家娘親更具有母性一些,素來疼愛景睿更勝過青遙,拉著他的手柔聲問道:"今天玩得可開心?餓了吧?要不要吃塊點心?"

"睿哥真是娘的心頭肉,"謝綺忍不住笑道,"你在謝家是長子,在娘這里卻是幺兒,盡管撒嬌好了,就當我這個大嫂不在."

蕭景睿也不禁一笑:"說實在的,你都嫁了這些年,我還看你是個妹子,不象大嫂.這是我帶給你的東西,看看喜不喜歡?"

謝綺拆開包裝,將那一組十二個小泥娃娃擺放在旁邊矮桌上,面上甚是歡喜,"真的好可愛,多謝睿哥了."

"綺妹將來,也會有這麼多可愛的小娃娃的……"

"拜托你睿哥,這有十二個呢,我要生得了這麼多,不成那個什麼……"謝綺雖然是個疏朗女兒,說到這里也不免紅著臉笑起來.

"對了,青怡妹子呢?"

"出門了."

"啊?"

"怎麼,只許你出門踏青,不許人家去啊?弼哥陪著她,你放心好了."

"我今早約二弟的時候,他不是說有事情不去嗎?"

謝綺嗔笑道:"人家只是不跟你去而已,你知點趣好不好?"

"睿兒老實嘛,你笑他做什麼?"卓夫人忙來回護,撫著蕭景睿的額發道,"你什麼時候也給娘帶一個水靈靈的小媳婦回來啊?"

"娘……"蕭景睿趕緊將話題扯開,"青遙大哥的病今天怎麼樣了?看綺妹這麼輕松的樣子,多半又好了些?"

"是好多了.午後吃了藥一直睡著,現在也該醒了,你去看看吧."

蕭景睿如蒙大赦,趁機抽開身,逃一般地閃到屋內,身後頓時響起謝綺銀鈴似的笑聲.

卓青遙夫婦所住的東廂,有一廳一臥,一進去就聞到淡淡的藥香.由于窗戶都關著,光線略有些暗淡,不過這對視力極好的蕭景睿來說沒什麼障礙,他一眼就看見床上的病人已坐了起來,眼睛睜著.

"大哥,你醒了?"蕭景睿趕緊快步趕上扶住,拿過一個靠枕來墊在他身後.

"你們在外面這樣笑鬧,我早就醒了."卓青遙的笑容還有些虛弱,不過氣色顯然好了許多,蕭景睿去推開了幾扇窗子,讓室內空氣流通,這才回身坐在床邊,關切地問道:"大哥,可覺得好些?"

"已經可以起來走動了,都是娘和小綺,還非要我躺在床上."

"她們也是為了你好."蕭景睿看著卓青遙還有些使不上力的腰部,腦中不由自主地閃過言豫津所說的話,臉色微微一黯.

"怎麼了?"卓青遙扶住他的肩頭,低聲問道,"外面遇到了什麼不快活的事情了嗎?"

"沒有……"蕭景睿勉強笑了笑,默然了片刻,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大哥,你到京城來之後,沒有和人交過手吧?"

"沒有啊."卓青遙雖然答的很快,但目光卻暗中閃動了一下,"怎麼這樣問?"

"那……"蕭景睿遲疑了一下,突然一咬牙,道,"那你怎麼會受傷的呢?"

他問的如此坦白,卓青遙反而怔住,好半天後才歎一口氣,道,"你看出來了?不要跟娘和小綺說,我養養也就好了."

"是不是我爹叫你去做什麼的?"蕭景睿緊緊抓住卓青遙的手,追問道.

"景睿,你別管這麼多,岳父他也是為國為民……"

蕭景睿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大哥,突然覺得心中一陣陣發寒.奪嫡,爭位,這到底是怎樣一件讓人瘋狂的事,為什麼自己看重的家人和朋友一個個全都卷了進去?父親,謝弼,蘇兄,大哥……這樣爭到最後,到底能得到什麼?

綺妹馬上就要臨產,父親卻把女婿派了出去做危險的事情,回來受了傷,卻連家里的人都不敢明言,怎麼可能會是光明正大的行為?為國為民,如此沉重的幾個字,可以用在這樣的事情上面嗎?

"景睿,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亂想了?"卓青遙輕柔地,用手指拍打著弟弟的面頰,"就是因為你從小性子太溫厚,娘和岳母又都偏愛你,所以岳父所謀的大事才沒有想過要和你商量.如今譽王為亂,覬覦大位,岳父身為朝廷柱石,豈能置身事外,不為儲君分憂?你也長大了,文才武功,都算是人中翹楚,有時你也要主動幫岳父一點忙了."

蕭景睿抿緊了嘴唇,眸色變得異常深邃.他溫厚不假,但對父親的心思,朝中的情勢卻也不是一概不知.聽卓青遙這樣一講,便知他,甚至卓爹爹,都已完全被自己的謝家爹爹所收服,再多勸無益了.只是不知道,青遙大哥冒險去做的,到底是一樁什麼樣的事情呢……

"大哥,你的天泉劍法,早已遠勝于我,江湖上少有對手,到底是什麼人,可以把你傷的如此之重?"

卓青遙歎了一口氣,"說來慚愧,我雖然慘敗于他手,卻連他的相貌也沒有看清楚……"

"那大哥是在什麼地方受的傷呢?"

卓青遙鎖住兩道劍眉,搖了搖頭,"岳父叮囑我,有些事情不能告訴你……聽說你和那位江左的梅宗主走的很近?"

蕭景睿微微沉吟,點頭道:"是."

"這位梅宗主確是奇才,岳父原本還指望他能成為太子的強助,沒想到此人正邪不分,竟然倒向了譽王那邊……景睿,我知道你是念恩的人,他以前照顧過你,你自然與他親厚,但是朝廷大義,你還是要記在心里."

蕭景睿忍不住道:"大哥,太子做的事,難道你全盤贊同……"

"臣不議君非,你不要胡說.岳父已經跟我說過了,這樁私炮案,太子是被人構陷的."

蕭景睿知道自己這位大哥素來祟尚正統俠義,認准了的事情極難改變.現在他傷勢未愈,不能惹他氣惱,當下只也得低下頭,輕聲答了個"是"字.

-----------------------------------

習慣要靠養成和鞏固,繼續投票投票!!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七十七章 沈追
下篇:第七十九章 刑場驚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