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七十七章 沈追

今天去參加小區的業主大會,商量重新刷外牆的事情,現在空氣質量不好,每年都要下幾場黑雨,用再好的塗料刷,外牆沒兩年還是會髒……

———————————————————這是呼籲保護環境的分割線————————————————

此時若有知情者旁觀,當覺得這兩人之間情形古怪.為主君者無意出言籠絡,為下屬者也不願曲意和柔,時不時還相互冷刺一句,說出的話極是尖刻.但如果說他們之間有敵意吧,卻又都坦坦蕩蕩,有什麼話全都說了出來,彼此並不暗藏猜疑.

不過令人慶幸的是,兩人對目前這樣的相處模式,都還覺得不錯,並無反感之意.

"請問殿下,庭生近來如何?"梅長蘇負手在後,淡淡問道.

"很好,文才武功都有進益,心性也愈來愈穩,府里的人都很喜歡他."靖王的目光閃動了幾下,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我一直都想問你,你這麼關愛庭生,以前是不是認識我大皇兄?"

"我關愛庭生,當然是因為要討好殿下你啊."

靖王被梅長蘇這不咸不淡的語氣弄得有些惱火,加重了語氣道:"我是認真地在問你!"

"祁王殿下麼……"梅長蘇的視線飄飄浮浮地望著旁邊輕嫋直上的黑煙,"素來仰慕,也曾想過要在他的麾下伸展宏圖抱負,只可惜……"話到此處,他突然停住,向靖王遞了個眼色,一轉身快速地離開了.

靖王愣了愣,轉頭順著梅長蘇剛才所看的方向一瞧,只見頂頂帳篷間,一個三十七八歲的官員費力地穿行而來,一邊走一邊向靖王抬手打著招呼.

"見,見過殿下……"因為身形微胖,走到近前時官員已有些微氣喘,拱著手道,"如此慘劇,多虧殿下及時出面,我今天恰好外出,所以這時候才過來,接下來的善後工作戶部會盡快接手,請殿下放心."

"都是百姓的事,分什麼彼此."靖王一面微笑了一下,一面暗暗地朝梅長蘇消失的方向瞟了一眼.……他是看見沈追過來才走的嗎?不願意讓自己正在結交的這些忠直官員們發現兩人之間的來往嗎?

"剛才好象看見殿下在跟人談事情,怎麼走了?是誰啊?"沈追因為本身與宗室有親,再加上與靖王相交投契,兩人之間相處比較輕松,故而隨口問著,也沒想過該不該問.

靖王稍稍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坦然道:"那人就是蘇哲,他的名字你一定聽過,近來在京城也算聲名赫赫了."

"哦?"沈追踮著腳尖張望一回,當然什麼也看不到了,"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麒麟才子啊?可惜剛才沒看清模樣.聽說他最近在為譽王殿下獻策效力呢,怎麼殿下你也認識他?"

"何止認識,他還曾到我府上來過呢."靖王淡淡道,"此人果不負才子之名,行為見識,都在常人之上.你一向愛才,以後若有機會與他相交,也一定會為之心折."

"只是不知道他除了有才之外,心田如何?"沈追真心地勸說道,"據說此人的才氣多半都在權謀機變上,殿下與這樣的人來往.還是應該多加防備才是."

"嗯,我會小心的."靖王點了點頭,也不多言.

"不過這樣的場合,他來做什麼?"沈追環顧左右一遍,"莫非是為譽王殿下來察看情況的?"

"你是不知道,這位蘇先生對京城情況一向了如指掌,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他會來看看也不奇怪."靖王神情凝重了下來,"你先別好奇他了,這件事明天便會驚動聖聽,你想好怎麼辦了嗎?"

沈追的神色也隨之肅然了下來,道:"沒什麼好想的,具實上報就是了.樓之敬曆年的帳目,我已經清算好了,他與太子殿下之間分利的暗帳我也追查到手,不瞞你說,我府里昨天還鬧了刺客呢."

靖王微驚,一把抓住他的肩頭:"那你受傷沒有?"

沈追心中感動,忙笑道:"我生來福相,一向逢凶化吉的.不過那刺客倒極是厲害,我府中那些三腳貓護衛根本不是對手,幸好不知從何處來了一位高手相救,只是他打跑刺客就走了,名字也沒留下一個,到現在我也不知是何方高人救了我呢."

"你可看清相貌?"

"他蒙著臉,不過眼睛很大很亮,應該十分年輕."

"那你手上的這本暗帳……"

"我一早就交到懸鏡司請他們直接面呈皇上了.只要證據沒事,現在殺了我也沒用."沈追樂觀地呵呵一笑,"所以我才敢這樣到處亂走."

"你別大意了,縱然不為滅口,報複也是很可怕的兩個字."靖王正色道,"戶部被樓之敬折騰成這個樣子,全靠你撥亂反正,這是關系國計民生的大事,如此重一付擔子,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等閑誰能挑得起?"

"殿下如此厚愛,我真是感激不盡."沈追歎道,"身為社稷之臣,自當不畏艱難,我是不會輕舍其身的.只可惜朝堂大勢,都是權謀鑽營,實心為國的人難以出頭,就是殿下你……"

"好了,"靖王截住了他的話頭,"我們說過不談這些的.查清此案對你來說,既是大功一件,也是大禍的起端,你府中護衛那樣我實在不放心,只不過直接調我府里的人也不太妥當,你可介意我從外面薦幾個人來?你放心,一定都是信得過的好漢."

"殿下說哪里話,我是分不出好歹的人嗎?"沈追感激地謝過了,兩人又大略聊了幾句閑話,因為都有很多事要忙,便分了手,靖王先回府去,沈追則帶著幾個干吏在現場處理後續事務.

私炮坊的這一聲巨響,余波驚人.雖然與太子有關的部分略略被隱晦了一些,但事實就是事實.梁帝震怒之下,令太子遷居圭甲宮自省,一應朝事,不許豫聞.由于此案被掛落的官員近三十名,沈追正式被任命為戶部尚書,除日常事務外,還奉旨修訂錢糧制度,以堵疏漏.

此次事件從爆發到結束,不過五天時間,由于證據確鑿,連太子本人都難以辯駁,其他朝臣們自然也找不到理由為他分解.除了越妃在後宮啼哭了一場以外,無人敢出面為太子講情.不過在整個處理過程中,有一個人的態度令人回味.那便是太子的死對頭譽王.按道理說他明明是最高興太子跌這麼大一個跟斗的人,不追過來補咬兩句簡直與他素日的性情不符,但令人驚訝的是,這次他不知是受了什麼指點,一反常態,不僅自始至終沒有落井下石地說過一句話,甚至還拘束了自己派別的官員,使朝廷上沒有出現趁機瘋狂攻擊*的局面.這一手的明智之處在于讓此案至少在表面完全與黨爭無關,全是太子自己德政不修干下的汙糟事,而梁帝也因此沒有疑心譽王是否從中做了什麼手腳,把一腔怒意全都發在了太子的身上.

這樣高明的一招到底是誰教給他的大家只能暗暗猜疑,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太子遷居的當日,譽王曾歡歡喜喜地親自挑選了許多新巧的禮物,命人送到了蘇哲的府上,雖然人家最終也沒有收.

這樁丑惡的私炮案令梁帝的心情極端惡劣,但同時,也讓這位畢竟已過花甲之年的老人甚是疲累,以至于蒙摯在月底向他複命請罪,稱自己未能在期限前查明內監被殺案時,他在情緒上已經沒有了多大的波動,只是罰俸三月,又撤換了禁軍的兩名副統領後,便將此事揭過不提了.

靖王果然受到了來自兵部對于他挪用軍資未及時通報的指控,在他上表請罪的第二天,戶部新貴沈追在朝堂之上發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講,為靖王進行了憤怒地辯護.蕭景琰雖然性子執拗,但一向為人低調,近來的表現又非常之好,朝廷中對他有好感的人與日俱增,連梁帝也因為父子倆有多年未再提當初舊事,漸漸不似以前那般反感他.在這件事情上,梁帝認為靖王沒什麼大錯,不僅沒有降罪,還誇了他一句"遇事決斷,實為朝廷分憂",命他補報一份文書了事.兵部沒把握好風向,吃了啞虧不說,還白白讓對方露了一個大臉,太子陣營因此更是雪上加霜.

春分過後,天氣一日暖似一日,融融春意漸上枝頭,郊外桃杏吐芳,茸草茵茵,有些等不及的人已開始脫去厚重的冬衣,跑去城外踏青.蕭景睿與言豫津也上門來約了好幾次,但梅長蘇依然畏寒,不太願意出門,兩人也只好自己游玩去了.

若說金陵盛景,自然繁多,適合春季觀賞的,有撫仙湖的垂柳曲岸,萬渝山的梨花坡和海什鎮的桃源溝.這三處景致都在京南,因此南越門出來的官道上十分熱鬧,兩邊甚至形成了臨時的集市,售賣些小吃點心,茶水,或者手工玩物什麼的,居然也客如云來,生意極好.

踏青回城的途中,蕭景睿看中一組釉泥捏制的胖娃娃,覺得它們神態各異,嬌憨可愛,打算買回去送給因待產而氣悶的妹妹.攤主忙著用草紙一個個分別包好,放進小盒子中,言豫津覺得口渴,不耐等候,自己先一個人到一處茶攤喝茶去了.

片刻後,蕭景睿拎著紮好的小盒子過來,小心地放在桌上,這才坐下,也要了碗茶慢慢喝著.言豫津瞧著那盒子,撐著下巴笑道:"綺姐會喜歡麼?"

"這娃娃這麼可愛,連我都喜歡,小綺一定喜歡."

"你還真是個好哥哥,出來踏青都記掛著妹妹.謝緒明天要回書院去了,你不買點東西送他?"

"他喜歡玉器,我已經在琦靈齋挑好了一件,讓直接送到家里,現在多半已經到他手上了."

言豫津嘖嘖有聲地道:"還真是挑不出你的毛病來呢.其實你比較想讓謝緒留下來過完你的生日再走吧?"

"三弟看重學業是應該的,何況也就這麼幾年."蕭景睿笑著斜了他一眼,"是你想讓他留下來,好欺負著玩吧?"

"他讀書都快讀呆了,一股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的酸儒氣,我再不欺負欺負會變傻的,他要有你一半溫厚就好了."

"我們三兄弟性情各異,都是一樣才奇怪呢."蕭景睿提起茶壺為他添了水,"不是渴了嗎?快喝吧,又不是你兄弟,你著什麼急?"

言豫津用力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他不是我兄弟,你是啊!他如果將來沒出息,要操心的人一定是你這個大哥."

"謝緒會沒出息?"蕭景睿失笑道,"他只怕是最有前途的了.若說我們三兄弟,最沒出息的人應該是我,文不成武不就,也無心仕途,這一生多半平淡而過,不能為謝家門楣增輝."

"公子榜榜眼啊,突然說的這麼謙虛,想勾我誇你嗎?"言豫津撇了撇嘴.

"以前江湖爭浮名,實在是存了刻意心腸.現在只想安靜甯和,少了許多風發意氣,明年的公子榜,一定不會再有我了."

"有沒有你無所謂啦,只要有我就行,我還是比較喜歡這個浮名的,多帥啊……"

蕭景睿忍不住一笑,正要刺他兩句,旁邊桌客人起身,背著的大包袱一甩,差點把裝泥娃娃的小盒子掃落在地,幸而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連念兩聲:"幸好幸好."

"不就一泥娃娃嘛,攤子還在那兒呢,碎了再買唄,也值得你這般緊張?"

"只剩這最後一套了,碎了哪里還有?"蕭景睿小心地將盒子改放了一個地方,"小綺最近心情一直不好,我還想她看著這些娃娃開心點兒呢?"

"心情一直不好?"言豫津的雙眸微微變深了一些,"是因為……青遙兄的病吧?"

"是啊,"蕭景睿歎一口氣,"青遙大哥上個月突發急病後,一直養到現在才略有起色,雖然我們都勸她寬心,說不會有事的,但小綺還是難免擔憂."

"青遙兄……到底得的是什麼病啊?我記得頭天還看到他好好的,第二天就聽說病得很重."

"大夫說是氣血凝滯之症,小心調理就好了."

言豫津深深地看著他,吐出兩個字:"你信?"

蕭景睿一呆:"什麼意思?"

"氣血凝滯之症……"言豫津的笑容有些讓人看不懂,"我探望過青遙兄幾次,說實在的,也就你不知道疑心……"

"自家兄弟,疑心什麼?疑心青遙大哥裝病嗎?"

言豫津沒好氣地看著他,不再繞圈子,干干脆脆地說,"景睿,那不是病,那是傷!"

----------------------------

投票的習慣養成了沒?沒養成的再多投幾次就好了……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七十六章 私炮坊
下篇:第七十八章 兄弟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