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七十五章 宮羽

今天沒有能夠寫出預定更新的部分,因為被幾個回貼打擊到了,一直在反省自己.

首先有讀者認為本文有一堆日本漫畫的影子,當然,這條意見尚不在反省范圍內,因為俺根本沒怎麼看過日本漫畫,可是仍然讓人覺得失敗和郁悶……

第二,有妹妹覺得夏冬可以和小梅配成一對,但實際上俺在設定和行文上根本想都沒朝這方面想過.

第三,前文里有一段宮羽來看望小梅,因為他休息而悄悄離去的情節,俺的用意是以此來表現宮羽暗戀小梅的女性心理,是一種即使受責備也想在新年的日子里見他一面的心情.但是有讀者卻將這一段理解為宮羽有事情找小梅說,錯過了,是伏筆,小梅會因此漏算什麼……

這後兩條是俺重點反省的內容.因為身為作者,如果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沒有被讀者理解,或者讀者理解到的東西根本不是作者想表達的,那這絕對不是讀者的問題,而是作者的問題.尤其這兩位回貼的大大都是一直在跟文看,很認真給出意見的人,並不是匆匆快餐了一遍的讀者.因此俺想要靜一靜,思考一下自己在前面的劇情和描述方面到底出了什麼偏差,不想單純為了更新而更新.

當然俺極有可能當局者迷,反省好幾天也想不出為什麼來,所以有旁觀者清的讀者們也請幫著俺分析分析,以便改進.特別是與上面舉的例子意見相同的讀者,告訴俺是什麼誤導了你,俺好修改.

至于總有讀者覺得本書在風格上象這個象那個,這是見仁見智的東東,俺無所謂了,這里面軍師和慶熹我都很喜歡,但其他的沒看過,過節的時候奔去拜讀一下……

最後順便再解釋一下女主的問題.俺不知道女主的定義確切是什麼.如果是指男主的伴侶或男主伴侶群中地位最高的那個人(比如某些種馬後宮文,呵呵),那這就涉及到後面的劇情了,不好回答.俺現在還不能說誰是女主,也不能保證一定會有女主.如果女主的定義是指在戲份上,情節推動上,故事重要性上與男主相等,或雖次于男主,但明顯比其他所有配角都重的女性角色,那本文就是沒有女主的,為什麼一定要有這種女主呢?

俺會盡快結束反省期,再次恢複更新的……不過好象快過年了,也恢複不了兩天了……

———————————————————這是昨天沒有今天補發的分割線————————————————

不走主街走小巷,雖然路程繞得遠了一些,但速度卻快了好幾倍.踏著青石板上清冷的月光,耳邊卻響著不遠處主街的人聲鼎沸,頗讓人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及至到了螺市街,則更是一片繁華浮豔,紙醉金迷的景象.

言豫津好樂,是妙音坊的常客,與他同來的人又皆是身份不凡,故而一行人剛進門便得到極為周到的接待,由兩位嬌俏可愛的紅衣姑娘一路陪同,引領他們到預定好的位置上去.

妙音坊的演樂大廳寬敞疏闊,高窗穹頂,保音效果極好.此時廳內各桌差不多已到齊,因為有限制人數,所以並不顯得嘈雜擁擠.雖然有很多豪門貴戚遲了一步不得入內,但卻沒有出現鬧場的局面.這一來是因為妙音坊在其他樓廳也安排有精彩的節目,二來世家子弟總是好面子,象何文新那麼沒品的畢竟不多,再不高興也不至于在青樓鬧事,徒惹笑談.一早就搶定下座位進得場內的多半都是樂友,大家都趁著宮羽沒出場時走來走去相互拜年,連靜靜坐著的梅長蘇都一連遇到好幾個人過來招呼說"蘇先生好",雖然他好象並不認識誰是誰.

這樣忙亂了一陣子,蕭景睿與謝弼先後完成社交禮儀回到了位置,只有言豫津還不知所蹤,想來這里每一個人都跟他有點交情,不忙到最後一刻是回不來的.

"怎麼,蘇兄又開始後悔跟我們一起出來了?"謝弼提起紫砂壺,添茶笑問.

梅長蘇游目四周,歎道:"這般零亂浮躁,還有何音可賞,何樂可鑒?"

"也不能這麼說,"蕭景睿難得一次反駁蘇兄的話,"宮羽姑娘的仙樂是壓得住場子的,等她一出來,修羅場也成清靜地,蘇兄不必擔心."

他話音方落,突然兩聲云板輕響,不輕不重,卻咻然穿透了滿堂嘩語,仿佛敲在人心跳的兩拍之間,令人的心緒隨之沉甸甸地一穩.

梅長蘇眉睫微動,再轉眼間言豫津已閃回座位上坐好,其神出鬼沒的速度直追飛流.這時大廳南向的云台之上,走出兩名垂髫小童,將朱紅絲絨所制的垂幕緩緩拉向兩邊,幕後所設,不過一琴一幾一凳而已.

眾人的目光紛紛向云台左側的出口望去,因為以前宮羽姑娘少有的幾次大廳演樂時,都是從那里走出來的.果然,片刻之後,粉色裙裾出現在幕邊,繡鞋尖角上一團黃絨球顫顫巍巍,停頓了片刻方向前邁出,整個身影也隨之映入大家的眼簾中.

"嗚……"演樂廳內頓時一片失望之聲.

"各位都是時常光顧妙音坊的熟朋友了,拜托給媽媽我一個面子吧,"妙音坊的當家媽媽莘三姨手帕一飛,嬌笑道,"宮姑娘馬上就出來,各位爺用不著擺這樣的臉色給我看啊."

莘三姨雖是徐娘半老,但仍是風韻猶存,游走于各座之間,插科打諢,所到之處無不帶來陣陣歡笑.眾人被引著看她打趣了半日,一回神,才發現宮羽姑娘已端坐于琴台之前,誰也沒注意到她到底是什麼時候出來的.

身為妙音坊的當家紅牌,賣藝不賣身的宮羽絕對是整個螺市街最難求一見的姑娘,盡管她並不以美貌著稱,但那只是因為她的樂技實在過于耀眼,實際上宮羽的容顏也生得十分出色,柳眉鳳眼,玉肌雪膚,眉宇間氣質端凝,毫無嬌弱之態,即使是素衣荊釵,望之也恍如神仙妃子.

雖然從未曾登上過琅琊榜,但無人可以否認,宮羽確是美人.

看到大家都注意到宮羽已經出場,莘三姨便悄然退到了一邊,坐到側廊上的一把交椅上,無言地關注著廳上的情況.

與莘三姨方才的笑語晏晏不同,宮羽出場後並無一言客套串場,調好琴徵後,只盈盈一笑,便素手輕抬,開始演樂.

最初三首,是大家都熟知的古曲《陽關三疊》,《平沙落雁》與《漁樵問答》,但正因為是熟曲,更能顯示出人的技藝是否達到爐火純青,樂以載情的程度.如宮羽這樣的樂藝大家,曲誤的可能性基本沒有,洋洋流暢,引人入境,使聞者莫不聽音而忘音,只覺心神如洗,明滅間似真似幻.

三首琴曲後,侍兒又抱來琵琶.悵然幽怨的《漢宮秋月》之後,便是清麗澄明的《春江花月夜》,一曲既終,余音嫋嫋,人人都仿佛浸入明月春江的意境之中,悠然回味,神思不歸.

言豫津心神飄搖之下,手執玉簪,擊節吟道:"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瀲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清吟未罷,宮羽秋波輕閃,如蔥玉指重拔絲弦,以曲映詩,以詩襯曲,兩相融合,仿若早已多次演練過一般,竟無一絲的不諧.曲終吟絕後,滿堂寂寂,宮羽柳眉輕揚,道聲"酒來",侍兒執金壺玉杯奉上,她滿飲一盅,還杯于盤,回手執素琵琶當心一劃,突現風雷之聲.

"十三先生新曲《載酒行》,敬請諸位品鑒."

只此一句,再無贅言.樂音一起,竟是金戈冰河之聲.狂放悲悵,激昂鏗鏘,雜而揉之,卻又不顯突兀,時如醉後狂吟,時如酒壯雄心,起轉承合,一派粗疏,在樂符細膩的古曲後演奏,更令人一掃癡迷,只覺豪氣上湧,禁不住便執杯仰首,浮一大白.

一曲終了,宮羽緩緩起身,襝衽為禮,廳上凝滯片刻後,頓時采聲大作.

"今夜便只聞這最後一曲,也已心足."蕭景睿不自禁地連飲了兩杯,歎道,"十三先生此曲狂放不羈,便是男兒擊鼓,也難盡展其雄烈,誰知宮姑娘一介弱質,指下竟有如此風雷之色,實在令我等汗顏."

"你能有此悟,亦可謂知音."梅長蘇舉杯就唇,淺淺啄了一口,目光轉向台上的宮羽,眸色微微一凝.

只是短暫的視線接觸,宮羽的面上便微現紅暈,薄薄一層*,更添情韻.在起身連回數禮,答謝廳上一片掌聲後,她步履盈盈踏前一步,朱唇含笑,輕聲道:"請諸位稍靜."

這嬌嬌柔柔的聲音隱于堂下的沸然聲中,本應毫無效果,但與此同時,云板聲再次敲響,如同直擊在眾人胸口一般,一下子便安定了整個場面.

"今日上元佳節,承蒙諸位捧場,光臨我妙音坊,小女子甚感榮幸,"宮羽眉帶笑意,聲如銀磬,大家不自禁地便開始凝神細聽,"為讓各位盡歡,宮羽特設一游戲,不知諸君可願同樂?"

一聽說還有余興節目,客人們都喜出望外,立即七嘴八舌應道:"願意!願意!"

"此游戲名為'聽音辨器’,因為客人們眾多,難免嘈雜,故而以現有的座位,每一桌為一隊,我在簾幕之後奏音,大家分辨此音為何種器樂所出,答對最多的一隊,宮羽有大禮奉上."

在座的都是通曉樂律之人,皆不畏難,頓時一片贊同之聲.宮羽一笑後退,先前那兩名垂髫小童再上,將簾幕合攏.廳上慢慢安靜下來,每一個人都凝神細聽.

少頃,簾內傳來第一聲樂響.因為面對的都是賞樂之人,如奏出整節樂章便會太簡單,所以只發出了單音.

場面微凝之後,靠東窗有一桌站起一人大聲道:"胡琴!"

一個才束發的小丫頭跑了過去,贈絹制牡丹一朵,那人甚是得意地坐下.

第二聲響過.蕭景睿立即揚了揚手笑道:"胡笳!"

小丫頭又忙著過來送牡丹,言豫津氣呼呼抱怨好友"嘴怎麼這麼快",謝弼忍不住推了他一掌,笑罵道:"我們都是一隊的!"

第三聲響過.言豫津騰地站了起來,大叫道:"蘆管!"于是再得牡丹一朵.

第四聲響過.國舅公子與另一桌有一人幾乎是同時喊出"箜篌"二字,小丫頭困擾地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大概是覺得這座已經有兩朵了,于是本著偏向弱者的原則進行了分發.

第五聲響過.略有片刻冷場,梅長蘇輕輕在謝弼耳邊低語了一聲,謝弼立即舉起手道:"銅角!"

"銅角是什麼?"言豫津看著新到手的牡丹,愣愣地問了一句.

"常用于邊塞軍中的一種儀樂和軍樂,多以動物角制成,你們京城子弟很少見過."梅長蘇剛解釋完畢,第六聲又響起,這桌人正在聽他說話,一閃神間,隔壁桌已大叫道:"古塤!"

接下來,橫笛,梆鼓,奚琴,桐瑟,石磬,方響,排簫等樂器相繼奏過,這超強一隊中既有梅長蘇的鑒音力,又是言豫津跳得高搶得快的行動力,當然是戰果頗豐.

最後,幕布輕輕飄動了一下,傳出鏘然一聲脆響.

大廳內沉寂了片刻,相繼有人站起來,最後張張嘴又拿不准地坐下.言豫津擰眉咬唇地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放低姿態詢問道:"蘇兄,你聽出那是什麼了嗎?"

梅長蘇忍了忍笑,低低就耳說了兩個字,言豫津一聽就睜大了雙眼,脫口失聲道:"木魚?!"

話音剛落,小丫頭便跑了過來,與此同時簾幕再次拉開,宮羽輕轉秋水環視了一下整個大廳,見到這邊牡丹成堆,不由嫣然一笑.

"大禮!大禮!"言豫津大為歡喜地向宮羽招著手,"宮姑娘給我們什麼大禮?"

宮羽眼波流動,粉面上笑靨如花,不疾不徐地道:"宮羽雖是藝伎,但素來演樂不出妙音坊,不過為答謝勝者,你們誰家府第近期有飲宴聚會,宮羽願攜琴前去,助興整日."

此言一出,滿廳大嘩.宮羽不是官伎,又兼性情高傲,確實從來沒有奉過任何府第召陪,哪怕王公貴族,也休想她挪動蓮步離開過螺市街,外出侍宴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遭,眾人皆是又驚又羨,言豫津更是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條縫兒,道:"宮羽姑娘肯來,沒有宴會我也要開它一個!"

梅長蘇卻微微側了側頭,壓低了聲音問道:"宮姑娘這個承諾可有時限?是必須最近幾天辦呢,還是可以延後些時日,比如到四月份……"

他這輕輕一句,頓時提醒了言豫津,忙跟著問道:"對啊對啊,四月中可以嗎?"

宮羽一笑道:"今年之內,隨時奉召."

"太棒了!"言豫津一拍蕭景睿的背,"你的生日夜宴,這份禮夠厚啊!"

蕭景睿知他好意,並沒有出言反對.因為他的生日宴會一向隨意,以前曾有損友用輕紗裹了一個美人裝盤帶上時被父親撞見,最後也只是搖頭一笑置之,更何況宮羽這樣名滿京華的樂藝大家,自然更沒什麼問題.另外蒞陽長公主也喜好樂律,只是不方便親至妙音坊,如今有機會請宮羽過府為母親奏樂,也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

"那就定了,四月十二,煩請宮姑娘移駕甯國侯府."言豫津一擊掌,錘落定音.

謝弼佯裝嫉妒地笑稱大哥太占便宜,旁邊有人過來湊趣祝賀,言豫津神采飛揚地左右答禮,宮羽撫弄著鬢邊的發絲淡淡淺笑,一片熱鬧中,只有梅長蘇眼簾低垂,凝望住桌上玉杯中微碧的酒色,端起來一飲而盡,和酒咽下了喉間無聲的歎息.

----------------------------------

這一章寫的我吐血,分割線都吐沒了,關鍵就在于文化水平太低啊!!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七十四章 上元夜
下篇:第七十六章 私炮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