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七十一章 訪客如云

這章較短,是因為今天發生了一起影響我寫文的嚴重事件∼∼先是被狗咬了一口,好痛,又被貓抓了一爪,好痛,然後去打狂犬疫苗,還是痛∼∼對于這個不幸事件,我不僅很心軟地淚了一會兒,而且還忍不住躺在沙發上慶幸了很久,慶幸這個痛的人不是我,是我鄰居∼∼∼∼

--------------------這是充滿同情心的分割線-------------------

次日譽王一早便來到蘇宅,詢問梅長蘇昨天過府何事.由于事過境遷,梅長蘇只答說是去賀拜新年的,其他的話並沒有多講,一直等到譽王主動提起內監被殺案後,方輕描淡寫地提醒他不要再去為蒙摯求情.

因為昨夜從蒙府回來時已經很晚,上chuang後又久久未曾入眠,今天早起待客,讓梅長蘇感覺十分困倦難支.譽王看出他精神不濟,說話有氣無力的,也不好久坐,只聊了一刻來鍾便起身告辭了.

梅長蘇看看時間還早,雖說昨天讓言豫津約請謝家幾兄弟過府做客,但想來也是下午才會登門的,所以吩咐了黎綱幾句,就回房補眠去了.

他一早就精神不好,這一睡,立即被黎綱當成了頭等大事,不僅臥房周圍嚴禁喧嘩,連飛流也被又哄又騙地帶到了院外玩耍.

所以梅長蘇並不知道,那一天的上午,有個輕紗遮面的女子,悄悄從側門進來想要求見他.

"抱歉,宮姑娘,宗主已經睡著了,現在不能驚擾."黎綱為難地攔阻著,"你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我……想來給宗主當面行禮拜年……"

"如果只是這個的話,恐怕不行……你也知道宗主這一向身體不好,大夫說要多休息的.他睡的時候吩咐過,下午還有事,讓我們午後叫他起來.你看,本來就只能睡這幾個時辰,為了自家人拜年什麼的去攪擾他,實在不妥……要不姑娘在外院等等,等午後宗主起身了再進去如何?"

薄薄的面紗下,只看得見女子雪白的皮膚與明亮的雙眼,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片刻靜默後,一聲輕歎逸出:"算了,我瞞著十三先生出來的,等不了那麼久.麻煩黎大哥,不要跟宗主說我來過……"

"啊?"黎綱有些糊塗,"姑娘不就是來見宗主的嗎?"

"我原本想,只要能見宗主一面,就算被他責備也無所謂,可是現在既然見不著,又何必白白讓他生氣呢?宗主原本吩咐過的,我們未經許可,不得擅自到這里來……"

黎綱還是有些霧罩罩的,聽不太明白,但他至少知道女人的心思一向即善變又難懂,沒有必要追根究底,便只是笑了笑,送她出去.

這邊宮羽剛剛離去,前面又有一些府第打發人來賀年,黎綱急忙趕過去接待,這一來二去不停氣地忙活,很快就把宮羽來過的事情拋到了一邊.

午後梅長蘇不等人叫,自己就醒了,起身重新淨面挽髻,再換上一件顏色稍亮的衣服,整個人的氣色一下子顯得好了許多,晏大夫過來看了看,好象還算滿意的樣子.當然,他根本不知道梅長蘇昨晚偷偷出去的事情,否則絕對要再多嘮叨半個時辰.

約請好的幾個年輕朋友果然是下午過來的,除了見熟的那三位外,還帶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郎,想必就是謝家三少,謝緒.

也許是因為幺子多嬌寵,也許是因為年少更驕狂,也許是因為他既不象大哥那樣游曆過江湖,又不象二哥那般了解仕途經濟,謝三公子看起來更象是那種典型的門閥清貴子弟,恃才傲物,目無下塵,對于被哥哥們拉來見一個無職無爵,又病秧秧未覺得有何過人之處的平民,他的眼睛里表露出明顯的不耐煩,好象是在說著:"喂,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本事趕緊亮出來我看看,否則我就當你是徒有虛名,招搖撞騙……"

不過梅長蘇似乎對馴服這個貴族少年不感興趣,除了最開初的客套以外,他就沒怎麼搭理過謝緒,大部分時間都在跟蕭景睿說話,對他甚是溫柔關懷.

"你們謝卓兩家那麼多人,除夕一定過的相當熱鬧吧?"

"熱鬧是熱鬧啊,可是繁文縟節也不少,依輩份年齒拜一圈年,就快半夜了."蕭景睿見梅長蘇興致這麼好,也跟著高興起來,順著他提的問題描述起家里過年的情形來.他雖不是象言豫津那般愛說話,但口才其實相當好,樁樁件件講得既有趣又生動,頗讓人有身臨其境之感.

"這有什麼好講的,哪個世家高門不是按這種規矩過年?"謝緒因為受了冷落,心氣本就不順,忍不住插言諷刺道,"蘇先生以前沒這麼過過年嗎?"

"三弟!"蕭景睿與謝弼一起斥喝了一聲.

"哦,對不起,"謝緒立即作失言狀,"我忘了,蘇先生出身不一樣,過年都是自由自在的,哪象我們這麼拘束,什麼規矩都錯不得……"

蕭景睿臉色一變,登時便要發作,梅長蘇輕輕抬手止住他,口中淡然地道:"鍾鳴鼎食之家,過年規矩確實都多,難為謝三公子小小年紀,學的周全."說著便把這話題揭過,隨口問言豫津什麼時候來帶飛流出去玩.

既然他大度不計較,蕭景睿也不好非要在人家家里管教自己弟弟,見謝弼已經用力把謝緒拉到他身邊去坐了,便不再多言.

"蘇兄真的放心讓我把飛流帶出去?"言豫津笑道,"不怕我帶出去的是飛流,帶回來的就是'風liu’了."

謝弼接著他的話嘲笑道:"你還能帶'風liu’回來?不帶'下流’回來就不錯了."

"又開始嫉妒我了,不服氣的話跟我到妙音坊去,你看宮羽姑娘是理我還是理你?"言豫津眉飛色舞地道,"只不過你是說話就有媳婦兒的人了,恐怕要收斂收斂."

"怎麼,謝弼近期有文定之喜嗎?"梅長蘇與言豫津對視一笑,故意追問道.

"別聽豫津胡說八道……還有半年才……"謝弼一面答著,一面忍不住紅了紅臉.

"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蕭景睿以為他真不知道,忙道:"是我卓爹爹的女兒,大家常來常往的,所以早被二弟給瞄上了."

"大哥!"

梅長蘇莞爾一笑,"大家彼此有情,成婚後才會更恩愛啊.不過景睿,你可是大哥,怎麼讓謝弼搶了先?"

"我……"蕭景睿低了低頭,臉色不紅反白,"我不急……"

"別理他,這人眼光太高."言豫津輕飄飄地擠進來岔開話題,"蘇兄現在病已經好了,何不約個日子,大家一起去螺市街逛逛?別的不說,妙音坊的樂曲實是一絕,蘇兄是音律大家,當可品鑒一二."

梅長蘇笑了笑,正要作答,黎綱捧了一疊帖子出現在門外:"宗主,這是剛剛驛寄到的賀帖,您要看嗎?"

"先擱在這兒吧."梅長蘇用目光指了指旁邊的書桌,"我晚上再回."

黎綱恭恭敬敬地進來,將賀帖整齊擺放好,方卻步退出.

言豫津的座位離書桌最近,所以順便瞄了一下,剛看清最上面那封淺色書帖的落款,眼睛登時便睜大了:"那……那……那是墨山先生的親筆賀帖……"

"是嗎?"梅長蘇只輕輕轉過去一眼,"這麼快就寄到了?我還以為今年人到了京城,這帖子起碼要初五後才能到呢."

"墨山先生每年都要寄賀帖來嗎?"言豫津湊過去更仔細地看了看,"他落款愚兄墨山呢,居然是跟蘇兄你同輩相稱的……"

"墨山兄青眼相看,我卻之不恭,其實也只是每年書信往來,君子之交罷了."

"能與墨山先生有君子之交的,世上能有幾人?"言豫津嘖嘖稱歎,故意看了旁邊呆若木雞的謝緒一眼,"墨山先生的松山書院,也是非少年英才不收入門下的……對了,謝緒,你不就是在松山書院念書嗎?這樣算起來你比蘇兄要矮一輩嘛……"

梅長蘇見謝緒的臉已漲得通紅,想到他畢竟年少,不願太難為他,只用輕松的口氣說了一句"非親非故的,排什麼輩份",之後就不再看他,轉過頭去對蕭景睿溫和地笑了笑,道:"好久沒見景睿舞劍了,今日難得閑暇,讓為兄看看你的進益如何?"

蕭景睿雖然方才惱怒謝緒無禮,但此刻見小弟尷尬,心中又不忍,聽了梅長蘇此言,知他有意輕松氣氛,忙趁勢起身,抱拳笑道:"確實好久沒得蘇兄的指點了,大家到院中去可好?"

--------------------------------

星期六也要投票,投票∼∼∼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七十章 夜訪蒙府
下篇:第七十二章 生日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