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六十九章 得信

今天做了新的作品投票調查,大家快去點一點吧∼要認真地選答案哦∼∼

∼∼∼∼∼∼∼∼∼∼∼∼∼∼∼∼∼∼這是實事求是的分割線∼∼∼∼∼∼∼∼∼∼

按梅長蘇原本的打算,是先勸服譽王不要插手去為蒙摯講情,然後再到懸鏡司府走一趟,問問夏冬皇帝是否有意讓懸鏡使協查此案.可現在來遲一步,譽王多半已經上當,到宮里火上澆油去了.此時自己再有任何舉動,只怕都會被視為按譽王的意思在替蒙摯活動,所以竟只能先按兵不動,靜觀事態發展才是上策.

在回蘇宅的途中,梅長蘇坐在轎里閉目重新思考了一下整個事件目前的局勢.譽王入宮維護蒙摯,必然會引起梁帝對這位禁軍大統領的疑心,雖然現階段這份疑心還不會在行動上表露出來,但最起碼,梁帝不會再放心讓蒙摯單獨調查內監被殺案,而一定會派出懸鏡使同時查辦.謝玉在明知懸鏡使遲早會介入的情況下,仍然走出了這步棋,想來很自信沒有在現場留下任何證據.他身為一品軍侯,皇帝的寵臣,夏冬就算是再懷疑他,也不能無憑無據就向皇帝彙報.更何況在現在微妙的奪嫡局面中,任何沒有證據支持的指控,都會被對方辯稱為"有意構陷",不僅達不到目的,反而會適得其反.

所以現在最關鍵的一步,就是必須找到證據,可要做到這一點實在是太難了.殺人手法乾淨,沒有任何指向性的線索,自然拿不到物證;而案發時是除夕,宮牆邊的大道上根本沒有行人,因此也找不到目擊人證.除了在假定謝玉為幕後真凶的前提下,可以深入調查調查卓鼎風以外,整個案件幾乎寸步難行.

梅長蘇深吸一口氣,覺得胸口有些發悶,伸手掀開了側邊的轎簾,想要透一口氣.

時已近午,街面上的行人更多,大部分都穿著新衣,步履匆匆,手里拿著禮物,面上帶著喜氣,好似因為是大年初一,所有的煩惱都可以被忽略掉一般.

梅長蘇感慨地笑了笑,正要放下轎簾時,視線突然無意中掃到了一個身著灰袍的少年.

那是個大約十二三歲的少年,身材中等,穿著普通,本來引不起梅長蘇的特別注意.可他與周圍行人不同的一點是,他一看到迎面而來的這頂青布小轎,便立即閃身避到路旁,垂手躬身,很恭敬地向轎子行禮.

"停一下."梅長蘇忙吩咐了充當他轎夫的兩名護衛一聲,命他們將轎子停靠在路邊,自己掀開前面的門簾,探出半個身子,向少年招手.

少年只怔了怔,便立即半走半跑地過來,朝梅長蘇叩了個頭,低聲道:"給蘇先生拜年,恭祝先生來年大吉,身體大安."

"是舒鴻啊,你一個人出來嗎?"

"是."

舒鴻是當初與庭生一起被救出宮掖庭的兩個小罪奴之一.當初教這三人與百里奇相斗的步法時,大部分是飛流在陪練,梅長蘇的精力又多半放在庭生的身上,沒怎麼注意到另兩個孩子.加上舒鴻性格沉靜,不愛說話,進了靖王府後生活規律,衣食飽暖,又長高長壯了好些,故而梅長蘇在看前幾眼時,竟沒有馬上認出他來.

"聽說庭生病了,好些了嗎?"

"大夫說,風寒已經散了,再吃兩劑藥,就能下床了."

梅長蘇點了點頭.除夕夜他本來計劃接這三個孩子一起來蘇宅的,就因為庭生感染了時氣不能起床,所以才作罷.不過他深知靖王一定會精心照看庭生,所以也沒怎麼過分擔心過,此時聽舒鴻的說法,應該就只是一場普通的病症罷.

"你是出來給庭生買藥的嗎?"梅長蘇看著舒鴻手里提的藥包,又問道.

"是."

"你們三個是一起在宮里共過患難的,一定要互相照顧,互相扶持,"梅長蘇伸手摸了摸舒鴻的頭頂,柔聲道,"你要比他們大一兩歲,更要有大哥的擔當哦.

"嗯!"舒鴻重重地點頭,看向梅長蘇的目光中充滿了孺慕之情,"蘇先生,我有好好念書練武,將來上戰場掙功名,不會讓蘇先生失望的."

"好,男兒就該有豪氣有抱負,將來匡扶社稷,報效國家,就全靠你們了."梅長蘇鼓勵了一句,又道,"天冷,你快些回去吧.記得好好照顧庭生."

"是!"舒鴻一面應著,一面退到一邊,仍是垂手而立.梅長蘇見這孩子如此知禮儀,明白自己不走他是不會走的,便向他微笑了一下,命人起轎繼續前行.

到了蘇宅內院落轎,黎綱一面迎上來攙扶,一面問道:"宗主怎麼回來的這麼早?譽王還沒有來過……"

"我知道,他今天不會來了."梅長蘇匆匆走進室內,邊走邊解下披風.雖然剛才屋內無人,但爐火一直燒得很旺,暖意融融,以備主人隨時回來.梅長蘇剛在軟椅上坐下,黎綱已命人擰來了熱毛巾,端來了熬好的參湯.

"今天童路來過了嗎?"

"來過了.本來他想等宗主的,可我不知道您會這麼早回來,就讓他走了……宗主要見他嗎?"

"沒關系.你通知盟內天機堂,盡快查清卓鼎風近來跟哪些高手來往過,這些高手有誰已經到了京城,另外再通知十三先生,目前留在京城的劍術好手,無論是何門派,都必須嚴密監察他們的行蹤.謝府周邊要重點布控,卓鼎風和他的長子卓青遙的所有行動,必須即時報到我這里來.明白嗎?"

"屬下明白."黎綱記性甚好,流暢地複述了一遍後,立即起身出去傳令.

梅長蘇仰靠在椅背上,順手拿起手邊小茶幾上壓著的幾張拜帖來翻了翻,大約都是譽王派系里一些交往不深的貴族或官員,派人來盡禮節應景的.大約黎綱也覺得沒必要彙報,所以只是壓在一旁,隨梅長蘇什麼時候愛看就看看.

飛流無聲無息地走進房內,手臂上托著一只雪白雪白的信鴿,俊秀的小臉板得緊緊的,來到梅長蘇面前把白鴿遞給他,隨後便朝地毯上一坐,將整張臉都埋在了蘇哥哥的腿上.

梅長蘇笑著揉了揉他的後頸,從白鴿腿上的信筒里抽出一個紙卷展開來看了,眸中閃過一抹光亮,但只是轉瞬之間,又恢複了幽深和甯靜,隨手將紙卷丟進火盆中燒了.

小白鴿被竄起的火苗驚嚇了一下,偏著頭"咕咕"叫了兩聲.梅長蘇用指尖拍著它的小腦袋低聲道:"別叫,飛流一看見你們就不高興,再叫他會拔你的毛哦."

"沒有啦!"飛流一下子抬起了頭,抗議道.

"可是我們飛流很想拔啊,只是不敢而已,"梅長蘇擰了擰他的臉頰,"上次你被關黑屋子,不就是因為藏了藺晨哥哥一只信鴿嗎?"

"不會啦!"飛流氣得腮幫子都鼓了起來.

"我知道你以後不會了,"梅長蘇笑著誇獎他,"你今天就很乖啊,雖然很不高興,但還是帶它來見我了,沒有象上次一樣藏起來……"

"很乖!"

"對,很乖.去給蘇哥哥拿張紙,再把最小那枝筆醮點墨過來好不好?"

"好!"

飛流跳起身,很快就拿來了紙筆.梅長蘇懸腕在紙角上寫下幾個蠅頭小字,裁成小條,卷了卷放入信筒中,再重新把白鴿交回給飛流.

"飛流去把它放飛好不好?"

飛流有些不樂意地慢慢移動著身子,但看了看梅長蘇微微含笑的臉,還是乖乖地托著白鴿到了院子中,向空中一甩,看它振翅繞了幾圈後,向遠處飛去了.

當雪白的鴿影越飛越遠,漸成黑點後,飛流還仰著頭一直在看.黎綱手里拿著張燙金拜帖從外面走進來,一看他的這個姿勢,忍不住一笑:"飛流,在等天上掉仙女下來嗎?"

"不是!"飛流聞言有些惱怒.

"好好好,你慢慢等."

"不是!"大怒.

黎綱笑著閃開飛流拍來的一掌,但一進屋門,神色立即便恭整了起來.

"宗主,言公子來拜."

梅長蘇凝目看了那拜帖一眼,不禁失笑道:"他哪次不是嘻嘻哈哈直接進來,什麼時候這麼講究起禮儀來了.怕是有話要跟我說,請進來吧."

"是."黎綱退出後沒多久,言豫津便快步走了進來,穿著一身嶄新的醬紅色皮袍,整個人仍然是風liu瀟灑,神采奕奕的,如果不細看,看不出他神情有什麼異樣.

"豫津來了,快請坐."梅長蘇的視線隨意地在國舅公子有些淡淡粉紅的眼皮上掠過,吩咐黎綱派人端上茶點.

"蘇兄不用客氣了."言豫津欠身接茶,等黎綱和仆從們都退下去後,便把茶盅一放,立起身來,向梅長蘇深深一揖.

"不敢當不敢當,"梅長蘇笑著起來扶住他,"你我同輩相稱,不是這個拜法的."

"蘇兄明知豫津此禮不是為了拜年,"言豫津難得正色道,"是拜謝蘇兄救了言氏滿門的性命."

梅長蘇拍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坐下,慢慢問道:"言侯爺已經……"

"昨夜父親把什麼都告訴我了,"言豫津低下頭,臉色有幾分蒼白,"如果說父親一向的確有忽視我的話,那麼我身為人子,從沒想過他內心有那麼多苦楚,只怕也稱不上一個孝字……"

"你們父子能坦誠互諒,實在是可喜可賀,"梅長蘇溫和地笑道,"至于我放過令尊的事,你不必太記在心上.近來朝局多變,動蕩的過分了,我只是不想讓令尊的行為再多添變數,引發不可控的局面罷了."

言豫津深深地看著他,眸中一片坦蕩,"蘇兄為何作此決定我並不想深究,但我相信這里面還是有情義的存在.說實話,家父直到現在,都不後悔他所謀劃的這個行動,可是他仍然感激你阻止了他.也許這聽起來很矛盾,但人的感情就是這麼複雜,並非簡簡單單的黑白是非,可以一刀切成兩半.但無論如何,言府的平靜是保了下來,我只要記得蘇兄的心意就行了,至于其他更深層次的原因,與我何干?"

梅長蘇看了他半晌,突然失笑,"你果然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雖然人看起來有些輕狂,但對你的家人朋友而言,卻是可以依靠的支撐."

"蘇兄過獎了."言豫津仰首一笑,"我們大家未來的命運如何,將會遭遇到什麼,現在誰也難以預料,所能把握的,唯此心而已."

"說的好,值得盡酒一杯."梅長蘇點著頭,眸中笑意微微,"可惜我還在服藥,不能陪你."

"我代蘇兄喝好了."言豫津爽快地說著,起身到院外找黎綱要來一壺酒,兩個杯子,左手一杯,右手一杯,輕輕碰了碰杯沿,兩口便干了.

"你與景睿交情這麼好,可是性情脾氣卻是兩樣."梅長蘇不禁感慨道,"不過他也辛苦,現在只怕還在家里陪四位父母呢."

"他年年初一都不得出門,要膝下承歡嘛."言豫津笑道,"就算是我要找他消遣,也要等初二才行."

梅長蘇看了他一眼,似是隨口道:"那明天煩你也帶他到我這里來坐坐.你看這院中冷清,我也沒多少別的朋友."

"這是自然的,謝弼只怕也要跟來.對了,謝緒從書院回來過年,你還沒見過他吧?"

"謝家三公子麼?"

"是啊,他年紀雖小,經史文章讀得卻最好,謝伯伯指望他考狀元呢,所以送到松山書院住學,只有逢年過節才回來,每次都是青遙大哥去接他的."

"我聽京中傳說,卓青遙娶了謝大小姐後,謝弼也要娶卓家的女兒了?"

"嗯,好象聽景睿說過有這樣的約定."

"謝卓兩家這樣互為兒女親家,又有景睿,實在就跟一家人一樣了."

"這倒是.雖說當年有爭過景睿,可是現在卻親如一家,典型的壞事變好事啊."

梅長蘇淡淡一哂,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隨口聊到了其他瑣事上面.沒聊多久,晏大夫捧著滿滿一碗藥進來,言豫津擔心妨礙到他休息,再加上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便起身告辭.

喝過藥,梅長蘇靠在軟榻上昏昏睡了兩個時辰,醒來後接待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客人,之後便一直在看書.

入夜掌燈,飛流又在院子里放起了煙花,梅長蘇坐在廊下含笑看他放完,輕輕招手叫他過來.

"要放?"

"不,蘇哥哥不想放,"梅長蘇笑著湊近他耳邊,"飛流啊,我們悄悄去看蒙大叔好不好?"

-----------------------------

等咱有了票,每天要投兩次,一次投調查,一次投推薦!!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六十八章 除夕血案
下篇:第七十章 夜訪蒙府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