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六十七章 拜年

繼續過年!!昨天除夕,今天初一……現實中的春節,怎麼還沒到啊∼∼∼∼

----------------這是度日如年的分割線————————————————————

初一的早晨,喜氣仍濃,梅長蘇起身後親自挑了一件藕合色的新衣給飛流穿,再配上淺黃色的發帶,白狐毛的圍領,黃崗玉的腰帶,把少年打扮的甚是漂亮.

"飛流,蘇哥哥帶你出去拜年,好不好?"

"好!"

黎綱從外面走進來:"宗主,轎子已經備好了.我們這就出發嗎?"

梅長蘇看了他一眼,"黎大哥,你今天留在府里,不用跟我出去."

"宗主……"黎綱登時一愣.

"我留你是有事要做的.因為我一向不愛出門,大概很多人都會以為我今天在家,所以來登門拜年的人也不會少.別的不說,象譽王這樣的人,也只有留你來接待我才放心.拜托你了."

"屬下遵命."黎綱忙躬身道,"宗主刻意出去讓譽王見不到人,是不是有什麼用意,先吩咐屬下,也好早做准備."

"沒什麼用意,"梅長蘇淡淡道,"我只是在今天這樣的日子里不想見他罷了.人總是喝毒藥怎麼會舒服,畢竟是新年,想有個好心情而已."

"是……"黎綱的眸色中閃過一抹黯然,"屬下明白了.請宗主放心,府里屬下會照管好的."梅長蘇伸手在他壯實的肩上輕輕一拍,轉過身,唇邊已是一抹輕笑,"飛流,出門了哦."

"好!"

初一的上午,街面上到處都是火紙的碎片,來往的行人不少,商販卻幾乎沒有,街市兩邊的鋪子幾乎都是關門閉戶,只有兩三家賣火燭的還開著.梅長蘇所乘坐的是一頂兩人的青布小轎,在人群中毫不顯眼,晃晃悠悠穿過數條街市,來到半個城區以外的一座府第.

比起云南藩領里那座王府,京都穆王府要小一些,但因是先朝時奉旨敕造的,依然十分氣派.府門前侍立的皆是身著鐵騎軍軍服的官兵,個個腰身紮得緊緊的,站得象木樁一樣的筆直,目不斜視,十分精神.梅長蘇的拜帖遞進去,雖沒有因為服色樸素而受到冷遇,但畢竟在初一流水般來拜年的高官貴族中很不起眼,被夾在一大疊差不多樣子的拜帖中,擱在穆小王爺手邊排著隊,由他一個一個請進來見面,喝口茶說幾句話再打發了.這樣排了小半個時辰,終于排到了這張署名為"蘇哲"的拜帖.

穆青最初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還歪著頭愣了一下,翻來翻去確認了半天,最後終于確認,全天下沒有標注其他任何身份,只寫著"蘇哲"二字,並且會送到他桌前的人,當然只有那一位而已.

"小王爺?"管事在旁邊忐忑不安地看著主子臉上變幻不定的表情,"這位是不是不想見?"

穆青呆呆地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嘴唇動了動,突然跳起來,大叫一聲"姐姐"便朝後院跑去.

片刻,穆府洗馬魏靜庵便出來,將其他所有的客人都帶到了偏廳進行招待,霓凰郡主和穆青一起親自來到門外,迎接在轎中等的都快睡著了的梅長蘇.

"蘇先生,實在抱歉,我沒有……"霓凰歉然地想解釋一句,被蘇哲微微一笑止住.

"不過小等了一會兒,有什麼關系,我今天反正很清閑."梅長蘇一面寬慰著,一面與霓凰並肩進了小花廳,在客位上落座.穆青看見飛流站在蘇哲的身後,急忙命人搬個凳子給他,可飛流卻不願意坐,站了一小會兒,人影便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

"飛流他覺得這里新鮮,所以到處玩玩看看,"梅長蘇見穆青驚詫地左顧右盼,知道他心中所想,解釋了一句後,又問道:"不要緊吧"

"沒關系沒關系,隨便他看好了."穆青因為跟飛流年紀相仿,所以一直對這位影子護衛很有興趣,"他輕功真好,我都看不清楚他是怎麼出去的."

"現在知道羨慕人家了?我叫你練功的時候干什麼去了?就知道偷懶."霓凰板著臉教訓了他一句.

"姐姐,"穆青撒著嬌,"我沒有偷懶啊,我只是學得比較慢……"

"有道是勤能補拙,知道自己資質不好,就更應該比別人努力才行."

穆青苦著臉道:"姐姐,大過年的,有客人在嘛,不要教訓我了……"

梅長蘇看著小霓凰現在一派長姐風范調教幼弟,心中又是酸楚,又是好笑,插言道:"現在南境局勢平穩,穆王爺不需要上陣殺敵,武學擱一擱也不妨,不過兵法戰策和藩領的治理之法卻要勤加修習才是."

"聽見沒有,蘇先生的良言你要謹記,總是這樣長不大的樣子,以後讓我怎麼放心把云南交給你?"

"郡主也不必多慮,"梅長蘇又勸道,"穆王爺只是少了曆練,將門之風還是有的.趁著現在安穩,漸漸把一些藩務交接過去,假以時日,一定是一代英王."

"姐姐現在已經把好多事交給我來做了.象今天的客人全都是我在見,所以才會怠慢了先生啊,"穆青笑嘻嘻的,又轉頭面向霓凰,"姐姐,你在後邊忙了那麼久,做好了沒有?"

梅長蘇一時好奇,不由問:"做什麼?"

"姐姐親手做糖酥年糕給我們吃啊."穆青搶先道,"她以前從來不沾廚房的,大概這兩年看我長大了吧,姐姐也開始學著做菜了."

梅長蘇淡淡地笑了笑.神威凜凜的南境女帥為什麼開始學著洗手做羹湯,他心中當然明白,雖然此刻兩人都有些微妙的尷尬,但為她欣慰的心情,卻是極為真摯的.

"這麼說我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了,郡主的手藝一定要嘗一嘗,"說著他又壓低了聲音悄然對霓凰道,"你放心,我知道他的口味,還是可以給你一些意見的."

霓凰低垂下眼簾,眸中神情有些複雜,但她知道現在不是分辯爭論有些事情的時候,只笑了笑,便起身道:"那我就獻丑了,還有最後一步,我去做完.小青,你好好招待蘇先生."

"是."穆青等姐姐走後,便揮手命其他的人都退出,移到了離蘇哲更近的位置上,小聲問道,"我一直以為那個人是你啊?真的不是你嗎?"

梅長蘇微微一怔,"怎麼?王爺沒見過那個人?"

"沒見過啊,他們出去打仗,說我小,叫我呆在後面守家,後來是聽長孫說了,才知道姐姐當時好危險,又冒了那樣一個人出來.雖說他也算對我們南境有恩,但我姐姐如此神仙般的人物,他居然敢跑,一定不是個好東西."

"王爺此言偏激了.人都有自己的疑難之處,旁人怎能盡知?他是我的至交好友,我很了解他……王爺不必擔心,此人心地純良,忠肝義膽,是難得的水軍奇才,性情爽朗,外貌也生得儀表堂堂,確實值得郡主傾心."

"可是他為什麼要跑啊?"穆青仍然嘟著嘴,"他是你的手下對不對?你叫來京城嘛……"

"穆王爺,這件事是你姐姐自己的事,她會知道怎麼處理的,你只要支持她的決定就行了,其他的……不要插手太多."

穆青抓了抓頭,"這個我也知道啦,可是忍不住要關心嘛……其實我覺得我們府里也有很不錯的人啊,姐姐為什麼都不喜歡,比如長孫……"

"別說了,"梅長蘇輕聲提醒道,"郡主來了."

穆青嚇得一激靈,頓時跳了起來:"姐……姐,姐姐!"

"是不是在說我壞話?緊張成這個樣子?"霓凰引著兩個手端食盒的丫頭款款而來,瞟了小弟一眼.

"沒……我怎麼敢……"

"去叫將軍們都進來,大家一起嘗嘗."霓凰卻似不想追究,吩咐道.

梅長蘇不由暗暗稱許霓凰現在行事確實周到.若是郡主親手制糕單單請蘇哲一個人品嘗,容易惹人多心疑慮,現在把穆王府其他的將軍們也叫上,便算是大家新年同樂了.

只一會兒功夫,隨從一同入京的南境軍共五名將軍,兩名參史都跟在穆青身後進來見禮,小小的花廳登時便感覺有些擁擠.不過人數雖多,好在霓凰做的酥糕有滿滿兩大盒,倒也不用擔心有人分不到.

"蘇先生請."

梅長蘇微笑著拈了一塊,回頭叫道:"飛流,你也來嘗嘗."

"飛流在這里?"穆青趕緊抬起頭,眼珠正骨碌碌到處轉著找人,突然眼前一晃,少年挺秀的身姿已出現在梅長蘇的身邊,從盤子里拿了一塊酥糕放進嘴里.

"大家不要客氣,"霓凰笑著道,"覺得味道怎麼樣?"

這時每個人都已吃了一塊,紛紛贊道:"郡主的手藝真是好……"

"好吃……"

"風味上佳啊……"

"確實甜而不膩……"

"酥脆爽口……"

一片贊揚聲中,飛流突然冷冷冒出了一句:"不好吃!"

場面頓時僵住,連穆青都滴下冷汗,不知該說什麼話來緩解氣氛,其他人當然更加無措,根本不敢抬頭去看郡主此時的臉色.

不過這尷尬的局面持續了並沒有多久,梅長蘇便"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邊笑手邊捂著嘴,笑得微微有些咳.緊跟著他忍俊不禁的是霓凰郡主本人,也是笑得彎下了腰,眾人面面相覷一下,全都跟著一起笑了起來,一時滿堂笑聲,最初那點僵硬早就化解到了九霄云外.

"終于有人肯說實話了,"霓凰拭著眼角笑出的淚花,"出來時我自己也嘗過了,剛剛還在想,要是你們再這樣言不由衷地誇下去,我就天天做給你們吃!"

"也沒有這麼糟,只是糖稍稍放多了些,樣子倒還好."梅長蘇鼓勵道,"多做幾次就會拿捏得准份量了."

穆青正想跟著說兩句好聽的,突然看見魏靜庵快步走了進來,面色十分凝重,不由一愣,問道:"老魏,怎麼了?"

"郡主,小王爺,"魏靜庵拱手行了禮,沉聲道,"我剛剛得知,昨夜宮城邊上出事了."

--------------------------------

為了郡主的手藝,喜歡吃甜食的,趕快出去投票,不喜歡吃甜食的,收藏再加投票!!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六十六章 年宴
下篇:第六十八章 除夕血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