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六十三章 火藥

"殿下不介意我的一個下屬進來說點事情吧?"梅長蘇原本打算不理會童路,但旋即又改變了主意,微笑著詢問.

靖王也是個很識趣的人,立即起身道:"蘇先生忙吧,我先告辭了."

"請殿下再稍待片刻,我覺得他所說的事情最好讓殿下也知道."梅長蘇欠起身子,也不管靖王如何反應,徑自揚聲對外道:"童路,你進來."

童路突然聽到他的聲音,嚇了一跳,但立刻就鎮定了下來,快步走上台階,推開房門,還未抱拳施禮,梅長蘇已經以目示意:"見過靖王殿下."

"童路見過殿下!"年輕人甚是聰明,一聽見客人的身份,立即撩起衣衫下擺,拜倒在地.

"免禮."靖王微抬了抬手,向梅長蘇道:"是貴盟中的人麼?果然一派英氣."

"殿下謬贊了."梅長蘇隨口客氣了一句,便問童路道:"你來見我,是回報火yao的事麼?"

"是."童路起身站著回話.

"殿下不太清楚這件事,你從頭再細說一遍."

"是."雖然面對的是皇子,但童路仍是一派落落大方,毫無畏縮之態,"事情的起因是運河青舵和腳行幫的兄弟們,發現有人把數百斤的火yao分批小量的夾帶在各類雜貨中,運送進了京城……"

只這開始的第一句,靖王的表情就有些怔忡,梅長蘇一笑,甚是體貼地解釋道:"殿下少涉江湖,所以不太知道,這運河青舵和腳行幫,都是由跑船或是拉貨的苦力兄弟們結成的江湖幫派,一個走水路,一個走旱路,彼此之間關系極好.雖然位低人卑,卻極講義氣,他們的首領,也都是耿直爽快的好漢."

靖王一面點著頭,一面看了梅長蘇一眼.雖然早就知道這位書生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宗主,但因為他本人一派書卷氣息,外形也生得清秀文弱,常常讓人忘記他的江湖身份,此時談到了這些事情,心中方才有了一點點覺悟,意識到了他在三教九流中的影響力.

"因為是大批量的火yao,如果用起來殺傷力會很大,為了確保宗主的安全,我們追查了一下火yao的去處,"童路在梅長蘇的示意下繼續道,"沒想到幾經轉折之後,居然毫無所獲.之後我們又奉宗主之命,特意去查了最近漕運直達的官船,發現果然也有曾夾運過火yao的痕跡.這批官船載的都是鮮果,香料,南絹之類貴宦之家新年用的物品,去向極雜,很多府第都有預定,所以一時也看不出哪家嫌疑最大."

"但能上官船,普通江湖人做不到,一定與朝中貴官有關."靖王皺著眉插言道,"你們確認不是兩家官運的嗎?"

靖王口中的兩家官運,在場的人都聽得懂.按大梁法度,朝廷對火yao監管極嚴,只有兵部直屬的江南霹靂堂官制火器,戶部下屬的制炮坊制作煙花炮竹以外,其他人一律不得染指火yao,所謂兩家官運,就是掛著霹靂堂或制炮坊牌子的火yao運輸與交易,除此以外,均是違禁.

"絕對不是,官運名錄里,根本沒有這批火yao的存在."童路肯定地道,"官船貨品的去向幾乎滿布全城,本是漫無頭緒,一時間還真的讓人拘手無策,沒想到無巧不成書,居然遇到……"

"童路,你直接說結果好了,"梅長蘇溫和地道,"殿下哪有功夫聽你說書."

"是,"童路紅著臉抓抓頭,"我們查到,這批火yao最終運到了北門邊上一個被圈起來的大院子里,那里有一家私炮坊……"

"私炮?"

"殿下可能不知道,年關將近時,炮竹的價錢猛漲,制炮售買可獲暴利.但官屬制炮坊賣炮竹的收入都要入庫,戶部留不下來,所以原來的尚書樓之敬悄悄開了這個私炮坊,偷運火yao進來制炮,所有的收入……他自已昧了一點兒,大頭都是太子的……"

"你是說,太子與戶部串通,開私炮坊來牟取暴利?"靖王氣得站了起來,"這都是些什麼東西!"

"殿下何必動怒呢?"梅長蘇淡淡道,"樓之敬已經倒台,沈追代職之後必會嚴查,這個私炮坊,也留不了多久了."

靖王默然了片刻,道:"我也知道沒必要動氣,對太子原本我也沒報什麼期望,只是一時有些忍耐不住罷了.蘇先生叫我留下來聽,就是想讓我更明白太子是什麼樣的人吧?

"這倒不是,"梅長蘇稍稍愣了一下,失笑道,"童路進來之前我也不知道他們竟然查到了這個.我只是想讓殿下知道有批下落不明的火yao在京城,外出到任何地方時都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還打算順便把小靈給你……"

"小靈?"

"一只靈貂,嗅到火yao味會亂動示警,我原想在火yao的去處沒查明之前,讓小靈跟著殿下的……沒想到他們動作這麼快,還真出乎我意料之外呢."梅長蘇說著,從懷里捉出一個小小圓圓胖嘟嘟的小貂,遞到了童路手上,"拿去還給舊主吧,沒必要讓它跟著了,我又沒時間照管."

靖王神色微動,問道:"這小貂不是你的?"

"不是,是我們盟里一位姑娘的."

靖王嘴唇動了動,卻沒說什麼.梅長蘇做了個手勢讓童路退下,轉頭看了靖王一眼,低聲道:"殿下是不是覺得我此舉有些涼薄?"

靖王目光閃動了一下,道:"那位姑娘送來靈貂,自然是為了擔心你會被火yao誤傷,但你卻隨意決定把這小貂轉送給我,豈不辜負了別人的一番關愛?不過你對我的好意我還是心領了,這原本也不是我該評論的事.只是你問,我才坦白說出來罷了."

梅長蘇默默垂首,沒有答言.其實這些待人接物的道理他何嘗不明白,只是心里有了一個拼死也要達到的目標,那麼其他的一切就都因為這個目標的存在而分了主次.既然已選了靖王做主君,自然事事以他為優先,宮羽的感覺如何,現在已無余力多想.

"殿下,"梅長蘇將臉微微側開,換了話題,"你是不是跟靜嬪娘娘說了什麼?"

靖王一怔,隨即點頭道:"我決定選擇的路,必須要告訴母親,讓她做個准備.不過你放心,她是絕對不會勸阻我的."

"我知道……"梅長蘇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自言了一句,又抬起頭來,"請殿下轉告娘娘,她在宮里力量實在太過薄弱,所以請她千萬不要試圖幫助殿下.有些事,她看在眼里即可,不要去查,不要去問,我在宮里大約還可以啟動些力量,過一陣子,會想辦法調到靜嬪娘娘身邊去保護她,請殿下放心."

"你在宮里也有人?"靖王絲毫不掩飾自己驚詫的表情,"蘇先生的實力我還真是小瞧了."

"殿下不必驚奇,"梅長蘇靜靜地回視著他,"天下的苦命人到處都是,要想以恩惠收買幾個,實在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了.比如剛才你見到的童路,就是被逼到走投無路時被江左收留的,從此便忠心赤膽,只為我用."

"所以你才如此信任他,居然讓他直接見我嗎?"

"我信任他,倒也不單單是信任他的人品,"梅長蘇的眸中漸漸浮上冰寒之色,"童路的母親和妹妹,現在都在廊州居住,由江左盟照管."

靖王看了他片刻,突然明白過來,不由眉睫一跳.

"對童路坦然相待,用人不疑,這就是我的誠心;留他母妹在手,以防萬一,這就是我的手腕,"梅長蘇冷冷道,"並非人人都要這樣麻煩,但對會接觸緊要機密的心腹之人,誠心與手腕,缺一不可,我剛才跟殿下討論的,也就是這樣的一個觀點."

靖王搖頭歎息道:"你一定要把自己做的事,都說的如此狠絕嗎?"

"我原本就是這樣的人,"梅長蘇面無表情地道,"人只會被朋友背叛,敵人是永遠都沒有'出賣’和'背叛’的機會的.哪怕是恩同骨肉,哪怕是親如兄弟,也無法把握那薄薄一層皮囊之下,藏的是怎樣的一個心腸."

靖王目光一凝,浮光往事瞬間掠過腦海,勾起心中一陣疼痛,咬牙道:"我承認你說的對,但你若如此待人,人必如此待你,這道理先生不明白嗎?"

"我明白,但我不在乎,"梅長蘇看著火盆里竄動的紅焰,讓那光影在自己臉上乍明乍暗,"殿下盡可以用任何手腕來考驗我,試探我,我都無所謂,因為我知道自己想要忠于的是什麼,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背叛."

他這句話語調清淡,語意卻甚是狠絕,靖王聽在耳中,一時胸中五味雜陣,竟不知該如何反應.室內頓時一片靜默,兩人相對而坐,都似心思百轉,又似什麼也沒想,只是在發呆.

就這樣枯坐了一盅茶的功夫,靖王站了起來,緩緩道:"先生好生休養,我告辭了."

梅長蘇淡淡點頭,將身子稍稍坐起來了一些,扶著床沿道:"殿下慢走,恕不遠送."

靖王的身影剛剛消失,飛流就出現在床邊,手里仍然拿著個柑橘,歪著頭仔細察看梅長蘇的神情,看了半晌,又低頭剝開手中柑橘的皮,掰下一瓣遞到梅長蘇的嘴邊.

"太涼了,蘇哥哥不吃,飛流自己吃吧."梅長蘇微笑,"去開兩扇窗戶透透氣."

飛流依言跑到窗邊,很聰明地打開了目前有陽光可以射進來的西窗,室內的空氣也隨之流動了起來.

"宗主,這樣會冷的."守在院中的黎綱跑了進來,有些擔心.

"沒事,只開一會兒,"梅長蘇側耳聽了聽,"外院誰在吵?"

"吉伯和吉嬸啦,"黎綱忍不住笑,"吉嬸又把吉伯的酒葫蘆藏起來了,吉伯偷偷找沒找著,結果還被吉嬸罵,說她藏了這麼些年的東西,怎麼可能輕易被他找到……"

梅長蘇的手一軟,剛剛從飛流手里接過的一杯茶跌到青磚地上,摔得粉碎.

"宗主,您怎麼了?"黎綱大驚失色,"飛流你快扶著,我去找晏大夫……"

"不用……"梅長蘇抬起一只手止住他,躺回到軟枕之上,仰著頭一條條細想,額前很快就滲出了一層虛汗.

同樣的道理啊,私炮坊又不是今年才開始走私火yao的,怎麼以前沒有察覺,偏偏今年就這樣輕易地讓青舵和腳行幫的人察出異樣?難道是因為樓之敬倒台,有些管束松懈了下來不成?

不,不是這樣……私炮坊走私火yao已久,一定有自己獨立的渠道,不會通過青舵或腳行幫這樣常規的混運方式,倒是夾帶在官船中還更妥當……戶部每年都有大量的物資調動,使用官船,神不知鬼不覺,又在自己掌控之下,怎麼看都不可能會另外冒險走民船民運,所以……

通過青舵和腳行幫運送火yao的人,和戶部的私炮坊一定不是同一家的!

假如……那個人原本就知道戶部私炮坊的秘密,他自然可以善加利用.私運火yao入京的事不被人察覺也罷,一旦被人察覺,他就可以巧妙地將線索引向私炮坊,從而混淆視聽,因為私炮坊確實有走私火yao入京,一般人查到這里,都會以為已經查到了真相,不會想到居然還有另一批不同目的,不同去向的火yao,悄悄地留在了京城……

這個人究竟是誰?他有什麼目的?火yao的用處,如果不是用來制作炮竹,那就是想要炸毀什麼.費了如許手腳,連戶部都被他借力打力地拖起來做擋箭牌施放煙霧,他一定不是普通的江湖人……如若不是江湖恩怨,那麼必與朝事有關,是想殺人,還是想破壞什麼?京城里最近有什麼重大的場合,會成為此人的攻擊目標?

想到這里,有四個字閃電般地掠過了梅長蘇的腦海.

年尾祭禮……大梁朝廷每年最重要的一個祭典……

梅長蘇的臉色此時已蒼白如雪,但一雙眼眸卻變得更亮,更清,帶著一種灼灼的熱度.

他想起了曾聽過的一句話.當時聽在耳中,已有些淡淡的違和感,只是沒有注意,也沒有留心,可此時突然想起,卻仿佛是一把開啟謎門的鑰匙.

茫茫迷霧間,梅長蘇跳過所有假象,一下子捉住了最深處的那抹寒光.

---------------------------

嗯……算了,什麼都不說了……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六十二章 宮中疑云
下篇:第六十四章 撥開迷霧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