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五十九章 謝禮

昨天理了一整天的舊衣服,要捐給低保戶的,所以沒有時間碼字更新.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現在居委會的工作人員都這麼年輕,至少到我們小區來接受捐贈的那位就不會超過三十歲……

————————————————————————這是號召愛心捐贈的分割線———————————————————————

朝堂論辯大勝太子後,越妃複位帶給譽王的煩躁已一掃而光.興奮之余,以馭下恩厚著稱的這位皇子當然要立即嘉獎功臣,別的不說,對那位隱在幕後不顯山不露水,只派人送了一封書信過府的梅長蘇,就應該有所表示.

最初譽王是派人送去了幾箱黃金白銀,綾羅錦緞,可是這批禮連蘇宅的門都沒有進得成,就原樣帶封條地給退了回來,說是沒地方放,不要.

譽王自知糊塗,人家是清高名士嘛,當然不要毫無美感的黃白孔方,所以立即改正,第二天親自選購了名店名家出品的珠寶珍玩,件件都是獨家精品,價值不菲,可送去不一會兒還是如數抬了回來,說是沒地方擺,不要.

譽王一看珠寶也不喜歡,果然書生是要玩雅的,于是立即從府里收集的古畫字幅里挑了好幾幅忍痛割愛,命人第三次送了過去.遺憾的是這次回來的速度一點也不比前兩次慢,人家禮貌地回話說,沒地方掛,不要.

這第三次退禮時秦般若恰好在譽王的身邊,她以袖掩面,悄悄笑了一下,被譽王眼角瞟見,本來他心里就正不自在,所以立即問道:"你笑什麼?"

秦般若星眸輕閃,歎息道:"殿下安排禮品的本事,實在是不如王妃,折騰了這些日子,禮品還沒進過門,難道您不知要投其所好嗎?"

"可是這人深居簡出的,本王哪里知道他喜歡什麼?我府里也不是有成箱成箱的黎崇手稿啊……怎麼,看你這表情,你知道?"

秦般若綻出春花一笑,悠然道:"再高深的人,只要小心地分析他素日的言行,總能推究出一些東西來.我來准備禮品,包管這次可以進門."

譽王知道秦般若一向心思細膩,慧眼善察纖絲微塵,當下放手讓她去做.第二天,秦般若就准備好了若干新巧的玩具,比如可以走路的鴨子,會轉圈的貓什麼的,俱是機關好手設計制作,市面上無售的玩意兒,裝箱後送了過去.

果然,這次的禮箱順利進了門,被開了箱,玩具拿出來給了飛流,少年很高興地在後院玩了起來.梅長蘇親自寫了回執,雖然只有廖廖數字,但那好歹也是封致謝信.

譽王接到回執,心中甚是意外,不由誇贊了般若幾句.

秦般若臉上倒沒什麼特別得意的表情,淺淺含笑道:"這也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投其所好罷了.如果確實不知道他喜歡什麼,就只能轉而觀察他身邊最得他看重的那個人.蘇哲帶著的這位少年,雖然名為護衛,實際上卻一直如他幼弟般受到寵愛,要討一個孩子的歡喜,自然比揣摸蘇哲的心思容易得多了."

譽王笑道:"還是你們女人心細,這樣的事府里其他人恐怕都想不到呢."

秦般若卻收了面上笑容,歎道:"但對蘇哲本人,我們了解的還是太少.若不能察知他心中確實想要的是什麼,殿下日後又如何能調得動他呢?"

"你說的正是本王憂慮之處.蘇哲如此奇才,本王實在是一日比一日更看重他,可他的心思也未免太深了些,總是讓人覺得……他雖然已在為本王籌謀行動,但要說已得他忠心,怕還不是那麼回事……"

"但若他是那些一召即來,只求依附殿下謀得富貴榮華之人,他也不是麒麟之才了,"秦般若嫣然一笑,"如何得人,用人,這是殿下您的長處,般若實在不敢妄言."

"可是刺探情報供我參考,就是你的長處了,"譽王微微靠近香腮,在她耳邊低聲道,"你多留心,關于梅長蘇的一切情況,無論是多麼久遠的事,本王都要知道."

"是."秦般若斂衽一禮,見譽王隨即起身披上披風,忙問道:"殿下要出門嗎?"

"去蘇府."

秦般若一怔,神色略有不解.

"你那份禮雖好,"譽王深深地看了這位才女一眼,笑了笑,"但畢竟還是太輕了些.博他一笑可以,但要讓他記在心里,那卻不夠."

秦般若星眸一顫,頓時明白過來,垂首欠身道:"殿下果然是真龍心思,般若自愧不如."

譽王伸手扶住她,溫言道:"不必如此.本王要親自走一趟,也不單單只為補禮.聽去蘇府的人回報,蘇哲似乎是受了些風寒,身體不適.本王原就應該去探探病的."

"如此請殿下慢行,般若也應該回去了."

"那就一起走好了."譽王調笑道,"能與美人多呆一刻也是好的."

秦般若一笑不答,也起身披上大氅.兩人並肩一起走出書房,一路上言笑晏晏,談得甚是高興,不料在經過梅園時,竟意外地遇上了譽王妃.

"見過王爺."譽王妃將手里捧的青花鬼臉小甕交給侍女,自己上前一步行禮.

"你在這里做什麼?"譽王一面扶起她,一面左右看了看.

"王爺不是最愛用梅花雪水烹制大紅袍茶嗎?昨夜新雪,今晨初陽,我想趕在雪融之前,多集些花蕊間的香雪,替王爺留存."譽王妃柔聲回答著,又向一旁屈膝見禮的秦般若微笑點頭致意.

譽王見她一雙纖纖玉手因為執筆在梅蕊間掃雪而凍得有些發紅,不由心中微動憐意,伸手渥在自己掌中,輕聲道:"這些事情交給丫頭們做就行了,你又何必親自來."

"丫頭們總歸不夠細心,我怕她們弄的不潔淨,攪了茶意,反讓王爺不快."譽王妃唇邊漾著溫柔的笑容,眼波輕轉,見譽王是一副外出的打扮,忙又道,"王爺和秦姑娘有要事出門嗎?不要在這里耽擱了,我已集了好幾甕,也差不多夠了."

"我出去探一個朋友的病,秦姑娘是回樓里去,"譽王不知為什麼,竟向她解釋了一句,"這里風寒,你早些回房.快過年了,你可生不得病."

"是."譽王妃柔順地依從,命侍女將雪甕都收撿好,又伸手重新把譽王的披風帶子理了理,低低道,"我這就回房了,王爺和秦姑娘慢走."

"嗯."譽王不甚自然地應了一聲,看著她轉身迤邐而去,自己再與秦般若繼續前行時,莫名其妙地就有些不太想說話了.

到了府門前各自分手,從遇到譽王妃後就一直退後幾步的秦般若仍是神色如常,上前先送譽王上轎後,方才回身登上了自己的暖轎,正要出發,王府大門里突然跑出個小丫頭,手里抱著個青花小甕,叫道:"秦姑娘留步!"

秦般若忙命住轎,掀開轎簾探出身來:"什麼事?"

"王妃娘娘說,今年的新雪,請姑娘也嘗嘗."

秦般若心中微微一怔,但那張姣如春花的面龐上卻依然云淡風輕,嬌笑道:"這可是王妃親手集的梅花雪,怎麼敢當?煩勞姐姐回稟王妃,般若生受了,改日備了回禮,般若必親至王妃駕前致謝."

小丫頭眨著眼睛,也不知記下了沒有,只將那小甕遞過來,便甩甩辮子跑回府門里去了.

秦般若捧著小甕,手指輕輕在冰涼的甕身上劃弄了幾下,臉上也沒多大的情緒起伏,只有一雙盈盈秋水微凝了片刻,便放下暖簾,吩咐道:"起轎吧."

譽王趕到蘇府時,梅長蘇小睡方起,看樣子有些虛弱慵懶,接待這位貴客時的禮數也不似往日周全,只客套了廖廖數語,便默默地端茶啜飲.譽王既然是來探病的,也知他身體狀態不好,當然沒有見怪的道理,溫言問候了幾句,提出要薦宮中的禦醫來為他診治.

"不過有些鼻塞聲重的時感罷了,喝些姜湯草藥就能治好,何須麻煩禦醫?"梅長蘇靠在滿是軟枕厚裘的躺椅上,兩只眼睛半睜半閉,"還驚動殿下親來探候,實在讓蘇某過意不去."

"先生才真是客氣呢.近來屢蒙先生指點,本王實在是獲益非淺,若說重禮答謝,先生又不愛身外之物,只恨本王滿腔謝意,竟無從表達."譽王謙和地道,"近來天寒地凍,是大意不得的節候,先生身體不好,府里還是該請個良醫住下,隨時為先生調理才是."

梅長蘇將臉側了過來,笑道:"多謝殿下關心.還真讓殿下說准了,我們盟里長老昨天指派了位晏大夫過來,年紀一大把卻比我硬朗許多,又羅嗦又愛管人,殿下沒看見我被裹成這樣捆在這里嗎?"

譽王看了看他被包得嚴實的樣子,也不禁一笑道:"貴屬對先生真是關愛有加."

梅長蘇笑而無語,眼光飄飄地掃向窗外.譽王隨他的視線看過去,飛流正在空院的雪場上縱躍,時不時地用腳尖去撥弄一只搖搖擺擺十分笨拙的木制鴨子.在少年身後的甬道上,府里的其他仆從正在忙碌穿梭.譽王想起進來時看到滿院已整修一新,到處有人掛燈籠貼桃符,角門邊還有送菜蔬魚肉以及其他年貨的板車停著,不由心里有些微微的迷惑.

這個蘇哲,倒還真是一副要在京里過起日子來的架式呢.

正要再說話,院中的飛流突然閃身而起,下一瞬間他的手里已捉了個二十來歲男仆打扮的人,拖倒在雪地上.

"飛流放手,那是來找譽王殿下的人……"一個中年人隨後趕了過來大叫.

這時譽王也認出了自己府里的長隨,眉間一跳,心里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會是什麼要緊的事,竟讓他們追到這里來找自己?

轉念間那長隨已連滾帶爬地沖了進來,撲到地上叩頭,卻又因為喘氣太急而說不出話來.

"你鎮定點,哪里就急死了?"譽王看了梅長蘇一眼,覺得有些丟臉,斥道,"誰派你來的?"

"王……王妃……"

"王妃?"譽王是深知自己這位正妻一向行事端重,當不是小題大做的人,不由猛地站了起來,"宮里出事了麼?"

"王妃派小的來找王爺,"那長隨咽了咽唾沫,喘定了一些,"請王爺立即進宮,皇後娘娘……皇後娘娘突然病倒了!"

譽王全身一震,心里頓時極為發慌,身子晃了晃,幾乎沒有站穩,抓住那長隨欲待追問,想來在這人嘴里也問不出什麼東西來,又一把丟開他,匆匆回身向梅長蘇招呼了一聲:"先生休息,本王有要事先告辭了!"連回應也來不及聽,疾步便向院外奔去,他的隨身侍從們忙追在後面,將狐皮大氅給他披在肩上.

"皇後病了?這個時候……"梅長蘇微微蹙起雙眉,表情也有些意外,沉思了一會兒,揚聲叫道,"黎大哥在外面嗎?"

"宗主,"那名中年護衛出現在門口,"您有吩咐?"

"十三先生那里的童路到了嗎?"

"他跟送菜的車一起來的,到了有一陣了,因為譽王進來,所以他留在外院等候."

"麻煩你帶他進來."

"是."

梅長蘇向後仰在軟枕上,閉上了眼睛,思緒有些煩雜.

童路這邊帶來的新消息應該不會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可是宮里……沒想到還會再起波瀾.不知皇後是真的病了,還是另有隱情?若是真病,五天之內能痊愈嗎?如果皇後的病到時未好,那祭禮上何人能夠代她?

因為資料不足,梅長蘇難得有些頭疼,兩頰火熱起來,伸手按了按額角,又並不很燙,只是暈沉沉的,思路不清.

自己這場病,來的也有些不是時候啊……

————————————————————————--—————————

不可以因為不更新就不投票哦,當然更不可以連更新了都不投票哦!!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五十八章 過往無痕
下篇:第六十章 童路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