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五十六章 周玄清

今天吃一道涼菜,里面居然放了好多芥茉,結果……天崩地裂……好想以此為借口不寫文了……

--------------------這是缺乏邏輯性分割線-------------

新年臨近,蕭景睿,言豫津和謝弼三個人終于從虎丘溫泉返回了京城.才回來一天,他們就吃驚地發現,自己明明才離開了一個多月,京城的情勢居然已經快速變化,變得比走時還要熱鬧,還要風起云湧了.

太子與譽王之爭,其實近年來因為雙方實力相當,本已陷入了僵局,大面上一直很安靜,雙方都沒什麼大的舉動.沒想到這一切不過是積而後發,只需要小小的觸動,就立即進入了高潮迭起的攻防戰.越妃被降,樓之敬倒台,慶國公抄家,何文新被判斬……這一波接著一波,讓人有些應接不暇.如今越妃剛剛複位,就有數名禦史連參,指出禮部在主持祭禮時儀程不妥,譽王趁勢請出十數名德高望重的當代大儒,發起了一場朝堂辯論,論題直指越妃數年來得到的超常待遇,以及太子在皇後面前的禮道缺失.

別的暫且不論,單說譽王請出的這十幾個老先生,那確實都是極有份量的,可以看得出數年來他禮敬文士的功夫確實沒有白費,積累了不少人脈.其中有一位多年居于京西靈隱寺的周玄清老先生,那才真是重中之重,平素無論皇室公卿,見他一面都難,這次竟然也移動大駕,親自進了金陵城,著實讓人對譽王的潛力刮目相看.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這位周老先生進京之後,卻並沒有住進譽王特意為這些大儒們安排的留鶴園,反而住進了穆王府.

據某些消息靈通人士透露,好象周老先生離開靈隱寺也是穆小王爺親自帶了車轎去迎接的,而且住進穆府後連一個人也沒有見過,即使是譽王也不例外.

不過周玄清老先生到底是誰請的,他見過誰沒見過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他大學問家的身份,上了朝堂連梁帝也要禮遇有加,加之治學嚴謹,論據周全,沒有兩把刷子的人,就不要妄想跟他論辯.

如此一來,禮部實難抗衡,就算是一向輕狂疏禮的言豫津,都能提前論斷太子的敗局了.

最後這場朝堂論辯只持續了三天便落下幃幕,越妃雖複位,但祭禮時不得與皇帝皇後同立于祭台上,太子歃酒後,須撫皇帝皇後衣裙;禮部職責有疏,陳元誠免職,因念其年老,准予致仕,不再深究.而太子也因為庶子的身份被譽王在朝堂上再三當眾強調,羞惱之極,一時按捺不住出掌打了譽王一記耳光,被梁帝當庭斥罵.一片混亂中,唯在靖王安安甯甯地站在諸皇子中冷眼旁觀,一派寵辱不驚的風范,給不少原本不注意他的朝臣們留下了極佳的印象.

就這樣,在戶部換了首腦後沒過多久,禮部便成為了第二個換頭的部司.

當陳元誠顫著花白的頭發,將已戴了近二十年的官帽抖抖地從頭上摘下時,靖王仿佛看到了那只在背後輕輕撥弄的蒼白的手,和那張總是神色淡淡,似乎永遠也不會激動起來的清素的面龐.

但是對于大多數人而言,他們根本不知道在這件事里,居然還有那位已漸漸平淡下來的蘇哲的存在.

兩日的晴天,並沒有帶來氣溫的升高,反而使無云的清晨,顯得更加寒冷.城門剛剛打開沒有多久,守門的兵士們就見到一輛極為豪華的馬車,在約百名騎士的護送下急馳而來.

就算不認得馬車前穆王府的標牌,也知道來者不是一般人,所以為首的小校趕緊招呼手下讓開路,躬著腰恭恭敬敬地讓這一行人大搖大擺地出了城.

因為天氣太冷,趕車人呼吸之間,一口一口吐著白氣,可是車廂內卻因為簾幕厚實,又有暖爐,所以並無多少寒意.

坐在車內的兩名乘客,一位年紀極老,一位還是少年,一位布衣棉鞋,一位繡袍珠冠,老者閉目養神,少年卻仿佛不耐旅途的無趣一般,不停地動來動去.

"周爺爺,你喝不喝茶?"

老者眼也不睜,搖了搖頭.

過了一會兒,"周爺爺,你吃塊點心吧?"

老者再次默然拒絕.

再過一會兒,"周爺爺,你要不要嘗嘗這個姜糖?"

周玄清老先生終于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穆青滿臉都是天真的笑容,拿著姜糖靠了過去:"這個很好吃的."

清方嚴謹的周老先生,多年修習出來的氣質就是令人肅然起敬的,可偏偏穆青穆小王爺好象感覺不到這種氣質.他一開始就把這位老先生當成一個普通的爺爺,最多是在周玄清于朝堂上駁得對方啞口無言,讓他很高興為姐姐出了一口氣之後,才把原有的印象修正成"一位很有本事的普通爺爺",所以日常相處時,他仍以親昵為主,恭肅為輔,全然沒有半點疏遠客套.

穆小王爺年少俊俏,活潑開朗,絲毫不端王爵的架子,是個很可愛的晚輩,周玄清當然還是非常喜歡他的,只不過素來的端謹風格,使這位老人家看起來一直淡淡的,此時對于少年遞到嘴邊的姜糖,他也仍是搖頭拒絕,沒什麼特別的表情.

"這個不粘牙的."穆青體貼地介紹道,"吃一口?"

"小王爺自己吃吧."周玄清冷淡地說了一句,蒼老的雙眸微微眯著,看向轎頂的流蘇,靜默了一段時間後,突然道:"小王爺,那件信物,老朽可以再看一下嗎?"

"喔,"穆青急忙咽下姜糖,抓過一旁的手巾擦淨手指上的糖霜,這才從懷里摸了一個小布包出來,遞給了周玄清.

扯開布包的封口,朝掌心一倒,一枚玉蟬落了出來,雕工栩栩如生,玉質也異常瑩潤可愛,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貴重玉器.

不過對于周玄清來說,這枚玉蟬的意義,並不是在它的價值上面.

"小王爺,你說讓你帶這玉蟬來見我的那個人,會在城外等我是嗎?"

穆青點點頭,"他信上是這麼說的.說你離京回靈隱寺的路上,他會來見你一面."

周玄清"嗯"了一聲,手指收攏,將玉蟬握在掌心,再次閉目不語.

大約又走了半個時辰,馬車突然一晃,停了下來,穆青掀開車簾看了一眼,回頭道:"周爺爺,你要見的人來了."

周玄清花白的眉毛一動,顫巍巍地扶著穆青的手下了馬車,正在四下張望之際,有一個中年人已走上前來,恭聲道:"周老先生,我家宗主在那邊恭候多時,請老先生移步."說著便替下穆青,扶住了老人的手臂,小心攙他轉過路旁的豎岩,到了彎道另一側既避風又不惹人眼目的一個凹進處,白裘烏發的梅長蘇正面帶微笑地站在那里,輕輕躬身施禮.

周玄清眯了眯眼睛,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他一陣,攤開手中的玉蟬,問道:"這件玉蟬,是你的嗎?"

"正是."

"你從何處得來?"

"黎崇黎老先生所贈."

"黎崇是你什麼人?"

"在下曾在黎老先生門下受教."

周玄清皺眉道:"黎兄當年以太傅之身,不拒平民,設教壇于宮牆之外,門下學生沒有一萬也有八千,自然是遍于天下.可是說到底,他最得意的也不過那麼幾人,老朽與他是學問之友,交情不濃卻深,故而這幾人我都認得,可是足下……老朽卻素未蒙面……"

梅長蘇淡淡一笑:"我學藝不精,有累恩師盛名,且受教時日不長,老先生不認得我,也是自然而然的."

周玄清凝目看了他半晌,歎了一口氣,"算了,你有黎兄的信物,老朽自當幫忙,只是沒想到時隔數年,再見故友玉蟬,竟為的是朝中之事……黎兄當年被貶離京時,滿腔憂憤誓不回頭,老朽也不知此番上了朝堂,是不是真的合他的心意……"

梅長蘇眸色安然,靜靜地道:"恩師當日獲罪,只為直言不平,反被衷腸所累.他明知有逆龍顏,仍言所欲言,百折而不悔,此方是治學大家的風骨.故而晚輩認為,所謂世事萬物,無處不道.隱于山林為道,彰于廟堂亦為道,只要其心至純,不作違心之論,不發妄悖之言,又何必執念于立身何處?"

周玄清白眉輕揚,一雙本已垂老的眼眸突閃亮光,點頭道:"你雖受教時日不長,卻能察知他的根骨,看來他將這玉蟬留贈于你,也確是慧眼.不知你可明白黎兄身佩此蟬的寓意?"

梅長蘇徐徐負手,微微揚起線條清瘐的下巴,漫聲吟道:"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

周玄清輕輕地閉上眼睛,仿佛在沉澱心緒般良久無聲,而梅長蘇則是神色安甯,凝目天際不再啟唇.兩人立于冬日清寒之中寂寂無語,場面卻沒有絲毫的尷尬,仿若如此會面,只為默默地悵懷一下過去的某些歲月而已.

"有生之年,能再見黎兄高足,于願足矣,"周玄清慢慢將掌中玉蟬放回到梅長蘇的手里,低聲道,"老朽不知足下在京城有何風云大業,唯願你勿忘爾師清譽,善加珍重."

梅長蘇滿面敬容地躬身道:"先生雅言,晚輩謹記.如此嚴寒季節,老先生不顧年邁,為舊友情誼冒雪出行,晚輩實在是感激莫名."

周玄清擺了擺手道:"見此玉蟬,不要說只是進城一趟,就算是讓老朽到邊塞一行,也不是什麼為難之事.如今足下托付之事已了,老朽也要回寺中清修了,就此別過吧."

梅長蘇忙抬手示意等候在數丈之外的那名中年護衛過來攙扶,同時欠身行禮道:"請老先生慢行."

周玄清"嗯"了一聲,由護衛扶著轉身走了幾步,突又凝步,回頭道:"黎兄當年有個心愛的弟子,雖是將門之後,性情飛揚,但卻是難得的聰穎慧黠,讀書萬卷,若你彼時也在,說不定可與他稱為一時雙璧."

梅長蘇蒼白的膚色在寒氣中顯得如冰雪一般,唇邊浮起清冷的笑容,輕聲道:"老先生抬愛了.如此人物,只恨晚輩無緣,未能親慕其風采."

"是啊,這個人……是再也見不到了……"周玄清慢慢說著,眸中湧起一抹悲愴之色,一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五十五章 調兵遣將
下篇:第五十七章 悠悠我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