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三十八章 秦般若

也許是因為發現者的身份都不簡單的緣故吧,這樁被幾個貴公子無意中翻出的"枯井藏尸"案,立即在京城內外引起了比普通刑事案更大的震動.再加上接報趕到現場查勘的京兆衙門,竟然在井下共挖出了近十具尸骨,俱已完全腐爛,經仵作初驗都是女性.這駭人的案情傳開,一時滿城嘩然.京兆尹高升被上司嚴令限期破案,查得頭昏腦漲.

作為荒園的現主人,梅長蘇被請去盤問了好幾次,但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再問也沒什麼線索可挖,加上此人現在當紅的身份,高升不敢難為他,威風全使在那個做中介的商行老板身上,同時派部下四處查訪,要弄清楚這園子荒廢前到底是什麼所在.

大約七八天後,查訪的結果出來,這園子今年內就轉了兩手,原本是一個叫張藎的人所有,此人不知是何身份背景,曾在京城擁有多處風月場所,為人低調,但財力和人脈都極深厚.四年前因病去世,子侄不肖,產業漸漸調零,這處園子也因此被拿出來售賣.

高升根據這個線索,立即派人去張家,將管點事兒的成年男子盡皆拿捕,逐一拷問.這時,又有一個自稱是張藎生前心腹的史都管,前來京兆衙門投案,口口聲聲說是有人想要暗殺他滅口,請求官府的庇護.高升聞訊大喜,連夜審問,可還沒問上幾句呢,門外突然有下人回報,說太子殿下有口諭下達.

高升疑慮不定地更衣來到正廳,一個青衣小太監站在那里,等他行禮已畢,便口齒清晰地道:"傳太子口諭,聞得王城內發生枯井藏尸案,物議沸然,身為掌政太子,不可不問,故著京兆尹高升明日入東宮,面稟案情.領諭."

"臣高升遵太子諭旨."高升忙叩下頭去.

傳諭太監走後,高升左思右想心神不定.能在這王公貴族滿街跑的金陵城里當父母官,高升自有一套圓滑的手腕和一份玲瓏的心思,太子突然插手此案,怎麼看也不象是只為了掌政太子的職責,其中必有未知的隱情.故而思前想後,高升命人從審訊室中提來了史都管,帶進了自己後院的密室,在問話時,也有意摒退了左右所有的人.

就在高升連夜密訊史都管時,譽王府書房的燈火也是直到深夜,依然通明.

"那個史都管手里,真的有一份名冊?"譽王蕭景桓在屋子里走來走去,"這消息可確實麼?"

"屬下可以保證."一個中年灰衣人立在他面前,侃侃道,"那園子叫蘭園,名為張藎的私宅,實際卻是他經營的暗場子.有些朝臣礙于國法,不敢明著出入風月場所,全由張藎私下安排.無論來客提出什麼要求,他都能予以滿足.時間一久,有些喜歡*助興把戲的人,難免偶爾會下手失了輕重,弄死用來取樂的女孩子,那些尸首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五年前張藎死了,這些交易也就被迫中止,只是沒人想到他處理尸體竟如此草率,更沒人想到他居然還將所有的事情都記在了一本名冊上."

譽王的眸中閃動著幽幽的光:"這麼說那名冊上……"

"全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甚至還有朝中要員……"

"我們這邊的呢?"

"我想兩邊的人都有,不過……"灰衣人陰陰地一笑,"太子殿下那邊更著急一些……"

"為什麼?"

"屬下找到史都管時,他雖然不肯交出名冊,但為了取信我,他還是說了幾個當年掛了人命的客人名字,其中一個就是樓之敬."

譽王眼睛一亮,不由大笑了三聲:"真的有樓之敬?哈哈,太子一定會急得跳腳."

"樓之敬自己心里有鬼自己必然清楚,屬下以為,他一定會主動向太子坦白求助,殿下為何不讓那史都管進府,反而讓他去京兆衙門?萬一太子……"

"放心,"譽王冷冷道,"在這京城,太子還做不到一手遮天.高升看起來平庸,其實不然,無論太子怎麼樣威逼,他至少兩三天總撐得下來的."

"殿下的意思是……"

"我們插手的痕跡,不能太明顯,免得父皇疑心."譽王凝視著窗前的燈花,唇角向上一挑,示意灰衣人靠近自己,在他耳邊說了幾個名字,然後道:"你今夜辛苦些,代本宮去一個個暗中問話,讓他們坦白交待是否當年曾與張藎交易過,是否手上沾過人命,說實話的,本宮自會想辦法保全,不說實話的,查出來活該."

"是."

"只要這幾個人不在那名冊上,其他的被查出來也就罷了,不賠上幾個自己人,又怎麼逮得住大狼."

灰衣人是見慣了為上位者隨意棄卒的,並不在意,又答了個"是"字,便退了出去.

譽王又在室內繼續踱了幾個來回,擰眉深思,心神似乎並不安甯.過了好半晌,才聽他對著桌上銀燈道:"梅長蘇買下蘭園,翻出這件案子,只怕不是巧合吧?他這樣做,到底是不是表明他已經倒向我了?"

此時室內已是空無一人,他這話仿佛是在自言自語,可是話音剛落沒多久,房間東面整幅的厚絨幃帳便輕輕抖動了一下,有個清婉柔媚的女聲輕輕道:"那也未必.他也許只是在了結個人恩怨,與殿下無關."

隨著這美妙至極的聲音出現的,是一條曼妙婀娜的身影.單看容貌,她也許算不上傾國傾城,但搭配著那周身的嬌美氣質,卻是格外地攝人心魄.

譽王轉身面向她,雖然眸中也有些神搖意動,但還是很快就恢複了自制:"般若,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秦般若輕抿朱唇,停頓了片刻,方道:"殿下可知樓之敬做過翼州刺史?"

"這個我知道,"譽王的腦筋轉得很快,"翼州是江左范圍,他們以前有過節麼?"

"樓之敬是難得的人才,所以才會被太子視為心腹,但他好色的毛病實在是秉性難移.我已查出,在翼州時他搶奪過一對雙胞姐妹入府,這姐妹二人的表兄是江左盟中的一個普通幫眾,他求自己的堂主出面懇請樓之敬歸還兩個妹妹,樓之敬口頭答應,回府就先將兩姐妹強暴蹂躪了,然後再放出府門.兩個姑娘隨即羞憤自盡,樓之敬又矢口否認自己的罪行,江左盟沒有找到證據,只能看他逍遙法外,就這樣結下了梁子.不過這件事情從沒有公開過,知道的人很少……"

譽王等了片刻,發現女子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不由吃驚地問道:"就只是這點仇?"

"殿下覺得不夠麼?"

"當然不夠,"譽王覺得十分地不可思議,"樓之敬是戶部尚書,太子的心腹,梅長蘇會因為自己一個小小幫眾的表妹,就與他為敵?"

秦般若默然少時,道:"殿下可是真心想延攬梅長蘇?"

"這還用說,當然是了."

"那殿下就應該多了解一下梅長蘇的行事風格."

"你的意思是……"

"對殿下來說,那兩姐妹之事不算什麼,但對梅長蘇來說,卻是難以忍受的侮辱和冒犯.江左盟能快速崛起為天下第一大幫,靠得的不僅是江湖拼殺,也不僅是仁義道德,收攬民心,更重要的是,它多年來幾乎有些偏執地在維護它的權威.如果事前江左盟沒有出面求情,就算樓之敬的行為再惡毒,它也未必會那麼在意.可偏偏樓之敬小看了這個江湖幫派,來了這樣一手陽奉陰違的把戲,恰恰犯了江左盟的大忌諱,自然就會被視為是一種挑釁."

譽王聽得微微有些怔住:"這麼說,梅長蘇只是在報私仇,並沒有半點向我示好的意思?"

"這個我不敢斷言.此人近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就象一團謎一樣,我一時還整理不清."秦般若輕歎一聲,"殿下首次向他發出延攬的消息,應是七月吧?"

"是."

"太子的邀約不會比殿下早多少的.從我調查到的資料來看,在接到來自京都的邀約之前,梅長蘇就是一個純粹的江湖人,我查不到他與朝中任何人有來往和關系.可在那之後,梅長蘇一面拒絕了太子與王爺,一面卻立即離開了江左盟的核心,最後輾轉到了京城,他到底想做什麼?"

"他大概知道,被太子和本王看中的人才,只有兩條路可走.身為琅琊榜首的江左梅郎,日子過得那般愜意,怎麼會走死路?"

"可是殿下看他現在走的,可是一般意義上的活路?"

譽王被問得一怔,囁嚅難言.

"殿下現在心里壓著最沉的那塊石頭,是不是慶國公?"

蕭景桓眉頭一皺:"般若,你明知故問."

"軍方中立者太多,唯一死忠支持殿下的幾員武臣,都是慶國公一系.他若倒了,您手中就只有筆,沒有劍了……"

"這個本王知道,"譽王有些氣悶地道,"你不用再說了."

"從梅長蘇現在的表現來看,他是很了解朝中局勢的,不可能不知道慶國公對于殿下你的重要性.就算他們真如謝弼所說,只是在途中偶遇原告,但只要梅長蘇心中有半分偏向殿下之心,他也不該推波助瀾,讓那兩人得以進京."

隨著她不緊不慢的話語,一抹陰云湧上譽王的額頭,但他也只是暗暗握了握拳,並沒有說話.

秦般若抬手輕掠鬢邊云環,櫻唇間再次溢出一次慨歎:"在二選一的情況下,得罪殿下,就意味著討好太子.所以當時我很自信地告訴殿下,梅長蘇入京,是極有可能選擇太子的……"

"可是……"譽王吐出這兩個字後,又咬住不再說下去.

"可是他如今的行為,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般若低頭理了理袖上折痕,皓腕間一只白玉釧微微晃動了一下,雪膩光澤如同她的肌膚一般迷人,但如此美人口中侃侃而談的,卻盡是冰冷的人心權謀,"若說慶國公之事他只算是小小得罪了殿下的話,那郡主這樁公案,他就是大大得罪了太子……"

譽王眸中突閃寒光:"怎麼,般若覺得郡主這樁事,是梅長蘇的手筆?"

"難道殿下覺得當日在街上遇到他獨自一人慢慢行走,真的是偶遇?"

譽王後退一步,坐在了紫檀圈椅上,將拳頭用力在腿上碾了兩下,臉上閃著陰晴不定的神色:"你也只是推測而已.郡主這件事中牽扯了太多的人,靖王,景甯,太皇太後,皇後,蒙摯,還有我……哪一個是能任由梅長蘇調動的?"

"那殿下的判斷是……"

"也許有些事是巧合,"譽王眸色森森,慢慢道,"也許他沒有安排什麼,只是恰好得到了消息,也許他並不是針對太子,而只是想救霓凰……"

不可否認的是,雖然譽王對梅長蘇的某些控制力偏于低估,但對于事件過程的猜測卻與事實相差不遠.

秦般若想了想,大概也認同由梅長蘇一手操控郡主事件的全過程不太可能,便點了點頭.

"不過說到這里,我才突然發現自己疏漏了,"譽王面上浮起一抹冷笑,"你明天聯絡緞錦,有些消息要傳給太子,讓她盡量做的自然一些."

般若只略略一怔,心中也立時透亮.譽王這方知道梅長蘇與郡主事件有關,不過是因為皇後騙哄景甯,從她口中得知是梅長蘇命她去搬請太皇太後的.而其他相關人等卻是半個字也沒有提到這位蘇先生.恐怕太子和越妃現在恨譽王,恨皇後,恨靖王,甚至恨郡主,卻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要恨梅長蘇,因為他們根本還不知道梅長蘇與此事的敗露有關.所以想些辦法讓他們知道梅長蘇的所為,當然是大有好處的.

譽王一看秦般若的神情,就知她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不由笑道:"人都說比干有七竅玲瓏心,我看般若你不止有七竅呢."

秦般若嫣然一笑,既沒有謙辭,也沒有得意,燈影下美人如玉,看得譽王心頭一蕩,不由就握住了她的手,卻又被輕輕掙開.

"你還是不願意麼?"蕭景桓微微皺眉道.

秦般若淡淡道:"般若雖游曆風塵,但也曾對師父立誓,此生絕不為妾,請殿下見諒."

譽王雖對她早有覬覦之心,但一來還算有些格調,不願對女子動強,二來深喜秦般若的智珠剔透,能為他收集情報加以分析,故而也只能按捺了一下qing動,深吸一口氣.

譽王妃出身名門,父兄都是朝中大臣,早已育子,她本人又深得皇後的喜愛,所以就算自己再迷戀秦般若的美貌,也斷無為她廢妻的打算,再說來日方長,倒也不急在這一時,當下端起紫砂壺,為佳人斟了一杯香茶,笑道:"本王唐突了."

秦般若卻也深知適可而止的道理,一笑置之,仍接續著之前的話題道:"般若之所以覺得看不懂梅長蘇,就是因為他行事毫無章法.慶國公的事他選擇得罪殿下,郡主案中他又選擇得罪太子,如今他出面買下蘭園,翻出個藏尸案來,牽扯的人更是兩邊都有.殿下不也是因為不放心那名冊中會不會有自己的要緊人,所以才讓灰鷂連夜去查的嗎?"

譽王擰眉出了半日神,不知不覺將他斟給般若的那杯茶端起來喝了,呆呆地道:"難道……他竟然是在……"

"什麼?"秦般若柳眉一挑.

"他是在測試我與太子的器量麼?"

秦般若心頭一震,不由也沉思起來.

"只怕還有要顯示他能力的意思……"譽王越想越覺得可能,不由一拍書桌,"舉凡大才,心思行事都有些古怪,最忌遇上小肚雞腸的主君.他會想要試一下也不奇怪.若太子在明知是梅長蘇一手破壞了有關郡主的計劃後,仍然不改他對梅長蘇禮賢下士的姿態,更有甚者,他再拿樓之敬為禮,來表示自己決無偏私,到時恐怕梅長蘇心志再堅,也會被他所感動了……而一旦梅長蘇為太子所用,他必然會先立下幾件功勞,以補往日對太子的虧欠,同時搏得最終的信任,到時我們自然首當其沖."

說著說著,譽王心中更覺不妙,竟煩躁地站起身來,"此人心計無雙,我決不可讓太子搶得先機."

秦般若卻慢慢地坐了下來,若有所思地道:"那若是殿下搶在太子前面,得到了梅長蘇為下屬,可願毫無猜忌地全心信任他?"

譽王這一段時間只想著如何將這位江左梅郎收至麾下,倒還真的沒想過收來了之後怎麼用的問題,一時竟答不上話.

"再好的人才,若搶了來不敢用,又有什麼益處?"秦般若極是聰明,話到此處,點到即止,反而不再深入,轉身望月,由著譽王自己去想.

良久,書桌上的銀紗燈內爆出了噼叭之聲,淡淡的燭油味道飄出.秦般若起身挪開燈罩,執銀剪剪去燭花,眼尾順勢掃了譽王一眼.

"若連一個梅長蘇都降不住……還談什麼雄圖霸業?"譽王仿佛沒有看到她的眼神,但聲音卻在此時響起,"般若,你替我留心太子的動向,本王……一定要得到梅長蘇."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三十七章 廢園
下篇:第三十九章 螺市街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