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三十三章 懸鏡使

看清楚面前出現的人之後,言豫津與蕭景睿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後退了一步,湊在一起小聲商量了起來:"到底是誰?"

"我看是哥哥……"

"萬一是姐姐呢?"

"姐姐才走多久啊?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得查好一陣子嗎……"

"說的也是,那麼遠的……"

來人笑微微地看著他倆,笑微微地輕聲道:"小津,我現在遠遠地站著,由著你們商量,一點兒都沒有想撲上來的意思,應該已經表明我是誰了吧?"

言豫津眨眨眼睛,再次上上下下地仔細打量了一番,終于放下心來,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歡歡喜喜地沖了過去,一把摟住來人的脖子叫道:"夏秋哥哥,你回來了!東海好不好玩?"

來人唇邊勾起一個邪邪的笑,慢慢地收起雙臂,將言豫津圈進了懷里.

蕭景睿覺得一陣寒栗從頭到腳掃過,背上的寒毛根根乍起,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大叫一聲:"豫津快跑,那個是夏冬姐姐!"

可惜這個警告來的太遲了一些,言豫津全身一僵,再要掙紮時,兩條手臂已經被反絞起來,被夏冬用一只手扣在腰後,眼睜睜地看著她的另一只手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抬起來,落到自己臉上,輕輕地摩挲了一下.

"景睿……"言豫津顫聲道,"你個沒義氣的,還不快來救我……"

"救你?"夏冬的視線掃過來,柔聲問道,"小睿,你要過來救他嗎?"

蕭景睿的頭頓時搖得象個撥浪鼓似的.

"小津,你問我東海好不好玩是吧?可惜我不知道,因為我根本就沒去過,"夏冬的手指突然發力,在言豫津的臉蛋上狠狠擰了一下,一團紅紅的指印暈開,蕭景睿看著都覺得牙根兒一陣發疼,"你知不知道我去哪里了?是濱州啊,那里真是個又窮又荒的地方,要調查的事情也麻煩,花了我好大的力氣才查清楚……這麼頭疼的差事是誰給我招來的呢,我想想看……

"救命啊——"言豫津只覺得臉上火辣辣地疼,毫不誇張地慘叫起來,"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皇上會派您去……"

"你叫救命有用嗎?"夏冬陰冷一笑,"夏秋去了東海,夏春到青江州接他媳婦去了,我看誰能來救你.你這個不聽話的小子,出去玩還給我惹事回來,嫌你夏冬姐姐太清閑是不是?如果我真的沒別的事情做,還可以調教你們啊,是不是你長大了翅膀硬了,就忘了以前的疼了?"

聽到調教二字,兩個貴公子同時有些腳軟.

據說有一個關于馴犬的理論,說是無論多麼性烈多麼凶猛的犬類,之所以從來不敢反抗主人,就是因為當它還很幼小的時候,每次反抗主人都會被木棒狠打一頓,因為太小,所以從來就沒有斗贏過,打的日子長了,它的腦子里便會形成一個定勢,認為這個人是絕對無法反抗的,即使將來長大了,力氣和尖牙都遠非昔日可比,可一見到曾調教過它的主人,還是會立刻變得溫順無比.

蕭景睿和言豫津便是當年那一群幼犬中的兩只,而夏冬,自然就是馴犬人.

大梁國曆代皇帝身邊都有一個直屬的監察機構——懸鏡司.成員被稱為懸鏡使,以師徒相傳的形式代代延續,對君主有極高的忠誠度,向來只奉皇帝詔命行事,調查最重要最隱秘的事件.上代懸鏡司首領夏江共收了三個徒弟,夏秋夏冬是對雙胞兄妹,夏春則與他們並無血緣關系.三人性格迥異,但卻與曆代暗影成員一樣,彼此間感情極是深厚.本來懸鏡使的職責里並不包含"馴犬"這一項,可沒想到十七年前的一天,皇帝陛下突發奇想,覺得世家子弟嬌生慣養,多不成器,不是朝廷之福,故而在宮城內辟出一個角落,命名為樹人院,京都三品以上官員家五至十一歲的男孩子,統統送進樹人院里,由懸鏡使進行筋骨磨練.夏春夏秋為人還算溫和,雖然督導嚴格,但起碼會考慮這群小寶貝們的承受能力,唯有時年二十歲的夏冬,剛剛出師,一腔報效皇家的熱血,簡直是把她師父訓練她的一套直接拿來訓練這些嬌嫩嫩的幼犬們,每天都能聽到樹人院一片嗷嗷慘叫之聲.可憐言豫津當時剛滿五歲,粉妝玉琢如珠如寶,本來是一株驕傲張揚的小幼苗,沒幾天就被調教成一見到夏冬姐姐便會自動如霜打過一般蔫蔫地卷起所有的葉片兒,這病根兒直到現在還一點都沒見好.

"夏……夏冬姐姐……"蕭景睿因為受折磨的時間較短,故而症狀比言豫津略微輕些,壯著膽子道,"豫津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們在路上碰見那對告狀的人,總不能不管啊……"

夏冬哼了一聲,扭著言豫津手腕的力度並沒有減輕,反而將臉更逼近了一些.其實單就容貌而言,夏冬雖然生來的雌雄莫辨,卻也稱得上非常俊美,因為精修內功的關系,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可對于腦海中全是慘痛記憶的的言豫津而言,這張美麗的臉卻無異于魔鬼的面具,眼看著它一寸寸向自己逼近,這位國舅公子只覺得頭皮陣陣發麻,幾乎忍不住要開始尖叫.

"小津,不要說話,扶著我,慢慢走到官道上去……"細若游絲的話語在此時鑽入耳中,靠過來的身體突顯沉重,腥甜的血氣也同時游入鼻間.言豫津心頭一沉,但他很快就穩住了自己的表情,不著痕跡地調整了一下站立的角度,支撐住夏冬已有些不穩的軀體,口中仍以告饒的口氣道:"夏冬姐姐別生氣嘛,等姐姐回京交了差,想怎麼罰我就怎麼罰我好了."說著抽出一只手挽住了夏冬的臂彎,半側過身子,順勢甩給蕭景睿一個暗示的眼神.

蕭景睿一怔,畢竟算是有些江湖曆練,立即也察覺出情況的異常,雖仍然保持著原有的姿勢和表情,但視線已快速地左右輕掃了一遍,再屏息靜氣地感應四周,果然感覺到一些淡淡的殺氣彌過.

"你這小子,從小就是嘴甜,"夏冬展顏一笑,中性的面孔上頓時顯露出女性的嫵媚,"你以為可以施緩兵之計嗎?被我捉住就別想逃啦,跟我一起走!"

"好好好,我什麼時候敢不聽夏冬姐姐的話呢?"言豫津嘻嘻笑著,又壓低了聲音悄悄問道,"你怎麼樣,能騎馬嗎?"

夏冬笑著拍打他的頭,嘴唇輕輕地翕合:"就這樣走,只要我不倒下,他們不敢貿然出來."

蕭景睿這時也牽著馬靠近,眸中充滿關切之意,卻不敢隨便開口說話.

"放心,這個距離小聲一點他們聽不見,"夏冬仍是低聲道,"他們不想讓我進城,也許會孤注一擲……你們也准備著,河里,對岸樹林里都有人……"

兩人暗暗提起真氣,一個仍是裝成被扭著手臂的樣子撐著夏冬前行,另一個牽著坐騎故意放慢幾步為他們斷後,三人緩緩向官道方向移動,遙遙看去,就象是嘻笑玩鬧般輕松,沒有半分緊張之感.

可是夏冬越來越亂的呼吸和漸漸沉重的步伐宣告著情況的惡化,蕭景睿看著前面兩人每挪一步所留下來的血腳印,心中已知曉不妙,只能刻意讓馬蹄將沾著血跡的草葉踩倒,只求不被隱身于後的殺手們察覺.

可惜職業殺手的敏銳總是超出尋常的,在明明沒有出現任何疏漏的情況下,小河對面的密林中突然響起一聲細細的哨笛銳音,緊接著枝葉搖動,數條淺灰人影飛掠而出.與此同時,原本平靜的河面上水柱暴起,大約近十名殺手身著銀色水靠,手執分水刺沖天而起.兩隊人交彙一處,瞬間排成扇形,朝三人直撲過來.

未經片言只語,惡戰頓時展開.殺手們的招數自無花哨可言,姿式也並不美妙,但卻甚是簡單有效,沖,刺,劈,砍,每個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只以奪人性命為目的.即便是經曆過江湖險斗的蕭景睿,一時之間都被那種濃烈的殺意所攝,身法變得頗為凝滯,至于只見過比武場合的言豫津,當然更加難以適應.加之兩人都無兵刃在手,空手應對數名亡命之徒的狠辣攻擊,立時便落了下風,若非對方的主要目的是在于夏冬,只怕他們早就掛了紅彩.

比較起來,身為懸鏡使的夏冬自然要更為老倒一些,她基本上足下寸步不移,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柄雪亮的匕首來,以簡制簡,以快制快,圍攻她的人一時竟近身不得.可惜因為身上早就有傷,時間一久,後續乏力,在接連擋開幾招迎頭猛劈之後,雙足虛軟,身子晃了幾晃,跌倒在地,雖仍能強力支撐,但不免險象環生.

好在經過最初的攻擊之後,蕭景睿與言豫津已鎮定了下來.因為知道連懸鏡使都敢追殺的人,多半也不會顧忌自己二人的身份,何況對方也未必知道自己二人的身份,所以一橫心之下,反而增加了專注力,動作流暢了許多.他們一個是天泉山莊的傳人,一個修習乾門心法,武功絕對算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加之面臨如此生死險境,縱然不為自己,也想為好友拼出一條生路,故而全力施為,不留半分余力.穩住陣腳後,兩人又肩並肩一起護擋在夏冬的前面,攻守配合,雖難免掛些刀口在身,但卻漸漸扳回了場面,最後竟成功地奪到了兩柄水刺在手.

天泉山莊的劍法在江湖上威名之盛,幾可與華山爭鋒,蕭景睿以刺為劍,雖不算太應手,但威力已然大增,再加上言豫津身法眩目,夏冬出招奇詭,眨眼之間頹勢已改,雙方竟斗了個旗鼓相當.

殺手們畢竟行的是暗黑之事,至高境界便是一擊即中,陷入纏斗當然大是不妙,何況此地畢竟已是京郊,時間越久,被路人撞見的可能性就越大.于是密林叢中哨音又起,又急又短,三人明顯感到攻勢重點轉移,開始主要進攻蕭言二人.夏冬趁機喘息,撫胸後退了幾步,離開戰團,調息止血.

雖然壓力增加,又少了夏冬隨時出手補漏,但蕭景睿和言豫津之間的配合已漸入佳境,信心也愈戰愈強,水刺寒光閃處,已有幾名殺手踉蹌後退,只不過對方人多,隨即又有人遞補而上.

此時哨聲再改,尾音急轉而下,五名銀衣人和身撲上,竟是自殺式的打法.同時密林中的指揮者親自現身,足點水波,橫掠過窄窄的河面,身法極快,一刹那便出現在格殺的現場,率領其他所有殺手,包括受傷倒地的人在內,全部迂回包抄,從蕭言二人的左右兩側繞過,直奔夏冬而去.

"姐姐小心!"言豫津高聲急叫,與蕭景睿飛快地後退,力圖搶先趕到夏冬身邊去.無奈被人近身舍命攻擊,哪有那麼容易就甩掉,眼睜睜地看著幾條灰影越過自己,寒鋒如冰,毫不留情地抹向夏冬的身體.

"夏冬姐姐……"在二人憂急的叫聲中,原本早已力竭癱軟的夏冬突然仰起頭來,眸中寒芒乍閃,身形如旋風般卷起,如同卷出了收吸人命的旋渦般,青幽光亮伴隨著血花飛賤,最先趕到的幾條人影已倒飛了出去.

這突來的巨變不僅驚呆了兩個貴公子,連殺手們都有一瞬的呆滯.然而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夏冬凌厲的身法沒有絲毫的停歇,仿若利劍出鞘,一招封喉,電光石火之間手掌便印上了殺手群中一人的胸膛,並順勢而上,利落地卸掉他的下巴,將他的身體摔翻在地,踩在腳下.

殺手們此時已然亂了陣腳,眼見著刺殺的目的根本無法完成,紛紛後退,越過小河縮回到密林之中.蕭言二人無心窮追,只趕至河邊便停住了,回頭一齊瞪向夏冬.

俊美的女懸鏡使仰天大笑了三聲,用足尖點了點腳下的俘虜,散于雙肩上的長發隨風飄灑,眼波流轉,意態張揚,聲音也十分的清朗:"多謝你們出現在這里幫忙,要不我還生擒不住這個縮頭縮尾的領頭人呢……這人武功不怎麼樣,但輕功卻實在不錯,一路上總是不近我身,還真是不太好抓……哈哈哈……"

(嗯………下午還是另有更新……)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三十二章 煩惱
下篇:第三十四章 死士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