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二十六章 深夜訪客

其實認真說起來,這個人還不能稱之為訪客,因為梅長蘇現在所居的雪廬,原本就在她的家里.只不過這麼長一段時間,她還從來沒有登門拜訪過.

梅長蘇心中的意外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和緩地安撫聞聲出來的飛流回房後,他向蒞陽長公主微微一笑,躬身施禮.

"外面已經起風了,聽說蘇先生身體不好,我們到房內去談吧."長公主表情冷淡,但辭氣還算溫和,見梅長蘇側身讓路,她也並未謙讓,當先步入室內,在撲面而來的融融暖氣中解開金絲披風的帶子.

她這次是獨自悄然前來,身邊自然沒有侍女,梅長蘇便上前接住了她脫下的披風,掛到一旁的衣架上,又從熏籠上取了茶壺,為她斟了一杯熱茶.

蒞陽公主捧起茶杯,但並未送到口邊,只是暖手般地將掌心貼在杯壁上,半晌後方道:"這麼晚來打擾,實在不好意思,可若是早來,我又怕……"

見她話到一半又咽住,梅長蘇淺笑著接過了那吞下去的後半句,"公主怕來早了景睿還在這里麼?這麼說,是有些什麼話想要單獨吩咐蘇某了?"

蒞陽長公主抬頭看了他一眼.若論蘇哲此人本是平民,與皇妹之間位階相差如云泥,這"吩咐"二字卻也不是謙辭,可是罩在此人身人的諸多光環又頗耀人眼目,令人一時之間根本無法定位他的身份.

執掌天下第一大幫,是京都排名數一數二的貴公子們尊敬的好友,手下有個足以與大梁第一高手比拼的護衛,太子與譽王雙雙正在拼命延攬,又深得霓凰郡主青睞兩人關系曖mei不明,這林林總總加在一起,就算是高高在上目無下塵的蒞陽長公主也不可能將他視為一個普通的平民.

但也正是因為知道他決不是一個普通人,知道他一定有著常人無法估算的實力,深居簡出的長公主殿下才會在更深夜靜之時,獨自來到這座小小的客院.

"無論是什麼樣的話,既然已經來了,總歸是要說的,請公主不必再多猶疑,"梅長蘇視線輕掃間已將來客的表情盡收眼底,當下緩緩道,"殿下吩咐的事如在蘇哲的能力范圍內,自當領命,如是蘇哲無能為力的事,也不會多加口舌,對外宣揚,請您放心."

蒞陽長公主目光微凝,似是已暗下決心,心中的茶杯也不知不覺放到了桌上,抬起頭來直視著梅長蘇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蘇先生,請您救救霓凰."

聽到這樣一個請求,饒是梅長蘇這般心志堅穩,臉上也不由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驚訝:"長公主殿下此言何意?"

"聽說霓凰對先生極為看重,想來你們之間也是有情義的,"蒞陽長公主揮手止住仿佛想要澄清此言的梅長蘇,示意他聽自己說完,"霓凰雖然聰明,但終究常在藩領,不明白這京城的水有多深多渾.她自恃云南藩位貴重,自己又是高手中的高手,對這次選婿持有游戲心態,總覺得一切都會控制在她的掌握之中,未免大意了一些."

"聽殿下此意,莫非有人還敢設計郡主不成?"

"這京城中人為了自己的目的,有什麼不敢做的?"蒞陽長公主不知想到了什麼,眸中微露痛苦之色,"霓凰一個人就代表了云南王府的全部立場,代表了南境十萬鐵騎的軍力,這個分量難道不值得有人冒險施計麼?"

梅長蘇雙眉輕挑,慢慢點了點頭.霓凰郡主的分量他當然是再三掂量過的,所以才會一直想找到如何讓她徹底支持靖王的方法,其他人當然更加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只不過……依霓凰郡主目前的實力和她剛毅的性格,誰敢輕攫其鋒,誰又真的能通過陰謀詭計達到目的?

"我明白蘇先生在想什麼,"察言觀色當然不是江左獨有的秘技,從小生活在云詭風譎中的長公主也會,她眼波輕動間,唇邊已勾起一絲清冷的笑容,"霓凰確實很強,強到似乎沒必要去保護她……可是蘇先生你不明白,再強的女人,終究只是女人,有些事情對男人來說無所謂,但對于女人,卻會是足以摧毀她心志的打擊.如果霓凰已經有心上人的話,這個打擊會更沉重,會讓她覺得嫁給誰,將來過什麼樣的生活,都是無所謂的事情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蒞陽長公主的神情極為平靜,口氣也很淡然,可那雙漸漸發紅的眼睛,和按在桌面上僵直蒼白的手指,卻出賣了她沸騰激動的心情.

梅長蘇轉過頭去,掩住眸中升起的同情之色.

對于此前那個利落爽朗,性烈如火,每次出狩巡獵時都與諸皇子爭鋒的蒞陽公主,他並沒有記憶,他只記得向母親抱怨蒞陽小姨太過冷漠,不好親近時,母親喃喃自語的那些感歎.

當年的事情究竟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實在是太過隱秘,太過久遠,就算這幾年刻意的調查,也沒查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來.也許真相,只隱藏在那幾個人的心里,誰都不會說出來.

"長公主殿下,"梅長蘇沉吟了片刻,方徐徐道,"我承認您說的有道理,但我還是想不出來,到底有什麼具體的方法,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蒞陽公主的唇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似乎根本不願意再詳細解說下去,但她心里又非常明白,不多透露一些的話,只沒有辦法取信于人的.

"這次入圍的人候選者中,有兩個是聖上暗中很滿意,想要配給郡主的人,你知道是誰嗎?"

梅長蘇自然立刻搖了搖頭.

"太尉公子司馬雷,和忠肅侯家的廖廷傑."

"嗯."對這個答案,梅長蘇並不意外.這兩人中恰好司馬家支持太子,而忠肅侯支持譽王,倒也平衡,不知道是皇帝有意為之,還是湊巧了.

"可是按現在的賽制,除非郡主放水,否則他們兩人都不可能有勝算."

"嗯."梅長蘇再次頷首.何止他們兩個,這十個都不行.

"所以有人著急了.因為云南穆府的支持實在太誘人,可如果不能乘著郡主留在京城的日子把這件事情敲定,等她回到云南後就難免要事倍功半."蒞陽公主突然冷笑了一下,"這個時候,霓凰本人的心意,早已不在他們這些人的考慮范圍之內.宮里的人最擅長的就是不擇手段,有些知道陳年往事的人,不免就妄想要再模仿一遍當年太後的手法……"

提起太後,穆長蘇心中又是一動.沒錯,現在想來,在印象中蒞陽長公主極少歸甯,更是從來沒見過她跟太後說過一句話.只不過那時自己的生活里有太多豐富多姿的事情,根本沒有放半點心思在這個異常狀況上.

蒞陽長公主閉了閉眼睛,仿佛是要平複一下自己的心緒.因為接下來要講到的,是整個手法中最核心的部分.

"宮里有一種酒,名喚'情絲繞’,只飲一杯,便有致幻催情之效.如果女子飲用,會將身邊的那個男人,誤認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戀慕的那個人,從而被藥力催動,主動上前求huan.由于她並不知道世上有這種酒存在,所以縱然事後清醒,也會以為是自己的心志不堅,醉後失德,再加上是自己主動的,更不能遷怒于那個男子,羞愧絕望之下,心中真是生不如死.可是千古艱難,唯有一死,死在此時,更是死無名目.心里藏著再多沒有說過的話,從此也不可能說出口了.茫然無措時若有信任的人出面相勸,哪里還可能有絲毫掙紮抗拒之力,唯有受人擺布而已……"蒞陽公主說到後來,語氣已漸漸變了,那種淒楚悲洌之情,就連再遲鈍的人,也能聽出她所說的就是自己內心最刻骨的感受.

梅長蘇站起來,緩緩走到屋子的另一頭,背轉身不去看她,默默地等待她自己恢複平靜.

大約一盅茶的功夫後,蒞陽公主方深吸一口氣,慢慢道:"蘇先生見笑了.當年被陷害的女子,是我的至親姐妹,所以一時有些激動,請先生不要介意."

"公主何出此言?這種事確是令人發指,縱然不是公主的姐妹,也不免要憤懣同情.只是蘇某不明白,公主……的姐妹到底戀慕何人,會令太後如此反對,甚至不惜……"

蒞陽長公主目光悠悠,似乎穿透了茫茫時光,落在那遙遠的一點上,"他是……南楚送來大梁的……一個質子……"

梅長蘇頓時心中了然,更是不忍再問.

"霓凰雖然不是我的血親,但她那種炫目神采,常令我想起過去,心中愛羨."蒞陽公主卻仿佛終于翻越了疼痛的極致,神情漸轉安然,"若有人想對她使出這般卑鄙手段,我無論如何都一定要阻止.還望先生助我."

梅長蘇目光閃動,頓了頓,終究還是問道:"公主殿下是怎麼……查知這件陰謀的呢?"

蒞陽長公主雖然明知他會有這一問,但還是忍不住側了側臉,躲開了那兩道並不激烈的視線,好半天才輕聲道:"謝弼這孩子,又要卷進去,心又不夠狠,被我看出他心神不定,一逼問就問出來了……"

"哦,"梅長蘇一面點著頭,一面問出下一個問題,"以殿下的身份,阻止此事應有多種方法,為何會單單挑中蘇某?"

蒞陽長公主自嘲地一笑,冷冷道:"有多種方法麼?未見得吧.事情還未辦,我去質問主謀者嗎?他們不會認的.去稟報皇帝陛下?空口無憑沒有證據.自己進宮去攔,誰又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動手?這個長公主的身份,到這種時候又能派上什麼用場?"

梅長蘇思忖了一下,本想問問她為什麼不找自己的丈夫幫忙,突然悟到這個手法與當年的一樣,就算謝玉當年並非同謀,而是被太後所利用,那他到底也是一個既得利益的獲取者,跟他商量是有些尷尬,何況真要幫忙攔阻,必然會把主謀者得罪到死,謝玉不是熱血少年,他可未必肯干.

思來想去,尊貴的長公主殿下倒真的是無人可求,令人悲哀感歎,只不過……

"殿下,就算蘇某有心相助,一介平民之身,怕也愛莫能肋啊……"

"你不是跟霓凰郡主關系交好麼?何況明日就要見她.請先生到時將此消息通知她,讓她與宮中娘娘們打交道時小心些,應該就可保平安了."

"公主怎麼不自己去說?"

"我素來為人冷漠,雖然心中暗暗欣賞霓凰,卻從未深交過,她未必會信我.更主要的是,他們已經知道我發覺了此事,只要我一進宮,必會有位娘娘陪隨左右,根本是沒有機會跟郡主單獨細談的……好在先生就居于侯府之內,在這里我還算有點力量,深夜來訪,自信尚可以瞞住那些人的耳目,只是麻煩先生了."

梅長蘇凝目看她,語有深意地道:"在下與長公主並無深交,能得如此信任,實是榮幸啊."

蒞陽長公主蘭心蕙質,如何聽不明白,淡淡一笑道:"突然來訪,是有些冒昧.不過一來確無他人可以求助,二來深知先生與霓凰交好,三來嘛,景睿總是在我面前沒口子誇你.這孩子心地純良,他所喜歡尊敬的人想必不會是凡俗中人.不過來之前我也考慮過,這樣一來說不定會連累先生得罪權貴,所以就算你不答應我的托付,那也是情理之中的.請先生慎思吧."

長公主說完這番話,便低下了頭,靜靜地喝茶.梅長蘇凝望著她滿頭烏云間交雜的幾絡不明顯的白發,突然心中微酸,油然而生縷縷恍惚之感.

"夜深了,長公主請回吧."窗外傳來更鼓之聲,梅長蘇將金絲披風從衣架上取下,輕柔地披在她孱弱的肩頭,徐徐道,"郡主也是蘇某的朋友,自當盡力.明日也請長公主殿下進宮,以便見機行事."

得他此諾,蒞陽長公主不再多說,將披風的頂兜罩在頭上,悄然出了小院,不多時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梅長蘇立于階前目送,夜風襲來,遍體生涼.一雙手從後面抓住他,將他強力扯進屋內,轉過身去,看見了一雙微含怒意的明亮眼睛.

"對不起哦,蘇哥哥忘了穿外衣."拍拍少年的頭安撫他,"我們飛流還沒睡著?"

"她走,醒了!"

"哦,吵醒你了?"梅長蘇歉意地一笑,蜷上了暖榻,擁住厚厚的錦被,"再去睡吧,明天不是還要出去玩嗎?"

"你睡!"

"好好好,我也睡."梅長蘇聽話地閉上了眼睛,表面上甯靜安詳,但腦中卻開始流水般地回想關于京城各方的所有新舊資料,以此判斷蒞陽長公主此次來訪,到底背後隱藏了一些什麼.

飛流沒有再回自己的房間,而是擠在了蘇哥哥的身邊,滿足地呼呼大睡.

梅長蘇為他掖好被角,這才慢慢放平了自己的身子.在真正墜入夢鄉之前,他還想著最後一個問題:"太子潛伏到譽王身邊的那個內探,到底是誰?"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二十五章 調教稚子
下篇:第二十七章 劍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