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十六章 靖王

"來,先進來吧."蕭景睿跳下馬車,將那孩子也抱了下來,吩咐來迎候的下人:"去請個大夫來."

梅長蘇隨後也彎腰出來,手里拖著沉甸甸的那一包書,心里奇怪這小小的孩子是怎麼抱得動的.

"我來拿."蕭景睿剛走過去,已有殷勤的仆人先搶著接住了,他便伸出手臂來,讓梅長蘇扶著跳下車轅.

庭生飛快地瞟了一眼府門上方"甯國侯府"字樣的匾額,眸中閃過一抹陰云.雖然他很快就再次低下了頭,但這一絲神色上的變化還是沒有逃過梅長蘇的眼睛.

帶著孩子到了雪廬,大夫很快就過來為他診治了一番,結論是肋骨有錯位,必須靜養,要吃有營養的食物,而且絕不可以再干體力活,否則幼嫩的身體就難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看庭生的樣子就知道他現在生活的環境一定非常不好,如果就這樣讓他回去,恐怕這兩條醫囑一條也做不到,但無論蕭景睿怎樣盤問,庭生就是一個字也不吐露他到底是住在什麼地方的.

相比之下梅長蘇沒有那麼性急,他只是派人送來精致飲食給庭生吃了,讓他睡覺休息.後來見他實在心中不安睡不著覺,便翻了一本書一點一點考察他現在學問的程度.

"你沒有教你念書的師傅吧?"

"嗯."

"是誰教你認的字?"

"我娘."

梅長蘇微微沉吟了一下.看樣子這孩子雖有求學之心,但顯然學得相當膚淺雜亂,就是買的這一堆書也是毫無章法,深淺不一,不象是有學問的人為他開的書單,多半是自己想當然去挑的,只是不知道他買書的錢卻是從何而來的.

"庭生,要念書不是這樣念的,"梅長蘇耐心地為他把一大堆書本整理好,又從自己的房中拿了許多出來,依次標好順序,"你要先看這幾本書,這些是基礎,句讀文風都是最簡潔明快的,為人的道理也清楚.就象蓋房子,根基要正,上面才不會歪斜,如果一味地雜讀,不能領會真意,只會移了性情.還有這幾本,是好書,但你年紀小,字都未必能認全,沒有人講解是看不懂的,先放著,以後有機會,只管來問我."

庭生登時眼睛一亮,但旋即又黯淡下去.他本能地知道面前這個大哥哥一定是個很有學問的人,但要想時常到這深深侯門里來請教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謝謝,"庭生起身深深地向兩人鞠了個躬,"我可以走了嗎?"

"你這孩子……"蕭景睿有些頭疼地看著他,"本來你的書就多,現在蘇先生又送你這麼多本,怎麼拿得走呢?"

庭生看了看那小山般的一堆書,實在是一本也不想拉下,于是咬了咬牙,逞強地道:"我拿得動."

"你可別亂來,"蕭景睿趕緊拉住了他,"你身上有傷,可不能這樣使蠻力,我派人送你吧?"

庭生堅決地搖了搖頭.

蕭景睿簡直拿這孩子沒辦法,不禁將無奈的目光投向了梅長蘇.

梅長蘇想了想,正要說話,雪廬外突然傳來一聲清叱,正是飛流的聲音,緊接著有人大叫起來:"小少爺,這個不能打……這個是……"

"闖進來,打!"飛流冷冷地答了一句,衣袂破空之聲更烈.

"你是什麼人?敢攔我……"另有人怒喝了一聲,但隨即語音滯住,大概是被飛流的攻勢所逼,根本開不了口再說話.

"出去,就不打!"飛流大概得了梅長蘇的吩咐,並不下死手,只是語調如冰,毫無周轉的余地.

蕭景睿雖然沒有聽出那被攔在外面的男子到底是誰,但還是立刻飛奔了出去,片刻後,他的聲音也傳來:"飛流,不要打了,這個是客人,可以進來的."

"沒有說可以!出去!"飛流堅持道.

梅長蘇不由略略蹙了蹙眉頭.除了飛流已經認識的幾個人以外,一般客人來訪,都是由下人進來通報,如果願意見,自己就會先吩咐飛流不用攔阻,所以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沖突.這個客人顯然是依仗著某種身份,從外面一路沖進來的,家仆們不僅不敢強攔,甚至連搶先通報都來不及,因而才會招惹上飛流,被他攔截下來.

對于這樣無禮的客人,梅長蘇原本是根本不會見的.

正要揚聲謝客,視線一轉,落到庭生的身上.

那孩子面色慘白,仰著頭張著嘴,側耳傾聽著外面的動靜,兩只手緊緊絞在一起,都快被自己絞得變形了.

梅長蘇心頭一動,頓時改變了主意,向外道:"飛流,讓他進來!"

打斗聲嘎然而止,蕭景睿的聲音隨即響起,語調很是客氣:"您沒傷著吧?怎麼會就這樣沖進來呢?是有什麼急事嗎?我父親並不在家,要不我陪您去正廳等……"

"我不是來找謝侯爺的,"那人一面說著,一面已經沖進了雪廬,迎面撞上梅長蘇清淡中微帶冷峭的目光,不由自主便凝住了腳步,雙眸四處一撒,看到庭生好端端站在那里,這才定了定神,問了一句:"庭兒,你還好吧?"

"是."庭生恭謹地低聲應答.

"這孩子你認識?"跟著進來的蕭景睿忙問道.

"景睿,"那人轉過身去,正色道,"我聽說這孩子不小心,在街上沖撞了貴人的車駕,可能驚了你重要的客人,也難怪你生氣.不過他怎麼說也只是個孩子,還請看在我的薄面上,讓他給你的客人賠個禮,放了他吧?"

蕭景睿看著他,很是反應了一會兒,直到梅長蘇笑了一聲,他才跟著笑了起來:"殿下大概是誤會了,庭生沒有沖撞我的車駕,我們是路過遇到了,順便把他帶回來診斷一下傷勢的.您要不信,大可以問問庭生啊."

那人頓時愣住,回頭看了庭生的表情一眼,再想想蕭景睿素日的為人,便知他所言不假,當下神色有些尷尬.

"實在不知是靖王殿下駕到,"梅長蘇緩緩起身施禮,"剛才飛流冒犯了,還請見諒."

蕭景睿忙上前介紹道:"靖王殿下,這位是蘇哲蘇先生."

皇七子靖王蕭景琰今年三十一歲,是個長身玉立的青年,容貌與他的兄弟們不相大差,只是因為常年在外帶兵,皇族的貴氣外又多了幾分剛毅之氣,臉上手上的皮膚也不象其他皇子們保養得那樣嬌嫩.聽了蘇哲之名,他並未露出什麼特別的表情,大概只是看在蕭景睿如此鄭重介紹的份上,客套地還了個禮.

反而是梅長蘇在平淡閑散的表情下,更加認真仔細地好好打量了他一番.

"庭生是靖王殿下府上的人嗎?"蕭景睿請客人入座後,立即問道.

"……呃……不是……"靖王的神情有些為難,似乎是不知該如何措辭,"庭生現在……是住在掖幽庭內……"

"掖幽庭?"蕭景睿怎麼想也沒想到這個地方,脫口便道,"那不是謫罰宮奴所居之地嗎?他這麼小,犯了什麼罪要關在那里?"

庭生的嘴唇抿成如鐵一般堅硬的線條,面上沒有一點血色.

"他是隨母羈押,在那里出生的."靖王知道就算自己不說,蕭景睿也很容易查的出來,干脆快速地道,"如果沒什麼事,就快讓他回去吧.掖幽庭里的人按宮規是不能在外面過夜的,他母親現在一定非常著急……"

"您認識他母親?"蕭景睿其實知道不應該再多問,但他實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靖王正妃多年前去世,現在他身邊只有指婚的兩個側妃,別無姬妾,比起其他群芳滿園的皇子們實在是個異類,說不定就是因為情有獨鍾,戀慕上了一名負罪的宮奴,再想得遠一些,這孩子說不定就是……

聯想到這里,蕭景睿覺得自己的想象力大有向言豫津接近的危險,忙硬生生地給掐住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靖王年長幾歲,閱曆豐厚得多,人又聰明,只瞟一眼就知道蕭景睿想到什麼地方去了,卻也並不打算澄清.對于庭生的存在,他也是幾年前才無意發現的,當時那孩子實在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這些年雖然運用了一下自己的權力讓他不再挨打,但總歸不能完完整整地庇護住他.因此每次離京巡邊,心里都難免要牽掛.這次回京沒有幾天,先忙著在兵部交革一些事務,好容易空閑下來去看他,卻聽說他同庭的一個小伴說他在街上惹了禍,忙忙地打聽了過來救他,幸好並沒有出什麼事.

"擅闖侯府,是本王魯莽了.改日定來致歉."靖王不再多說,起身向庭生使了個眼色,"時辰不早,先告辭……"

話還未說完,梅長蘇突然咳嗽起來,開始仿佛還強力壓制著,到後來越咳越厲害,好似要把五髒六腑都撕裂了一般,滿額青筋暴出,滲出一顆顆黃豆般大小的冷汗.蕭景睿雖與他相交多日,但從未見過他這般咳法,頓時心慌,忙過來為他拍背,卻是全無用處,拿手巾給他拭汗時,又覺得他額角滾燙,面頰卻是冰涼,更是忙亂,扯著嗓子叫人去請大夫.連飛流也撲了過來,抱著梅長蘇顫抖的身體,象被嚇壞的孩子一樣說不出話來,只會"啊,啊"地叫著.

好半天,梅長蘇才慢慢平靜下來,將捂在嘴上的手帕稍稍移開,一團刺目的血痕一閃,便被他卷在了里面.蕭景睿早就看見,心頭一陣黯然,但卻沒有說破,只是在他耳邊低聲問道:"蘇兄,荀先生的藥,要吃一丸嗎?"

"不用."梅長蘇努氣調整著自己的氣息,朝飛流露出一個笑容,"我只是咳嗽嘛,飛流不怕,晚上飛流幫蘇哥哥捶捶背就可以了……"

"飛流捶背!"

"對啊,有我們飛流捶背,蘇哥哥什麼事都不會有的……"

靖王一直在旁邊看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此時見蘇哲平靜下來,忙上前徐徐問候了一句:"怎麼蘇先生身體有病嗎?"

梅長蘇緩緩轉動著眼珠,視線找到了睜大眼睛呆愣愣看著的庭生,向他微微一笑,招了招手:"庭生,你過來一下."

庭生看了靖王一眼,雖然不太明白,但還是慢慢走到長椅旁邊.

"庭生,你願意讓我教你念書嗎?"

庭生嚇了一跳,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麼回答.靖王皺了皺眉,道:"蘇先生,庭生是掖幽庭的人……"

"我知道,"梅長蘇大概因為剛才咳得太厲害,眸中仍浮有一層潤潤的水氣,但視線卻由此而顯得更為灼熱,"我只問你,你願不願意?"

庭生胸口急劇起伏了兩下,不知怎麼的,他突然覺得這一定是一個機會,于是一咬牙,挺起胸脯,大聲道:"我願意!"

"好,"梅長蘇蒼白的臉上笑意更深,伸手將那孩子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你先回去.我一定會有辦法,可以把你接到我的身邊來."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十五章 庭生
下篇:第十七章 擇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