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質問:一

云王殷鳳錦和秦王殷鳳蓮的出現有些突然.而此時,看著臉上帶著嘲諷笑意的殷鳳錦,還有少見的面無表的殷鳳蓮,坐著牢房中的殷鳳翔卻只是微微一笑

"呵呵~,我一切安好.三皇弟,五皇弟可還好麼?"

殷鳳翔一如既往的笑著,美麗而出塵的臉上,更是透著和往日一般的隨意和溫和.見他如此,殷鳳錦頓時冷笑了一聲,然後揚眉道

"別和本王稱兄道弟,你不配!"

殷鳳錦的話很傷人,但殷鳳翔卻不以為意.而他越是如此,殷鳳錦心里的怒意卻不禁冒了出來,然後徑自冷哼了一聲道

"哼!你現在倒是過的輕松愜意,不過實在的,我還真想不到,你竟然做出那麼多歹毒的事……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對于殷鳳翔,此時的殷鳳錦心里充滿了不盡的恨意.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翔非但不惱,反倒越加笑的輕松起來

"呵呵……"

殷鳳翔笑的隨意而云淡風輕.見他如此,殷鳳錦頓時惱怒了起來

"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難道我的不對嗎?你討厭殷鳳寒也就罷了,殺了他也就罷了,可父皇呢?父皇一直待你不薄,你為什麼一定要殺了他?!難不成你真的想做皇帝,想瘋了嗎?!而事到如今,你竟然還笑的出來……殷鳳翔,我真是看了你!"

殷鳳錦氣的渾身發抖,可此時的殷鳳翔卻仿佛沒聽到他的叫囂一般,依舊笑的肆意.而隨後,等著笑過了,殷鳳翔才不禁抿了抿唇角,然後抬眼看向殷鳳錦

"我笑,是我覺得三皇弟的不錯!正所謂人不可貌相……就像是三皇弟一樣,雖然這些年來,表面看起來依附大皇兄,可實際上,出了事第一個想要鏟除大皇兄的,不就是三皇弟你嗎?!"

"又比如這些年來,三皇弟雖然一直表現的很惡毒,可在知道父皇出事了之後,第一個動心思要找出真凶的,不也是你嗎?!"

"所以啊,三皇弟如此?我又何曾不是呢?!畢竟這人心啊,可是最莫測的東西……一念成魔,一念成魔,也便是這個道理!"

殷鳳翔笑著著,而到最後,卻是不知道是給殷鳳錦,還是給自己的.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錦卻是冷笑了一聲,然後眯著眼睛道

"是啊……人心啊,還真是莫測的東西!所以我現在真的想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看看殷鳳翔你的心,究竟是黑的,還是的!"

"呵呵……"

面對著殷鳳錦的憤怒,殷鳳翔只是一笑.而隨後,殷鳳翔卻是不禁眸光一閃,左右看看,同時話鋒一轉

"不過起來,六皇弟呢?六皇弟怎麼沒來?"

如今的幾位皇族的幾位王爺中.太子殷鳳寒已死,殷鳳翔在天牢.外面的便也只剩下了云王殷鳳錦,宸王殷鳳湛,秦王殷鳳蓮,和恭王殷鳳軒!

而這其中,宸王殷鳳湛不用,自然是不會來的,可恭王殷鳳軒不同.所以如今看著殷鳳錦和殷鳳蓮都來了,殷鳳翔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可這時,聽到殷鳳翔的詢問,一直神經緊繃的殷鳳錦,卻是笑了

"呵呵……你問老六啊?!那我就告訴你好了,老六就在外面,只不過他了,他永遠都不想看見你!"

殷鳳錦一字一句的著,甚至故意讓殷鳳翔聽得清清楚楚一般.當然,殷鳳錦的也是事實,所以一聽這話,殷鳳翔頓時微微愣了一下,但之後卻只是笑笑,抿唇不語

一時間,晦暗的天牢中,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但片刻之後,殷鳳翔卻又是笑著抬眸,接著笑著道

"是麼,原來是這樣……不過,不管如何,今天三皇弟和五皇弟能來,我還是很高興的~!"

殷鳳翔依舊泰然,而到這里,隨即眸光一轉,徑自看向站在云王殷鳳錦旁邊的秦王殷鳳蓮

可此時聽到這話,站在殷鳳錦旁邊,但卻至始至終沒有話的秦王殷鳳蓮,卻眸光一凜,接著直直的看向殷鳳翔道

"你錯了!我今天過來,其實只想告訴你一句話……"

"哦?什麼話?"

"我殷鳳蓮這輩子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兒,就是當初找神醫治好你!甚至如果早知今天這般,我甯可當初看著你就那麼死掉!"

長這麼大,殷鳳蓮第一次話如此冰冷.而話落,殷鳳蓮最近不再看殷鳳翔一眼,便直接轉身徑自離開……見此形,一旁的殷鳳錦也沒什麼,接著也跟著走了出去……

可剛剛走了幾步,走在前面的殷鳳蓮卻又忽而腳下一頓,接著頭也不轉的低聲補充了一句

"另外,我還要多一句……以後不要和本王稱兄道弟,本王的二皇兄早在當初,就已經死了!而你不是!"

話落,殷鳳蓮隨即邁開步子,然後再也沒有駐足一步,便直接離開了……

云王殷鳳錦和秦王殷鳳蓮走了.牢房中再次恢複了一如既往的平靜.而殷鳳翔卻還是坐在那里……他的臉上依舊帶著笑,但細看之下,那笑容卻隱隱透著一抹不出的苦澀……

陪伴他的便又剩下了無盡的晦暗和詭異的安靜.可隨後不過片刻的功夫,外面卻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頓時,坐在牢房中的殷鳳翔不禁一怔,隨即臉上瞬間浮起一抹笑意,同時兀自抬頭……可隨後就在看到來人的刹那,殷鳳翔卻頓時愣在了當場!

"……瑾萱?!"

……

其實,殷鳳翔在聽到腳步聲的時候,本以為是殷鳳錦或是殷鳳蓮兩人中的誰,重新折返了回來……只是,他如何也沒想到,這次來的並不是冷嘲熱諷的殷鳳錦,也不是憤怒至極的殷鳳蓮,而是聶瑾萱!

畢竟,早在之前的時候,殷鳳湛就告訴過他,聶瑾萱不想見他!所以,殷鳳翔便也不得不打消這個奢望……所以,眼下看著聶瑾萱竟然就這麼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殷鳳翔頓時有些驚訝的不出話來!

而驚訝過後就是喜悅.所以,在短暫的怔忪後,殷鳳翔不禁再次笑了,接著兀自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瑾萱……"

殷鳳翔忍不住輕聲喚著,而此時,看著殷鳳翔那瞬間喜悅的臉,站在牢房外的聶瑾萱,卻只是抿了抿唇

"瑞王殿下,可還安好?"

"好……你呢?"

"也還好!"

站在牢房外,聶瑾萱緩聲應著,美麗而豐腴的臉上波瀾不驚,沒有笑意但也沒有憂傷……就那樣平靜的,但即便如此,聶瑾萱的應答和到來,還是讓人殷鳳翔臉上的笑意,越漸散了開來

但之後,殷鳳翔卻沒有馬上搭話,而只是靜靜的看著聶瑾萱,仿佛要將她刻在心里一般.而聶瑾萱就這樣任他看著,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微微神一動,然後緩聲道

"瑞王殿下,其實殿下您現在不該問我如何,應該問問娉婷如何……"

"呵呵~,是啊……那不知現在娉婷如何?"

"不好,也好!"

"哦?何為不好?何為好?"

聶瑾萱的話,勾起了殷鳳翔的興趣……或者,聶瑾萱的話,一直都讓殷鳳翔很感興趣.而此時,聽到殷鳳翔的追問,聶瑾萱知道他並非真的想知道邱娉婷如何,但還是兀自平靜的應聲道

"娉婷喝了'忘憂’,把從前的事都忘了,從前的所有……因此,對于現在的娉婷來,所有人,所有事都是陌生的.她不記得養育她的父母,不記得自己童年的嬉戲,甚至不記得自己叫什麼……所以,殿下您覺得這是好事嗎?"

"所以,娉婷現在不好,很不好……但是,幸好國公大人和夫人很疼愛娉婷,所以自打娉婷醒來之後,便每天都和她起從前的事,從前高興的事,因此如今的娉婷很快樂,她的記憶里都是好事兒.當然,最關鍵的是,娉婷她已經徹底忘了殿下您!"

沒有指責,沒有怨恨,聶瑾萱只是靜靜的陳述事實.而此時,聽著聶瑾萱的話,殷鳳翔只是短暫的神動了下,但之後卻又笑了起來

"是麼……那就好,看來娉婷過的不錯!要知道,記憶啊,是個奇怪的東西.有時候越是想忘掉的事,卻記得越清楚,越想記憶的事,卻越漸模糊.所以,失去從前的所有,然後可以選擇的篩選記憶,這也不失為一件好的事……"

"瑞王殿下的有道理.只是在我看來,一個人的記憶,記載著他的過去!過去有悲有苦,有甜有酸,而正因為悲傷的苦澀,才會越發顯示出喜悅的甜蜜.而也正因為有了過去,才會讓人感受到自己經曆過了什麼,而這些經曆也正是一個人,活著的證明!"

"呵呵~,瑾萱還是一如既往的特別,而正因如此……"

之後的話,殷鳳翔沒有再,但一雙眼,卻始終看著聶瑾萱.而此時,對上他的眼,聶瑾萱卻是微微抿了抿唇,然後在片刻之後,忽而神一斂的低聲道

"鳳翔,我今天來,只想問你一件事兒……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余波:二
下篇:等很久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