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賞菊宴一

殷鳳寒下聖旨,讓殷鳳湛出使南疆.隨後不過一天的功夫,這個消息便傳到了整個廟堂.而對于這件突如其來的事兒,滿朝文武無不震驚!

而能在朝堂上打滾的人,又豈是泛泛之輩.所以不用細想,便知道這里面有問題!所以往日和殷鳳湛關系密切的大臣們,自然站出來反對.而平日本來中立的大臣,一如齊國公等人,這次也覺得有些不妥,畢竟南疆不過是東陵的依附國,東陵新皇登基,應該是南疆派人朝賀,又豈有東陵派人去南疆的道理?!

並且,去就去了,還去了一個當朝皇族王爺!這不是明顯的降低身價嗎?!所以眾大臣一致認為,派人去南疆不妥,派宸王殷鳳湛去南疆更不妥,這樣將極大的有損東陵威儀!

但面對著群臣的反對,興順帝殷鳳寒則直接冷冷一笑

"如今聖旨以下,難不成眾卿是要朕反悔不成?!"

自古有云,君無戲!而眼下,眾臣雖然不同意,可聖旨已經下了,卻也無可奈何.但從這件事兒上,朝中很多原本中立的大臣,便已然對于殷鳳寒這個新君主,有些怨了!

隨後,轉眼又是幾日過去.而因為殷鳳湛馬上就要走了,所以這幾天聶瑾萱便干脆住進了宸王府.而這天,就在殷鳳湛上午外出辦事兒的功夫,宸王府卻來了客人!並且點名要見聶瑾萱!

此時的聶瑾萱,正坐在房間里看書,邱聘婷在一旁和水云秀幾個弄著新的繡樣.所以一聽有人來了,房間里的幾人不由得一愣,隨即邱聘婷第一個嘴快的追問道

"誰啊?這麼大的架子?還指名要見萱姐姐?"

邱聘婷有些不高興.聞,來傳話的丫鬟不由得面色有些膽怯的聲道

"額……來人自稱是云王妃……"

"云王妃?!怎麼是她?!"

丫鬟的越漸聲,而此時一聽來人是云王妃陳燕兒,邱聘婷頓時眼睛一瞪,隨後剛要拒絕,這時,聶瑾萱卻攔住了她,隨後對著那來傳話的丫鬟道

"我知道了.讓她們到前堂吧,就我隨後就好!"

"是,郡主."

恭敬應聲,隨後那丫鬟終于松了口氣走了.而等著她一走,邱聘婷馬上轉頭看向聶瑾萱

"萱姐姐,那個陳燕兒來准沒好事兒,萱姐姐又何必見她呢?"

經過之前的幾次事,邱聘婷如今特別討厭陳燕兒.而此時一看她那孩子氣的模樣,聶瑾萱卻是不禁抿嘴一笑

"既然人家來了,又何妨見上一面呢?!再,如果我若不見她,那豈不是明我怕了她不成?"

著,聶瑾萱徑自起身,然後便邁步走了出去.而一聽這話,邱聘婷也覺得有道理,然後便也蹦蹦跳跳的跟了出去.

……

云王妃陳燕兒登門造訪,其實聶瑾萱也深表意外!可眼下殷鳳寒登基,曾經的太子妃甄曉蓮成了皇後,而陳燕兒又向來和甄曉蓮走的很近,所以聶瑾萱不用想也知道,這一次陳燕兒過來,絕對非同一般!

可這些事,聶瑾萱自然不會對邱聘婷,所以便也只了兩句話逗逗這妮子,但心里卻徑自沉思了起來.

而隨後,等著聶瑾萱帶著邱聘婷來到前堂的時候,果然只見云王妃陳燕兒坐在位置上了.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今天來的並非只有陳燕兒一人,竟然還另帶了一位女子.

所以,在走進前堂後,聶瑾萱不禁將目光落在那名女子身上,但只見那女子眉目如畫,五官清秀,一身紛嫩的衣裙……確實十分惹眼!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愣住了,隨後卻是忽然想了起來,原來那女子可不就是之前在賞花宴上見過一次的天承國玄王爺的義女瓊華郡主嘛!

一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回想到之前邱聘婷和她過,最近瓊華郡主和太子妃等人開往密切的事兒,隨即聶瑾萱頓時便心里有了數.

而此時,聽到腳步聲,坐在前堂里的陳燕兒卻是不禁抬頭,隨後一見是聶瑾萱來了,卻是不由得唇角一勾

"喲~!安國郡主,你來了呀~!"

陳燕兒開腔便沒好調兒.可聞,聶瑾萱卻只是眼角一動,然後直接邁步走了進來

"呵呵~,讓云王妃,瓊華郡主,多日不見,可還好麼?"

著,聶瑾萱便直接走到位置坐下,然後眸光一挑看向對面的陳燕兒和瓊華.而此時一聽這話,陳燕兒頓時皮笑肉不笑的嘴一抿,然後揚聲道

"本王妃好不好倒是沒什麼,不過本王妃倒是聽,最近安國郡主過得不錯啊!所以今兒個沒事兒,本王妃才和瓊華郡主過來看看,可是誰想,這見郡主一面,還真是費勁啊!合計著去聶府呢,結果聶府的人,你不在……呵呵,所以我們就到這里來了~!"

陳燕兒這話的隨意,但明眼人都清楚,她這是拐著彎聶瑾萱沒成親便住到了宸王府,有失體面.而聶瑾萱是什麼人,又豈有不知之理?!所以等著她這話一落,聶瑾萱頓時笑了

"是啊,安國最近一直都在宸王府.不過這事兒可是人盡皆知的,所以安國想著云王妃應該也知道吧!卻是不想,原來云王妃不知道啊,要不然怎麼會還特意去了聶府一趟……哎,早知道,安國之前就通知您一聲了!要不然,今天也不會多跑一趟!"

陳燕兒去沒去聶府,聶瑾萱不知道.但她知道她是故意的.而對方不客氣,聶瑾萱自然也不會給她留面兒.所以此時一聽這話,陳燕兒頓時臉色一僵

一時間,宸王府偌大的前堂里,頓時彌漫出一抹不出的詭異和緊張.而這時,卻只見坐在陳燕兒身旁的瓊華郡主忽而秀眉一挑,然後看向聶瑾萱冷冷一哼

"哼,都是安國郡主敢敢做,之前本郡主還不知道,可今日一見果然非同一般啊!畢竟這一般的人,可干不出這事兒來,連著被休了,還住在夫家,並且的還這麼理直氣壯……嘖嘖,本郡主還真是長見識了!"

瓊華郡主這番話的相當尖銳.話落,隨即對著聶瑾萱譏諷了一笑.可一聽這話,不等聶瑾萱話呢,和她一起過來的邱聘婷卻頓時火了

"喂,你會不會話?!不許你這麼萱姐姐!"

"哼!本郡主的又怎樣?!她做得出來,就不許別人了?!再,你是誰啊?!人家正主兒還沒話呢,你插什麼嘴?"

"你……"

顯然,這瓊花郡主要比一般女子要伶牙俐齒的多.一時間,本就性直爽的邱聘婷頓時被堵的不出話來.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是適時的拉住了她,然後轉眸看向對面的瓊華郡主

"瓊華郡主還真是聰慧過人,安國佩服!不過瓊華郡主的也沒錯,安國是被休了,現在是住在宸王府,並且住的理直氣壯,不過這事兒又不是什麼新鮮事兒,安國從來不在意……所以,如果瓊華郡主高興,大可以隨意,安國絕不怪罪!來者是客嘛,這點兒規矩,安國還是明白的!並且即便瓊華郡主真錯了,安國也不會什麼,因為瓊華郡主年紀還算,安國總不能和比自己的妹妹計較不是?!"

聶瑾萱話得好聽,但這話里話外卻是挑明了,瓊華郡主拿著全東陵都知道的事兒做文章,著實不算什麼本事兒.身為一個客人,卻又這般無禮,總之她聶瑾萱不會你這毛孩子一般見識!

所以,等著聶瑾萱這話一落,原本還兀自得意的瓊華郡主頓時面色漲,隨即忍不住叫道

"你……你什麼意思?!誰是妹妹?!"

"哦?!怎麼?!安國看錯了嗎?難不成瓊華郡主比安國大嗎?"

聶瑾萱故意做出一個驚訝的神色,而她不做還好,一看著她臉上那明顯裝腔作勢的模樣,瓊華郡主頓時氣的不出話來!而見此形,聶瑾萱隨即神一斂,然後接著道

"哦,對了,這就顧著話,安國倒是忘了介紹……這位是我東陵一品國公府,齊國公府的嫡姐,姓邱,名聘婷.是安國的朋友!"

……

一番對峙,聶瑾萱只把陳燕兒和瓊華壓得死死的.房間里更是彌漫著不出的火藥味兒.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陳燕兒才徑自神一斂,同時話鋒一轉的道

"行了,這些也沒意思……安國郡主,其實本王妃今天過來,實際是有件事兒要告訴你.過些天,宮里有一個賞菊宴,所以本王妃過來告訴你一聲!去不去隨你,不過這事兒是皇後安排的,你自己看著辦!好了,事完了,本王妃就不和郡主多什麼了!郡主,我們走!"

陳燕兒的痛快,話落,便徑自站起身,接著便和瓊華郡主一起往外走,可隨後就在陳燕兒走到前堂門口的時候,卻又猛的腳下一頓,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

"對了,安國郡主,本王妃聽你懷孕了~!還真是恭喜了!"

罷,陳燕兒靜靜的看了聶瑾萱一眼,隨即唇一抿,接著便直接大步走了出去.而此時,看著她們走了,邱聘婷頓時沖到門口,然後嚷嚷著叫道

"哼!走吧走吧趕快走!最好永遠都別來!"

孩子氣的後兩句,之後邱聘婷才又回到聶瑾萱身旁.而這時,卻見聶瑾萱竟然怔怔的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見此形,邱聘婷不由得一愣,然後低聲道

"萱姐姐,你怎麼了?想什麼呢?"

邱聘婷有些好奇,而此時被她這麼一叫,聶瑾萱才猛的回過神來,然後抿嘴一笑

"沒事兒,什麼都沒想.行了,咱們也會後院兒吧,我倒是想看看你剛剛那個繡樣呢!"

著,聶瑾萱徑自帶著邱聘婷和水云秀等人一起往外走,但就在不經意的瞬間,聶瑾萱卻是微微轉眸看了眼陳燕兒離開的方向,美麗的眼底不禁泛起了一抹凝重……

****************************************************

當天晚上,殷鳳湛回來後,聶瑾萱便將白天的事了一遍.而等著殷鳳湛一聽是甄曉蓮舉行的賞菊宴,還是在宮里,殷鳳湛頓時便想也不想的直接反對!

而殷鳳湛的心思,聶瑾萱怎能不清楚,所以倒也沒什麼,便應了聲.

接下來幾天,一切安穩,但隨之而來的,也便到了殷鳳湛要出發的日子.所以當天一大早,聶瑾萱便早早起身,然後親手幫著殷鳳湛打點衣裝,等一切都妥善後,聶瑾萱便和殷鳳湛一起出了城.接著直到來到城外十里亭,聶瑾萱看著不能再往前走了,聶瑾萱才下了馬車

"鳳湛,南疆一行,一路上定然凶險異常.所以你一定要心,無論如何,一定平安回來!"

殷鳳湛去南疆,一路上便是給殷鳳寒提供了最好的下手機會.所以,雖然這話起來不中聽,但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叮囑一番.而一聽這話,殷鳳湛卻是也沒什麼,卻只是點了點頭

殷鳳湛始終都是寡的性子,聶瑾萱倒是也習慣了.見他點頭,這才安了心,隨後聶瑾萱又忍不住雞婆般的叮囑了殷鳳湛一些事,接著才轉頭看了眼停靠在官道旁邊一眾隨殷鳳湛出使的隊伍,隨即又將視線落下眼前的殷鳳湛身上

"行了,大家都等著呢,我也不和你多了!走吧!"

"恩!"

此時此刻,聶瑾萱有千般心思,但卻也只能靜靜的看著他.而對上她的眼,殷鳳湛也是沒話,點頭的瞬間,卻又直直的看了聶瑾萱一眼,接著瞬間大手一伸,將聶瑾萱抱在懷里

頓時,即便是聶瑾萱也愣住了.但隨後一想到之後一堆人都看著呢,聶瑾萱不由得俏臉一,可就在聶瑾萱想要開口要他放開的時候,卻只聽殷鳳湛忽然在她耳邊道

"等我!"

殷鳳湛的聲音不大,但此時,最是簡單的兩個字,卻瞬間讓聶瑾萱渾身一顫,隨後不由得伸出雙手抱住他

"恩!好!"

聶瑾萱的鼻子有些酸.聲落,卻是不禁將頭窩在他的胸口.隨後等著好一會兒,才戀戀不舍的推開他

"好了,走吧!"

"恩!"

聞,殷鳳湛點頭應聲,然後又是最後看了聶瑾萱一眼,便一個旋身重新上了馬車!

隨後,出行的隊伍漸漸駛離,而站在原地的聶瑾萱卻是久久都沒有離開,最後直到那一列出行的隊伍徹底消失在官道上,一旁的秀才是忍不住上前提醒道

"郡主,王爺走遠了!我們回去吧!"

仿佛感受到聶瑾萱的心,此時的秀也有些悶悶的.而聞,這時聶瑾萱才回過神來,隨後收回放遠的目光,接著微微一笑

"好,我們回去吧!"

……

雖然聶瑾萱嘴上沒,但自打殷鳳湛離開後,聶瑾萱的心一直都不得安穩.幾日下來,原本因為懷孕而潤起來的臉色,便又壞了下來.見此形,可是急壞了水云她們,連著宮里的張貴妃知道消息,也派人來了兩次.連著齊國公夫人也是抽空過來陪她,借以讓聶瑾萱不要多想.

而齊國公夫人過來的同時,有幾次齊國公的長公子邱鐵錚也過來了.而從邱鐵錚的嘴里,聶瑾萱才得知,如今宮里的禁衛統領換了人,而新上任的禁衛統領,正是段如飛!

聽到這個消息,聶瑾萱心里不禁一驚.要知道皇宮禁衛那可是一國皇帝的親屬衛隊,而之前從殷鳳湛那里,聶瑾萱曾經聽過,殷鳳寒雖然能力不行,但手下也不是一個人都沒有,就之前太子府的那個總管,聽便是一個武功高手.可如今,卻讓段如飛當禁軍統領……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對段太後和殷鳳寒兩人之間的關系,第一次產生了質疑!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眼看著之前陳燕兒的那個什麼賞菊宴的日子便到了.而之前殷鳳湛已經提醒她,不讓她去,聶瑾萱便也沒放在心上.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就在賞菊宴開始的頭一天下午,宮里卻忽然來了人,是皇後口諭,讓聶瑾萱明日准時參加賞菊宴!

顯然,甄曉蓮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而雖然聶瑾萱不想去,但眼下甄曉蓮親自下了口諭,她是不去也不行了.所以在無可奈何下,第二天下午,聶瑾萱便只得整理妝容,然後帶著水云和秀進了宮.

……

皇宮還是那個皇宮,雕欄畫棟,氣勢恢宏.但卻已然物是人非!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心沉重了起來.

隨後在太監的帶領下,走了好一段路後,聶瑾萱忽然覺得有些奇怪,隨即便緩聲對著前面領路的太監問道

"公公,這賞菊宴不是在禦花園嗎?可我們這是……"

對于宮里的環境布置,聶瑾萱雖然不上一清二楚,但大概的幾個地方還是知道的.可眼下看著周圍的景致,聶瑾萱卻是可以肯定這不是要去禦花園的路!而這不禁引起了聶瑾萱的注意.

而此時,聶瑾萱的詢問,走在前面的太監隨即低聲道

"回郡主的話,這次不是在禦花園!"

"那是在哪兒?"

太監的聲音不冷不熱,而這次更是不話了.見此形,聶瑾萱頓時眉頭一皺,可隨後就在聶瑾萱要再次開口的時候,那太監卻是忽然腳下一頓,然後轉頭道

"郡主,到了!"

"……這是哪里?"

著,聶瑾萱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然來到一座宮殿的門口,隨即抬頭一看,卻見宮門上赫然寫著'鳳羽宮’三個字!

見此形,聶瑾萱的眉頭不禁皺著更深了,同時臉色也沉了下來

"鳳羽宮?這是哪里?"

"回郡主的話,是皇後娘娘的寢宮.好了郡主,皇後娘娘已經在等著您了,請吧!"

著,那太監便是對聶瑾萱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這時,聶瑾萱卻是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神一斂,接著便大步走了進去!

而隨後,等著聶瑾萱來到鳳羽宮的院子里後,卻不禁發現,原來院子里竟然擺滿了各色開著的桔花.而皇後甄曉蓮此時正靜靜的坐在一眾花叢中,看著自己.

瞬間,四目相對,聶瑾萱不禁雙眸一眯,但隨後聶瑾萱便徑自走了過去,然後緩聲道

"安國見過皇後娘娘!"

聶瑾萱依舊不卑不亢.而此時,看著眼前對自己行禮的聶瑾萱,甄曉蓮那如水般的眸子中,瞬間浮起一抹得意,但接著卻抿嘴一笑

"呵呵~,是安國郡主來了呀!"

甄曉蓮笑著著,聞,聶瑾萱道了聲謝,便徑自起身,而這時,便只聽甄曉蓮才又開口道

"哎,安國郡主怎麼還這麼客氣起來了?!都是老熟人了,來吧,快過來坐~!這可是就差安國郡主一個人了~!"

甄曉蓮很是親切,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不禁眉頭一動,然後轉頭看向旁邊,可就在隨後,在看清坐在甄曉蓮旁邊的人的時候,聶瑾萱卻頓時愣住了!

原來只見,此時此刻,就在甄曉蓮的下方,竟也坐著一個熟人,而這個人竟然是韓落雪!同時,在韓落雪的旁邊,竟然還有秦玉霞,白美蘭!

……

其實,自打上次殷鳳湛要將她們一起趕出王府,卻被聶瑾萱攔下後,韓落雪她們三個果然老實了不少.甚至于老實的讓聶瑾萱都一度忘記了她們的存在!所以,聶瑾萱怎麼也沒想到,如今甄曉蓮卻是將她們三個都找了過來!

當然,韓落雪是殷鳳湛的側妃,叫來參加宮里的聚會,倒也算的過去.可秦玉霞和白美蘭只是妾室,這樣的身份,怎麼可能被叫進宮里?!

可眼下,甄曉蓮卻是這麼做了,並且還趁著殷鳳湛不在的時候……所以一時間,聶瑾萱不禁心頭一沉!

*********************

今天兩更合並一起,明天見!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因愛生恨
下篇:賞菊宴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