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最後請求

此時此刻,宮無涯的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了手上的八寶玲瓏扇上,甚至連看聶瑾萱一眼的功夫都沒有.可隨後等著宮無涯的話音一落,聶瑾萱和殷鳳湛,殷鳳蓮三人瞬間叫喚了一個眼神,隨即殷鳳蓮便徑自從懷中拿出一張畫像,然後放到宮無涯面前

"那宮堂主看看,那個年輕人是不是他?"

殷鳳蓮一臉凝重.而聞,正忙著擺弄著'新寵’的宮無涯頓時皺了下眉,但還是在片刻之後,飛快的轉眸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嗯!是他!"

著,宮無涯便又將視線落回到手里的'新寵’上.可一聽這話,聶瑾萱三人瞬間眼睛一亮,隨即殷鳳蓮更是慎重的又問了一遍

"宮堂主肯定?"

"嘖……廢話!本座是就是,那人左眼下邊有顆痣,不是和這人一樣嗎?你當本座得了癡呆症不成?!"

原來,之前為了怕弄錯人,聶瑾萱特意請五皇叔殷焱睎隻,讓人畫了一張當年湘王的畫像.所以此時一聽宮無涯如此肯定,聶瑾萱瞬間眸光一閃,然後再次追問道

"那請問宮堂主可記得,當時那個買主是誰?"

現在可以肯定,當初確實有人和宮無涯買了湘王殿下的面具.而如果是這樣,那麼只要問出當年的買主是誰,那麼便可以知曉當年湘王尸體被換之事的主謀是誰!

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一時間,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旁邊的殷鳳蓮也繃緊了神經,甚至連殷鳳湛都目光微斂,看向宮無涯

一時間,房間里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宮無涯身上.可聞,宮無涯卻越加不耐煩起來,隨即將手里的'新寵’放懷里一揣,然後抬頭想也不想的道

"還能是誰?就是他本人啊!"

著,宮無涯徑自起身,然後一個閃身瞬間消失在了聶瑾萱等人的面前!

……

宮無涯走了!但此時此刻,房間里的三人卻已然呆愣在了當場,一句話也不出來!

原來,當年做湘王面具的,便是湘王本人!那麼也就是,當初將尸體掉包的,就是湘王?!

可湘王為什麼要這麼做?!甚至于,這是不是明,當初的湘王本就沒有死?!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問題就又出現了,湘王為什麼要這麼做?記得之前順承帝過,他雖然恨湘王入骨,可卻並沒有動他.難道湘王是怕順承帝眼下不殺他,之後卻要找他算賬,所以才先下手為強,用假死的方式離開?!還是,這里面另有別的隱?!

一時間,千百個想法在聶瑾萱等三人的腦海中閃過,但卻沒人知道當年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事仿佛更加的撲朔迷離了.可就在這時,就在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卻見剛剛離開的宮無涯又如同鬼魅般的閃了回來,接著揚聲道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兒本座忘了,當初他不止和本座買一個面具,而是兩個!至于另外一個,是本座隨手做的,現在想不起來了!"

話落,宮無涯也不等聶瑾萱他們話,便又一個閃身,如風一般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

偌大的房間里,鴉雀無聲.

宮無涯最後補充的那一句,再次讓聶瑾萱,殷鳳蓮,殷鳳湛三人陷入了驚訝之中.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殷鳳蓮卻是眨了眨眼睛,然後低聲道

"湘王當年在宮無涯手中買了兩個面具,一個是自己的,這個倒是比較好理解,可為何還要買另外一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一時知道的秘密太多,即便精明如殷鳳蓮,也不禁有些繞不過彎來!可此時,一直沒有話的殷鳳湛卻是瞬間雙眼一眯

"換在自己的臉上!"

"呃……換在自己的臉上?!難道,四皇兄的意思是,當年湘王先用自己的面具逃脫,然後又戴上另外一張面具,私下離開?"

瞪大了眼睛,殷鳳蓮有些難以置信.而這時,一旁的聶瑾萱卻是眸光一挑

"我覺得應該是這樣!湘王殿下先找來一具死尸,然後換上自己的那張面具,將尸體易容成自己的模樣,這樣一來,在下葬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湘王已死.但實際上,這個時候湘王殿下卻已然戴上了另外一張面具,遠走高飛!"

"只是現在的問題是,當初湘王為什麼要這麼做?!而如果在二十多年前湘王沒有死的話,現在他是否還活著?又在哪里?!"

聶瑾萱飛快的找出問題的重點.這時,殷鳳蓮也鎮靜下來

"嗯,有道理!可這些事兒,卻不好查了.畢竟沒人知道當年湘王殿下戴的那張面具究竟什麼模樣,所以根本沒辦法查!而如果沒辦法找到湘王,那當年的事,自然也沒人知道!難不成要問父皇?可我覺得父皇估計也不清楚!"

這陣子順承帝一直病著.而看著往日那氣勢萬千的身影,如今卻這般模樣,向來和順承帝唱反調的殷鳳蓮,也感到有些不適應,索性也收斂了些往日的桀驁不馴.

而殷鳳蓮的意見,聶瑾萱也贊同,隨即點了點頭

"確實如此.這般大海撈針,根本不是辦法,並且我也不覺得之前皇上了假話……"

"那這麼,湘王的這條線是斷了?"

"那倒也不是!至少我們知道,當年湘王並沒有死.另外一點就是,湘王是在甯貴妃死後,才出事的.這樣來,當初湘王之所以會假死,很大程度上,應該和甯貴妃的死有關聯!"

"呃……那你要怎麼做?"

和聶瑾萱打過這麼長時間的交道,殷鳳蓮多少也知道了些聶瑾萱的做事方式.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瞬間抬頭看了殷鳳蓮一眼,接著片刻後一字一句的道

"找高公公,提最後一個問題!"

*********************************************

當初順承帝應允讓高才庸代替自己回答三個問題.之前聶瑾萱只問了兩個,而眼下聶瑾萱終于想到了第三個……也便是最後的一個問題!

所以當天下午,吃過了午飯,聶瑾萱便和殷鳳湛去了順承帝的寢宮.這時,順承帝剛剛吃過湯藥,在房里休息,一聽他們兩人來,隨即便讓兩人進來.

隨即,聶瑾萱和殷鳳湛在太監的帶領下,再次來到順承帝的寢宮.而隨後一進門,順承帝便直接低聲問道

"湘王的事,有消息了嗎?"

此時的順承帝,正靜靜的靠坐在軟榻上,氣勢依舊,但臉色依舊和之前一樣,沒有什麼好轉.而話的同時,更是一雙眼睛看著眼前的聶瑾萱和殷鳳湛,隱隱透著一抹凌厲

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低聲應答道

"回皇上的話,有些眉目了."

"嗯,很好,那給朕聽聽!"

"是!"

恭敬應聲,然後聶瑾萱頓了一下,接著才又一字一句的道

"湘王當年沒有死!"

"什麼?!"

聶瑾萱盡量讓自己的話輕緩了一些.可聞,順承帝還是在瞬間的錯愕後,猛的瞪大了眼睛

順承帝的驚訝可想而知.而隨後,聶瑾萱便將昨日和宮無涯的對話,原原本本的向順承帝了一遍!

聶瑾萱的詳細.而順承帝卻一直瞪大了眼睛,默默的聽著,而等著聶瑾萱這邊都完了,順承帝卻依舊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寢宮里安靜極了.隨後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順承帝才猛的重咳了幾聲,同時回過神來,接著在漸漸的平複了下後,才抬眼看向聶瑾萱道

"你……你確定這是真的?"

"是!安國不管十分把握,但至少有八成!"

"那現在湘王在哪里?"

"這個安國還不知!"

微微搖了搖頭,然後聶瑾萱神平靜的抬眼看向順承帝

"皇上,當年湘王假死一事,如今已經無從查起.畢竟,都這麼多年了,並且連宮無涯都忘了當年他給湘王殿下做的第二張面具是什麼,我們自然沒辦法查!只是有一件事,安國可以肯定,那就是當年湘王殿下的假死,八成和甯貴妃之死有關系!"

"你是,湘王是怕朕報複他?"

"這個不好!畢竟,安國不是湘王殿下,所以沒辦法知道當年他是如何想的.但依著安國在資料中,以及每個人口中聽到了湘王殿下的個性來,湘王並非是怕皇上您,而是另有原因!"

湘王是個隨和的人,性人品百里挑一,這樣的人,應該不會草木皆兵.

而此時,聽著聶瑾萱的話,看著眼前神如此平靜的她,順承帝卻是好半晌沒過,接著片刻後,才緩緩的從軟榻上站起身,然後緩步慢慢的走到窗前

反剪著手,順承帝背對著聶瑾萱和殷鳳湛,接著半晌後忽而道

"嗯,事朕都知道了……不過,今天你們兩個過來,想必不只是為了和朕這些吧!"

"皇上英明,安國確實還有另外一件事!"

"吧!"

"是!"

斂眸應聲,隨後聶瑾萱緩緩抬頭,然後直直的看向順承帝的背影

"之前皇上成答應安國,可以應允安國三個問題,之前安國只了兩個,而眼下安國想第三個問題……"

"什麼問題?"

"安國想看甯貴妃的尸體!"

******************

二更上傳,明天見!(月票啊,月票~!!!)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交易成功
下篇:所謂辦法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