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這是懲罰

沖天的火光,蔓延天際,映了整個宸王府.而等著眾人紛紛驚醒跑過來的時候,整個凝香苑已然徹底陷入了一片火海!

所有人驚呆了.連著平日里最沉穩干練的顧洪,看著眼前的一切,也瞬間瞪起了眼睛,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叫道

"看什麼?救火啊!"

此時的顧洪也是急了.一聽這話,在場傻掉的眾人才猛的回過神來,但隨後一看眼前的勢,卻是如何也救不了了

"總,總管,不行啊,火勢太大,救不了了!"

"是啊,總管.這都燒上去了……沒辦法了!"

"那三姐呢,三姐人呢?"

"沒,沒看見……"

眾人紛紛搖頭,而此時,一聽著聶瑾萱竟然不在,顧洪已然緊繃的臉上,更是瞬間一變,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吼道

"那就給我去找!找不到三姐,你們一個個都得陪葬!"

……

顧洪的話絕對不是危聳聽.而在場的下人們心里也是明白,隨即臉色也是一變,接著便也不敢再多廢話的趕忙上前救火.

一時間,凝香苑里人頭攢動,顧洪親自指揮下人救火,然後將周圍臨近的建築拆開,以防止火勢蔓延.而此時,站在凝香苑外的韓落雪卻是看著眼前的形,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好端端的怎麼就著火了呢?!也不知道三姐現在怎麼樣了,這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兒,那可就……"

韓落雪美麗的臉上透著擔憂,而這時,後面的丫鬟杏兒卻是拿過一個披風,披在了韓落雪的身上

"姐,您也別擔心,這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三姐應該會沒事兒的."

杏兒低聲的勸慰的,但那雙清秀的眼底,卻瞬間劃過一抹幾不可見的笑意.而聽到這話,還不等韓落雪話,一旁同樣被嘈雜聲和漫天的火光所驚醒的秦玉霞卻是勾動了一下唇角,然後道

"是啊,杏兒這話的不錯,吉人自有天相.希望三姐不要出事兒吧……畢竟,這三姐是宸王府的客人,要是萬一有一個好歹,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側妃姐姐,你是吧~!"

秦玉霞這話明顯是意有所指.聞,杏兒頓時臉色一變,然後轉頭想也不想的道

"秦姑娘,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難道您想,這三姐要是出了事兒,就是我家姐的不是嗎?"

"哼~!是誰的不是,我可不知道.不過,這三姐是我們宸王府的客人不錯吧.而這宸王府現在是側妃姐姐管家吧~!"

斜眼瞥了氣的臉色漲的杏兒一眼,接著秦玉霞眸光一轉的將視線落在了韓落雪的身上

"當然了,側妃姐姐也不用在意,相信王爺是個公道的人,就算到時候三姐真的有個萬一,也不會怪罪側妃姐姐的,畢竟這意外嘛,是誰也不能預料的."

輕輕勾動著唇角,話落,秦玉霞眼底瞬間浮起一抹精光.可此時,聽到這話,韓落雪卻是不怒不惱.同樣的淡淡一笑,接著頭也不轉的道

"玉霞妹妹的對.王爺是公道的人,不過,現在玉霞妹妹關心的事應該是三姐的安危吧.怎麼還有時間起這些呢?而玉霞妹妹一口一個'萬一’,難不成已經確定三姐已經出事了不成?"

韓落雪的聲音很是平靜,話落便也不等秦玉霞話,便直接對著身後的杏兒道

"杏兒,你也過去幫忙,不用在這邊守著我了.然後派人去找大夫,讓大夫在這里等著,萬一待會兒三姐別救出來,也好第一時間急救."

"是."

韓落雪吩咐的利落,聞,杏兒馬上恭敬應聲,然後便馬上下去安排了.

見此形,秦玉霞不由得臉色一沉,可隨後剛要些什麼,站在她旁邊的曉蓮卻是及時拉了她一把,然後輕輕的對秦玉霞搖了搖頭

頓時,剛要開口的秦玉霞不由得朱唇一抿,然後微微挑了下眉,便也揚聲道

"行了,曉蓮,你也快點兒過去幫忙吧,人多力量大,這總不能在這里傻等著,快點兒去吧."

"是."

飛快的應了一聲,隨後曉蓮抬眼和自家主子對視了一眼,接著便也轉身走了.而看著曉蓮的背影,隨後秦玉霞揚眉看向眼前已然燒的漫天的火光,美麗的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

韓落雪和秦玉霞各自心思.而此時,最後趕來的白美蘭卻是看著眼前的火勢,隨即不禁低聲對著身旁的芸兒

"火什麼時候著的?"

"額……這個奴婢不清楚,不過剛剛奴婢聽是,大家發現的時候,火勢已經很大了."

恭敬的應聲,隨後芸兒也不禁看眼眼前的火勢,然後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而此時,聽到這話,白美蘭卻眯了下眼睛

"那王爺呢?"

"王爺今晚上不在府里."

"去哪兒了?"

"這個奴婢不知道……"

低聲的著,但隨後芸兒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忽而上前一步聲道

"對了姐,今天下午的時候,奴婢聽恭王殿下過來了,所以奴婢合計著,王爺是不是被恭王殿下拉走了?這不是聽,前一陣子,恭王殿下外出游玩了嘛,估摸著剛回來,所以和王爺話吧."

"恭王殿下什麼時候回來的?"

"應該是今天一大早回來的吧……"

對于這個消息,芸兒不是很確定.而到這里,芸兒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隨即抬眼看向白美蘭

"額……姐,難道姐覺得這事兒有些古怪?"

"……"

微微蹙眉,芸兒有些不解.而此時,白美蘭卻是眯著眼睛

剛回來,就來了王府?

然後當天晚上就發生了大火,而王爺又不在……

想到這里,白美蘭不由得抿了下唇,隨即轉頭瞥了眼不遠處的韓落雪和秦玉霞,眼底瞬間微微一沉

****************************************

宸王府火光沖天.而當顧洪派人一路飛奔到恭王府傳話的時候,已然喝的酩酊大醉的殷鳳軒卻正拉著殷鳳湛誇誇其談

"恩……所以我和你啊,四哥,你要是有機會,也一定要到那秦淮河上看看,嘖嘖,不錯,真,真心不錯……咯……"

此時的殷鳳軒很是高興,酒勁兒上來,更是話多的不得了.可聞,殷鳳湛卻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後端起眼前的酒杯抿了一口,接著便徑自站起身

"六弟你喝多了,我先走了."

著,殷鳳湛放下酒杯作勢便要離開.可這邊還不等殷鳳湛轉身,殷鳳軒卻一把拉住了他

"等,等等四哥!你,你急什麼?來……來,咱們很久都沒喝這麼痛快了,今,今天一定要喝個通……通宵!"

迷糊著眼睛,殷鳳軒死拉著殷鳳湛就是不放手,話落更是作勢揚聲叫丫鬟,再去拿酒……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軒開口,便只見一道黑影瞬間閃了進來

那黑影快若閃電,形色匆忙.見此形,本還皺著眉頭,要把殷鳳軒這個狗皮膏藥推開的殷鳳湛頓時一愣,隨即臉色一沉

"怎麼了?"

來人一身黑衣,面帶遮面布巾.但殷鳳湛還是一眼便看出對方是自己人……或者更確切的,是自己暗中培養的貼身暗衛!

但在東陵,不管是皇子和大臣,私養暗衛都是不允許的.所以平日里,殷鳳湛是絕對不會動用這些人的.可眼下,竟然連暗衛都動用了,顯然是出了什麼大事兒.

"凝香苑失火了."

想來,那暗衛也是一個寡的人.而此時,一聽這話,原來臉色陰沉的殷鳳湛,瞬間瞳孔一縮,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問道

"人呢?"

"三姐沒出來!"

暗衛一五一十的稟告.可這邊話音還沒落地,便之前瞬間黑影一閃,然後再一看,眼前哪還有殷鳳湛的影子!

……

當殷鳳湛一路疾馳,回到宸王府的時候,火勢已經被控制住了.

但整個凝香苑,卻已然被燒的面目全非!火光中,屋簷,房梁不斷的倒塌,想著不消片刻,便灰飛煙滅……

周圍依舊是一片耀眼的,連著黑暗的天際也染上了色彩.所以,一進凝香苑,看著眼前的形,殷鳳湛頓時只覺得心髒有片刻的停滯,一雙眼看著眼前的形,卻是如何也移不開了.

而此時,一直在外面圍觀的韓落雪和秦玉霞等人一見殷鳳湛回來了,頓時快步上前

"爺,您可回來了,三姐,三姐還在里面,沒出來呢……"

"是啊,爺,這可怎麼辦啊?難道三姐不會是已經……"

韓落雪和秦玉霞一前一後的著,可之後話的秦玉霞還沒完,便只見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沉,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甩手給了秦玉霞一巴掌

"閉嘴!"

瞬間,'啪——’的一聲脆響,接著便只聽秦玉霞慘叫一聲,打倒在了地上,整個半張臉頓時腫起,嘴角更是流出了刺目的鮮

可此時,殷鳳湛卻是看都不看她一眼,話落,便直接大步走進因為救火而泥濘不堪的凝香苑

"顧洪!"

"是,老奴在."

"人呢."

人頭攢動中,殷鳳湛站在院子里,抬眼看著眼前已然被燒的差不多的一切,同時質問著顧洪.而一聽這話,顧洪卻不由得咬了下牙,然後低聲道

"回王爺的話,三,三姐沒,沒出來……"

"進去去找了嗎?"

"找了,但沒有找到."

雖然被發現的時候,眼前的火勢已經無法控制了,但實際上,顧洪還是在暗中派了武功高強的暗衛進去,但結果卻是讓顧洪大失所望.

可此時,聽到顧洪這麼,殷鳳湛卻微微一怔,隨即臉色一沉,沉默不語

殷鳳湛不話了,深邃的雙眼若有所思,但卻比之剛才少了幾分戾氣.見此形,後面的韓落雪不由得挑了下眉,然後緩步上前

"爺,三姐吉人天相,一定不會出事兒的."

韓落雪聲音輕柔,語中透著擔憂和關心.而看著她那嬌柔的樣子,剛剛才從地上站起來的秦玉霞頓時氣的渾身發抖,隨即也想上前,但一想到臉上被打的一巴掌,便離開不敢吭聲的站在一旁,不敢語.

而將她們二人看在眼里,最後的白美蘭卻微微眸子一眯,接著也緩步上前,來到殷鳳湛的另一邊

"是啊,爺,妾也覺得三姐不會有事兒的.再,我們確實都沒有看到三姐,這也未嘗不是好事兒,也許三姐今晚根本就沒住在房間里,或是臨時回聶府也不定啊~!"

相比于韓落雪,白美蘭的更實際些.但她這話,卻頓時引來韓落雪和秦玉霞的注意,而這時,就在眾人話的功夫,恭王殷鳳軒卻是也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可隨後一見眼前被燒的近乎殆盡的凝香苑,殷鳳軒卻是瞬間愣在了當場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

殷鳳軒傻眼了,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大火,連著酒都有些醒了.隨後,在瞪著眼睛看了不知道多久後,殷鳳軒才緩緩的回過神來,隨即仿若沒有知覺的上前兩步,然後張了張嘴,轉過頭看向殷鳳湛

"四,四哥,這,這……我……我……"

此時此刻,就算是再笨,殷鳳軒也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卻是如何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了.

但殷鳳湛卻像是根本沒聽到他,沒看到他一般,卻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見此形,殷鳳軒更慌了,隨即再次上前了兩步

"四,四哥,那個……那個女人……我……我……"

出了這麼大的事兒,殷鳳軒也是嚇壞了.而周圍的眾人也不比殷鳳軒好到哪去……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女生忽然傳了過來

"恭王殿下是想,那個女人的死,和殿下無關是不是?"

*****************************************

輕緩的嗓音,平靜的語氣.但此時此刻,聽到這道往日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在場的所有人卻是瞬間一驚,隨即轉頭,便只見聶瑾萱正緩緩從月亮門外走了過來

她的步伐優雅,渾然一身的賽雪羅裙,卻是在火光和火把的映照下,泛著耀眼的光亮,平靜而精致的五官,勾勒出迷人的光影,如同染了妖嬈的水仙,幽靜中帶著風.

但此時此刻,所有人已然沒時間去欣賞這樣的風,只能怔怔的看著聶瑾萱,驚懼的有些不出話來.卻是只有殷鳳湛,在看到聶瑾萱的刹那,先是一愣,但隨後便馬上臉色一沉

沒有什麼喜事,殷鳳湛臉色反倒透著不出的陰沉.見此形,聶瑾萱不禁挑了下眉,但隨後還是邁步走了過去

可隨後,當聶瑾萱走過來後,還不等她話,便只聽殷鳳湛神一斂,然後直接沉聲道

"所有人都到前堂跪著,沒有本王的允許,誰都不許起來!"

著,殷鳳湛也不管周圍人如何反應,便直接邁步上前,然後在經過聶瑾萱的時候,忽然猛的一把拉住她,便不由分的走了.

……

一手拉著聶瑾萱,隨後殷鳳湛氣勢洶洶的將她帶到了前院兒的一間廂房.

聶瑾萱知道,這是殷鳳湛自己獨居的廂房,平日里,不許任何人進來,就算是韓落雪,都走不進這院子半步,更不要進這個房間了.但此時殷鳳湛就將她帶到了這里,隨後更是一腳踢開*房門,接著一把將她扯了進來.

聶瑾萱本就被抓的手腕生疼,這麼一扯,更是忍不住叫了一聲

"啊——殷鳳湛,你發什麼神經病?"

一邊不滿的大叫,聶瑾萱一邊徑自掙紮

"殷鳳湛,你放開我!你抓疼我了.放手,快……唔……"

聶瑾萱有些生氣,但隨後,還沒等她完,便瞬間被一把抓進一個結實而寬闊的胸膛,然後雙唇被猛的堵住了!

殷鳳湛吻住了她.瘋狂的力道,讓聶瑾萱頓時感到了唇間一疼,接著一絲腥甜的鐵鏽般的氣味兒,更是刹那間在唇齒間蔓延了開來!

出血了!

但此時,除了疼痛,聶瑾萱更加感到了是眼前這個男人傳來的霸道,瘋狂,以及發泄般的憤怒!

黑暗中,她看不到他的臉,但感覺卻越發的分明,不由得,聶瑾萱頓時一愣,但隨後還不等她回過神來,便只覺的身子被瞬間抱起,然後轉眼間被壓在了床榻上,接著一只大手更是撩起她的裙子,扯去她的褻褲……

這時,聶瑾萱就算是再如何,也知道眼前的男人究竟要干什麼了.所以不由得驚叫了起來

"殷鳳湛,你……你干什麼?你是不是瘋了?殷鳳湛!"

拍打著,掙紮著,可這時,黑暗中的殷鳳湛卻只是抿緊了薄唇,然後一手扯去腰帶,褪下褲子,接著便將身下早已火熱的昂揚,瞬間頂在了那兩腿間的神秘之處

頓時,聶瑾萱近乎反射性的渾身一顫,而卻只見殷鳳湛瞬間俯下身子

"我瘋了?!對,我是瘋了!被你氣瘋的.你這個女人,什麼都知道,卻都不和我一聲……"

貼著聶瑾萱的耳邊,殷鳳湛近乎是咬牙切齒,憤怒不已,但卻又隱隱透著一絲別樣的詭異,沉聲著,徐浮的熱氣撩撥在聶瑾萱的耳邊,霸道中卻又透著不出的煽

而此時,到這里,殷鳳湛更是微微一頓,接著眼底眸光瞬間一閃

"所以,這是懲罰!"

著,殷鳳湛一個傾身,瞬間吻住了聶瑾萱的唇,同時雙手一個用力,扯開她的腿,接著挺身沖了進去!

"唔——"

瞬間,沒有激的侵染,而干澀不已的花徑被刹那間撐開,聶瑾萱忍不住痛苦的申銀一聲,卻又被那帶著火熱的薄唇所掩蓋,只發出如貓咪般的細微聲響,但身子卻還是忍不住猛的緊繃了起來

而此時,憤怒中的殷鳳湛,仿佛是感受到她的痛苦,卻是意外的動作一停,然後就那樣靜靜的伏在聶瑾萱的身上,動也不動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黑暗中,周圍安靜的連呼吸聲都那般的清晰.而隨後,感受到身下女人身子漸漸放松了下來,殷鳳湛這才微微暗自歎了口氣,然後再次用力的吻住她的唇,同時慢慢的動了起來

由輕到重,由緩到急,殷鳳湛的瘋狂和霸道,讓聶瑾萱無處可逃,最後只能抱住他的身子,任由他好不節制的掠奪……

……

黑暗中,激似火.最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才稍作平息了下來.

聶瑾萱靜靜的靠在殷鳳湛的懷里,氣息還有些喘,火熱的臉頰依舊帶著一時難以退下的緋.

但片刻之後,聶瑾萱卻猛的眉頭一皺,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在被窩里踢了殷鳳湛一腳

"殷鳳湛,你發什麼神經病?你是不是瘋了?"

想起剛剛他的行為,聶瑾萱就有氣.但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只是斂眸看了她一眼,接著伸手用力的將她抱緊

"被你氣的!"

"你……我怎麼氣你了?!"

"自己想!"

低聲甩了聶瑾萱一句,隨後殷鳳湛便徑自坐起身,然後下床開始穿衣服.

殷鳳湛動作利落,而此時,看著他再次恢複成沉默的樣子,躺在床榻上的聶瑾萱卻是微微皺了下眉,然後低聲道

"你要去前堂嗎?"

"嗯."

"我也去."

知道了殷鳳湛的目的,話落,聶瑾萱也起身要跟過去.畢竟今天這事兒,都是沖著她聶瑾萱來的,所以自然要她在場解決.

可聽到這話,已然穿好衣服的殷鳳湛卻是瞬間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低聲道

"你給我待在這里,沒有我的吩咐,哪也不許去!這件事兒我會處理."

話落,殷鳳湛也不等聶瑾萱話,便伸手一把將她按回到床上,並伸手拉好被子,接著直接頭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

今天還是兩更合並,更新已完畢,明天見~!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水性楊花
下篇:他的心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