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下落不明

夜晚,黑暗來臨.太子府後院的偏房里,太子殷鳳寒和云王殷鳳錦正在喝酒.

"大哥,最近你聽到風聲沒有,好像有人在查金啟的案子."

最近殷鳳錦比較閑,所以這幾天沒什麼事兒的時候,便過來和殷鳳寒喝酒.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寒卻是不禁挑了下眉,然後將手里的酒杯放下

"哦?三弟此話當真?"

"當然."

低聲點了下頭,但隨後殷鳳錦卻微微頓了一下,然後抬頭揚聲道

"你們都出去吧!"

"是."

聽著殷鳳錦的吩咐,房間里幾個侍候的丫鬟便退了出去.而等著她們一走,殷鳳錦隨即將身子往殷鳳寒的身邊靠了下

"大哥,最近城里接連出現的殺人案,大哥聽了吧……聽父皇已經把這個案子交給那個聶瑾萱了.而現在據是,那件案子好像和當年金啟的那個案子有關系……"

殷鳳錦的聲音壓得極低,而到這里,更是不禁抬眼瞥了殷鳳寒一下

"並且,據宮里的人傳來話,父皇也已經動了心思,然後把這件事兒也交給那個聶瑾萱了……"

"哦?三弟是,連著金啟那件案子,也交給那個女人了?"

"是啊!"

神微斂的點了下頭,然後殷鳳錦之前身子,倒了杯酒抿了下,接著不由得冷笑一聲

"所以啊大哥,這事兒你不覺得奇怪嗎?這父皇也太信任那個姓聶的丫頭了吧,連著這麼大的事兒,都交給她……"

"那丫頭確實聰明,並且一手驗尸的好本事,聽刑部的那些人,就是那個向來眼高于頂的孟顯,都她神乎其技.所以父皇將事交給她,想來也是看中了這點."

殷鳳寒倒是不動聲色.可聽到這話,殷鳳錦卻滿不在乎的扯動了下嘴角,但隨即卻是瞬間臉色一凝

"大哥,金啟的案子牽涉極廣.並且,當年也是有憑有據將金啟砍了頭.可眼下父皇卻讓那個丫頭來查,大哥你這里面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啊?並且,不知道大哥想過沒有,那姓聶的丫頭,雖然被老四休了,但我聽這陣子她一直住在老四府里,表面上是查案,但我怎麼覺得不對啊!畢竟大哥也知道,依著老四的性子,如果他要是真的和姓聶的丫頭不對付,怎麼會留著她?而眼下她又負責查金啟的案子……"

越,殷鳳錦的表越漸凝重了起來,一雙眼睛更是不禁看向殷鳳寒.而此時,殷鳳寒也不由得手上一頓

"那聽著三弟的意思,難道,老四和姓聶的丫頭根本就是在做戲?甚至連父皇也知道這里面的事兒?"

"要不然大哥難道不覺得這事兒很是古怪嗎……畢竟,那金啟的案子如果真的有問題,那可不是事兒,父皇既然現在能重新讓查,那麼不是對當初的判決十分的肯定,就是父皇現在也懷疑當初的案子有問題.而父皇明著將案子交給那姓聶的丫頭,可實際上那姓聶的丫頭和老四本就是一伙兒的,這不就是明擺著讓老四查嗎?可對我們呢?大哥,父皇那邊可是一點兒消息都沒露啊……"

殷鳳錦的話的有些道理,可也正是因為有道理,才讓殷鳳寒的眼底瞬間劃過一抹陰鷙……但就在這時,房外卻忽然傳來敲門聲,然後便只見太子府的總管蔣棟走了進來

蔣棟今年不過三十多歲,個子不高,五官平平,但卻很會做事.是殷鳳寒最得力的心腹之一.而此時,蔣棟一進來便直接來到殷鳳寒身旁,然後聲的耳語了兩句,接著便又悄然的退了出去

蔣棟來去無聲.而等著他一走,殷鳳錦卻是不禁皺起眉,可隨後還不等他追問,便只聽殷鳳寒低聲道

"剛剛得到消息,是聶瑾萱失蹤了!"

"什麼?失蹤了?"

"恩,三天了."

殷鳳寒臉上波瀾不驚,但話落卻抿了下唇,而此時,殷鳳錦卻是在短暫的震驚後,隨即斂眸沉思了起來,接著片刻後才又低聲道

"大哥,你這是怎麼回事兒?那姓聶的丫頭怎麼會失蹤呢?"

聶瑾萱就算不是宸王妃,但有著聶家做後盾,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動.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寒卻是冷冷一笑

"想必是查到了些什麼吧……"

"額……查到什麼?難道金啟的案子真有問題?"

"哼,誰知道呢……不過,我現在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三弟你,如果大家都知道那聶瑾萱失蹤了,並且已經失蹤了三天了,結果會怎樣?"

聶瑾萱雖然不是宸王妃了,但怎麼也是一品相國府的千金.而一旦她失蹤甚至是被賊人劫走的消息一傳開,那麼名聲也就完了!

這個道理殷鳳寒明白,殷鳳錦自然也明白.所以一聽這話,兩人瞬間很有默契的相視一笑,但隨後殷鳳錦卻微微眉頭一皺

"不過,這法子好是好,可我們怎麼做呢?總不能直接找上門問吧……而且,大哥你可想好了,要是這件事兒被弄出來,到時候我們可是和聶文浩那個老匹夫結下梁子了.到時候可是對我們不利啊!"

"哼,三弟以為,就算沒有這事兒,那姓聶的老匹夫就會站在我們這邊嗎?"

"額……大哥這話什麼意思?能不成是……"

"是,之前我和父皇要娶聶家那個二姐的事兒,前兩天父皇回話了,是不行.之後我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那姓聶的老匹夫聽到了消息後,去找了父皇……所以三弟你想,這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

低聲將這幾天的事了出來,話落,殷鳳寒瞬間一把捏過杯子,一飲而盡.隨即'啪’的一聲將杯子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

"所以,現在就算我想和那姓聶的老匹夫示好,對方也不會領了.那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手下留?!並且,那聶瑾萱之前便是不清不楚的住在宸王府,現在人卻又在宸王府失蹤了……呵呵,到時候我倒是要看看,那姓聶的老匹夫和老四兩人要怎麼做!至于,如果做……"

到這里,殷鳳寒微微頓了下,然後瞬間眼底眸光一閃,隨即轉眸看了殷鳳錦一眼.頓時,殷鳳錦立刻會意的將身子靠了過去,接著殷鳳寒便聲的在他耳邊耳語了一翻……

*************************************

聶瑾萱失蹤五天了.依舊沒有任何的消息.

而在這五天里,墨玉玨等人找遍了整個京城,甚至將周邊的各大城鎮也都找了個遍,卻依舊沒有聶瑾萱的任何線索.

她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讓人匪夷所思.而這也讓眾人心思越漸的凝重,因為時間拖延一天,便意味著聶瑾萱生存的希望,也越漸的渺茫.

而這些天,殷鳳湛更是冷的駭人,連著整個宸王府都陷入了一片陰沉之中.而就在這天下午,殷鳳湛正在書房里翻閱案的相關記錄,可就在這時,卻只聽房外傳來了一陣吵嚷聲,接著不一會兒,便只見一個人影瞬間沖了進來.

聽到響動,坐于書案後的殷鳳湛不禁抬頭,但在看清來人的瞬間,卻是不由得眉頭一動

原來,此時闖進殷鳳湛書房的人,竟然就是聶老相國.

而此時,卻只見平日里向來溫和的聶老相國卻是滿臉的怒容,一雙帶著皺紋的眼,更是直直的盯著眼前的殷鳳湛,泛起滔天的怒意……

見此形,殷鳳湛頓時抿了下唇,可隨後還不等殷鳳湛話,卻只見聶老相國兩步來到書案前,接著抬手將一個東西摔到了殷鳳湛的面前

頓時,殷鳳湛斂眸一看,卻見擺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張請帖!

"這是剛剛云王妃派人送來的,是兩日後讓瑾宣參加壽宴!"

聶老相國的干脆,而話落,卻是微微眯起帶著皺紋的眼,眼底的怒意中同時透出一抹精光

"宸王殿下,明人面前不暗話,往日老夫敬重宸王殿下做事果決,心思沉穩.故此當初聖上賜婚,老夫欣喜萬分.但卻是不想,婚後宸王殿下對瑾萱冰冷萬分.而這也就罷了,畢竟這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老夫就是心疼,也無可奈何.但之後宸王殿下竟然將瑾萱休棄……"

"好,休棄也就罷了,聖上恩准了,老夫身為臣子,自然不能多.聖上相信瑾萱,委以重任.之後遇上了刺殺,宸王殿下便強勢將瑾萱留下,也不管此舉會不會影響瑾萱的名聲……可現在呢,人都失蹤五天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宸王殿下又要如何解釋?"

聶文浩在朝中打滾幾十年,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卻是從來都沒有如此憤怒過.而此時,他卻真的火了.而到這里,聶老相國更是上前兩步,然後來到殷鳳湛的書案前

"而現在更好,就在剛剛云王妃派人送來請帖,是後天壽誕,務必請瑾萱過去參加,還什麼上次多有得罪,所以這次一定要當面和瑾萱多謝……顯然,現在這事兒是瞞不住了.因此,今天老夫來也不想和宸王殿下多什麼,總歸是一句話,後天如果宸王殿下還不將瑾萱帶回來,老夫就是豁出了這條命,也要到聖上面前討個公道!"

聶老相國怒火中燒,還算白希的臉上瞬間更是氣得漲.而此時,等著這邊話音一落,聶老相國也不再做停留,隨即轉身便要離開……可就在這時,卻只聽坐在書案後至始至終都沒有話的殷鳳湛猛的眸光一冷

"等等!"

殷鳳湛沉聲的開口.聞,聶老相國瞬間腳下一頓,然後轉過身子……而這時便只見殷鳳湛也從位置上站起來,接著橈骨書案直接來到聶老相國的面前

"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聶相國,本王只想告訴你一句,瑾萱不會死!"

一字一句的開口,殷鳳湛的表無比認真,而聽到這話,聶老相國不由得一愣,但隨後卻雙唇一抿

"好!那老夫就靜等殿下消息!"

罷,聶老相國便直接大步走了出去……

……

聶老相國離開了.而等著這邊聶老相國剛走,鍾離便快步走了過來

"王爺."

"有消息嗎?"

"……沒有."

這幾天,殷鳳湛徹夜未眠,連帶著鍾離也始終沒有休息.但不管怎麼找,卻依舊沒有任何的消息.

而此時,聽到鍾離的話,殷鳳湛卻不由得轉頭看了眼面有愧色的鍾離一眼,隨即低聲再次開口道

"聶瑾惠那邊可有消息?"

"沒有."

"什麼都沒有?"

微微揚眉,隨後殷鳳湛便轉身回到書案後,接著鍾離也亦步亦趨的跟了過去

"是的,王爺.什麼都沒有.這幾天屬下按照王爺的吩咐,一直讓人白天黑天輪流盯著她,可卻發現那聶瑾惠真的沒有任何的異常.卻是一直幫著找人,急的不行,回了兩趟聶府,卻也沒有什麼異常……"

"那晚上呢?"

"晚上的時候也正常.每天大概一到戌時左右的時候,就熄燈休息了."

鍾離不明白,為什麼殷鳳湛一直讓他派人死盯著聶瑾惠,但在鍾離看來,那聶瑾惠真的沒什麼可疑的.的那此時聽到鍾離這麼,殷鳳湛卻微微眸光微閃,隨即片刻之後猛的站起身,接著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

夜,靜寂無比.

又是一天過去,聶瑾惠吃過了晚飯,然後在外面走了走,接著便回到了房間里開始看書.

聶瑾惠卻看得認真,躍動的燭火泛出昏黃的光亮,映在她的臉上,透出迷人的光暈.而就在這樣的靜謐中,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接著不知道過了多久,聽著外面有了打更的聲音,聶瑾萱便將書合上,站起身叫來丫鬟侍候洗漱,接著便熄燈上床休息……

一切都那麼平靜而自然.沒有了光亮,房間里陷入一片黑暗,可隨後就在這樣的靜謐之中,原本躺在床榻上的聶瑾惠卻是猛的睜開眼睛,接著緩緩的坐起身,伸手撩開被子,然後靜靜的扣動了床板下的機關……

瞬間,便只聽一陣細微的聲音想起,然後床榻旁邊的牆壁上便頓時出現了一個暗門,這時聶瑾惠起身走了過去,可就在這時,房間里原本已然熄滅的燈火,卻猛的亮了起來!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不過時間會稍微晚一些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化魔成鬼
下篇:詭詐女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