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殷鳳湛?

是的,她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

第一名死者的死亡時間,正是從祭春結束之後,確切的,正是眾人從醉霞山莊回來後的第二天晚上.然後從那時開始,命案便一件一件的發生,頻率之大,出乎人的意料!

可是,這幾樁命案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死者生前都被凶手虐打過!而這不正和之前在醉霞山莊死亡的佟淑嬪一樣嗎?!雖然當時佟淑嬪是在死後被損毀的尸體,但依著當時的形,凶手應該是首先一擊打中佟淑嬪的後腦,進而開始之後的一系列行動.那麼也可以,凶手當時並不知道佟淑嬪已經死了.這樣一來,在凶手看來,不也是在佟淑嬪死前折磨她一下嗎?!

而且,一結合祭春的時間……難倒,這幾宗命案的凶手和之前的佟淑嬪……

瞬間,腦子里想到這里,聶瑾萱忍不住倒吸了口氣.而此時,坐在旁邊的左巍和孟顯等人見聶瑾萱瞬間那神怔忪的模樣,不由得都愣住了.隨即兩人無聲的相互看了一樣,接著左巍便不由得伸過腦袋聲問道

"……三姐,您怎麼了?"

聶瑾萱的反應讓人莫名其妙.而此時被左巍的聲音一提醒,聶瑾萱不由得轉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徑自站了起來

"左大人,剛剛瑾萱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必須現在馬上進宮面聖,所以如果左大人方便的話,不妨送瑾萱一程!畢竟左大人也應該知道,現在瑾萱已經不是宸王妃了,所以也不能像之前那般隨意進宮,因此,不知左大人是否可以幫忙?"

聶瑾萱身上雖然有禦字令牌.但聶瑾萱卻並不想隨便使用.而一聽聶瑾萱讓自己帶她進宮,左巍不由得一愣,隨即聲問道

"呃……那不好意思,三姐,請恕本官多嘴一句,三姐這次進宮可是為了案子的事兒?"

"是!"

"嗯……那好!那本宮和三姐走一趟!"

著,左巍倒也不廢話,也徑自站起身,接著便和聶瑾萱一起出了刑部.

……

一路順暢,聶瑾萱和左巍直接進了皇宮.可隨後到了禦書房,卻發現順承帝竟然不在.

頓時,聶瑾萱不禁和旁邊的左巍對視了一眼.隨即左巍便走到一旁守門的太監那邊問了一下.

左巍身為刑部尚書,雖然其貌不揚,但也是一部尚書.而此時,看著他和聶瑾萱一起過來的,那守門的太監便馬上將順承帝的行蹤告訴了他.而這一聽,才知道,原來順承帝是去了禦花園.

可禦花園算是後宮之地,所以左巍和聶瑾萱自然不好直接過去.但就在這時,卻只見高才庸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喲~,這不是左大人和三姐嗎?怎麼,這是要來找皇上的嗎?"

高才庸依舊一臉和氣.聞,左巍和聶瑾萱隨即上前,接著聶瑾萱便直接緩聲道

"是的,高公公.不過剛剛聽聞皇上不在,去了禦花園……"

之後的話,聶瑾萱沒,但高才庸又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因此,等著這邊聶瑾萱的話音一落,高才庸便不禁微微一笑,然後和氣的道

"呵呵~.老奴知道三姐的意思.行了,那就請三姐和左大人隨老奴來吧~"

話落,高才庸也不廢話,隨即便帶著聶瑾萱和左巍去了禦花園.可一到禦花園,聶瑾萱卻發現,此時園子里並非只有順承帝一個人,在他的對面竟然還有另外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瑞王殷鳳翔.

頓時,聶瑾萱不由得又是一愣,但隨後還是跟著高才庸走了過去

"微臣見過皇上."

"瑾萱見過皇上."

左巍和聶瑾萱近乎同時開口.而聞,坐在禦花園石亭里的順承帝這才不禁轉眸,然後在打量了他們二人一下後,才徑自道

"嗯,行了,起來吧~!"

"謝皇上!"

恭敬應聲,隨後兩人微微起身.而這時,便只聽順承帝才又道

"你們兩個一起過來,還真是讓朕感到驚訝.不過也是,聶家丫頭會驗尸,而左愛卿又是刑部尚書……呵呵,行了,吧,今天你們兩個一起過來,是不是有什麼案子,要和朕啊?"

顯然,今天的順承帝心很是不錯.連著往日向來陰沉的表,看著都隨和不少.而此時,順承帝雖然這話是對著聶瑾萱和左巍一起的,但眼睛卻始終盯著聶瑾萱,仿若知道今天他二人進宮的重點,都在聶瑾萱身上一般

見此形,聶瑾萱也不客氣,隨即再次微微福身行禮

"回稟皇上,今天瑾萱和左大人一起進宮,確實是為了案子的事."

"嗯,那好吧,朕倒要聽聽,究竟是什麼案子,能讓你特意拉著左愛卿一起過來!"

著,順承帝瞬間微眯了下眼睛.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沒有馬上開口,而是目光一轉的撇了下旁邊侍候著的幾個宮人.

見此形,順承帝卻是笑了,隨即什麼也沒的一抬手,接著便只見高才庸手里拂塵一甩,便將那些個宮人打發了下去

而等著那幾個宮人一走,聶瑾萱這才抿了下唇,然後道

"啟稟皇上,最近城里接連發生了幾宗慘絕人寰的血案,不知皇上可有耳聞?"

"嗯,朕聽了."

東陵國自順承帝登基以來,國泰民安,向來嫌少發生什麼大案.所以這次城里接連發生血案,使得整個京城人心惶惶的同時,身居皇宮的順承帝自然也知曉一些.

"之前早朝的時候,左愛卿曾經和朕稟告過這事兒,可朕記得,死者都是一些市井之人,並且案子還沒有什麼進展不是嗎?怎麼今天你忽然提起這事兒……難道,有什麼新發現不成?"

"是的皇上,瑾萱確實有些新的發現!"

恭敬應聲,隨後聶瑾萱便將之前自己重新到刑部,將那幾名死者的尸檢結果以及自己的推測了出來……

……

聶瑾萱的很詳細.而此時,聽到聶瑾萱這麼,順承帝這才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

"哦?事竟然如此嚴重?"

"是的皇上!另外,今天早上,在城外護城河邊,又發現了一具男尸.死者還是渾身毀損嚴重,並且被割去了頭顱,據判斷,應該還是那凶手所為!"

聶瑾萱低聲著,而到這里,卻又微微一頓,然後瞬間抬頭看向眼前的順承帝

"而今天在和左大人討論案時,瑾萱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現在瑾萱懷疑,最近發生的幾起血案,很有可能和之前佟淑嬪被害一案有關聯!"

此時的聶瑾萱目光堅定,平靜的臉上帶著不出的認真.而一聽這話,在場的幾人,連同著和聶瑾萱一起來的左巍,都頓時愣住了!

一時間,不大的石亭中安靜異常,便只有旁邊的姹紫嫣中傳出幾聲蟲叫鳥鳴……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順承帝才微微回過神來,然後瞬間從位置上站起身,剪手走到旁邊的欄杆處

"聶家丫頭,你這麼,可有什麼證據?"

"是,皇上.瑾萱有證據."

斂眸應聲,接著聶瑾萱便微微抿了下唇,然後解釋道

"皇上,當初在醉霞山莊,佟淑嬪的尸體被發現時,是瑾萱當場驗的尸.當時皇上您也在場,想必對于佟淑嬪的慘狀,也有些印象.佟淑嬪身體被凶手多出毀損,死相淒慘.而這和京城最近發生的幾宗慘案有異曲同工之處!"

"而除了這一點,另外一點是.佟淑嬪是死在醉霞山莊的.可最近京城發生的幾宗慘案,認真算起來,卻都是在祭春結束,確切的,第一宗命案的發生時間,就是在皇族眾人回到京城的第二天!"

聶瑾萱竟自己的懷疑大膽的了出來.而聽到這話,一直背著身子的順承帝猛的轉頭,然後直直的對上聶瑾萱的眼

"你的意思是……殺死佟淑嬪的真凶,和犯下這幾宗血案的凶手,是同一個人?"

"回稟皇上,現在瑾萱還不能十成十的把握.但瑾萱人物,這其中不可能是巧合!所以有必要將兩個案子一同調查!"

聶瑾萱低聲開口,平靜而美麗的眼睛迎視著順承帝的目光,隱隱透著一抹堅持.而此時,聽到聶瑾萱這麼,順承帝卻不禁眼睛一斂,然後再次轉頭看向外面……

一時間,周圍又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但隨後沒過多久,便直接順承帝重新轉過身子,然後沉聲道

"好!既然如此,那這件案子朕就全權交給你了!"

著,順承帝坐回到原來的位置上,接著轉眼看向旁邊一直沒話的左巍

"另外左愛卿,雖然這件事兒現在朕已經交給聶家丫頭了,但她畢竟沒有官銜,所以朕希望左愛卿在旁能多多協助她!"

"是!微臣定當不留余力,盡心協助!"

"好!朕就放心了!"

很滿意左巍的反應,隨後順承帝便又將視線落回到聶瑾萱身上,接著順承帝又問了些案子的事,然後聶瑾萱便要離開了……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和左巍要走的時候,旁邊一直沒話的瑞王殷鳳翔卻是忽然開口道

"父皇,兒臣有一事相求!"

"哦~?何事?"

殷鳳翔自體弱多病,自打成年出宮後,更是近乎沒有再進過皇宮.幸好這一年來受神醫照料,算是好了不少,所以今天才進宮走動走動,也算是和順承帝多親近一下.

所以,此時聽到殷鳳翔有事相求,順承帝不禁有些好奇.而這時,卻只見殷鳳翔緩聲道

"父皇,兒臣多年來因身體關系,一直閉門不出,所以從到大也從未為我東陵,為父皇出過一份力.這讓兒臣很是愧疚……所以這一次,兒臣想和左大人一同協助辦案!也算是盡到兒臣身為臣,身為子的一份力量!"

"並且,這樣一來,也算是對兒臣的一份曆練.否則兒臣一直這樣不問世事的待下去,將來如何能替父皇分憂?"

殷鳳翔的話的相當認真和誠懇.所以,本來還有些猶豫的順承帝一聽他這麼,不由得微微抿了下唇,接著便點了點頭道

"好,既然你這麼,那就去吧!不過老二,朕提醒你,萬事以身體要緊,切不可胡來……知道嗎?"

"是!兒臣遵命!"

笑著應聲,隨後殷鳳翔轉頭看向旁邊的聶瑾萱.而此時,站在一旁的聶瑾萱卻是皺了下眉,但接著卻也微微一笑

************************************************

案子重新被定義,進而從刑部最終轉到了聶瑾萱的手中!當然,這些也是在聶瑾萱的意料之中,畢竟佟淑嬪是後宮妃嬪,那麼之後在查案時,定然會牽扯一些後宮之事.那麼這時候再由刑部調查,便不好了.所以,順承帝定然會將案子轉到既不是刑部官員,卻又知曉案的自己手中.

只是,聶瑾萱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是她和殷鳳湛在調查佟淑嬪被害一案的.之後兩人和離,案子自然就落在了殷鳳湛的頭上.而眼下兩件案子合並在了一起,那麼很自然的,殷鳳湛也會加入到她的查案組中!

所以,當第二天一早,聶瑾萱來到刑部和殷鳳翔簡述案的時候,殷鳳湛的忽然出現,頓時把聶瑾萱嚇了一跳,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開口道

"殷鳳湛?你怎麼來了?"

聶瑾萱反射性的開口,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瞬間眸光一轉,徑自瞥了眼坐在聶瑾萱旁邊的殷鳳翔.

殷鳳湛的目光冰冷如霜.可此時對上他的眼,瑞王殷鳳翔卻是溫和的一笑

"四皇弟,你怎麼來了?怎麼?也是為了案子,還是其他有什麼事兒?"

殷鳳翔一如既往的隨和有禮.可聞,殷鳳湛卻是一聲不吭的盯了他好一會兒,隨後徑自走到旁邊的位置坐下

"佟淑嬪一案現如今已和京城的幾宗血案合並,所以本王奉父皇之命協助辦案!"

"哦,原來如此!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並且四皇弟天資聰穎,想來有四皇弟相助,定然如虎添翼!"

殷鳳湛依舊一臉冷然,而一聽這話,殷鳳翔這才恍然大悟,然後贊揚的道.

殷鳳翔一片和氣和贊揚.可聞,殷鳳湛卻始終一副冷冰冰的死樣子.見此形,殷鳳翔倒是沒是什麼,但坐在他旁邊的聶瑾萱卻不禁瞪了殷鳳湛一眼

"如虎添翼?!我看未必,想來不要填麻煩我就謝天謝地了!"

"呃……三姐……"

"聶瑾萱,你什麼呢?"

顯然,聶瑾萱很看不慣殷鳳湛那拽樣子.可她這邊話音一落,瑞王殷鳳翔不禁想要勸她兩句,但話還沒完,便只聽對面的殷鳳湛瞬間質問道

一時間,偌大的刑部後堂里,詭異異常.坐在角落的刑部尚書左巍,更是縮到一角,然後眼睛一閉,干脆來一個眼不見心不煩

可隨後,就在這一片安靜的詭異之中,聶瑾萱卻冷冷一笑,然後瞬間秀眉一挑

"誰誰知道!"

"你……"

第一次,聶瑾萱當著外人的面兒,沒給殷鳳湛面子.而此時,看著他那被氣得鐵青的臉,聶瑾萱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接著便又將目光落到旁邊的殷鳳翔身上,繼續著案……

見此形,已然臉色陰沉到不行的殷鳳湛,更是頓時站起身,可隨後還不等他話,便只見墨玉玨大步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墨玉玨行色匆匆,隨後一進門還不等坐下,便直接開口道

"那具無名男尸查到是誰了!"

墨玉玨低聲的著,一聽這話,原本還在和殷鳳湛斗氣的聶瑾萱頓時一驚,隨即猛然神一轉,然後抬頭看向墨玉玨

"真的?是誰?"

"兵部侍郎黃柏齊的二公子,黃虎!"

……

終于,無名男尸的身份確定了.可此時此刻,墨玉玨的話音一落,前堂里的幾人,包括殷鳳湛卻都愣住了!

畢竟,死者的身份太過特殊,而這件事兒一傳出去,定然會在廟堂之上引起軒然大波!

所以,一時間,眾人都沉默了.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回過神來,然後低聲問道

"確定嗎?"

"應該錯不了!據黃家人反應,黃虎是在四五天前離開府的,之後便再也沒回來!"

"四五天沒回來,怎麼黃家人都沒有擔心過嗎?"

"因為黃虎離開的時候是要去外地游學一陣子,所以黃家人自然沒有想過別的."

"嗯,那好,讓黃家人過來認尸吧!然後再最後確定一下那個胎記."

微微皺眉,隨後聶瑾萱低聲吩咐著,可她這邊話音一落,此時已然重新坐回到位置的殷鳳湛卻是瞬間開口道

"且慢!"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真正答案
下篇:很有可能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