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哪里來的

甄曉蓮欲又止,卻又帶著幾分楚楚可憐.可這話聽在聶瑾萱耳里,卻讓聶瑾萱不禁想笑.所以,在短暫的怔忪後,聶瑾萱不由得神一斂

"請問太子妃這話何意?"

聶瑾萱的表平靜,溫婉的嗓音更是一如什麼都不知道一般,見此形,甄曉蓮瞬間眉頭一動,但隨後還是上前一步聲道

"就,就是之前在醉霞山莊……其實,我只想,那天晚上的事,真的只是誤會,所以還請宸王妃不要誤會才是……"

"誤會?我不知道太子妃此何意,不過,既然太子妃起這事兒來,那我卻是只想問太子妃一件事兒,不知太子妃是否能如實告知?"

此時此刻,即便聶瑾萱不知道甄曉蓮的十分心思,但也大概猜得到七八分.可眼下,她可沒有時間和她勾心斗角的拼心機,卻是只想知道一件事!

聶瑾萱問的直接.而聞,本來想好了辭的甄曉蓮反倒是一愣,然後微微秀眉微蹙的看向聶瑾萱問道

"呃……不知宸王妃想問什麼事?"

"很簡單,我只想知道,那天晚上太子妃為何會出現在我和王爺的房間里!"

聶瑾萱特意加重了'我’的發音.而一聽這話,甄曉蓮先是一驚,但隨後不禁微微斂下了眸子

甄曉蓮意外的沉默不語,見她如此,聶瑾不由得微微皺起眉頭,可就在隨後聶瑾萱想要再次追問的時候,卻只見剛剛還斂眸不語的甄曉蓮忽而吸了一下鼻子,然後瞬間眼中含淚的抬頭道

"這件事兒,我不便開口,如果王妃真的想知道實,還是……還是去問宸王殿下吧……"

甄曉蓮的聲音越漸哽咽,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有些懵了.可隨後也不等聶瑾萱再追問什麼,甄曉蓮便飛快的對著聶瑾萱點了下頭,然後竟快步走了……

而看著她那飛快離去,並不時拭淚的背影,站在原地的聶瑾萱頓時僵在了當場

怎麼回事兒?

回去問殷鳳湛?!

可之前殷鳳湛不是,是意外嗎?並且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等等,難道,殷鳳湛那個混蛋在謊?!

頓時,聶瑾萱一想到這里,心里莫名泛起一股不出的火氣,連著原本平靜的臉色都越漸變得難看起來.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要盡快出宮,然後回府質問殷鳳湛究竟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卻只見一個太監快步向著自己走了過來!

而那太監,聶瑾萱如果記得沒錯的話,正是永信宮的人.所以,隨即聶瑾萱不由得停下腳步,而這時,便只見那太監快步來到聶瑾萱面前後,趕忙躬身行禮

"見過宸王妃,奴才給您請安."

"嗯,怎麼了公公?難道是貴妃娘娘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哎喲,王妃真是厲害,一猜就中!貴妃娘娘聽王妃您今天一大早就進宮來了,所以特意讓奴才過來請王妃過去~!"

這太監也是個會話的.而一聽是張貴妃找自己,聶瑾萱隨即也不多什麼,微微點了下頭後,便徑自跟著那太監走了.

*************************************

和太監一路而行,隨後沒過多久,便來到了永信宮門口.而這時,聶瑾萱不禁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對著前面的太監問道

"請問公公,你可知貴妃娘娘找我何事?"

聶瑾萱的刻意壓低了嗓音.而聞,走在前面的太監頓時想也不想的回話道

"喲,這個奴才可不知道.奴才只是聽主子的吩咐,來找王妃您過去,倒是沒聽主子具體什麼……"

太監倒是回答的直接,不過到這里,那太監卻也是腳下一頓,然後悄悄的回過頭對著聶瑾萱聲道

"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有什麼事兒,奴才看著從昨晚上開始,主子的臉色就不太好看,好像是有什麼愁事兒,可究竟是什麼事兒,奴才就不知道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

"哎,不過王妃您放心,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兒,奴才沒看到主子發怒,所以您放心好了……行了,到地方了,奴才走了,王妃您進去吧,主子正在殿里等您呢~!"

著,那太監對著聶瑾萱躬身行了個禮,然後便徑自走了.而此時,在聽過太監的話後,聶瑾萱卻心頭狐疑,但隨後還是邁步走進了永信宮的偏殿……而隨後一進門,便果然看到張貴妃正坐在位置上等自己

見此形,聶瑾萱趕忙上前行禮道

"瑾萱見過貴妃娘娘."

"你來啦~!行了,快起來吧,過來到本宮身邊來~"

張貴妃依舊隨和,聞,聶瑾萱再又行了下禮後,便緩步上前來到張貴妃身旁.而這時,就在聶瑾萱過來的時候,站在張貴妃旁邊的宮女玉珠卻直接一擺手,然後將殿里所有侍候的宮人都打發了下去,最後連著玉珠自己也悄然離開,並順手將房門關上.

而等著這邊玉珠等人一走,這時張貴妃才又一把拉過聶瑾萱的手,接著緩聲道

"瑾萱啊,這現在周圍沒有人,你跟本宮,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啊?為什麼你要和湛兒和離?"

……

想來,聶瑾萱怎麼也沒想到,張貴妃找自己,竟然是為了這件事兒.所以,在聽到這話的瞬間,聶瑾萱猛的一驚,但隨後還是徑自低聲反問道

"呃……貴妃娘娘何出此呢?"

"怎麼?本宮的不對嗎?難道你沒有提出和離?"

"呃……不,不是,瑾萱只是……"

"好了,瑾萱,本宮從來就沒拿你當外人.湛兒是本宮帶大的,就算不是嫡母親生的,那也連著血脈呢!而瑾萱你是湛兒的媳婦……所以,現在你就跟本宮實話,你為什麼要和湛兒和離啊?難道這事兒是假的不成?"

此時的張貴妃一臉揪心和凝重.而一對上張貴妃那雙眼,聶瑾萱原本已然含在嘴里的話,頓時又咽了回去,接著在短暫的沉默後,才慢慢的開口道

"既然貴妃娘娘知道了,那瑾萱也不想再瞞著您了……瑾萱和王爺和離的事兒是真的,至于原因,其實,真的是……真的是一難盡……"

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之間的問題,聶瑾萱不認為都能和張貴妃!並且到底,如果非讓聶瑾萱出一個道理,她也不出.可眼下兩人之間的問題,卻又不是三兩語能解決的.甚至于在聶瑾萱看來,也許在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那麼又為何還要繼續下去?!

聶瑾萱無法和張貴妃解釋.而此時,一聽聶瑾萱這麼,張貴妃也跟著皺起眉頭,然後才又道

"既然不出理由,那本宮也不逼你,可是瑾萱啊,這和離之事非同可,不單單是你和湛兒兩個人的事,甚至還關系到整個聶家,這些事,你都有考慮過嗎?"

"並且,這俗話,烈女不嫁二夫!所以瑾萱你想想,一旦你和湛兒和離了,不管誰對誰錯,對你都沒有好處,畢竟你是女人啊……瑾萱,本宮這麼,你明白嗎?"

張貴妃的苦口婆心.而這些事,聶瑾萱又怎能不明白.所以,隨後聶瑾萱也面色凝重的點了下頭

"貴妃娘娘的話,瑾萱心里明白.可如果兩個人真的在一起不合適,及早分開不是更好嗎?不過眼下關于和離的事,還沒有確定,皇上給三天時間讓瑾萱考慮,所以現在瑾萱也還在猶豫……"

之後的話,聶瑾萱沒有.而一聽她在考慮,張貴妃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那就好!不過瑾萱啊,你也別怪本宮多嘴,本宮是真的覺得你不錯,當然,關于湛兒的事,本宮也知道他那個死脾氣,是好是壞都是不吭聲,就算是心里喜歡,卻還是嘴硬的緊……要不怎麼,這男人啊,都是一個毛病!所以瑾萱你千萬要多擔待著點兒啊……"

……

之後,張貴妃又好一頓勸聶瑾萱,而聶瑾萱卻是什麼也沒.最後直到快晌午了,張貴妃才放聶瑾萱回去.

折騰了一個上午,聶瑾萱也是有些累了.可一出宮,聶瑾萱本想著直接回府,但隨後聶瑾萱卻臨時改了主意——回聶府.

聶府離皇宮很近,所以沒一會兒便到了.守門的人一見是聶瑾萱回來了,馬上進去通報.可此時的聶瑾萱也沒時間管這些,直接邁步進府後,便奔著聶瑾惠的房間走去.

可隨後當聶瑾萱來到聶瑾惠房間的時候,卻發現,房間里除了聶瑾萱,竟然還有另外一個人在,而這個人就是已然出嫁的聶家大姐聶瑾瀾!

聶瑾瀾年方十九,比聶瑾萱大兩歲.身為聶府大姐,聶瑾瀾確實有幾分豪門千金的氣質.兩年前和鎮國將軍府的大少爺成親,成為了鎮國將軍府的大少奶奶,風光可謂一時無兩!接著沒過多久,便開始打理將軍府,因此平日里聶瑾瀾也是鮮少回聶府的.

所以,看著坐在房間里的聶瑾瀾,聶瑾萱不由得一愣,而此時,看著聶瑾萱來了,聶瑾惠卻是第一個反應了過來

"瑾萱?!你怎麼回來了?來來來,快過來坐,哎呀,今天真是好日子,這大姐也回來了,你也回來了,真是難得~!"

聶瑾惠一如既往的熱.而此時,看著忽然而至的聶瑾萱,坐在位置上的聶瑾瀾卻是微微眉頭一動,然後緩聲道

"瑾萱回來了呀!進來怎麼樣?在王府還好嗎?"

聶瑾瀾的聲音不急不緩,聽著到讓人覺得很是舒服.所以隨後聶瑾萱也是微微一笑,然後邁步上前

"還好,大姐呢?多日不見大姐,不知大姐在將軍府如何?"

聶瑾萱自然而然的應聲,可聞,聶瑾瀾卻是愣了,隨即轉眸看了眼聶瑾惠,接著便只見聶瑾惠'噗嗤’一聲輕笑了出來

"呵呵~,看吧大姐,我的沒錯吧!瑾萱現在和原來可是不一樣了!別是這個,就連著宮里的張貴妃也是對她贊不絕口呢~!"

想當初,聶瑾萱那尖酸的潑婦樣兒,可是名聞整個東陵京城.所以對于她,聶瑾瀾向來沒什麼好臉色.可此時一見聶瑾萱如此沉穩有禮,自然是被嚇了一跳.

但聶瑾瀾終歸是自受過豪門教育的千金姐,所以,在短暫的驚訝後,便馬上抿嘴一笑,接著徑自道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呢!自打剛剛三妹進來,我就覺得好像和之前不同了,原來真的不一樣了……呵呵,不過這也是好事兒,來,三妹過來坐."

……

聶瑾萱沒想到,自己今天回府找聶瑾惠,竟然無巧不巧的碰上了大姐聶瑾瀾.而因為聶瑾瀾的在場,聶瑾萱自然也不好問聶瑾惠話,更不可能將聶瑾瀾支走,所以便只好應和著.

最後直到過了好半晌,聶瑾萱才在聶瑾瀾起身親自出去准備茶點的功夫,趁機低聲對著聶瑾惠道

"二姐,其實今天我回來,是有件事兒想要問你."

時間不多,聶瑾萱直接開門見山的道.聞,正徑自喝著茶的聶瑾惠卻是一愣,然後笑著應聲道

"什麼事兒啊?"

"二姐,你和我實話,之前在醉霞山莊,是不是你告訴秀,要給王爺下藥的?"

"呃……瑾萱,你,你聽我……其實……"

聶瑾惠沒想到,今天聶瑾萱特意回來,竟然是為了這事兒,隨即不由得有些緊張了起來,可隨後沒等她解釋完,聶瑾萱便直接開口打斷了她

"行了二姐,具體的原因,我已經都聽秀了.所以,我知道二姐是為了我好,可是二姐,我想和你的是,二姐這麼做,雖然是好心,但對我和王爺卻沒有一點兒的好處!而今天我回來,並不是想質問二姐什麼,卻是只想知道……那個藥,二姐當時是從哪里得到的?"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有何不同
下篇:里子面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