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疑點再起

其實,在最開始驚聞碧瑤死了的時候,聶瑾萱第一感覺就是——她是被人滅口的!

甚至于在之後找到了佟淑嬪被害的第一現場,接著匆匆忙忙從醉霞山莊回到京城,以及剛剛和順承帝一番辭間,聶瑾萱都更加認為,碧瑤絕對不可能是自殺!

碧瑤和這件案子有關系,所以被威脅承認罪行,最後被真凶殺人滅口……這是聶瑾萱原本的判斷!可聶瑾萱怎麼也想不到,碧瑤竟然真的是自殺的!

聶瑾萱有些愣神.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這麼,本來也同樣覺得碧瑤的死有些蹊蹺的高才庸,也不由得皺起眉頭

"自殺?!真的是自殺?!可是王妃,之前您不是,這碧瑤不是凶手嗎?而如果不是凶手的話,那她又為何自殺?!這……這沒有道理啊!"

高才庸也深表不解!而此時,旁邊的殷鳳湛卻是雙眸一眯

"確定是自殺?"

"左手動脈被割破,痕跡很多且很雜,而如果是他殺,凶手為了不驚動死者,就會一刀下去乾淨利落,要不然,如果一下不成,便會驚動死者,而眼下這般傷痕,除了死者,也就是碧瑤自己下手之外,再無其他解釋!另外,傷口外淺內深,明用力方向從內向外,也符合自殺的割腕方向,並且傷口也很是凌亂……"

用著平靜的不能再平靜的聲音,聶瑾萱靜靜的著.而到這里,卻是微微一頓,然後轉頭看向高才庸

"對了高公公,在發現碧瑤死的時候,可否看到周圍有什麼東西?凶器之類的?"

"哦,這個奴才知道,碧瑤死的時候,是坐在牢房的牆角的,左手就那麼放著全是血,右手拿著一個瓷碗的碎片……當時,奴才是親眼看到的,絕對錯不了!"

"嗯,那就對了!碧瑤是打破了瓷碗,然後用碎片割破手腕自殺的……"

唇微抿,聶瑾萱低聲著,聲落,便又把視線落在了眼前躺在地上的碧瑤身上

"碧瑤年紀還這麼,想來也是從就在宮里長大,連著外面的世界都還沒看清楚就……"

聶瑾萱心里有些難受.可站在旁邊的高公公一聽這話,卻不由得皺了下眉頭,然後忍不住插話道

"呃……王妃,其實碧瑤不是從在宮里長大的!她進宮也不過兩年而已."

高才庸徑自的著,隨後便作勢命人把碧瑤的尸體收拾好,可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不由的一愣,然後轉頭看向高公公

"進宮才兩年?高公公,這是真的嗎?"

"是啊~!哎~,本來這事兒,奴才也沒怎麼注意的.這不,這次是佟淑嬪出事兒,奴才才查到碧瑤的身上,然後將她當年入宮的記錄查了一遍,這才知道,原來碧瑤是在兩年前入宮的.可因為她長得秀氣,識文斷字,心思又機靈,才讓佟淑嬪看中的!"

"而這佟淑嬪呢,哎~,不是奴才現在看著她不在了,才這麼的,其實王妃您有所不知,這佟淑嬪雖然容貌豔麗,舞姿傲人,但這才學上,卻是……這句難聽的,雖然斗字不識一筐是有些過分了,可絕對是拿不到台面上的!"

"所以呢,也正是因為這樣,佟淑嬪就看中了碧瑤有才學這一點!因此,這兩年來,碧瑤沒少在暗地里幫襯著佟淑嬪,要不然啊,那佟淑嬪在後宮里雖然很得聖寵,但卻不知被多少個主子明里暗里笑話著呢!否則王妃您想,那碧瑤不過剛剛進宮兩年,怎麼就成了佟淑嬪的貼身侍女的?這都是有原因的~!"

後宮妃嬪間的你爭我斗,太監宮女間的相互排擠,沒有人比高才庸更明白其中的彎彎繞繞.可此時,聽著高才庸這番話,聶瑾萱卻神一凜,然後再次追問

"那請問高公公,高公公在調查碧瑤的時候,可否查到她之前是做什麼的?"

"呃……王妃您是,碧瑤在進宮之前的出身嗎?奴才都查過了,這碧瑤原本叫張碧瑤,本來是城外一戶農家的女兒,後來父母先後亡故,沒了生計才進宮的……當然,她這麼大才進宮,也是拖了關系的,據是因為其母和宮里的某個管事的有點兒交,所以在其母死後,才被那管事兒的弄進宮的.哦,對了,那碧瑤的母親據原本是個落難的閨秀,所以碧瑤識文斷字,就是跟著她母親學的……"

"那高公公知道那個管事兒的是誰嗎?"

"知道啊!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四品淑嬪被害,碧瑤是疑凶,那麼當初把她弄進來的管事兒,當然也是要受牽連的……呃,怎麼?王妃想要見那個管事兒嗎?"

看出了聶瑾萱的心思,高公公隨即不由得反問,聞,聶瑾萱頓時微微一笑,接著高公公倒也不多,先是吩咐人將碧瑤的尸體收拾好,然後便帶著聶瑾萱去找那個將碧瑤弄進皇宮的管事兒.

而跟在一旁的殷鳳湛,雖然至始至終都沒有什麼,但卻一直注意著聶瑾萱的反應,深邃的眼底,不時隱隱的泛起一抹若有所思……

**********************************************

從皇宮的後山回來,接著高公公便將聶瑾萱一行帶到了近衛營的地牢.隨後經過重重鐵門守衛,便徑自來到了地牢里

"王妃,他叫張喜,就是那個將碧瑤帶進宮里的管事兒."

站在一間牢房前,高才庸低聲的著,話落,隨即轉頭看了眼牢房里……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也不禁順著高才庸的視線看了過去,隨即便看到牢房里一個略顯佝僂的背影.

不由得,聶瑾萱微微皺了下眉,然後揚聲問道

"請問,你就是張喜?"

"……嗯……"

想來是因為睡著了,所以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那蹲坐在牢房角落中的張喜才微微應聲.接著緩緩的抬頭……可就在看到高才庸以及聶瑾萱等人的瞬間,卻趕忙連滾帶爬的上前道

"王爺,王妃,奴才是冤枉的!高公公,奴才是冤枉的呀,那碧瑤和奴才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啊……王爺……"

張喜也是在宮里待了多年的老人了,所以對于殷鳳湛自然也是認識的.至于聶瑾萱,則是因為上次蘭才人之死的事,因此,張喜自然也不會陌生.

而此時,聽著張喜的求饒,高公公卻臉色一凜

"行了張喜,別這些沒用的,今天宸王爺和宸王妃過來是要問你話,你要有什麼什麼,要是有半句虛,心你的腦袋……聽清楚了沒有?"

"是,是,是,奴,奴才知道!"

聽著高公公這麼,張喜自然不敢再多什麼.隨即高公公轉頭看了眼聶瑾萱,接著聶瑾萱便徑自上前一步,然後看著張喜問道

"張喜,你可認識碧瑤?"

"奴,奴才認識."

"那兩年前,是不是你將碧瑤弄進宮里來的?"

"是……"

"為什麼你會幫她?"

"因,因為她找奴才,她母親死了,沒,沒有投奔的地方,所以想進宮混口飯吃……"

張喜倒是老實,聶瑾萱問一句,他答一句,卻也的干脆.可聽到這里,聶瑾萱卻是微微眼角一動,才又追問道

"你認識她母親?"

"是,是……奴,奴才在進宮之前,家境貧寒,當時碧,碧瑤的母親給了奴才很多幫助,所以當時奴才邊,如若將來奴才在宮里混出個頭兒來,定然不會忘了她的恩.所以,當兩年前碧瑤找到奴才的時候,奴才才會幫將她進宮……可,可是王妃,您要相信奴才,奴才真的不知道,那碧瑤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兒啊,如果當時要是知道,就算是給奴才是個膽子,奴才也不敢將她帶進來啊!王妃,您要相信奴才啊……"

張喜忍不住求饒,而此時,聶瑾萱卻徑自站起身,見此形,高公公知道這是聶瑾萱問完話了,隨即便作勢要帶著聶瑾萱離開……可隨後聶瑾萱才剛剛走了兩步,卻又腳下一頓停了下來,然後回頭看向牢里的張喜

"張喜,你之前見過碧瑤嗎?"

"沒,沒有啊……奴才進宮這麼多年,都沒有出宮回家一次,怎,怎麼會見過她呢?"

"那你怎麼知道碧瑤就是當年你恩人的女兒?"

"因為當時她來找奴才的時候,帶了一塊玉佩,那玉佩奴才認得……"

張喜低聲的著,而這時,站在旁邊一直沒吭聲的高才庸卻是冷哼一聲

"哼,玉佩?!張喜,你的毛病,灑家還不知道?就認識錢,想必當初那碧瑤進宮,也是給了你好處的吧!要不然,你能幫忙?真是天大的笑話!"

"呃……高公公,奴,奴才是收了錢,可奴才真的是看到那玉佩,才會幫忙的!天地良心,奴才要是敢半句謊話,五雷轟頂!"

張喜的信誓旦旦,可隨後高公公卻直接瞪了他一眼,接著便帶著聶瑾萱和殷鳳湛走了出去……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朕准了!
下篇:三天時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