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一吻封唇

聶瑾萱的動作飛快,連著殷鳳湛都不禁瞬間一怔,可這邊聶瑾萱的話還沒有完,便頓時愣怔了

原來只見,此時殷鳳湛的腿上,竟然腫了好大一塊,而正中間傷口的位置竟然已經開始潰爛了!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也是一驚,隨即不由得側身坐到了殷鳳湛的旁邊

"怎麼回事兒?怎麼弄成這個樣子?"

聶瑾萱邊著,邊先將手里的刀放到一旁,然後伸手將殷鳳湛的褲子往上挽了挽,接著低頭認真的查看傷口.

聶瑾萱看的仔細,但片刻之後卻不由得皺起眉頭

"怎麼會這樣?不是都上過藥了麼?你真是……"

殷鳳湛的傷口惡化了.想來是因為之前受傷後,雖然做了處理,可忽然的祭春,使得殷鳳湛不能休息,再加上這幾天殷鳳湛每天都跟著去紫楓林,這樣一來無形中增加了運動量,最終導致還沒有徹底愈合的傷口開始惡化!

聶瑾萱明白其中的道理,但還是忍不住念叨兩句.而話落,卻是不禁抬頭看向眼前的殷鳳湛道

"現在況很不妙,傷口惡化了.如果不及時處理這條腿就廢了!"

認真的開口,聶瑾萱並不是嚇唬他.可聞,殷鳳湛卻只是神不動的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再次伸手拿過旁邊的刀,並作勢要把傷口化膿的部分挖出去!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被嚇了一跳,然後趕忙拉住他的手

"你干什麼?!你以為這樣就能解決問題嗎?!"

此時此刻,聶瑾萱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幼稚的可笑.所以,揚聲吼了他一句後,聶瑾萱更是一把將他的手推開,同時奪過刀放到旁邊,接著才又道

"現在傷口這個樣子,你以為把壞死的肌肉組織挖下去就能好嗎?!可你不要忘了,就算是把壞死的部分挖下去真的有效果,可之後你要怎麼辦?!要如何處理?而如果不好好處理的話,那還不是和之前一個樣子?!"

"再,這一刀下去非比尋常,就算是真的處理好了,你明天也走不了路了.到時候你要如何向別人解釋?!"

實在忍不住的對著殷鳳湛一頓罵,話落聶瑾萱更是不禁白了他一眼,而此時,看著眼前的聶瑾萱在自己面前義正詞嚴,向來冷然的殷鳳湛卻是不禁皺了下眉

殷鳳湛沒有話,但一雙深邃的眼睛,卻始終盯著眼前的聶瑾萱.而隨後一對上他的眼,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

"帶藥了嗎?"

聶瑾萱低聲的開口,話落,便只見殷鳳湛抬手從懷中拿出一個的紙包來.頓時一看到還有藥,聶瑾萱這才松了口氣,然後伸手把藥拿了過來

"你先等一下."

拿過藥,隨後聶瑾萱便徑自起身走了出去.

……

殷鳳湛不知道聶瑾萱出去干什麼,接著直到過了大約一刻鍾的功夫,聶瑾萱才又從外面走了回來,同時手里拿著一個酒壺.

見此形,殷鳳湛不禁挑了下眉,但卻什麼也沒.而這時,聶瑾萱卻直接坐了過來,同時也將一盞油燈帶了過來,並同時准備好乾淨的布巾,清水,銅盆……然後稍一坐下,聶瑾萱便拿過刀,然後開始將刀刃在油燈上烤

聶瑾萱不住的移動位置,以便讓燃燒的火焰徹底將刀刃全部炙烤通透.而在准備的同時,更是低聲吩咐道

"一會兒我會用刀現在你傷口已經化膿的地方挑開一個口子,然後將膿液擠出來,有些疼,但希望你能忍住."

著,聶瑾萱抬頭看了殷鳳湛一眼,然後將油燈挪到一旁,接著便直接用刀尖瞬間挑破那已然化膿的傷口!

瞬間,又黃又白的膿液頓時流了出來.見此形,聶瑾萱趕忙將手里的刀放到一旁,然後將布巾沾上酒,便開始用力的將膿液擠出來.

幾天的折騰,讓殷鳳湛的傷口遠比看上去的還要重.膿液被一次次的擠出來,最後直到見血,聶瑾萱這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拿起酒將那傷口又洗了一遍!

可就在這時,聶瑾萱本來以為膿液全部都擠乾淨了,卻是不想,在已然擦拭過的傷口上,竟然又泛起了淡黃色的液體來!

頓時,聶瑾萱忍不住皺眉,再次用手擠了擠,卻收效甚微,最後在再又目光凝重的盯著傷口好一會兒後,聶瑾萱忽然低下頭,然後直接用嘴開始吸吮那腫不堪的傷口!

聶瑾萱的動作很突然!連著殷鳳湛也是瞬間眸光一動,可此時的聶瑾萱卻已然顧不了那麼多,一邊用力的吸著那傷口中的膿水,然後再一口口的把膿水吐到旁邊的銅盆里……

房間里鴉雀無聲,只是不時傳來膿水混合著唾液以及鮮血吐進銅盆中發出的'嘩啦’的響聲.最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聶瑾萱才緩緩停了下來,低頭一看殷鳳湛的傷口已然盡是鮮血,這才松了口氣,然後起身拿起旁邊桌上的茶水簡單的漱了下口,便又折了回來

"現在我用酒幫你清洗一下傷口."

著,聶瑾萱這回便全部將酒灑進那傷口上,接著待清洗過後,便上好藥,並最後用布巾仔細捆綁好!

……

一番忙碌下來,聶瑾萱已然渾身是汗.而看著殷鳳湛那已然包紮好的退,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勾了下唇,然後邊收拾東西,邊低聲道

"這次你可要心點兒,注意飲食,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牛羊肉,魚肉也要少吃,不要喝酒.然後這兩天也不要走動……"

"明天還要進山!"

前幾次的事實已經讓聶瑾萱知道,殷鳳湛是一個看似懂得很多,但實際上卻是在事上以及生活上全無常識的男人.所以聶瑾萱忍不住多了幾句.可誰想到,這邊還不能聶瑾萱把話完,殷鳳湛便直接一句話把她堵了回來

可一聽這話,聶瑾萱也火了,隨後將手里的沾滿膿液的布巾往旁邊一扔,接著便對著殷鳳湛呵斥道

"進山?!你進什麼山?!你不要命了,還是不要腿了?"

怒目圓睜,聶瑾萱此時恨不得直接揍眼前的男人一頓,不過同時她也明白殷鳳湛心里想什麼,所以隨後不禁又接著道

"我知道你是怕被人懷疑,可殷鳳湛我告訴你,你現在的傷口已經化膿了,如果眼下再不好好修養,到時候可是真的連命都沒有了!那樣的話,別你還想做什麼,還想掩藏什麼,都全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聶瑾萱不是一個會服別人的人,但重要的厲害關系,她卻必須要清楚.而此時面對著聶瑾萱的字字警告,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沉默不語

殷鳳湛再次成了悶葫蘆.見他如此,聶瑾萱心里有氣,卻也不好再什麼.但還是忍不住一邊繼續收拾東西,一邊念叨道

"哼!反正我是把話都和你了,具體如何你自己想.當然,你要是不要命了那更好,反正你要是死了,我就馬上改嫁,就算不改嫁一個人過也挺好,省的一天和你生氣.不過,要是早知道你不要命的話,剛剛我就不幫你吸膿水了,害得我現在都害怕,會不會之後被你傳染,我……"

長這麼大,聶瑾萱破天荒頭一次對著一個男人喋喋不休.可隨後,就在聶瑾萱的正順口的時候,卻忽然只見一直默不吭聲的殷鳳湛一把將她拉過來,接著瞬間覆上了她的唇……同時也將聶瑾萱之後所有的碎碎念全部吞了進去!

……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殷鳳湛吻住了她!

而此時,感受著唇間那凌厲而強悍的力道,霸道而狂妄的掠奪,聶瑾萱頓時呆住了!

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手中的銅盆,酒壺更是早已乒乒乓乓的掉在了地上,弄得一地狼藉.

而此時,殷鳳湛也是睜著眼睛,直直的對上聶瑾萱的眼,隨即靈巧的舌不禁霸道的撬開懷中女人的唇齒,然後順勢攻了進去……

瞬間,聶瑾萱直覺的心頭一顫,但隨即卻猛的回過神來,接著瞬間抬手一把推開眼前的男人……

************************

一個吻,打斷了一切.

隨後殷鳳湛和聶瑾萱都沒有話.依舊同榻而眠,但等著第二天聶瑾萱醒來的時候,殷鳳湛已然又不見了人影!

殷鳳湛還是去了紫楓林.

頓時,一想到這里,聶瑾萱便忍不住在心里生氣,但卻也無可奈何.接著這一整天,聶瑾萱都有些心神不甯,隨後本想著下午睡上一覺,但卻是不想,這邊聶瑾萱才剛剛躺下,卻只聽推門聲響起

不由得,聶瑾萱直覺的以為是秀進來了,便不禁低聲吩咐道

"我睡一會兒,要是事兒再過來叫我!"

聶瑾萱緩聲著,話落,便徑自閉上眼睛……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熟悉的嗓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起來,出事兒了!"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莫名心痛
下篇:隔行隔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