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法醫王妃
共處一室

倒酒,拔箭……聶瑾萱的動作一氣呵成.但那瞬間噴濺的血跡,還是濺了聶瑾萱一臉.

可此時此刻,聶瑾萱卻已然沒有時間去在乎這些.隨手將斷箭扔到一旁,然後利落的將手里那沾滿了烈酒的布巾直接捂在了殷鳳湛的傷口上.而那綻開的血肉碰觸到烈酒的瞬間,頓時讓殷鳳湛不禁皺了下眉

但終歸,殷鳳湛還是沒有吭聲.而這也讓一直低頭忙活的聶瑾萱不由得抬頭看了他一眼

"不吭聲不算本事,不讓自己受傷才能耐呢!"

雖然不想,但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嘟囔了一聲.聞,原本低頭注視著傷口的殷鳳湛瞬間抬眸,然後臉色一沉

"本王還用不著你教!"

"不讓我教,那受傷了就別到我這里來!"

頭也不抬的堵了殷鳳湛一句,而話的功夫,聶瑾萱更是已然快速將殷鳳湛原本血肉模糊的腿纏個嚴嚴實實,而待一切都弄好了,聶瑾萱這才徑自抬起眼

"我現在只是簡單的幫你把傷口包紮一下,烈酒有殺菌消炎的作用,但你現在的傷太重,單單只是烈酒是不行的.所以你現在還是得馬上出宮,然後盡快找大夫看一下."

著,聶瑾萱隨即從床榻上站起身,然後趁著窗戶縫隙透進來的些微亮光,將之前用過的烈酒和布巾以及一些血跡收拾乾淨.可等著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都收拾好了,卻驚訝的發現,殷鳳湛非但沒有起身離開,反倒是身子一翻,直接躺倒了床上

頓時,聶瑾萱忍不住一愣,然後邁步來到床榻前

"你干什麼?怎麼還不走?"

盯著躺在床上的殷鳳湛,聶瑾萱很是震驚.可聞,殷鳳湛卻只是抬起深邃的眸,神不動看了聶瑾萱一眼

"現在不行."

"啊?"

由盯著改成瞪著,聶瑾萱瞬間只覺得氣血開始上湧

"為什麼不行?你進的來,難道就出不去?"

"現在有傷!"

"你……那你不走,我怎麼辦?"

聶瑾萱急了.因為此時的殷鳳湛已然明顯的做出一副:【本大爺今晚就睡在這里了,你自己另外找地方吧!】的樣子.而看著他那個樣子,讓聶瑾萱都恨不得直接一腳將他踢下去.

可終究聶瑾萱還是沒有踢他,而只是站在床邊瞪了他好半晌,隨後微微呼了口氣

"那你究竟什麼時候走!"

"寅時."

簡單的回了聶瑾萱一句,隨後殷鳳湛更是伸手一把將旁邊的錦被蓋在自己身上.而此時,本來還在腦子里換算寅時是幾點的聶瑾萱見此形,頓時眼睛一厲,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將錦被扯到了自己手里

"霸著我的床,還想連被也拿走?想得美!"

聶瑾萱憋了一晚上的火氣,終于在此刻爆發了.話落,隨即狠狠的瞪了神微愣的殷鳳湛一眼,然後徑自轉身離開.

……

這一夜,聶瑾萱睡得很不安穩.而妨礙她的除了躺在不遠處床榻上的殷鳳湛之外,另外一個就是身下那硬邦邦的長椅.所以折騰來折騰去,最後剛剛才到丑時中的時候,聶瑾萱便醒了,隨即便一直在心里默念著快些到寅時,然後直接將床上那個該死的男人叫起來打發走.

聶瑾萱心里做好了盤算.隨後在快要都寅時的時候,便'騰’的一下從長椅上站了起來,快步走到床榻前,然後一把撩開床幃

"喂,到時辰了,快起來!"

心里憋著火,聶瑾萱自然沒什麼好態度.而此時,這邊聶瑾萱的話音剛落,殷鳳湛倒是真的緩緩的從床上坐了起來,可隨後還不等殷鳳湛下床,便只聽房外猛的傳來刺耳的驚叫聲

"來人啊,走水了!走水了,快來人啊!"

返回:法醫王妃
上篇:給我咬著
下篇:去榮馨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