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
814、西川與南蠻之篇

大萌曆二年,秋!

秋風有些蕭索,但金雁橋下的水里,魚兒卻游得十分歡快,今年是個豐收的好年,全國各地都迎來了大豐收,百姓安居樂業,大地一片欣欣向榮。

孫宇的車駕緩緩地來到了四川,駛到了金雁橋頭。

橋還是那座橋,美觀,大氣,橋頂上的金雁振翅欲飛,給人一種昂揚向上的美感。

孫宇從馬車里走出來,身邊跟著華佗、劉璋、張任、法正等一干妹子。華佗的臉上蕩漾著一些春意,她才和孫宇親熱完,所以臉色還有點紅潤,自從孫宇實現了天下太平,讓百姓都過上好日子的承諾之後,華佗就了卻一樁心事,在許昌城里開了個間醫館,後來又把這間醫館弄成了連鎖店,在全國的每個大城市里都開了分號,希望能幫助更多的貧苦百姓。這次她陪著孫宇入川,也有檢查一下四川這邊的分號的意思。

旁邊的花匠妹子劉璋則滿臉含羞,尋真太壞了,就在車里當著我們的面把醫神禦姐擺弄成各種模樣,這也真是羞殺人也,還叫我加入?天啊,我怎麼可能加入!

孫宇倒是沒理會妹子們的心情,反正中國曆朝曆代的皇帝,大多數都是荒淫不堪的。多自己這一個不多,少自己這一個也不少,做這種事也不算多出格,妹子們也勉強能接受,不用擔心。

他這次來四川金雁橋,主要還是為了幫張任解決至寶金雁橋的問題的……咳……這是明面上的說法,實際上的他主要是為了來幫長腿妹子解決黑絲問題的。

在這兩年里,長腿妹子和花匠妹子都已經被他擺過十八般模樣了,但是……他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對啊,主要就是少了黑絲,長腿沒黑絲,那還叫腿嗎?

于是,一向喜歡偷懶的孫宇,不辭辛苦跑到了四川來,再次站在了金雁橋頭。

“虛彩……列出至寶‘金雁’的屬性……”

虛彩立即提示道:

至寶技“金雁”,編號:NM520

依附道具:名為金雁的橋梁

功能:與張任的“槍王”組合成為“金雁槍王”,大幅強化張任的戰斗力,並可使金雁橋籠罩范圍內的軍師技失效

施放時的視覺效果:為張任穿上一條黑絲襪

孫宇點了點頭。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這至寶可以附加黑絲,太帥了。

“虛彩,將它的依附道具修改一下,改為直接依附于張任的身上……”

“嘟……修改完畢……”

只見一道金光從橋上飛起,刷地一下鑽入了張任的體內……

孫宇壞笑著轉頭對張任道:“長腿妹子。來,用個武將技試試。”

“我不要,你笑得好可惡,肯定在打什麼歪主意……”張任把腦袋拼命地搖。

“聽話,趕緊用一下武將技。”孫宇下命令道。

張任還想拒絕,突然看到花匠妹子劉璋滿臉不快地看著她:“聽尋真的話,連我都要聽他的話,你怎麼能不聽?尋真要你做什麼,立即照做。”

張任對劉璋的忠誠是無以倫比的,只好苦著臉。扁著嘴,使出了武將技,結果這一放,直接就把“金雁槍王”這個暗金色的絕招給放了出來,黑色的絲襪一瞬間就包裹住了她的兩條美麗的長腿……

長腿配黑絲。果然是完美到無法用語言形容,孫宇的口水刷地一下流了下來。

“哇哈哈,太完美了。走,回馬車上去……”孫宇一把抓住長腿妹子的手。就往馬車里拖。

“這是干嘛?咱們才剛剛從馬車里出來啊,好歹透口氣……”

“還透什麼氣?我已經饑渴難耐了……”孫宇將長腿妹子拎起來。刷地一下扔進了馬車里,然後惡狠狠地撲了進去。

“大白天的,別這樣……哎……你在摸哪里……”

劉璋看了看搖晃不休的馬車,心里忍不住就想:剛才和華佗一起,我不太好意思,現在換成張任的話……我倒是可以接受,反正張任的也不敢笑話我,她要是敢笑話我,我就……哼……干脆我也加入吧……

花匠妹子臉紅心跳地走到馬車邊,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車里響起了張任的驚呼:“主公……你怎麼來了……”

隨後是孫宇得意的怪笑:“哇哈哈,來得太好了,張任這家伙不太聽話,你幫我按住她。”

-----------

大萌曆三年,冬!

“姐姐,這個菜要放很多鹽嗎?”小孟獲拿著一個裝鹽的小罐子,向著鍋里狂倒。祝融嚇了一大跳,趕緊跳過來抓住她的手道:“完了,你倒得太多了,只能放一小勺……”

孟獲哦了一聲,將一鍋鹽放多了的菜倒掉,又重新倒油,倒菜開始炒,然後抱起一罐糖,全倒進了鍋里:“姐姐,放糖沒問題吧?”

祝融:“……”

唉,都怪我,從小給這孩子吃菠蘿,搞得她的味覺已經有異于常人了,看來這事情得慢慢校正。祝融自怨自艾了一陣,將剛煮好的菜端了起來,向著孫宇的寢宮走去,她今天做的菜是——鹽水菠蘿。

自從孫宇教會了她做鹽水菠蘿之後,祝融就把她那些亂七八遭的食譜慢慢拋棄了,幾年下來,她最後只會一個菜,就是鹽水菠蘿!

端著精心泡制的鹽水菠蘿走進孫宇的房間時,孫宇正在和糜竺卿卿我我,糜家三姐妹的大姐。最終也沒逃出孫宇的魔掌,在一年前被孫宇找了個機會吃掉了,溫柔的糜家大姐很討孫宇的歡心,經常都帶在身邊伺候。

這讓祝融嫉妒得要命,但是她又沒辦法,她做菜的功夫比糜竺差了幾條街,理財也是一塌糊塗,雖然她很擅長打架,但是大萌國四海升平。已經沒什麼仗好打了,祝融根本沒有發揮的余地,只能眼紅紅的看著別的女人一個比一個討孫宇喜歡,她卻連混上孫宇的床都沒資格。

“陛下,來吃菠蘿了!”祝融端著鹽水菠蘿走了過去。

孫宇大汗:“又……又是菠蘿?”

“陛下不是喜歡吃鹽水菠蘿嗎?這道菜還是你教我的呢。”

“可是……也不能天天吃這個啊。”孫宇的汗水八顆八顆的流。

這時又有一名女子走了進來,祝融看了半天,總覺得眼生,似乎沒怎麼見過,又似乎在哪里見過,想了半天才終于想起來。這個是包子人趙范的表妹,叫樊花。只見她作婦人打扮,顯然是已經嫁人了,但在這皇宮里除了孫宇還能嫁誰?

祝融大驚,連樊花都成功地和孫宇那啥了,為啥我還沒有成功?這……天理何在?

叔可忍。嬸不可忍啊!

祝融哭著跑回了廚房,拿起了鍋碗瓢盆,拼命練習起新菜來……

三天之後,祝融帶著滿臉的油煙,興高采烈地舉著剛剛炒好的回鍋肉,向著孫宇的寢宮跑了過去:“哈哈,我終于學會新菜了,這是除了菠蘿之外,我學會的第一個菜。這下尋真一定會喜歡我了,我可以得到幸福啦。”

她才跑到一半路。迎面碰上了朵思,只見朵思愁眉苦臉地站在孫宇的寢宮外面,滿臉不得志的表情。

“你怎麼了?”祝融好奇地問道。

朵思攤手道:“想和尋真成親,但是他就是不來搶我……你知道,咱們南蠻要搶親才算數啊。但是他似乎忘了這件事。”

祝融:“……”

她沉默了一陣,笑道:“不用擔心,我已經學會了新的菜。馬上就能討得他的歡心了,等我和他成功上了床……你就可以來‘睡姐夫’。”

原來南蠻除了搶親之外。還有另一個習俗,就叫“睡姐夫”。南蠻地險,男性的總數比女性少,所以有不少女人成人之後找不到丈夫,後來慢慢的,就演變出了一種習俗,如果一個家庭里的姐姐有了男人,她的妹妹可以和姐夫發生關系,這個就被稱之為“睡姐夫”。

這個習俗並不丟人,是得到整個部落認可的。其實就算到了現代,在云南的一些偏遠村落里,仍然有“睡姐夫”的習俗,只是已經不太多見了。

朵思一聽說祝融允許她睡姐夫,頓時大喜:“那……祝融大姐,你可一定要成功抓住尋真的心啊。”

祝融見了點頭,驕傲地舉起她的親手炒的回鍋肉,走進了孫宇的寢宮里……

剛一走進去,祝融就聞到一陣飯菜的香味,定睛一看,只見孫宇的面前擺了一大桌酒席,桌上是各色拼盤,各種炒菜,燉菜、煮菜、燒菜,正中間還擺著一盤五味雞……

原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獨眼蘿莉夏侯惇剛剛從徐州回來了,她做了自己這幾年時間在徐州學會的各種菜色,徐州是中國的烹飪文化發源地之一,夏侯惇在那里學廚,技術不用說有多高了,祝融還沒嘗,只聞味道就知道桌上的菜全是好吃到暴肝的東西。

獨眼蘿莉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獨眼美少女,修長的腰身一抹,十分好看,她雖然只有一只眼睛,但獨眼上的眼罩更添一種野性美,最近就有不少士兵將她稱為“獨目蒼狼”,是大萌國有名的美少女。

祝融看了看手上的回鍋肉,又看了看獨目蒼狼弄出來的滿桌子美食,頓時大哭一聲,轉身就跑……

“喂喂,跑什麼啊?”孫宇一閃身,將祝融拎回了桌子邊,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淚,柔聲安慰道:“你的苦心,我都明白了,以後不會再讓你躲在角落里偷偷哭了。”

“啊?”祝融吃了一驚。

孫宇將她抱在懷里,笑道:“其實,我最喜歡吃回鍋肉了。當然,夏侯妹妹做的菜我也愛吃,好吧,現在讓我來把它們全部吃光。”

獨眼美少女聳了聳肩,笑道:“算了,我還是先走吧,反正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等,這位祝婆婆已經等不了了,我給你們讓個地方……”

祝融:“……”

孫宇嘻嘻笑道:“好啦,別和孩子一般見識,來,吃飯,早點吃完,咱們早點做運動……”

不一會兒,兩人吃完飯,坐到了床前。別看祝融平時大大咧咧,這時候也有點害羞呢,孫宇將她一抱,她的雙手立即捂住了自己的虎皮小抹胸,怎麼也不肯松開。

丫的,捂住抹胸,我不信你還能同時捂住虎皮腰裙,孫宇嘿嘿一聲壞笑,雙手同時上下進攻,將祝融妹子剝了個精光,隨後滾進了床單里……

當天夜里,孫宇正摟著祝融舒舒服服地睡覺,突然聽到窗口“格”地一聲響,似乎有什麼夜行人來了。

他心中大怒:有沒有搞錯?哥們兒我已經破解了GM權限,是這個天下最可怕的怪物了,還有人敢半夜三更來刺殺我麼?簡直找死!好,我假裝睡熟,看看你這個刺客究竟來干嘛的。

孫宇假裝平穩地呼吸,只見那夜行人摸到了床上,歪頭看了看熟睡的祝融,伸出手去將她抱開……月光下露出夜行人的臉,居然是朵思。

孫宇大奇:原來是朵思,那就不是刺客了,她在玩啥?

“睡姐夫”這種行為雖然是可以明目張膽的,但是在做的時候也要俏俏的來,你睡姐姐的男人,姐姐難免吃醋,所以在“睡姐夫”之前,一般要輕手輕腳把姐姐抱開到一邊,以免床搖來搖去把姐姐驚醒。其實在這種時候,姐姐就算醒了,也要裝睡,以免來“睡姐夫”的妹妹難堪。

朵思把祝融抱到一邊的椅子上放好,然後飛快地脫了自己的衣服,鑽進了被窩里,就以剛才祝融的姿勢擠進了孫宇懷里,學著祝融的聲音道:“相公,祝融又想要了……”

這也是睡姐夫的規矩,妹妹上了姐夫的床,要偽裝成姐姐的樣子來挑逗姐夫,姐夫也要假裝不知道身邊的女人換了,要把她當成自己原配老婆一樣啪啪啪。

總之規矩極多,孫宇啥也不知道,但是孫宇這人沒節操啊,雖然不知道規矩,卻沒有點破朵思,反而是性致大漲,假裝中計,雙手將朵思一抱,含糊地道:“祝夫人,嘿嘿,好,咱們再來一次……”

朵思不敢正面對著他,只好背對著孫宇,趴在床上,把小屁股撅得老高。

孫宇當然不會客氣,雙手扶住她的腰,嘿嘿一笑……

“啊……好幸福……”朵思的呻吟聲輕輕響了起來。

返回:
上篇:813、漢中張魯之篇
下篇:正文 95,離家出走的糜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