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萌娘三國演義
正文 96,寬恕是強者的權利

三江名次降到第三名了,哎呀,哭了!

---------------

不愧是孫子的後人住的地方,有夠氣勢.

大門的兩邊有兩個巨大的石獅,獅子兩邊是兩排整齊的栓馬樁,由此處可見,孔府經常有訪客到來,不少的栓馬樁都被打磨得很光滑,常年累月有馬缰繩栓在上面,因此將石頭磨光了.

孫宇將白馬栓在一根樁子上,走到門前,准備敲門.糜貞怕出了風頭被糜家人找到,低著頭躲在了孫宇的後面.

輕輕地敲了敲門環.門環是古銅制作,沉重而且冰寒,握在手上有一種厚重的感覺,體現著孔家悠久的曆史和厚重的文化內涵.

門環敲出的清音傳入了府內,孫宇甚至聽到了清晰的回音,可見門後應該是一個幽靜深遠的長廊,一小會兒之後,一個趾高氣揚的中年門房推開了門.打量了孫宇幾眼之後,門房冷哼著問道:"什麼人來敲我孔府的大門?"

原來他看到孫宇穿得很普通,又是個男人,心中就將孫宇看輕了幾分.至于跟在孫宇後面的兩個女人,一看就是孫宇的跟班,身份地位比男人還低的女人,這門房更是看不起.

孫宇也不想和一個門房一般見識,他微笑道:"我叫孫宇,字尋真,是來見孔融大人的,麻煩你進去通報一聲,就說有故人前來相見."

"故人?"門房冷笑道:"每天找上門來的'故人’多如牛毛,我哪知道你是哪里來的故人?今日天色已晚,通報不成了,你明日請早.准備好拜貼,禮盒再來吧,就這樣兩手空空,就想來我孔府混吃混喝,也不照照自己的樣子."

我勒個去,天色已晚?孫宇心中大怒,現在頂多才下午兩三點鍾,天色已晚個屁啊.還拜貼,禮盒,哥為了斷後,身上根本沒兩個錢,到哪里弄禮盒去.他真想對著這門房迎面一拳,但是後世科學家的經驗告訴他,做人要冷靜,從容,和這種小人物鬧騰只會丟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自己來這里是有求于孔融,如果打傷了她的門房,傷了面子,得罪人就不合算了.

萬一她明里說幫自己找華佗,暗里卻玩陰的不下力去找,那就要惡心死人.

孫宇想了想,耐心地道:"我不是來騙吃騙喝的,麻煩你給孔融大人說一聲,就說北平孫宇來了,她會見我的."

那門房哪里肯信,拿著一雙狗眼把孫宇看著,說什麼也不肯放孫宇進去.

孫宇又好氣又好笑,滿以為順利無比的北海之行,居然被一個門房給攪得卡在這里,氣人不氣人?

這時孔府里傳來一個粗曠的女人聲音道:"什麼人在門口鬧鬧嚷嚷的?"

一個大塊頭女人從府里走了出來,她長得虎背熊腰,像一只大怪獸,威風凜凜.可憐的是她的右腕已斷,只有一只左手可用.這女人居然是武安國!

她在虎牢關前戰呂布時丟掉了右手,現在只有一只左手可用,雖然單手無法使用長柄大錘了,但威勢仍在,她走到大門口,擺出一幅要打人的樣子,倒也挺嚇人.

門房趕緊向武安國報道:"武將軍,這個男人口口聲聲說是孔大人的故人,名叫孫宇.非要進去拜見孔大人.可是你看他這樣子,分明是個乞丐,我不肯給他通傳,他就在這里一直纏著不走,武將軍,請您出手揍他一頓,把他趕走吧."

門房說完這幾句話,心中大得意,就等著看孫宇的笑話了.

不料武安國激動地向前一步,用僅存的左手握住了孫宇的肩膀,開心地道:"啊,尋真先生,果然是你來了.虎牢關前戰張遼全靠你幫我,我才撿回一條命,來!趕緊進去吧,孔大人還在奇怪你一直不來找華佗呢."

孫宇微笑著點了點頭道:"有些小事耽擱了,現在才到北海,有勞孔大人久候了."

門房一聽兩人的對話,頓時心中咯噔一聲,他轉過身,踮起腳尖想要溜走.但是還沒走出兩步,就聽到武安國大笑道:"你這狗眼看人低的門房,今天不好打你一頓,你不知道放亮那雙眼……"話音未落,武安國獨臂飛起一拳,打在門房的後背上,將那家伙打得直撲出去,在地上連打了兩三個滾,跌得灰頭土臉.

門房不敢起身,趴在地上對著孫宇磕頭道:"武將軍,尋真先生,你們大人有大量,饒了小的這一回……"

孫宇微微一笑,寬恕是強者的權利,也是強者的風度和修養.他揮了揮手,攔住還要上去暴打門房的武安國,低聲道:"算了吧,不知者不罪,武將軍,走!帶我去見孔大人!"

孫宇帶著張白騎,糜貞,跟在武安國的後面慢慢走進孔府.

孫府極大,采用前堂後寢的傳統模式,前堂部份有官衙,東學,西學,供給孫融處理公務,會客之用,是對外活動的場所,後寢部份有內宅,花廳,客房等等,是家族生活的場所.

武安國帶著孫宇就向前堂走,打算去大堂里見孔融.

糜貞趕緊拉了拉孫宇的袖子,低聲道:"尋真先生,我不便去見孔融大人.我……我怕我的家人找到我,盡量不見外人的好."原來北海孔融與徐州陶謙素來交好,兩人見過多次面,糜貞的姐姐糜竺被陶謙聘為別駕從事,因此也見過孔融,雙方走動頻繁,十分親密,糜貞怕被孔融認出來,不敢去大堂見她.

孫宇微微一思索就猜到了糜貞的想法,他也不點破,對著武安國笑道:"武將軍,我帶來的丫鬟和這個妹子孔貞都是沒見過世面的,大堂就不讓她們跟去了吧,麻煩你先把她們兩人安置一下."

武安國叫來幾個仆人,讓仆人帶著糜貞和張白騎去客房休息,她則和孫宇有說有笑地向大堂走來:"孫將軍,你啥時候突然多了個妹子出來?上次可沒見你帶出來過啊."

孫宇汗了一把,隨口應道:"路上撿的,看她可惜兮兮,無處容身,我就撿來當妹子了."

武安國哈哈笑了一聲,用僅存的左手拍了拍孫宇的背,笑道:"我看不是撿來當妹子,是撿回去做夫人的吧?你不打算入贅公孫家嗎?我還聽說江東孫堅,陳留曹操都想挖你過去,你要是娶個不會武將技的普通女子,雖然不用入贅名門,但也少了一個飛皇騰達的機會."

--------------

感謝"′▔贖罪、神"打賞588起點幣,並且投了一張更新票,感謝"光之納粹"打賞200起點幣,感謝"低調の小弟"打賞588起點幣,感謝"審判のPapaw"打賞100起點幣,感謝"孤Xing殘影"投了一張評價票.

推一本朋友的書:[id=1916513,name=《逍遙修夢者》]:逍遙修夢,縱橫寰宇!一步步走上巔峰,卻發現,原來,自己只是在找回曾經失去的夢想與激情!幻,滅,破,立,同!五大幻夢境界!

返回:萌娘三國演義
上篇:正文 95,離家出走的糜貞
下篇:正文 96.5,天下十大神將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