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225章

第225章



下了飛機,劉沁想著還有幾天就過年了,先打個電話回老家打聲招呼吧.電話里劉爸劉媽劉奶奶輪著接過電話,得知她今年會回家過年,都囑咐她早點兒到家.劉沁聽得鼻酸,和他們也有一年多沒見了,雖然在電腦上可以視頻,但總比不上見到真人來得真實有感觸.

然後劉沁給劉去了個電話,聽他沒事,就叫他過來接機.

劉匆忙趕到,見到劉沁拎著行李袋,接了過來後就氣急敗壞地道:"老妹,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回到了才通知我來接機.也不提前吱一聲,若我有事不在C市你咋辦?"

劉沁沒理會他的抱怨,反而道:"好啦,哥,我知道錯啦,下回一定提前通知你成了吧?對了哥,我想去找關大哥,你能帶路嗎?"話,她從沒去過他呆的部隊呢,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什麼,你現在就要去找他?丫頭,你不會是想來個突擊檢查?"

"什麼突擊檢查啊,得那麼難聽,是驚喜好不好?"老哥思想不端正,看來得打個電話讓未來大嫂好好教育一翻才行.

驚喜?驚嚇還差不多分明就是查勤,還整那麼冠冕堂皇騙哥呀,妹夫,哥替你默哀.

劉沁見人心切,也不和他唧唧歪歪,見他不語立即上威脅,"哥,一句話,去不去?你不去我就告訴兒了哦."劉沁揚了揚手中的電話.

兒都搬出來了,他敢不去嗎?

"那走吧."劉沁熟練地坐上副駕駛座.雖然她會開車,但有現成的司機在這,不用白不用.

劉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女生外向啊,算了,讓她禍害妹夫去吧.

車子經過山區入口,劉出示了身份證以及做了登記,才重新上車.

劉沁將劉拉上是對的,若不然憑她還真難進來.劉再不濟,也是C軍大的學生,偶爾也會來軍區服役啥的.所以身上有枚臨時通行證.

車子又行駛了十分鍾左右,在一道大門前停下,劉轉過頭來對劉沁道:"不能開進去了,下車吧."

沁看著門口站著兩位配槍的精神抖擻的兵哥,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作登記的時候,門衛問劉,"找誰?"

"關林."

"等會."著就打了個電話進去請求,雙眼還不著痕跡地打量劉兄妹.

"關少將,這里有兩個人,是你的朋友,你看?"

少將?劉沁暗忖,又升職了啊?上次去美國見她時也不吱一聲,真是.

劉沁聽不到關林那邊什麼,只見門衛瞧了一眼登記的資料了句,"姓劉的."

"關少將現在在訓練場,你們直接過去會客室吧."

然後他們就被放行了.

劉沁兩人向他道了謝,才走進大門.

和外圍的蔥蔥郁郁相反,里面除了進門那里有點樹木外,里面都是光禿禿的多.

一路走來,隱隱約約看到不少身著橄欖綠的軍人,成排成排或成圈成圈的.瞧那些人的個子,一個個不低于178,還有那銳利的眼神,剛毅的面孔,隨便一個人站出來都是以一敵十的料.

嗷嗚,這里的型男真的好多,原來她家那個不是獨一無二的.劉沁滿含欣賞不帶欲望地掃視著這些兵哥哥.

本來他們的目的地是會客室的,但穿過會客室時,經過一個操場,在那,劉沁看到了她要找的人.盡管他背對著她,但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原本在訓練場上訓練得熱火朝天的眾位兵哥哥,瞧見不遠處站了個俏生生的女孩.姿勢悄悄地擺得更正了,腰椎挺得更直了,精神比之前更抖擻了,只一雙眼睛時不時地往人家女生身上溜.

關林是個感覺敏銳的人,這些丘八們的變化可逃不開他的毒眼,只見他狠狠瞪了眾人一眼,冷聲道:"一個兩個都給我認真點,一雙賊眼看哪呢?再做錯動作,每人罰跑訓練場十圈"

"關教官,對面有個女孩子直盯著你看呢."周虎素來是個機靈的,他剛才就瞧見那女生了,從她出現就一直盯著關教官看,就猜她有可能是教官的熟人.

關林想起剛才門衛的電話,心里一動.他忙轉過身,入眼就是她朝著自己笑得正歡,而他身後則傳來一片抽氣聲,更誇張的還雜著幾聲粗喘.他還來不及高興,臉頓時就黑了下來.

"看什麼看?一個個給我繞訓練場跑十圈去"

這群丘八什麼得性他最清楚了,在部隊呆得久了,就連一只蒼蠅飛過都會抓來研究是公的還是母的.此時一個如此漂亮的女生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怎麼可能無動于衷?能克制著不狼嚎就算不錯了.

"老大,不帶這樣的,人家不就是多看了兩眼而已,至于嘛?"十圈三十公里下來,他們也快報銷了好不好?

"就是,又不是你家媳婦"

"再羅嗦就再加十圈"關林面無表.

知道他向來是到做到,這些兵們不敢鬧了,一個個哭喪著臉開始跑了起來.老大這個醋桶

不過經過劉沁時,還是會特意地多看幾眼,娘滴,罰都挨罰了,總不能不撈回本吧.所以咱要看,不僅要看,還得使勁看.據每天看幾眼美女能多活幾年,他們不求能多活幾天,能惡心惡心老大也算成功了.

他們這一舉動無疑是火上澆油,關林的臉都黑得似碳了,噴火地看著這群明目張膽的家伙.

關林的威勢還是在的,個別膽子的縮了縮脖子,膽大的害怕被他假公濟私,總算收斂了些.

劉沁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和他的寶貝兵們的互動.

"怎麼回來了也不提前招呼一聲?"關林一走過來,就摟過她的肩,擁著她往住宿區走去.

至于某,則得了個白眼,被他完全忽視了.這厮,知不報,該晾晾了.

"想給你個驚喜嘛."劉沁將手搭在他的結實的腰上,笑笑.

劉摸摸鼻子,自認倒黴地跟在他們身後.挨背黑鍋了,淚.誰知沒走幾步,關林回過身來,"很晚了,你也該回去了吧?要不然,就去和那幫兵們跑一下步."

赤lu裸的逐客令啊,劉淚,他怎麼就那麼不受人待見呢.辛苦地將老妹送來,別茶了,水都沒得喝上一口,就被人趕著走.關林,你丫的,等著,你倆結婚的時候,非把你灌醉了整扒下不可劉在心里打著自己的算盤.

劉沁也覺得這樣不好,于是扯了扯他的子道:"讓他喝口水再走吧."

劉頓時感動得內牛滿面,還是自家妹子好.好吧,看在她的面子上,結婚時那酒少灌點好了.

關林冷著臉不話了.

一行三人進了關林的單間配套,劉沁就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了.房間內看不大真切,感覺里面貌似還帶了一個陽台?這個廳收拾得倒還挺乾淨的,東西很少,僅一套木沙發,還有一張茶幾.不難看出這廳一直充當著會客室來用.炊具那是一件都沒有,可以想見關林在部隊里一直是吃大鍋飯的.

劉等了等,見沒人給他倒水,自己只好委委屈屈地動手了.毛主席過,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真有遠見啊.

見他把杯里的水灌完了,關林就笑罵道:"喝完水了,還不快滾"

劉自然知道某人不喜歡他留在這當電燈泡了,于是識趣地站了起來往門外走去.

"哥,你先回去吧,明天晚上我再去找你,順便給兒帶份禮物."她在美國買了一堆東西,全都托運回來了,只不過現在還沒到罷了,禮物是見者有份.

劉瞄了瞄關林,答了聲:"成,明晚你到了就直接給我電話就行了."明晚?還不知道這厮的肯不肯放人哪.

劉走了,關林將劉沁抱坐在腿上,親昵地問道:"美國那邊的事解決了?"

劉沁點了點頭,伸了個懶腰,慵懶地靠在他的懷里,"是啊,緊趕慢趕的,總算在年前處理好了.正好回來過個大年,順便先回來看看你."

"只是順便啊?"關林攬過她的蠻腰,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白嫩的耳垂,低喃道.

劉沁了臉,左顧而他,"你不理你手下那群兵啦?"現在是他的上班時間耶,躲在這和自己膩歪著不要緊嗎?

而且她剛飛回來,時差還沒調整過來,可沒那個體力和他做床上運動.

"十圈,離跑完遠著呢."關林看出她的疲勞,也不強求,雖然不能做,但可以親親摸摸啊,先收點利息好了.

"一會完工,咱們回關家吃個飯吧."好久沒見關媽媽了,希望等會不要嚇著她才好.

"行,聽你的.你去我床上睡會,我出去監督一下那群兔崽子,省得他們見沒人盯著就無發無天了."關林將她抱到床上,幫她脫了鞋,蓋上薄被才出了門.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224章
下篇:第226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