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203章

第203章



十點,關家眾人准時散去,各自回房.

劉沁一進房就往浴室沖了進去,並將門反鎖了,美其名日洗澡.關林看著緊閉的浴室門笑笑,從容地從櫃子里拿出一套睡衣,悠栽地去隔壁空屋用浴室去了.

當關林洗了澡出來,穿著睡袍靠在床上翻完第三本雜志時,浴室的門還是鎖得緊緊的,里面的人兒似乎尚沒有出來的打算.關林細長的眼睛眯了眯,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若無其事地又翻開另一本雜志.

外面的人等得心焦,里面的人也不好受.只見她瞪著自己全身被溫熱的水蒸氣氤氳得仿若掐得出水的肌膚,思考著要不要開始第四次的洗浴,浴缸里的水都被她換過三次了,再洗下去,皮膚恐怕就要抗議了.

于是她咬了咬唇,在心里暗暗鼓勁,怕啥,不就是嘛,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跑得初一,跑不了十五.況且她也不可能一整晚都呆在浴室里吧,想必過不了多久,關那家伙就按捺不住進來抓人了吧?

剛才進來浴室的時候太匆忙了,她忘了拿睡衣.于是她抽走了疊在浴架上的白色浴巾,往身上一裹,露出修長晶瑩的大腿.她不安地扯了扯剛遮過臀部的浴巾,哪知下面是遮住更多地方了,但上面露出來的地方也更多了,連豐挺的胸部也若隱若現的.劉沁暗罵這浴巾也忒短了,殊不知這浴巾本就是給男生用的,若是一般的女生也能勉強用上,奈何她長得太高了,才會感覺布料不夠,顧此失彼.

她輕輕地打開了浴室門,探出個頭.

關林耳朵何等靈敏,一眼掃過去,平靜地道:"洗好了."

劉沁尷尬地撓撓頭,笑道:"呵呵,是啊.那個,你家的浴缸太好用了,所以..."

"明白,所以才洗了那麼久是吧?"

"呵呵,是啊."完,她裝作若無其事地往衣櫃走去,想拿一套睡衣將身上的浴巾換下來,雖然明知換上了也沒啥用,晚點估計也難逃被脫的命運,但她就是禁不住要自欺欺人一回.

"咦,我的睡衣呢?"劉沁上下打量,都沒發現她的睡衣,于是看向關林.

關林翻過一頁,頭也沒抬地道:"素來知道你喜淨,那些睡衣都被我扔洗衣機去了,明天才能干了."

劉沁郁郁,難不成今晚她都得穿著這浴巾在他面前晃來晃去?

關林瞄了桌面上的時鍾一眼,笑著道:"都快十一點半了,還不睡麼?"

"呵呵,你先睡,我現在還不困,打算再看一會書才睡."劉沁干笑道,其實她的眼皮早就打架了,平常她一般也是十一點左右就睡覺的,再加上近幾日的忙碌,著實累得慌.不過,想到那事,她的心也是直打鼓,如今是下意識地想逃避.

關林也不話,幽黯的眸子靜靜地專注地看著她.劉沁只覺得他眼里有種魔力,對視久了,能讓她渾身發軟,臉上也升起了一抹淡淡的暈.

劉沁這般媚態落在關林眼里,他的眼睛又是一暗,只見他隨手扔開手里的雜志,一腳著地,緩緩地起身,一步步朝劉沁走了過來,期間他的眼神從沒離開過劉沁的身上,眼神也越來越火熱,仿佛要將她整個人都燒灼了般.

劉沁靜靜地站在那,喉嚨發干,她不自覺地伸出舌頭舔了舔唇.關林見狀,握緊了拳頭.劉沁感覺到關林的男性氣息越來越濃重,威壓也越來越強,讓她一步也不敢挪動.

緊接著一個公主抱將她的身體騰空,突然的動作讓毫無防備的劉沁驚喘了一下,雙手下意識地摟住他的脖子.她的眼睛甫一接觸關林那火熱的雙眸,心不由地顫了顫.

關林將她放在鋪著米白色床單的大床上,隨手往床頭的牆壁一按,明亮的白光瞬間被昏黃的燈光替代,房間立即增添了幾分旖旎.

劉沁挺起上半身,看向關林,囁嚅地道:"那個,我還沒看書呢."

關林看她那垂死掙紮的樣子,輕笑,"明天再看罷."若她明天還有力氣的話.

接著他隨手一扯,身上的絲質睡袍就滑落在地,接著他一米八二的健碩身體就壓了上去,嘴唇重重地吻上了她嬌嫩的唇,雙手也不得閑,往她的胸前一扯,浴巾立即散開,嬌嫩的少女胴體露了出來.關林觸手可及的都是溫香軟玉,這讓他心里慰貼地歎了下,接著他的雙手從劉沁修長的雙腿延路直上,撫過挺俏的臀部,來到盈盈一握的腰肢,留連了一下,然後直奔胸前的兩團豐盈,一陣揉捏.

唇舌交纏間,劉沁只感覺到快窒息了,身體被他固定著,雖然不至于全壓下來,但也讓她逃離不了.

好一會,估計是關林覺得稍微解了點渴了,這才放開了她被吻得略顯腫的雙唇,朝她粉嫩的頸項吻去,一路延她的**進攻,連嫩白的肩頭都被他啃了好幾口.

劉沁睜開迷蒙的雙眼,只覺得埋首在胸前的男人呼吸更粗重了些,接著,胸前的蕊被男人含進了嘴里,用舌頭不住地舔吻啃咬,傳來陣陣麻癢的騷意.另一只豐盈也被他握在手里揉搓著,那梅早已傲然挺立.

當他的口手都埋伏在劉沁胸前時,強健有力的大腿也沒歇著,正在磨蹭著她的雙腿,而腿間昂揚的男/根在內褲的束縛下抗議著,時不時地拍打著劉沁的腹部和私/處.感受到關林那話兒的份量,以及他灼熱的體溫,還有胸前的**,劉沁臉一,嬌軀一酥,私/密/處竟漸漸濕潤粘膩起來.

或許關林覺得難受了,一只手往腰際一扯,被困許久的昂揚彈跳而出,憤怒地抬起頭來,似在抗議他不仁道的對待.接著,它又與劉沁密切相貼,劉沁敏感地感受到它的硬度和熱度,臉又是一,于是她撇過頭去.

關林見她如此,壞笑道:"寶貝,睜開眼來看看我."

聞此,劉沁的眼閉得更緊了.

關林也不催促,只一味在她身上撫摸著,點著火.

最終,劉沁心里的好奇還是戰勝了害羞,只見她微微睜開星眸,往關林的下/體掃去,只見他濃密的黑叢林里,如鵝蛋般大的蛇頭向她怒目而視,在他平坦的六塊腹肌的襯托下,更顯威武.

劉沁不敢久看,隨即又閉上眼.關林見她如此陀鳥的行為,渾厚的笑聲從胸膛發出."寶貝,滿意你看到的嗎?"

劉沁不答,但臉上的暈更盛了.其實他們之前雖然有過很親密的行為,但這卻是她第一次真正看到了他的寶貝.雖只是匆匆一瞥,卻讓她知道,她男人的那個不比歐洲的美洲的那些人.

關林也不惱,伸出粗勵的大掌,往她的私/密/處或輕或重地揉捏著.劉沁的身軀一震,感覺到他粗糙的手指輕撫過陰/蒂時傳來的如電擊般的快感,幾個來回,再加上他時不時地用他圓滑灼熱的龜/頭磨蹭陰/蒂,劉沁感覺蜜/穴已是濡濕不堪,臉上更是羞.

她已動,關林自然能感覺到,也讓他覺得時機到了.他隨手拿來一只枕頭,墊在她的臀部下面,拉開她的雙腿,一手扶住她的腰,一手握住肉/棒,粗大的男/根准確地對准了蜜/穴/口.

劉沁也感覺到正戲就要來了,她不顧羞怯,睜開了雙眼,乞求地看著關林,希望他能...

但此刻他已箭在弦上,怎可不發?只能安慰道:"別怕."

緊接著,他的腰緩緩一挺,劉沁頓時覺得蜜/唇被堅硬的龜/頭頂開,接著一股尖銳的疼痛襲來.

"好痛,我不要了,快,快停下來,嗚嗚嗚..."疼痛讓劉沁哭了出來,特別是下/體那種火辣辣的疼痛,讓她更覺得難以忍受.本來她是忍不住垂打關林的,但一動,下身就更痛了.因此她不敢動了,只是雙手緊緊抓住關林的手臂,雙眼哭訴地看著他.

關林此刻也難受,但見了她的眼淚,只得忍下來,只見他俯下身,親親她的唇,又在她的耳畔親吻低喃,一手更是不停地游走在她全身,而另一只手則在輕輕撫弄著她的陰/蒂.

或許是他的疼惜,也或許是他的**,讓痛楚漸漸褪去.她敏銳地感覺到他停在她體內的碩大撐開了她的蜜/穴,和她的嫩肉緊緊地纏繞在一起.她感覺那根火熱的肉/棒就像鐵板那樣碩大、灼熱而硬挺.

察覺到她的放松,關林松了口氣,這已經是他忍耐的極限了.于是他開始大力抽/插起來,劉沁猶如溺水者,輕搖螓首喘氣著.

曖昧火熱的呻吟聲散滿了整座春意融融的房間.關林覺得這副身子真是**極了,漸漸地,他不滿足于這個姿勢了,他將她的雙腿架在肩上,快速地在她的蜜/穴中抽/送著他的男/根.

劉沁雙足朝天,身體被折成字,她覺得很羞恥,但因為這個姿勢,關林能將抽/插得更深.

當他往里面深頂時,劉沁就感覺到一股甜美的滿足感,當他轍離時,她心里無端地生出了一股空虛感.正是如此的感覺,讓她漸漸跟上了關林的腳步,挺腰抬胯迎合他的抽/插.

經過長時間的動作,劉沁的幽徑已經是泥濘不堪,關林亦能輕易地觸碰到她的花心.初碰觸時,劉沁只覺得痛癢難耐,但幾次後,她卻

漸覺滿足.

換了個姿勢,他碩大的龜/頭更是時不時地或是拍打著她的花心或是揉磨著花心,讓她更覺酥麻酸癢.

不知過了多久,劉沁體力漸漸不支,只不住地求饒:"行了吧,不要了,我好累哦."

"寶貝,等下哦."難得開葷的關林豈能讓她如願?而她的求饒只能喚起他的凶性,只見他握住她不堪一握的柳腰,下/體更是賣力地挺進著,仿佛不知疲倦的馬達.

劉沁這下不顧什麼了,粉拳不住地垂打他的胸膛,就希望他能停下來,別折騰自己了.

"快了,寶貝別急."關林的喘息漸漸粗重,下身的動作的幅度也越來越大,頻率也起來越高,龜/頭不住地轟擊著劉沁的嫩滑的子/宮口.

劉沁只感覺到下/身如同被插入了一只木樁般,充實不已.

聲長吟,劉沁達到了兩世為人的第一次高潮.只見她雙頰生暈,無力地躺在床上,整個人顯得媚態橫生.任由關林在自己身上沖刺著,蜜/穴無規律地收縮著,也讓關林的喘息更加粗重.

一陣抽/插後,緊接著,脊尾傳來一陣酥麻的快感,關林一個狠命地深刺,火燙的碩大龜/頭插入她的子*口,滾滾的精/液狂噴而出,火熱地噴灑在滑嫩的子*壁上.

他的精/液一淋,劉沁又一次達到了高潮,只見她抱住關林強壯的身體,不住地顫抖.

該死的河蟹,修改了幾次,又傳了上來,這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郁悶極了.難得吃一次肉,卻這般掃興,沒趣.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202章
下篇:第204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