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193章

第193章



入斂的吉時早已選好,相關的人都守在宗祠,劉沁也站在其中,但不知為何,總覺得心神不甯.她掃視了眾人一遍,太叔公回去換個衣服,現在仍然沒有出現.

突然,劉的手機振動了一下,他拿出來一看,然後快速抬頭看了劉沁一眼,就跑到外面接電話去了.

眾人仍在壓低著嗓音話,劉沁心不在焉地聽著.她看了看表,距離太叔公的離開已經有二十來分鍾,她實在是坐立不安.想到某種可能,她臉色一白,急沖沖地往外走去.

"沁,你去哪?"劉媽眼尖,看到她往外邊沖去,沖著她就是一嗓子.

"我去看看太叔公."劉沁頭也不回地道.

"姐,我和你一起去"站在她旁邊的劉煦也沒多,跟著就跑了出去.

劉沁的細微反常,眾人也沒多加注意,只覺得是她一個姑娘心急罷了.但俞輝德不一樣,活了幾十年的人精了,對一些細節很敏感,這些通常都能引起轟動他的警覺.

"走,跟上去看看."完未等她的回答,就疾步跟了上去.

劉沁快速地奔跑著,幾分鍾的路程硬被她用了不到三分鍾就到達了,她推開大門,穿過院子"太叔公,太叔公…"她一邊跑一邊叫,希望能得到一個回音來證明她的猜測是錯的.

但隨著她離主屋越來越近,她的心就越來越涼.終于,她終于來到主屋的大門了,但她卻停住了,不敢進去"太叔公,你應我一聲好不好?我知道你在的,應一聲,不要嚇我,鳴鳴鳴"

俞老爺子老當益壯,此刻也到了,只比劉沁慢了一步"在這哭什麼哭,趕緊進去看看是個什麼況才是啊."

劉沁被點醒了,一擦眼睛,推開門,進去,直接左拐,進了房間.

進了房間,甫一入眼的是靠坐在床頭,兀自笑得安詳的太叔公.

劉沁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幕,站在那動也不動.俞老爺子走上前去,伸出顫抖的手指放到他的鼻下,沒一會就無力地垂了下來,緩緩搖了搖頭.

"不,這不是真的"她這兩日來一連遭受兩輪巨大的打擊,整個人的緒頓時崩潰"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太叔公,你們都走了,有沒有想過我們這些活著的人的感受?求你,別走,睜開眼睛來看看我吧"此時她不管順不順眼,只想砸,她要砸光所有的東西來發泄心中的憤懣和傷心.

俞老爺子看著倒地的幾件東西,眼皮一跳,天,這些都是有收藏和紀念價值的東東啊.于是他趕緊他的一個隨從上前制住劉沁"沁,你冷靜點"

"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不是你的親人去世了,你當然可以冷靜對了,你剛才不是讓我太叔公去死的嗎,現在你滿意了?得意了?"劉沁憤怒地看著他.

"你"謝文武的死本來就讓他為自己剛才的話自責不已,此時劉沁的話更像一記棒槌,直擊中心,讓他更是愧疚.

風水輪流轉,他剛才胡亂指責謝文斌,現在呢,則是劉沁胡亂栽髒自己,現世報啊.但他也知道此刻的劉沁是非常沒有理智的.

現在的劉沁,基本上是逮誰就削誰的.管你是不是長輩,管你頭上的帽子有多大.

"放開我"她好討厭和陌生人有肢體接觸

關林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劉沁就是這樣模樣,在一個男的懷里奮力掙紮著,他怒了.

"放開她"他一個箭步上前,手刀往那男保鏢的手臂一劈,那保鏢不敵,松開了手,默默退了下去.

劉沁見他來了,把頭埋在他的懷里,哭得不能自抑.關林掃了房間一眼,看到靠坐在床上的老人,一怔,轉瞬,他就就明白過來了.

而跟在關林身後的劉,看到屋里的況臉色也是一白.

俞老爺子見他出現,劉沁的緒也平複下來了,心里松了一口氣.他走上前,將他手里捏著的信紙取了下來.不快不慢地看了一遍,然後歎了口氣將它遞給劉沁.

劉沁擦了擦淚,顫抖著手接了過來.靠在關林的懷里,一字一句地看著這封遺.

沁,阿芬,富足…當你們看到這信時,估計我已經走了.這是我加工過的七步斷腸丸,你們別白費心機救我了.

沁,若你來得早,請別救我,好麼?就讓我和你太叔婆一道走了吧,希望她現在沒有走得很遠.阿芬,富足,謝謝你們這些年來的照顧,讓我們兩個老人晚年得以頤享天年.特別是有幾個孩子的陪伴,給我們帶來了許多歡樂.可惜,如今我們也沒有那個福氣看到他們成家立業了.

念到這里,劉沁能明顯地感覺到太叔公的不舍和堅決.她捏著信紙的手緊了緊,強忍著奔湧的淚意,繼續看下去.

舒芸在世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沁了.她曾和我過,這孩子是個外柔內剛的,表面比誰都好話易妥協,但內心卻是倔強的,不輕易認輸的.我想對她的是,孩子,我們都走了,你自己一個人在社會上要多想想,有時能忍則忍吧,要知道吃虧就是占便宜.還有,你上次帶回來的那男孩,還是不錯的,若可以的話,就趕緊結婚吧.

唉,我們都走了,謝家這邊的旁支不會消停的,這座房子就留給沁,做個念想吧;至于其他的田產,就由謝家這邊的人分了吧,你們不要管了.遺囑我早已准備好了,就放在書房左側牆壁的格子里.

沁,不要怪任何人,你該想到的,你太叔婆走後,我已生無可戀.哭吧,哭出來,哭過之後就要笑著面對以後的生活.

老俞,我們走了,若你還念著咱們兩老的份,就替我好好照顧沁.

我死後,你們就將我和你太叔婆放在同一個棺木里吧,生能同寢,死亦能同穴.

就這樣吧.

謝文斌絕筆

看到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一個人想活不容易,但想死,機會多得是.

哭過了,劉沁也漸漸接受了現實.其實她心里早就明白,太叔公或太叔婆只要一人離去,另一人也絕不會獨活的.當時她隱隱約約有這個想法時都害怕得不敢去面對.這潛意識里害怕的事卒然發生,這讓她很不能接受.

死,很容易,活著,才需要更大的勇氣和毅力.先走的人好,留下的,活著的人才是最痛苦的.太叔公跟著太叔婆走了也好,至少不需要在以後的日子品盡無盡的孤獨,在風燭殘年里懷念著以前的日子.

屋里發生的事,外面也隱隱約約知道了,謝家還特意派了村子進來確認了.此刻正在院外吵得熱火朝天呢.

"兩個老人都去了.這可怎麼辦?"

"唉,沒辦法了,誰讓我們是他們的侄子呢,這喪事我們家自然是義不容喬辭地操辦了."名喚謝三的,摸了摸他下巴處的黑痣,強作悲傷地道.

若他們安葬好兩老,那麼繼承財產的事也就順理成章了,而且這白事該采買的東西都買完了,他們家也不需要出太多錢了,接過手來就行了.這穩賺不賠的生意,不做白不做.謝三心里的算盤打得噼里啪啦響.

老狐狸若不是兩老留下了那麼田產房屋,你們會願意挑這擔子?先頭謝文斌謝老爺子還在的時候,你們家怎麼不跳出來挑大梁?偏推給劉家去忙活?如今見有油水可撈了,他倒上趕著做這事了.

"謝三哥,謝老爺子的侄子可不止你一個啊,我們家謝欣也是啊,比起你家來,貌似我們家和謝老爺子的血緣比較近吧?"見者有份,想獨吞?沒門.

"哼,這個時候才來獻殷勤,會不會太晚了點啊?這白事從開始到現在,都是人家劉家操持的,之前你們可有過半句分擔的話?現在看到有好處可撈了,一個個就像聞到血腥味的螞蟥一樣了,可笑"謝平素來是個毒嘴的,他一向是敢能的人,但也因此,在謝家村的人緣不是很好.

"*平頭,你啥哪你?"謝三橫了一眼過去"我是他們的侄子,操辦他們的身後事是理所當然的,哪里能讓外人插手的道理?前頭我們沒話還不是因為謝叔他還在,他決定把這事交給劉家辦,我們有什麼辦法總不能去忤逆他老人家吧?"

謝平不怕他,和他用眼神較量了一翻,盯著他一字一句地:"你敢做就不要怕別人論起親來,劉家和謝老的關系不會比你們疏遠到哪去,況且人家贍養了老人幾年,你們呢?可有給過一斤米或半塊錢?"

繼續推書:

書名:仙鳶

作者:艾咪兒

簡介:身帶空間藥田,懷揣成堆仙器,現代悠閑修真仙丹引美男,藥田惹妖.我的地盤我做主,不管人妖或是妖人,都給我閃開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192章
下篇:第194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