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94章

第94章



次日下午,劉爸就駕著貨車來到T市.給龍臨閣送了貴妃雞,把車洗乾淨後,劉爸就直接把它開到了家里的一樓.

自從散伙,家里的門面不再經營皮包後,劉沁就建議把它租出去.因為店里的位置和裝修都不錯,很快就被人租下來賣衣服了.不過自從劉爸打算買車後,加上租期也差不多到了,而且家里也不缺那點錢,劉爸就決定不再續租給別人,准備用來當車庫了.如此一來,當他把車開到市區的時候,也有個好點的落腳處.

劉沁和劉煦兩人騎著車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劉爸的車已經停在了一樓,兩人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睛都閃過歡喜的光芒,他們知道劉爸來了.

果然,兩人剛回到大廳,劉爸就睜開了睡意朦朧的眼睛,"你們放學回來了?"然後隨手拿過搖控,給電視換了台.

"是呀,剛放學."劉沁讓劉煦把手上提的菜放在桌子上.然後她挑了些,放進冰箱里.

吃飯的時候,劉爸宣布了他當上了村干部的事,幾個孩子都替他高興,劉更是直嚷著要喝點啤酒慶祝一下.

整個夏天,冰凍啤酒就是劉的最愛,如果在中午或下午放學那會,能喝上一杯,他就能高興一整天.

聽到幾個孩子的贊賞,劉爸也覺得老大開懷.他家的幾個孩子,這幾年的表現讓他不再把他們當作村子里沒啥見識的屁孩來看待.所以他們的肯定和崇拜給他帶來的滿足感比起外人來,只高不低.

看著大兒子期待的眼神,劉爸哈哈大笑,大手一揮,准了.劉一得到應允,就屁顛屁顛地到冰箱旁取冰凍啤酒去了.

話,冰箱上層里冰著的幾支啤酒還是劉買回來的呢.其實他真要一天喝一支,弟弟妹妹也沒法反對.但他一直記得劉沁過的話,軍人,都是很有自制力的,而且很少喝酒.所以盡管他很渴望喝,還是強抑著自己的欲望.

不過劉沁看到他如此自律,也會三天兩頭的弄兩道菜,像什麼啤酒鴨,啤酒牛肉之類的,把用了一半或三分之一的啤酒賞給在一旁眼巴巴望著她忙碌的劉.這個時候,劉可高興了,劉沁這樣待他.把他感動得不行,暗想著,以後妹妹需要什麼,他都一定要幫她弄到手!

高中的競爭,比起初中激烈多了,這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即使學校給每個學科都發了配套的課本,但不少同學還是自己掏錢到外面的書店買了一些自己心儀練習集,像海澱試題,發散思維什麼的.

此時劉沁和時安安坐在一家叫福滿家的蛋糕店里,桌面上點了各自愛吃的甜品和飲料.劉沁啜了一口果汁,然後往外望去,隔著透明的玻璃,看著路上的行人匆匆而過.

"沁,你不是吧?你竟然把下學期的習題集也買了?"時安安誇張地叫道,眼睛還死死地盯著那袋書上寫著的"供高一下學期使用"的字樣.

劉沁環顧了一眼四周,發現挺多男女都看向了她倆,本來這環境就挺安靜舒適的,時安安的那聲大叫,顯得很突兀,惹來眾人的注目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劉沁朝眾人禮貌地笑了笑,時安安此時才反應過來,知道自己失禮了.也不好意思地朝大伙笑了笑.

福滿家是最近一年新開在鬧市里的餅屋,兩層樓的店面,二樓裝飾得比較好.里面的東西價格挺高的,普通人都舍不得來此消費.通常來這消費的人都是在T市工作的白領類的男女.學生來此消費的不多,畢竟這里隨便一樣東西都能讓學生在學校食堂吃上兩三頓飯了.

所以周圍的人素質也不錯,但通常好粥里都會有顆老鼠屎,這不

"哼,鄉巴佬就是鄉馬佬,一點素質都沒有."一位穿著衣短裙的卷發女子鄙咦地哼道.

劉沁和時安安看過去,發現竟然是同學.這位女生不是別人,正是劉沁他們隔壁班的班花,名叫徐麗娜.聽她老爸是T市的衛生局長,是剛從省會調回來的.

這麼硬的後台,難怪她經常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劉沁在這次段考的時候,以1018分(總分1100分)的成績奪去了年級第三名,而徐麗娜恰好是1002分,處于年級第四名,因此她不幸的被徐麗娜給惦記上了.前三名中,有兩名是男生,徐麗娜不去關注,反而因此把劉沁當做了眼中盯肉中刺,欲拔之而後快.女人只會為難女人,女生的心里通常都是這樣,徐麗娜也不例外.

此時她在福滿家里看到劉沁兩人出糗,她當然高興了,當下就出譏諷了.

其實時安安她爸爸是政府部門里管財物的一把手,也不是個吃素的.而時安安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長大的,哪里受過別人如此的譏諷.盡管她性格溫和易害羞,但不代表她沒脾氣.泥人還有三分脾氣呢,當下她就氣急了想站起來理論.

但劉沁卻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向她搖搖頭,時安安環顧了一眼周圍,發現大多數都是自顧自地干著自己的事,只有少數人眼里閃過好奇或等著看好戲的神色.

時安安一屁股坐了下來,不悅地嘟著嘴道:"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好好地逛個街也遇到只會咬人的瘋狗!"

"你理她做甚?她失禮是她的事,難不成你想像潑婦一樣站起來叉著腰和她對罵?到時你可別你認識我哦."

劉沁好笑地看著她瞪大了圓圓的眼睛,然後叉起一塊蛋糕遞到她的嘴邊."哎,你就別氣了,來來,吃塊你最愛吃的蛋糕,消消氣!"

時安安張開嘴,把蛋糕吃進去後,滿足地閉起了眼.

劉沁暗忖,這人,還真容易滿足.她眼睛的余光掃到拐角處笑得花枝亂顫的徐麗娜,她垂下了雙眸,長長的睫毛也如一把扇子般地附在下眼瞼,遮住了劉沁眼中的精光.

劉沁知道,對一個人最殘酷的懲罰.就是讓她對某種東西求而不得.徐麗娜不是在意成績麼?那自己就努力地永遠壓在她頭上吧.相信這個懲罰的效果一定會令自己無比地滿意的.想到這,劉沁的臉上綻開了一抹笑容.

"沁,你在笑什麼?笑得那麼詭異?"時安安想起她剛才的那抹容易,身體不自覺地打了個寒戰.

"沒什麼啊."劉沁端起自己面前的玉米汁,就著嘴唇抿了一口,歎道:"這玉米汁真好喝,濃郁香醇,比外面的好喝多了."

"那是,你也不想想,福滿家的東西都比外面貴一兩倍耶."時安安得意洋洋地道,那樣子仿佛這家店是她家開似的.

劉沁笑而不語.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又將近年關了.周末難得,劉沁三兄妹決定好好休息一下.

最近的兩個月,幾人都陷入了題海大戰.畢竟成績還是很重要的,而且九門的學科,一個人不可能門門都拔尖的.只能挑一些自己的優勢科目,最好是分分到手,做到盡量不丟分.而弱勢科目則努力撈分,畢竟多一分和少一分,結果很不一樣,一分之差搞不好就是幾十名的差別.

實話,劉沁學起來也很吃力,她如今擅長的科目是英語,語文,政治,地理等一系列背誦的科目,數學這科,她有點落下來了.高中的數學比初中的有難度多了,讓她學起來很吃力,解題的時候也不輕松.景翰周五的數學周測難度一再加大,那難度系數堪比奧數啊.

劉沁有一次很慘的體驗,那就是滿分一百分的周測試卷,只考了60分.而班上的同學更慘,將近三分之二的人不及格,而班上的那個數學尖子考的最高分,也只不過是71分而已.但很奇怪的是,班上的同學居然都沒有陷入低壓沮喪的緒里,緒反而像過節一樣高昂!

後來劉沁才知道,原來同學們在等著看好戲呢.以往周測要是考不好了,第二天肯定會被數學老師削一頓的.現在有班上一大半的人陪著一起丟臉,甚至里面還包括了平時數學老師表揚的幾個同學,大家心里都覺得很是愉快啊.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數學老師第二天是笑眯眯地來上課的,課堂里也沒一句責備的話.啥都沒有,讓等在一旁看好戲的一干同學干瞪眼.

所以,學生也不容易,高中生更不容易,單挑九門課程的高一新生,更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索性劉沁還是個自律的人,極少看電視看玩游戲.所以每天除了應付那九門課程之外,還能抽出一些時間來學習醫學藥理等知識.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太叔公現在對她是越發地嚴厲了,特別是診斷治療中的錯誤,更是不允許她犯.

回到家的下午,劉沁一家就開著貨車進山拉過冬的木柴去了.山路還算平整,也不斜,來到了目的地,全家合力把劉爸一兩個月前砍好扔做一堆的木柴一一地弄到了車廂里.大約一兩個時,整輛車都裝滿了干燥的木柴.

劉沁坐在車上,看著不斷往後跑的樹木.笑了,家里總算是改變了,和上一世大大的不同啊.以往這個時候,恐怕爸媽現在都去高嶺挑柴吧?那高嶺約有近兩百米高,又斜又陡.上山容易下山難,更何況還要挑著一百幾十斤的干柴?

但以前,不光是劉爸劉媽,就是富裕一點的三伯父家也是這麼過來的.

剛才准備發的時候,斷電了,燒保險絲了,才弄好,就趕緊發上來了,丫丫的,這個月都斷三次了,真暈.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93章
下篇:第95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