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80章 與人為善?

第80章 與人為善?



對大多數人而.過年無非就是吃喝玩樂;但對男人們來,春節還是一個賭博的最佳時機,辛苦工作了一年,大多數人都攢下了不少錢,趁著過年好好地放松幾天.而賭博都是一堆人湊在一起的,對現在的濕冷天氣來,無疑最熱鬧的去處,不少人一開始也是賭怡的.如果一開始輸了還好,但偏偏卻贏了,這賭就開始越賭越大,越陷越深.

不過這況和劉沁沒有半毛錢關系,劉爸是嫖賭不沾的人.劉媽嘛,雖然打打麻將,但也是五毛一塊地來,不大,要是打大點了,劉媽自己都不干的.所以劉爸對劉媽都很放心,但劉爸對劉卻不一樣了.

劉那家伙去年學會的麻將,今年家里一開台,他就躍躍欲試.再聯想到他手里還有兩萬塊的存款,劉爸把他列為重點監控對象.搞得劉叫苦不跌.越發覺得手里的兩萬塊是燙手山芋,因為它,今年他一點也不能怡了.

年三十前一天,劉沁就提議把太叔公和太叔婆接來家里過年,這提議得到大人的一致支持.當天下午,劉沁並劉就來到太叔公家接人.兩老聽明了來意,俱是既意外又感動,兩人也不多做推辭,收拾了行李就隨劉沁回家了.

走出謝家村的時候,不少太叔公的病患得知他們夫婦要到親戚家過春節,紛紛從家里拿出一些事物來表心意.富足一點的家庭,直接捉了只雞;窮點的家庭,給些雞蛋青菜臘肉之類的.等走出了謝家村,劉沁和劉兩人分別提了兩只大大的袋子,里面都裝滿了東西.

農村的人們都還是挺純樸的,沒有太重的功利心.

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劉媽已經把客房收拾好了,在那床上新增加了兩床新打的棉被.這被子是劉媽在十月初的時候打的,棉花是從隔壁村子買來的,質量好著呢.劉媽自己也是一直舍不得用的.

對太叔公夫婦,劉媽是打心眼里佩服和尊敬的.所以一得知他們要來家里過幾天,她就在琢磨這事了,聯想到如今的天氣實在是太濕冷了,而老人的身體又不比年輕人,所以她稍一思索,就決定給客房再添兩床棉被了.

而太叔公太叔婆在這住了一個星期左右,就回去了.前幾天倒還好.日子過得很是悠閑自在.但一到初五,探親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太叔公不耐煩應酬,但又因為住一樓,所以多少還是被打擾到了.

所以一過初五,太叔公就提出要回家看看了,別的不提,只家里一個人也沒有,怕本家那些姑奶奶和親戚回家找不著人.劉沁家的都極力挽留,但兩老去意已決,他們也無法,只好讓劉沁和劉護著兩老回謝家村了.

太叔公夫婦一走,劉沁家就更熱鬧了,來探親的人幾乎踏破了劉沁家的門檻兒.劉沁從不知道自己家居然有那麼多親戚,八杆子打不著關系的也來她家走親戚了.有些幾乎是見也沒見過的,都不知道他們是打哪兒冒出來的.

雖劉沁住在二樓,受到的影響不算大,但一來個親戚,劉媽就得准備整治一頓飯,劉沁偶爾被叫下去打打下手,有時就窩在二樓不動.

但一到吃飯的時候,劉沁幾兄妹必定要到場.像陪笑一樣陪著那些客人.這些天來,一天吃四五頓飯是很正常的,人來得多的時候,一天吃六七餐也是有的.直吃得幾兄妹反感得很!

這日子過了三天,劉沁就受不了了,收拾了包袱就躲到太叔公那里去了.劉煦這條尾巴,自然不會忘了帶上.只留劉一人在家陪著劉爸劉媽應付著一干親戚朋友.

在太叔公家住了三四天,天氣已經漸漸地晴朗,不再下雨了,氣溫也回升到了十度左右.此時已經過了農曆十二,劉沁估摸著家里已經沒有人來探親了吧?于是她就帶著劉煦家去了,當然,走的時候還帶了兩本太叔公放在書房里的醫書.前面的脈絡穴位的理論知識她已經學得差不多了,只差實踐了,這積累經驗的過程又是不能一蹴而就的,只能kao她自己慢慢地實驗和積累了.

回到家,果然如劉沁所料,清靜了許多.今年因為天氣的問題,劉媽沒有去看望外公外婆,她打算在清明前走一趟彌補一下.

趁著天氣好,劉媽就打算把菜園子里的那半塊地的蘿蔔給拔了,劉沁幾兄妹嚷著要幫忙.但劉媽不許,地里的泥會把他們的衣服弄髒,讓他們幾個幫著把蘿蔔葉子切掉,再把蘿蔔給洗乾淨就行了.

于是幾兄妹合力,劉干的活當然是最累最髒的,削葉子.劉煦分到的活計最輕松,負責抽水就行了.而劉沁的活也不輕松,大冷天的.要洗蘿蔔,不過好在井水冬暖夏涼,那溫度比氣溫還要高上許多.

劉爸不在家,去山里看貴妃雞去了.

當劉沁把蘿蔔洗完的時候,發現家里盛東西的農具都已經用光了.三個桶,兩個簸箕,兩個籮筐都裝滿了白白嫩嫩的蘿蔔.

劉媽和劉合力把這些蘿蔔都抬到頂樓去,頂樓的樓面早就收拾乾淨了,用來曬蘿蔔是很不錯的選擇.

劉沁和劉媽坐在矮矮的兀子上,兩人面前各擺了個砧板,而且都拿了把菜刀,開始切蘿蔔.這些切開的蘿蔔就這樣均勻地攤在樓面上,任由太陽和大風將他們曬干風干.

幾個人一邊干活一邊聊聊天,聽劉媽嘮叨一下家常,也挺不錯的.

劉沁坐在兀子上切了好一會蘿蔔,大概因為姿勢問題,讓她覺得渾身不自在,腰酸背痛的.于是就偷懶了,起來伸伸懶腰舒展一下身體.

劉媽聽到她累得腰酸背痛,直笑她偷懶還找借口,一個屁孩子,哪有腰骨啊?

劉沁幾兄妹最聽不得這個了,劉家的幾個長輩老叨念著:什麼孩子屁股三把火.不怕冷啥的,還孩子沒有腰骨什麼的.最讓兄妹幾個不服氣了,每聽一回就抗議一回.但大人們老不管,經常這話來逗他們.

劉沁站在頂樓,向下望去.九七年,村子里還是有好幾個人建了樓房的,雖然只有一層,但曬東西可方便多了.不過劉沁家的兩層樓房,目前在村子里還是獨一份兒的.

因為劉沁家不種地了,一到收獲季節,不少人都向劉爸借地方曬谷子啥的.這地兒.劉爸一向都是先優先自家的兄弟.其他人都往後排,但還是有不少人來借地兒.對這些人,劉爸就沒有那麼那麼隨意了.要是來借的人手腳不乾淨,他是一律不借的,隨便找個借口推拖掉.要是品性好的人,劉爸卻是很好話的.

劉沁家的北邊是阿四家,如今阿四也建了一層樓房,但里外都沒有裝修,目測大概有十平大,最kao近劉沁家的地方建了個廚房,右邊kao路邊那留了一片空地來放車.最近一年他們倒也安分,沒有過多于來招惹劉沁他們.

大寶叔家就位于劉沁家的西南方,劉沁一眼望過去,就看到了.大寶叔家今年的淮山收成不錯,他家的地兒都不夠曬了.這不,在屋子的東北方又搭了個木棚,八根大木深埋在土里,頂起了一個平面,把這平面的外圍固定好後,就在這平面上鋪滿了竹子.然後就可以把硫磺薰過的淮山曬在上面了.

這樣的木棚,劉沁家以前也弄過,那是實在沒地兒曬木薯淮山之類的東西了,才臨時搭建起來的.木棚搭得不高,地面上也會鋪滿稻草,要是人不心從上面摔下來也沒什麼事,頂多就淤青而已.

劉沁想起幾天前大寶叔送給她家的年禮,不薄啊.再聯想到今年淮山的價格還是挺可以的,按大寶叔家的質量應該能賣到四塊多一斤的毛山吧,比別人賣的貴了七八毛了.想他當時那滿臉光的樣子,收成應該是相當不錯的

了.

這況劉沁很樂見,大寶叔去年也幫了她家不少忙了,是個挺不錯的人,懂得知恩圖報.劉沁挺欣賞這樣的人的,她最恨的就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得寸進尺,完全不知道感恩為何物.她家又不欠誰的,憑什麼讓人予取予求?

想起姑姑前幾天回來探親的時候又借走了近兩千塊.她就一陣膩歪.俗話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但這話放在她姑姑身上是行不通的.這些借出去的錢,基本上算得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份,你就別指望她會還了.這樣的事,她上輩子早就領教過了.

雖當時她家比姑姑家還不如,但姑姑就愛和她家借錢.你嘛,兩家是至親,一方都開口了,再怎麼樣,自己也得借點吧?知道她性格就是這樣了,劉爸劉媽也不多和她計較.但偏偏讓人惱火的是,劉爸兩人剛結束了硫酸銅工廠回家那會,還沒開始種地,就向姑姑家借了幾十斤米.過了兩年,劉沁借給她的錢沒有兩千也有八百了,從沒催她還過.但她姑姑這人卻屁顛屁顛地來催他們還米.你能不讓人惱火嗎?光借出去的錢都能買上千斤米了.

至那事之後,劉爸劉媽才不再借錢給她了.攤上這個親戚,劉沁一家也認了.

後面還有一更,估計有點晚,親們等不及的,就明天再看吧.(!)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79章 殺豬
下篇:第81章 兩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