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70章 例行考察

第70章 例行考察



次日早上七點,劉沁就起來了.本來她以為自己起得算早了.但下樓時,發現劉媽已經張羅好早餐了.去刷了牙,洗臉時發現上次拿回來的洗面奶不見了.

"媽,上次我買回來的洗面奶呢?那麼快就用完了?"劉沁隨意問道.

"哪能呀,在櫃子里放著呢."劉媽放下掃了一半的地,從櫃子里拿了那瓶洗面奶,遞給劉沁.

劉沁接過後,擠了點抹在掌心上,然後揉戳出泡沫,"媽,這洗面奶干嘛藏起來不用呀?"

劉媽咕噥:"這洗面奶貴得要死,除了你,誰還舍得用?"這洗面奶好像叫啥采詩來的吧,電視上有打廣告,那麼一瓶就要十來塊,真是貴死人了.

"媽,你也別那麼節省了,花不了幾個錢的."劉沁很不以為然,老媽老用那些牙膏洗臉,對皮膚很不好的.她又不聽,看吧.現在都三十幾歲了,還在長豆豆.

"這東西貴著咧,買一瓶的錢都能買幾條大支的田七牙膏了."劉媽對女兒大手大腳的花錢方式很有意見.

"媽,你以後別用那牙膏洗臉了.看,臉上老長豆豆,又留下疤痕."劉沁看到劉媽仍然不為所動,決定使出殺手锏:"媽,你別不在意,心以後老爸嫌棄你!"心老爸找別的女人去,不過這話劉沁不敢出口.

劉媽抓起手上的掃帚,往地上一戳,左手叉腰,氣勢很足地吼了一聲:"他敢!"

劉沁拿起毛巾擦臉,也不多.這種事要讓她自己想通的,如果自己都不愛惜自己,別人再多也是沒有用的.

劉媽坐在沙發上,狐疑地看著劉沁,然後摸了摸自己臉上長出的腫的疙瘩.暗忖,今天女兒無緣無故地和自己這番話,難道女兒聽到什麼風聲不成?會是誰呢?村尾的李寡婦?還是隔壁羅家村的羅寡婦?

現在劉沁家已經不複當年那一窮二白的窘境了,在這個鄉鎮里也能稱得上是排在前幾的富戶了.這人呀,就是這樣,有錢了,別人看你的眼光就不一樣了.附近村子里有好幾個寡婦看到劉爸的時候都是扭扭捏捏的,一富害羞家子氣的模樣.為此,劉媽暗恨在心,銀牙不知道咬啐了多少.

想到那幾個常對劉爸暗拋媚眼的寡婦.劉媽坐不住了.看到坐在一旁悠閑吃早餐的女兒,她的皮膚果然很好,白里透,光滑細膩.又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她現在真的很丑?

劉媽期期艾艾地問:"這洗面奶真管用?"

劉沁一聽,就知道劉媽心動了,趕緊用事實增加服力:"真管用!我一直都用這個牌子的洗面奶.你看,我的皮膚還可以吧?"完就跑到劉媽那,就把整張臉湊了上前.

劉媽看著一臉臭屁樣的女兒,笑罵道:"你就美吧你!"完就用食指把她的臉推開.女兒的臉果真像雞蛋一樣滑,看來沒有騙她.

"媽,你用幾個月就知道了."劉沁知道劉**底子還是不錯的,平時不需要怎麼保養,臉色都比旁人潤上幾分.只不過最近因為上火了,油脂分泌過多.她才又用那牙膏來洗臉的,如此一來,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皮膚自然好不起來.

"媽,你以後千萬別再用那牙膏來洗澡了."劉沁覺得有必要再強調一下.

"哎,知道了."劉媽歎了口氣,決定聽女兒的吧.家里也有點錢了,她犯不著死死摳著,反正又是花在自己身上,還有啥舍不得的呢?

"嘭嘭嘭..."這拖鞋擊打樓梯的聲音吸引了劉沁兩人的目光.

劉煦一臉焦急的模樣出現在樓梯,身上還穿著印有唐老鴨圖案的睡衣.看到劉沁兩人後,他松了口氣.

"這麼著急下樓做什麼?"劉媽板著臉問道,孩子家家的,走個樓梯都那麼急,萬一嗑著碰著了,可怎麼辦?

劉煦沒有理會劉媽,對吃著早餐的劉沁道:"姐,你等我一會,我上去換個衣服,呆會和你一起去太叔公那."完又嘭嘭嘭地往樓上跑去.

"這孩子,真是..."劉媽看著快速消失在樓梯間的身影,搖了搖頭.

早冬的太陽,曬在身上,暖陽陽的.早上的霧很大,一眼望去,所有的事物都仿佛被籠罩在一層薄薄的白氣里,甚至連太陽都像發了黴一樣,外面長出了一圈長長的絨毛.

等劉沁載著劉煦來到太叔公家,已經是半時後的事了.

老人睡得起,睡眠輕,易醒.這不,當劉沁兩人到達的時候.太叔婆已經用掃帚把院舍都打掃一遍了.院子里沒多大變化,只是藥圃里夏季常見的植物換成了秋冬季常見的而已.黑白帶了幾個狗崽子守著院子的大門.

煦朋友被太叔婆帶到房里吃零食去了,最近劉煦在劉奶奶的授意下,每個星期他都會來太叔公家玩個一天半天的.權當陪陪兩老了.他的乖巧可愛,還有時不時的搞怪調皮常逗得兩老樂開了懷,漸漸成為兩老的心頭肉.而劉沁,很不幸地,被擠到了第二位去了.

劉沁則就沒有劉煦那麼好命了,她一路被太公叔帶到位于北側的書房.

"上次讓你看的那兩本書,看得怎麼樣了?"太叔公坐在主位上,嚴肅地問道.

"都讀熟了."劉沁道.

"那好,我就考考你經脈和穴道吧."太叔公站了起來,往窗口那踱了兩步,然後問道:"十二經脈的名稱和走向規律."

劉沁整了整思路,答道:"十二經脈包括手三陰經足三陽經又包括足陽明胃經..."

"而這十二經脈有一定的起止,一定的循行部位和交接順序在肢體的分布及走向都有一定的規律,與髒腑有直接的絡屬關系..."

"不錯,記得很牢,那我再問你,足太陽膀胱經經過的穴道如何?"

"足太陽膀胱經起止于睛明穴...從頭頂部分出...行至天柱穴後交于足少陰腎經."

"這些你都背得很熟,那我再問問你,少海穴位于何部?沖門又位于何部?"

劉沁認真回想了書中人物圖所描出的穴道,在自己身上指出太叔公所問到的穴位.

連考了十來個問題後,太叔公停了下來,道:"素來知道你背書了得,確是不錯的.但你對穴位的認知尚且不夠精准,日後可得勤加練習才對."著,轉身從儲物櫃里拿出一物.

方方正正的木盒子,看起來有些年頭了,會是什麼呢?

"這個人體模型,你拿回去,每天練練."太叔公撫摸了一下盒子,就把它遞給劉沁.

劉沁能感受到太叔公對這個物品的懷念之.她心地打開,里面的模型很舊,有些字顯得模糊了,可見當初使用得很頻繁.不過仍可以看出.這模型被保護得很好.

"這穴位和經脈你一定得記熟,記精確來,明白嗎?"太叔公再次強調,這關系到後面的針灸治病,如果這穴位和經脈都認不准,學不好,那麼如何把脈,如何用針?

"明白."劉沁知道,這關系到方方面面,不是鬧著玩的.她在心里暗暗給自己鼓勁,既然決定走這條路,那麼就一定要學好,再苦再累也要堅持下去!

"老頭子,有人來看病啦!"太叔婆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太叔公聽了這話,眉頭一皺,但轉眼就松開了,快得讓人沒察覺,"走,去看看去."

當劉沁走出書房的時候,發現太陽已經高掛了.太叔婆帶著劉煦在院子里掰玉米,院門是打開的,方便村民進來看病.

連看了幾個時的病,就是一向身體不錯的劉沁也覺得有點吃不消了.劉沁抽了個空檔,瞄了瞄太叔公,發現他臉色也有點疲倦.看著站在她面前的幾個病人,她歎了口氣,這秋冬之季,病痛就是多.都是一些頭身疼痛,手足厥冷,關節冷痛等時令病症.針對這些病症開了藥後,只有多囑咐他們平時多鍛煉鍛煉,增強身體素質了.

把最後幾個病人送走,劉沁趕緊把院門給鎖上了,然後吩咐黑白看門,不要再放人進來了.

之後就去吃午飯了,吃過飯後.看了看時間,都近一點了,索性也不回去了.讓太叔婆打開櫃子,拿出兩床被子鋪在客房的床上.然後和劉煦在上面睡了個午覺.

下午起床刷牙洗臉後.劉沁按照太叔婆的吩咐,把一張茶幾搬到梧桐樹下,又搬來幾張兀子.

灶里燒著一鍋薯湯,還沒熟.

太叔婆坐在兀子上,眯著眼,細心地縫補著衣服.旁邊放了幾件衣服,劉沁知道這些衣服都是一些脫線或少一兩枚扣子之類的.

劉煦坐在旁邊,啃著薯干,時不時幫幫太叔婆穿針引線,嘴巴還不停地著一些學校里發生的趣事.逗得太叔婆眉開眼笑的.

而劉沁和太叔公則在不遠處侍弄著藥草,給它們除除草,捉捉蟲,松松土之類的.

幾人有有笑的,盡管只是劉沁三人在,太叔公面露淡笑地聽著,時不時地附和幾句,氣氛倒也不錯,有種淡淡的幸福.

"姐,薯湯得了,你趕緊去搬出來吧."劉煦從廚房伸出頭來道.

沒辦法,現在劉這免費的苦力不在.四人中就她最有力了,其他的三人,老的老,的.她可不敢讓他們去搬啊.

把那鍋滾燙的薯湯搬到了院子里,又回廚房拿了四副碗筷,再親自給他們盛上後,劉沁才端起屬于自己的那碗喝了起來.

香糯非常,甘甜可口,吃起來味道特別不錯.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69章 蛇酒與風濕
下篇:第71章 外出住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