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24章 拜訪

第24章 拜訪



年三十的晚上,劉兩兄弟著實是太興奮了.兩人一起嘀嘀咕咕制定好了拜年的路線後才收了聲漸漸入睡,但一想著劉爸即將兌現的獎勵,精神就很亢奮都沒有睡沉過,還時不時地被燒炮的聲音吵醒,一醒就看看時間,暗自焦急,怎麼時間過得那麼慢啊.

好容易鬧鍾響了,他倆心跳加速地起床穿衣,去去和劉爸劉媽拜了年領了包後偷偷打開,看到里面是一張嶄新的一百塊,樂得兩眼都笑眯了,特別是劉,本來他的獎勵只是八十塊而已,現在生生多了二十塊,讓他心里樂開了花!

直到吃飯時才看到劉劉煦兩家伙滿臉興奮地沖進屋里,把兜里的包全都掏了出來,大約都有三四十個,只見兩人各守著一堆包,開始拆封大計,一毛兩毛五毛的分類排列好.

劉沁進來的時候,有點無語地看著兩人的財迷樣.拜年的時候該不是把全村的人家都拜了個遍吧?"一堆包,看來收獲不少嘛?怎麼樣,得了幾毛錢?"

劉不高興了,雖然知道妹妹有錢,但也不能看不起他的勞動成果嘛,這十來塊錢是他一早上拜年的成果呢."什麼幾毛錢,有十塊呢!"不過劉一想到他如今的財產已經達到一百一十塊了,他馬上又笑了.

今天他兄弟倆可是在伙伴們面前風光了一把,兩人高額的壓歲錢毫無疑問是整個村子里最高的,硬是把原來手里拿著五十塊壓歲錢的劉筧(三伯父的兒子)給擠到了第二位.看著他氣呼呼的臉蛋,讓劉暗爽不已,讓你年年都在我面前炫耀你的壓歲錢,讓你擠兌我,讓你諷刺我,現在咱就讓你也嘗嘗那滋味!

劉煦笑眯了眼,在一邊點頭附和著,證明哥哥的話不假.

"行了,收起你們的包吧,跑了一早上不餓啊?快點吃飯去!"劉沁知道這些揣在口袋里的錢過兩天肯定會被劉媽以各種借口收回去的,特別是那張一百塊,鐵定是保不住了.唉,這錢只能過過手,放在口袋里還沒熱呢,不過她也不缺這錢就是了,所以也沒啥想法,收就收唄.

不過劉是個機靈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在交公前,他就像個暴發戶一樣,把賣部里他看得上的玩具和零食都買了回來!這般豪爽的撒錢行為,讓他很是享受了一回伙伴們的星星眼.但兩天後,劉媽讓上交壓歲錢時,看著他把各個口袋都翻遍了才湊了不到五十塊的壓歲錢,臉都黑了,硬是賞了他幾棵暴粟!

雖然腦袋被敲了,但看到弟弟妹妹那一百多的壓歲錢被劉媽拽在手上,劉還是得意不已,自己真聰明啊,不像弟弟妹妹只能過一下手癮,嘿嘿.

不過他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劉媽發話了,鑒于幾兄妹這幾天的表現,讓她知道劉是個花錢大手大腳的,而劉沁劉煦都是節儉的好孩子.所以今年除了劉的壓歲錢交公之外,劉沁劉煦的都讓他們自己拿著.

這個決定讓劉很傻眼,他反應過來後大呼不公平,為毛弟弟妹妹的壓歲錢一分都不用交公.而他卻要把剩下的都交公?他也要保管自己的那份啦.但劉媽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劉見劉媽鳥也不鳥他,頓時焉了,他可憐兮兮地看著劉沁劉煦.但兩人很有默契,快速地把手上的錢收進兜里去,乖乖,大哥盯著他們的眼神也太熱切了點,讓人心里發毛啊.

"你們兩個..."

劉話還沒完就被劉沁打斷了:"弟啊,聽學校有節目看哦,咱們去看看吧?"

劉煦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好哇,咱們快走吧,去遲了就沒好位子了."

"得對,走吧."兩人一致無視劉的存在,向外面走去.

"你們..."劉那個氣呀,但他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他祖母還沒回太姥爺家拜年呢,如果他跟著去,到時包鐵定能拿不少,嘿嘿.

過年其實就是胡吃海喝,不過對一群外出打工回來的人來就是天堂了,天天吃了飯就窩在一起開賭局,賭大賭的都有,男女老少不缺.劉沁曾好奇去看過,那地方真是,空氣不流通,煙味熏得人都快窒息,才進去一分鍾,劉沒就受不了,趕緊逃了出來.從此就再也沒去看過了.

而村里的婦女參與紙牌類賭博的比較少,但她們卻愛打麻將.五毛一塊一張牌,一把牌胡下來也能贏個一兩塊錢,而且又能消磨時間,在麻將桌上還能是非,所以麻將這玩意兒是她們的最愛!就是劉媽學了兩下也把它給學會了,從此成為"砌牆角"隊伍中的堅實份子,甚至劉這家伙也快速地學會麻將,在劉媽上廁所那會還能頂著打上一兩把.

而劉沁本身就會打麻將,不過她卻不想打,自己並不缺那幾塊錢用,她甯願再把本草綱目多看兩遍都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這沒意義的麻將上面.所以沒參與這種大眾節目的劉沁自然覺得過年挺無聊的.

電視里年年都播放著《陳真》這部電視劇,看得都膩了.裕山學春節會開放,並且會有一些節目,像籃球比較,唱歌比賽啥的,不過年年如此,劉沁都懶得看了,而且外面有時還下著毛毛細雨,她實在不想動,只想窩在家里看書.

本來看書是件好事,劉媽一向是不反對的,但女兒大過年的也悶在家里看書寫字就太過了,她生怕女兒養著養著就變成了一個書呆.所以等天好不容易放晴.她就拖了劉沁一起出門,到處走走也好哇.

天一放晴,村子里的人傾巢而出一般,都趁著好天氣到處逛逛,或上街或訪友.年輕的,的都到外面玩去了,只剩下一些體力不太行的老人留守家中,正如劉奶奶.此刻她正和昔日的好姐妹坐在廳里閑聊,門雖關得很嚴實,但寒氣還是無處不鑽啊,自己腳邊放了個火籠.把她周圍都烘得暖暖的.

"看來,咱們幾個姐妹里,就你最有福氣啊!"一位鶴發童顏的老奶奶嫉妒地,嘖嘖,這羽絨服摸起來真柔軟暖和,莫整個村子里沒有一件,就是整個縣里也難找出幾件吧?南方的冬天是不太冷,但對他們這些老骨頭來,也冷得夠嗆的.但就是再孝順的孩子也只是買上一身好棉襖就了事,也就她家的孩子舍得大費周折地從迢迢千里之外花大價錢買來這套羽絨服了.

劉奶奶瞥了她一眼,慢斯條理地:"要福氣,誰也比不上你吧?"劉奶奶和她當姑娘那會同在謝家村,時候雖然是姐妹,但也愛互相攀比.雖劉奶奶的家境好,但是命不好,挑了個短命的,年紀輕輕就去了,留下劉奶奶一個三十來歲的寡婦,起早貪黑地把三個兒女拉扯大,五十出頭才卸下了肩上的擔子.

而這家伙呢,嫁得好,挑到了個能干的男人,家里兄弟又多又團結,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好.而且十幾年前兒子還當上了村長,這運氣和福氣,讓一干姐妹都眼啊.這人啊,真是爭不過命啊.

劉志林的老娘謝英清嘿嘿笑了,都嫁人相當于女人第二次投胎,明顯的,自己命好嫁得好.而昔日的老姐妹呢,出自書香門第又怎麼樣,還不是嫁得不好?不過她嘴上卻道:"如今你大兒子不錯啊,有本事又孝順,咱們人哪,就得知足,是不?"

劉奶奶聽了不置可否,盡管心里贊同.但嘴上還是沒多什麼誇贊的話來.這人哪,只要是女的,甭管她年老年少,總愛些八卦是非的,她不敢想象如果她誇了大兒子幾句後,傳到老2耳朵里會變成什麼亂七八糟的話.

"對了,我家兒子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你家大兒.他呀,要不是他曾知會過一聲淮山會漲價,我家那子也就不會多種了兩畝的淮山.自然也不會狠狠賺了一筆了,這都多虧了你家大兒呢."謝英清樂呵呵的,眼里的精光一閃而過.

自己是有福氣,但那也是一輩子全家奮斗來的,但這老足家,就靠種了一季的淮山就翻身了,她心里不服氣啊.看人家樓房都有了,自己家雖然也有一幢*平房,但和樓房一比就不夠看了.就算是親姐妹心里還不一定舒服呢,何況只是僅以姐妹相稱的兩人?

"哪里是虧了我家大兒,他不僅對志林那孩子過,也對幾個兄弟過.要不是你家子敢放手去做,也沒法賺是不?"劉奶奶哪里會聽不出她挑撥離間的話,要是自己沒察覺,胡亂話,這老大和老2鐵定會生嫌隙的.唉,這人,老了還想斗個不停.

"對了,今年你家的幾畝地,種什麼物種,可有打算?"謝英清雙眼看著劉奶奶,試探地問,然後又補充了一句:"當然,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去找找我兒子嘛,雖然他只是個村長,但多少能幫得上點忙的."

劉奶奶笑了笑,把火籠拎得更近了,"這我倒不知道了,他也沒和我."

劉奶奶也知道,年前村子里不管是養豬的還是種淮山的多多少少都賺了一筆.如今過了年了,春耕又到了,大家都在擦亮眼睛盯著自己家和五妹婆家呢,准備跟著兩家走了.

謝英清聽了點了點頭,勉強笑了笑,眼看著是問不到什麼了,就轉了個話題.

"今天初五又能見到大堂姐了."謝英清歎了口氣道,三個同村的姐妹,就她和謝芬嫁到了同一個村子,平時還能見上一面.但大堂姐一個人嫁到了另外一個縣里,這路不好走哇,自己又是老胳膊老腿的,家人也不讓出遠門.

"嗯,是啊."劉奶奶低聲答道,然後想著這次回老家就把那事辦了吧,也不知道勝算有多大,唉.

"初五咱們幾點出發?"謝英清看到劉奶奶緒有點低落,估計是想到大堂姐身體不怎麼好了吧.自己的緒也有點低落,唉,都老咯,還爭個什麼勁呢,指不定哪天眼一閉就去了.

"那天你先去吧,我初五那天有客人,初六我再去,你幫我和大堂姐一聲."初五那天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只不過想避開她罷了,那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謝英清皺了皺眉頭,試探地問:"那要不要我等等你?"

"不用了,你先去吧,省得大堂姐看到咱倆都沒到,焦急."劉奶奶罷罷手,委婉地否決了她的提議.

謝英清也沒多想,無所謂了,反正她倆人在同一村子,抬頭見低頭見,確實也沒必要連探親的時間也強擰在一起,于是兩人又聊了會,她就告辭了.

初二開年了,一大早家里的三個男丁就攜帶祭拜的物品去了祠堂,往年劉沁也會跟著去的,但如今她已經十一歲的,算是大姑娘了吧,就不能跟著去祠堂開年了.早上八點的時候,鞭炮的聲音響了起來,劉沁可以想象幾十串長鞭炮懸掛在一進二進的大廳周圍的景,一到時候就點炮,會連續響足整整一個時呢.開年後村子里的人就可以出門探親走親戚了.而嫁出去的姑奶奶們也可以回來探親了.

到了初三早上就能把燈熄滅了,這燈是年三十那晚點的,可以是煤油燈也可以是電燈,一直點到年初三才能熄.這幾天燒的炮紙,瓜子殼,糖果紙,餅干袋等垃圾,在初三前是不許掃的,如今熄了燈後就可以把家里的垃圾掃掉了.好在劉沁他們是住在木樓上,如果和劉爸劉媽一樣住在樓下的話,天天和這些垃圾為伍,搞不好她會抓狂.

年初四的時候,劉爸劉媽分別去吃了兩家喜酒,一家娶媳婦,一家喬遷之喜.怎麼這些人老愛挑年初四擺喜酒?莫不是瞄准了大家過年已經大魚大肉吃膩了,想節省開支就挑在這一天擺酒?標准的既能收包又能節省材料的做派!劉沁腹扉.

初五晚上,劉奶奶招了劉沁進房間,讓劉沁坐下後,就嚴肅地問:"沁,我看你把本草綱目的草藥都記下了,你能認出所有的草藥麼?"

劉沁看著昏黃的燈光下,劉奶奶滿是丘壑的臉上嚴肅的表,她挺了挺背脊:"奶奶,我是能背出本草綱目了,但好多草藥我都認不出來."

"那你對中醫有興趣麼?"劉奶奶繼續問.

劉沁盡管很納悶兒,奶奶問這些做什麼?但她還是老實地回答:"有啊,中醫很有趣."奶奶有什麼老底,自己早就知道啦,陪嫁櫃子里除了一些銅錢硬幣,連個金戒指也沒有,還會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老底不成?

"太姥姥家有個很厲害的中醫師哦,明天跟奶奶去拜訪一下,讓他教教咱們沁好不好?"

劉沁聽到這話,呆了,想不到奶奶娘家還有這等厲害的人物?她馬上回過神來,遲疑地問道:"奶奶,他那麼厲害,會教我麼?"按照電視上演的,這類人不是一般都眼高于頂的麼?

劉奶奶聽了,呵呵一笑,"會的,他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就行了."

第二天吃了早飯,把豬肉和米餅都分別包裝好後就放進籃子里就准備出發了.本來一直做著出發准備的劉一聽今年奶奶只帶妹妹去探親,而自己不能去了.頓時不樂意了,死活要賴著當跟屁蟲,鬧得劉媽都心煩了,劉奶奶就是不松口.眼看著劉媽就要噴火了,劉沁只好把哥哥拉到牆角下溝通去了.

本來劉是打算不管妹妹怎麼,自己都是抵死不從的.但一聽劉沁,如果他聽話的話,回來的時候她願意把她得到的包全部都給他!一聽到這條件,他就心動了,但他一想到如果他馬上就松口,豈不是讓人看出他是為了包才搶著去探親的?況且妹妹把包全給他,但他哪知道妹妹會不會私下藏了一部分起來?雖然他知道懷疑妹妹不對,但他就是不信如果一點好處都沒撈著,妹妹會願意去嘛.

"哥,你到底答不答應嘛?"

"你真的會把包都給我?如果你私下把幾個面額大的包藏了起來,那我也不知道哇."逼急了,劉也豁出去了,把自己心里的想法了出來,然後又鴕鳥般地把頭擰向一邊,不敢看劉沁.

劉沁看他那樣子,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那我給你十塊錢,包歸我,怎麼樣?"知道這家伙口袋里沒有一分錢,急了呢,大過年的,哪個孩子兜里沒有點錢的?這十塊錢就當給他零花了吧.

"成!"劉一口答應,賺了賺了,那堆包能有五塊錢就算不錯了,畢竟太姥姥和太姥爺都不在了,舅公在另一個城市.奶奶娘家那邊的親戚大多都是隔了幾層的,給的包不會很豐厚就是了.

劉沁也松了口氣,總算搞定這家伙了,剛才戰火一觸即發啊.

不過劉還算有良心,看到妹妹吃力地提著一袋年貨,三步並作兩步地上前把那籃子搶了過來,輕松地拎著,到了路口,把她們兩人都送上了車才回家.

其實謝家村和古塵村差不多,但是住的人比較分散,不像古塵村都是沿著道路建房的.劉沁和劉奶奶在一位大**熱心帶領下逐一拜訪了劉奶奶本家的一些叔叔伯伯.兩個時後,劉奶奶辭別和那位熱心的大媽,獨自攜著劉沁往一條路走去.劉沁看著籃子里面最後一塊臘肉和一包米餅,心里猜測,可能是去拜訪那位厲害的中醫師了吧?

今天更得早哦,從下午就開始寫了,呵呵,所以求下票票.大家有的話就給俺投投吧,當然粉是最好的,推薦票也不錯啊,嘿嘿.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23章 年三十
下篇:第25章 貴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