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20章 制米餅

第20章 制米餅



劉媽雙手捧著一大盆豬肉上了樓閣.這豬肉已經用鹽湮了一整個晚上了.幸虧是冬天,要是夏天臭了,不過也正是因為天冷,才能做成好吃的臘肉嘛.把整盆肉放在劉沁房門外,然後劉媽蹲了下來,拿起一根根兩頭削尖的竹篾把一塊塊約一斤多重的豬肉串了起來,然後一一把它們晾起來,看著吊在半空中,排成一排大一致的豬肉,劉媽得意地笑了.

這過年嘛,每家每戶都會做些臘豬肉,而且通常都是把它們晾在閣樓上,外人一看你家的臘肉多不多就知道你家日子過得不火.而劉沁最愛吃家里做的臘肉了,特別是那種半肥瘦的臘豬肉,和蔥蒜一起爆炒,吃起來又香又脆,肥而不膩.

即使她長大了在外面打工時在超市里也能買到臘豬肉,但吃起來那味道就是沒有自己家鄉做得好.今年是劉沁重生後第一次過春節,讓她特別期待,不過這臘肉也要等十天八天吃起來味道才好,如果時間不夠.起來和豬肉沒多大區別的.如今她也只能看著閣樓上的一排臘豬肉流口水了.

"喲,五嫂子,在晾豬肉啊?一看你家這排豬肉就知道你家日子過得火得很哪."石伯母一走進劉沁家的院子,就看到劉媽站在閣樓上傻笑著.

劉媽往下一看,看到原來是老熟人了,把手往身上的圍裙擦了擦,嗔笑道:"去,要日子過得火,咱們家的這點臘肉和你家比就差遠啦.如今村子里誰不知道你家殺了一頭豬,沒賣多少全部都留給自家用了,村里誰人不手筆大呢?"

石伯母聽到劉**恭維,笑得花枝亂顫的,這話要擱在以前,她聽聽也就過了.但如今聽來卻是讓她覺得渾身舒爽無比,如今村子里日子過得頂頂不錯的劉媽也誇贊她,怎麼能不讓她心花怒放?"你這人哪,不光手腳麻利,如今連嘴巴都是油嘴滑舌的."

劉媽從樓上走了下來,手上拿著那個空的瓷盆."哪里哪里,話你今兒個來找我,有啥子事呀?"

"也沒啥要緊的事,不過呆會俺家開始制米餅了,挺缺人手的,到時能不能去幫幫忙?"石伯母也沒客氣,開門見山就出她的請求.她家今年准備烤四五十斤的米餅呢,不找點幫手怎麼行?烤一天都烤不完,況且哪家不烤點米餅?開了年大家都要探親的.親戚多的,五六十斤餅都不夠用.親戚少的也要二三十斤吧.今天來借人手,過兩天她家開始制餅的話,也要過來幫忙的,大家都不吃虧!

"成,今天就先到你那練練手去了,我本來也打算這兩天制餅的呢."劉媽二話不就答應了下來,順便提點了下過兩天你們也要過來幫忙的喲.

石伯母是個伶俐人,一點就透,自然是滿口應承下來,末了還提句:"對了,帶上七啊,我家石英可想她啦,一直念叨著七都不去找她呢."女兒老提著七平時對她多好,不止幫她複習,有好吃的也都會和她分著吃,本來她還不以為然.自己女兒有點軟弱,別人對她好一分,她就在心里老惦記著,有時甚至會誇大別人對她的好.

不過在期末時看到自己女兒居然從班上的四十多名前進到第十名,因此還得了兩張獎狀.這可是女兒上學以來的頭一遭啊,真是讓她喜不自勝!她才知道這七的學習真不是蓋的,雖然她不指望女兒能考個重點初中啥的,但女兒成績好了,在親戚朋友面前她的面上也好看是不?所以她覺得女兒和七走得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劉媽自然是沒有不答應的道理,本來她也打算讓女兒多學著點,俗話技多不壓身,搞不好這些東西等她以後當家了就用得上了.

其實這制餅一直是劉沁家鄉的風俗,每年過年前一個月左右,都會事先把梗米放進鍋里炒過,當然為了讓米餅更好吃,會按一定的比例放入一些糯米混合.然後把這袋炒過的米拿到輾米坊去磨成米粉(這里的米粉不是我們平時吃的那種粉哦,而是像面粉一樣的),回來放在干燥的地方.等時候到了,就熬上一鍋糖水,當然如果沒有糖,白糖也可以.把糖水放到米粉里,搓*揉成一團,然後把這它們放進木餅印里,經過一些手工加工後,把它們一個個心地從木餅模里敲出來,放在冒著熱氣的鍋里烤著,感覺它變得結實了就成了.

草草地吃了點東西,交待了兩個兒子中午隨便整點吃的填肚子,劉媽就攜劉沁來到石家了.反正樓房已經封頂了,那幫建築工人都散了,至于二樓樓頂上的閣樓,等樓面長結實了,四哥會自個兒來幫他們搞定的.所以現在也不需要操心他們的伙食了.

從石英家的破籬笆進入她家的院子,聽到他們廚房傳來陣陣熱鬧的聲音,劉媽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人喊進來了就推開廚房那扇門.劉沁一進去就看到里面有三四個大人,有兩三個孩子圍著兩個拼在一起的桌子.

"五嬸子,你可總算來了,咱們正要開始呢."石伯母站在灶台旁邊,手里還不斷地攪拌著鍋里已經融化的糖,此時灶里的火早熄滅了,而且糖水已經不怎麼燙手了.

石英趁機把劉沁拉到她旁邊坐好,"七,來,坐我這邊!"

劉沁笑著答應了,任由她拉著到最里面的角落里坐下,石英家的廚房大概也有十來坪大,但從已經被熏得發屋頂上可以看出這廚房有一定的年頭了.因關上了門,只留一個窗讓空氣流通,所以也打開了電燈.而且因為人多又熱鬧,倒也不覺得冷.她家的桌子是方桌,凳子是長板凳,給人一種坐在古代客棧里的感覺.

此時幾個伯母嬸嬸把布袋里的米粉用碗舀了幾大碗出來放入瓷盆里,石伯母就澆上糖水,劉媽用雙手慢慢搓了起來.漸漸地本來猶如一片散沙的米粉漸漸被揉成一團.

劉菜頭家的拿出近二十個木餅印模,每個木餅印模上有三四個餅孔,里面或是雕了花或是刻了字.她一一撒上干燥的米粉,然後再倒出來,只讓那些木餅印模略沾上一層薄薄的米粉,如此一來,使得敲餅的過程更容易,而且讓米餅不易缺角而影響美觀.

劉媽拿過已經沾上干粉的木餅印模,往那些餅孔里用力地塞入米粉團,然後把它傳給劉菜頭家的.她一接過,把它放穩了.就用一個棒槌給它用力地來幾下,盡量使米粉團往餅孔里擠去.

然後她的工作就完成了,把木餅印模遞給一個石英她二嬸,只見她用一柄竹制的刀子把餅孔上的米粉都削掉,然後遞給劉沁幾個孩子.此時餅已經成形了,而劉沁她們接過後就拿起乾淨的瓷調羹磨著餅面,盡量讓它顯得光滑而且不掉米粉沫.

石伯母接手最後一道工序,把這些餅心地從餅印里敲出來,然後保持鍋里的溫度,只要略燙手就行了,慢慢地烘干這些米餅.

俗話,三個女人一台戲,如今有三四個女人擠在一個廚房里,真是熱鬧朝天啊.盡管手上的活不停,但也沒妨礙到嘴上的話是不?這東家長西家短的,倒也湊趣.

"石二嫂,聽你家大郎這次回來給你們帶了一麻袋的衣服?"劉菜頭家的好奇地問,手還不停地用力滾著棒槌.她家兒子劉靖宇是做針織的,聽都已經成為了廠子里的一把手了,工資比別人多了一大半呢,每兩個月固定給家里彙錢,現在石二嬸家有個房子都存滿了磚,估計來年挑個好日子就准備建樓房了吧.劉靖宇前兩天從廣東回來,嘖,那些行李啊,一袋袋往家里搬,估摸著就是他們廠子里的一些針織品啊,真是讓人眼熱得不行.

"哪有那麼誇張,不過是每人都得了幾件罷了."石二嬸抿嘴一笑,眼底的愁緒一閃而過.

劉菜頭家的搖搖頭,不以為然地撇嘴道:"不止吧,不過每人幾件也不錯啊,比別的少年仔好多咯.你沒見好些人回來都是兩清風的,別衣服了,就是水果也沒給家里帶兩個!"

劉媽和廠伯母都紛紛附和.

這話一出,石二嬸也覺得中聽,臉上的笑意增加不少.

劉媽和著米粉問道:"話.你大郎也二十有三了吧?咋還沒給他討個老婆啊?"

石二嬸的臉又暗下去了,"唉,不瞞你們,我也正為他的婚事發愁呢."

"咋啦?你大郎這般的人物,還愁討不到老婆?"劉菜頭家的不置信地問道.這也太奇怪了吧,這靖宇長得人高馬大,也沒有丑得不能見人,有門好手藝,不知道多少人巴望著嫁給他,怎麼石二嬸還為他的婚事發愁?

貌似今天的第二更有點難產,呵呵,不知道能不能趕得出來,趕不出來就明天補吧,阿門.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19章 殺雞取卵
下篇:第21章 阻止做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