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7章 後續

第7章 後續



處置越南仔這事.在村子里也算得上是大事了,盡管肇事者年紀不大,但他得罪的人可不少,整個村子有近半的人很不待見他,其中以四伯父為最.因為從二伯母改嫁後,四伯父就把她家最的兒子阿九領回家養了,相當于過寄到他家.好些日子阿九都和越南仔在家玩玻珠.

四伯父是個性格溫和厚道的人,不愛把人往壞處想.對越南仔和阿九玩在一塊也不禁止,也從不嚴加防范,偶爾還留他下來吃個飯.哪知道越南仔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趁大人都不在家時摸進他們房間好幾次了,最後一次從他們的抽屜里拿了四千塊,然後就跑到了外地.當時沒捉到人,番薯六和越南婆都不認帳,這事只能不了了之.越南仔也是過了大半年才從外地回來的.

他回來後,四伯父找過他幾次,但他對偷錢這事是抵死不認,四伯父也拿他沒辦法.所以看到他給自己兄弟的魚塘投毒時,他才會出手狠狠地揍了他一頓.

三伯父三伯父到場後,沒多久就商量出了結果,鑒于他當時行事狠毒.態度惡劣.一致同意把他送到派出所去,如果回來後再不知悔改,就把他從族譜中除名,不再讓他姓劉.被宗族除名的人不能繼承一切財產,包括房屋田地等等.而番薯六和越南婆因為管教不嚴,罰他們用兩天時間把劉沁家的魚塘清理乾淨!

番薯六聽到這個處罰,心里滿是不服氣,但看到村子里幾位德高望重的爺們俱是一臉嚴肅的樣子,到嘴的話硬是咽了下去.他就知道來這准沒好事,但村長請他來,他又不敢不來.自己以後老了,可還得靠村長給幾分薄面,養老的口糧才能到手的.算了,回去後把這事全推給那婆娘,他對躺在地上的便宜兒子直接無視了.這個家伙,他是指望不上了,也懶得浪費心神去給他收拾爛攤子.

處理完事宜後,圍觀的人看到戲已落幕了,主人准備吃飯了,也不好意思賴在此地了.劉媽看著院子里的人散得差不多了,就吩咐劉和劉沁准備上菜,劉煦太了,怕他幫倒忙,索性就讓他坐在桌子旁等著吃飯.

今天來的人多了點,超出了預計,劉沁家的碟子碗筷桌椅都不夠,只好向她叔叔家借.雖然劉媽對劉富軍夫婦不感冒.但家丑不可

外楊,況且又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造成兩家摩擦不和的.如果劉沁家越過叔向三伯父家借的話,就顯得劉沁家氣了,那麼外人肯定會閑話的.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所以劉沁家也把劉富軍夫婦請來吃飯了,當然,劉奶奶是一定得請的.

男人們坐成一桌,席面擺在院子里.而婦女老人孩子坐成一桌,就擺在廚房里.所有的菜都是一式兩份的,只不過男人們那桌份量比較大而已.酸筍老鴨湯,酸甜豬蹄,香菇滑雞,蒜泥伴茄子,回鍋肉和一道青菜陸陸續續地端上了桌.劉沁伯伯比較多,又用油炸了一盤香噴噴的花生米過去,在亮香脆的花生上面撒了一把白砂糖,這可是一道非常美味的下酒菜呢.

劉爸看到菜已經上齊了,就站了起來,"村長...三叔公...六叔公...四哥,這次的事多虧了你們幫忙,老足我在此先聲謝謝了.先干為敬."完仰起頭,幾大口就把大半碗的米酒喝掉了.

"哎呀,你子就是太客氣了."村長幾人看著幾盤煮得香氣逼人的葷菜,耳朵里聽著這些恭維的話,心里很受用,個個都暗贊這老足就是會做人啊.

"旁的話我也不多了,大家開吃吧."看著桌子上的菜,劉爸覺得很開心,今天狠狠地賺了一筆,又請來了村里幾位有名望的老人.這些菜色在平時也不怎麼吃得上的,要是招待好了這幾位,那可是倍有面子的事啊.

這些人早被這香味勾得饑腸轆轆了,此時也不客氣地挾菜吃了起來,邊吃邊不住地點頭.

"這豬蹄做得好,肥而不膩,酸甜可口!"三叔公笑著對村長,"我們知道你牙不好,不過這菜你可以試試,煮得極其軟爛,入口即化!"

"是嗎?既然你如此誇獎,那老頭子我可得試試了."嗯,味道不錯,一嚼就爛,不費勁,不錯.老村長滿意地眯著眼睛暗忖.

"來來來,這酸筍老鴨湯在冬天喝是最暖身子的,大家多喝點啊."劉爸笑呵呵地道,平常自己老娘可沒少在耳邊念叨這鴨肉的功效.他背都背得出來了,這鴨肉可滋五髒之陰,清虛勞之熱,養胃生津,清熱健脾的功效.更是"補虛勞的聖藥"啊.

"老足啊,你也別光招呼我們了,自己也吃啊."六叔公看著舀進碗里的湯,笑眯眯地.菜已經吃了不少了,大家都有六七分飽,時不時地挾幾棵花生配酒吃,于是聊興也更濃了.

四伯父看著席面上滿面光的堂弟,覺得他心理素質也好得有點過頭了吧?這兩天發生的事足夠打擊人的,別他本人了,就是自己也覺得特難受,怎麼今天看他不但沒有遭了難的沮喪和頹廢,反而一副老大開的樣子?這人,莫不是被打擊傻了吧?

"老五,你那片淮山打算怎麼辦?"四伯父猶豫了良久,還是把內心擔憂的事了出來.

此話一出,席面上頓時靜了下來,個個都看向劉爸.雖然他們幫忙公平地處置了越南仔,但他家的損失真的是半點補償也得不到.讓他們這些族長大佬們深感無奈.

"這個你們都不用擔心,我今天已經請人把淮山全挖了起來生賣了."劉爸笑著,這是之前組織好的法.

"啥?十畝淮山一個早上全挖好了?那得請多少人啊?"三叔公掏了掏耳朵,不可置信地,然後問了一旁的六叔公,才確定他沒聽錯.

三伯父四伯父和劉叔叔都倒吸了一口氣.一個早上挖好十畝淮山,好大的手筆!其他幾個成熟穩重的老人也驚訝不已.

"請了十來個人,他們都帶著工具來,所以幾個時就挖好了,不過我仍然留下約一畝的淮山自己挖."劉爸解釋著,連帶地把最外圍的三行淮山也打個鋪墊.

幾人聽了解釋才恍然大悟,是了,有工具做事快,那麼十畝淮山幾個時挖好也不出奇.

"哥,今年淮山的行好,雖你家挖得早了點.但也賺了不少吧?"劉富軍好奇地打探,看大哥那滿面春風的樣子,貌似應該賺了不少才對.

在坐的身體都僵了僵,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吃菜喝酒,耳朵當然是豎得高高的,反正又不是他們豁出老臉去打聽別人的家私,聽聽也不要緊,不聽白不聽.

劉爸聞,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直到他不自在地撇開了臉,才歎了口氣:"雖今天的行好,但我那地里的淮山挖得太早了點,嫩啊.價格被壓了壓,雖沒什麼損失,但也沒賺什麼錢就是了."

話音一落,場面的氣氛有些低迷.

劉爸暗自一樂,想不到自己還有演戲的天分?不過面上不顯,只嘴上招呼著:"哎,這個干嘛,大家吃菜吃菜,再不吃就涼啦."

"是啊,不虧就好,老足,明年再大干一場,大發一筆!"老村長也附和著,其實他內心倒是炎熱的,今年跟著老足一起種的幾畝淮山,照著這個行走下去,肯定賺大發了.

"是啊,不虧就好,有本錢還愁不成事?"

"就是,咱們得看開點."

"奶奶,吃塊酸甜豬蹄吧,今天這些菜是專為老人做的,最適合牙不好的人了."劉沁挾了塊酸甜豬蹄給劉奶奶,喜得她眉開眼笑地直好.

"大嫂,想不到你的廚藝變得那麼好了呀.得空了可得教教弟妹我,可不能藏私啊!"程梅娟話里難掩嫉妒,這菜燒得比她打工時去過的飯管還要美味.改天一定得學到手,以後要是能開個餐館,有幾個拿手菜當招牌,那可是好極了.

"他嬸子,這菜可不是我燒的,是沁她燒的,你要學就跟她學去!"劉媽聽著她那冒酸氣的話兒,心里可舒爽啦.就得讓你看得著吃不著,咋滴?需要幫忙的時候人都不知道在哪,看見便宜就想占,哪有那麼好的事?

程梅娟一聽,馬上轉移目標,扯開臉笑著:"那個沁啊,抽空教教嬸嬸怎麼燒這些菜唄,學好了後嬸嬸就能做給你奶奶和叔叔吃了."

"嬸嬸,不是我不教你,而是我確實沒時間,你看,期末考試快到了,我要花時間好好學習呢."其實教幾道菜對劉沁來算不得什麼,但令人不爽的是她那理所當然的態度.還有,以為用奶奶和叔叔當借口,她就會吃她這套了嗎?奶奶她自然會照顧,但叔叔怎麼樣關她什麼事?

"這樣啊,那等你放假再吧."程梅娟悻悻然地,手下的筷子也沒停頓,既然來了可不能空手而回,菜譜沒撈到,那就吃多點補回來吧.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6章 處置
下篇:第8章 色女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