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5章 第一桶金

第5章 第一桶金



"什麼,你家種了十畝這樣的淮山?"王博又是一陣怪叫.他覺得今天早上他受到的刺激比一年來還要多.不過當他看到關林和劉沁都是一臉鎮定的模樣,馬上閉了嘴.怎麼遇上這兩人,自己就變得那麼緒化?暗自責怪自己太大驚怪了,真是太不成熟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表弟一向都是棺材臉,僵得很.原來不是他幼稚,而是這兩人都是怪胎.這麼一想,他平衡了,滿意了.

"是的,整整十畝."劉沁眼里的希冀一閃而過,她深吸一口氣後開口道:"王大哥,我家想把這批淮山生賣出去,你們有興趣買嗎?"完後眼睛就緊緊盯著王博.

"這事我做不了主,再也不歸我管."王博看到劉沁臉色一暗,然後趕緊補充一句:"不過我可以問問我爸,應該沒問題的."

這批淮山質量上乘,自己家也是做這行的,有錢賺哪有不賺的道理?

王博的爸爸王釋明在接到王博的電話後十來分鍾就從廠里開車回到了區,還帶回來了一個專管淮山收購的專家.本來這事他是想丟給手下去干的,但湊巧他剛取消了一個約會,又對這巨型淮山有點好奇,所以決定親自回來看看.而且根據他敏銳的商業觸覺.他覺得這是個機遇,高產量種植淮山的機遇.

王釋明如今才四十出頭,縱橫商場二十多年,不怒而威的氣勢讓一般人不敢直視.劉沁雖然是重生的,但她前世也沒和這樣的大人物打過交道.上輩子一直都是窩在廠子里工作再工作,環境也相對單純得多,性子也單純而且有點懦弱.如今劉沁在這位商場梟雄的注視下只能勉強地維持鎮定,而不是瑟瑟發抖.

王釋明了解自己的威壓感有多強,如今看到三個半大不的孩子在自己刻意釋放氣勢下還能保持鎮定和坦然,心里暗自滿意地點頭,但臉上仍然是一張撲克臉,看不出絲毫的緒.

"聽這巨型淮山是你家種的?"王釋明渾厚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客廳中,讓人不自覺一凜.

"是的,王老板."劉沁想了想,決定還是叫王老板這個稱呼吧.

"這淮山是怎麼種植的."王釋明對這稱呼不置可否.

劉沁收斂了心神,然後把剛才對王博的話再次重複了一遍.而那個淮山專家則是拿起淮山看了看,然後拿出了刀子切出兩塊,摸了摸,然後又聞了幾下.劉沁解釋完後,他正好也對王釋明點了點頭.

"聽你想把這批淮山生賣給王家?"王釋明潛在台詞就是問為什麼會考慮把淮山生賣給王家?

劉沁想了想,組織了下語文就把他們家這兩天發生的事簡短地了出來.聽了這事,王釋明和關林都沒有什麼表,王博則是驚訝和薄怒.

劉沁一直在留意王釋明的舉動,看到他和關林如出一轍的表,讓她不得不感歎,都外甥像舅舅,這話真沒錯.

"王老板.我們可以去地里看看貨,價錢什麼的您再和我父親談,怎麼樣?"劉沁心翼翼地提出邀請.

"好,我們就走一趟吧."

聽到這話,關林聳聳肩,他當然聽出這"我們"中也包含了他.雖不知道舅舅有什麼打算,但他正值校慶放假,自己老爸在出任務沒空操練自己.跟去農田里放松一下也不錯.

坐上了面包車,王博當司機,王釋明坐在副駕駛座,劉沁坐在第二排的最左邊,關林坐中間,收購經理坐在最右邊.劉沁有點不自在地縮了縮脖子,心地往左邊挪了挪屁屁.但男性的體味還是隱隱地坐右邊鑽進劉沁的鼻子,讓她繃緊了身體.

早上道路上的車並不多,而且此時私家車少,十來分鍾能看到一輛車就算不錯了.面包車飛快地在鋪滿石子的路上疾馳,十來分鍾後在大橋的一頭停了下來.

劉沁他們那片淮山地一直往北走三十米就是公路,幾人下了車後,就往南走去.整片地里除了劉沁這波人外到處都是靜悄悄的,走在嗑嗑巴巴的地里.因為剛挖過薯,土質很松,劉沁注意到,王釋明和收購經理的皮鞋和褲腳都沾滿了泥塵.但他們臉上的表絲毫不見變化,讓劉沁佩服不已,真是成大事者不拘節啊.

兩分鍾,就到了淮山地,劉家一家子都在,劉和劉煦好奇地看著劉沁帶來的人,劉爸趕緊迎了上來.

王釋明先伸出了手,"你好."

劉爸緊張地把雙手往褲子上擦了幾把,才一把握住他的手,嘴里不住地著:"你好你好."

劉沁給雙方做了介紹後,他們又寒暄了一下.然後幾人在劉爸的指導下償試著拔了幾根淮山,看到拔起的淮山個頭都不,而且這種體驗讓他們感覺很新奇和興奮.

體驗了一把後,幾人開始談起了正經事,那就是價錢問題.

"劉老弟,句實話,我也當過農民,我了解農民不易,所以我也不占你便宜,不過在商商."王釋明經過剛才的相處,知道劉爸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回想起當年知青下鄉的景,也有點觸景生.再者,就是劉沁目前也在他兒子手下辦事,以後弄不好就是他的左臂右膀.賣個人給他們也好,當然.是在共贏的前提下.

"這是當然."劉爸有點忐忑,不過買賣是你我願的,如果他給的價錢不合適,大不了就自己挖回去,這批淮山質量好,總能賣個合適的價錢.

"按照現在市場的價格,質量好的毛山是五塊一斤,如今看來還有上漲的勢頭,所以我給出的價格是六塊一斤."他頓了頓繼續:"而且按照鮮淮山和毛山的比例,是三比一吧,也就是,我將以兩塊斤每斤的價格收購你這鮮淮山."

王釋明看劉爸在那低頭思考,也不急著催他,他對自己給出的價格有信心.他給出這麼高的價錢,心里很篤定會成交的.而且他把這批淮山拉回去加工一下,賣光山的話,那麼一轉手他就能有兩倍的利潤.想到這,他的心也開始興奮地跳動著.不過他仍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兩塊錢一斤鮮淮山?這個價錢不錯,劉爸快速地盤算了一下,然後和劉媽到一旁嘀咕合計了一番後也同意了這個價格.這也相當于賣毛山了,六塊錢一斤,還不用自己費人工,何樂而不為?如果不生賣.自己慢慢按著一道道工序把這鮮淮山烘制成毛山,還不知道到時候能不能賣這個價錢呢.

"好,咱們就按你給的價格成交."

接著,九個人就在地里忙活開了,好在這活也不重.不到半時,除了最外圍的三行淮山是用傳統種植法的沒法輕易挖起來外(這幾行是用來掩飾地里面的淮山和迷惑村民的),用電鑽打洞種植的淮山全部都被扯了起來,放了十幾堆.

在他們忙活的半時里,陸續來了三四輛卡車,連地磅也帶來了.然後就開始過磅,最後統計出來的數字是69808斤.

王釋明當場開了張14萬的支票.劉爸拿著這張支票有點不知所措.劉沁接過來一看,原來是記名支票,支票的必要項目都有了,是真的.

王釋明也看出了劉爸的不安,決定送佛送到西吧,于是開口道:"劉老弟,你要是不放心,一會我們一起走一趟銀行就好了."

"好好,去一趟銀行好."

花了一個時,終于把事弄好了.于是兩波人分道揚鑣.

劉爸走出銀行,刺眼的陽光射進了眼里,他用手擋了擋,夢游般喃喃自語:"這不是夢吧?我們真賺了14萬?"

劉媽也笑了起來,然後用手掐了劉爸的手臂一把,"這是不是夢?"

"好疼,你干嘛掐我?"劉爸的手臂感覺到尖銳的疼痛,頓時不滿地問.

"哪,會疼是吧?那就不是夢了!"

一想到自己家真的有14萬的存款了,劉爸又開始傻笑了.有了這筆錢,孩子讀書的學費就不用愁了,和岳父借的錢也可以還上了,可以建一幢樓房了,可以有資本做點生意了

劉沁也覺得興奮和開心,終于賺到第一桶金了,家里的命運終于要改變了,只要以後好好經營,一定會讓全家的生活越過越好的.

爸爸再也不用50多歲還去林場背木頭了,無法想象他怎麼能用那九十斤體重的身體背起百來斤的木頭的.媽媽也不用每天天不亮就到地里干活就為了能多收獲一些糧食,以致五十歲就陀了背.他們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恨得把一分錢掰成兩半來花,時時刻刻都很拮據,沒法痛痛快快地買過一件衣服,甚至一輩子都沒吃過一餐奢侈的大餐!

劉沁眨了眨眼睛,把眼里的濕潤逼了回去,她突然發現,今天的太陽,真是太刺眼了.(未宭版閱讀!)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4章 洽談
下篇:第6章 處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