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第2章 柳暗花明

第2章 柳暗花明



四伯母一看到劉媽暈了過去.趕緊單腿跪地,蹲下後就死命地按住劉**人中.三伯母看到一堆人圍了過來,趕緊出聲:"散開,都散開,讓空氣流通點."

聽到這個消息,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短暫的安靜後,暴發出一陣陣討論聲,而劉**昏倒則讓整個場面變得更加混亂.

"到底誰那麼陰毒啊,這是生生斷了老足一家的生路啊."大話佬喃喃自語,這時候淮山還嫩著呢,他家的淮山也才一只拇指寬,這藤一被割斷,那就得挖起來了.但這麼嫩,經硫磺熏過後曬干能有多大?比指大點就不錯了,根本就賣不到好價錢!

"老足家這下完了."

"白白忙活了大半年啊."

"可不是,足足十二畝的淮山地啊,能拿回成本就算不錯了."

"你老足家這是怎麼了?莫不是犯煞星了?趕明兒趕緊到廟里拜拜吧."

"這人要倒黴啊,喝水都塞牙縫!"

所有的聲音都無法傳進劉的耳朵,他的腦海里只有一句話:"整片地的淮山藤都被人割斷了,割斷了.割斷了..."

"混蛋,你,是不是你干的?!"劉質問,掐著越南仔脖子的手勁漸漸加大.

眼看著他就快不能呼吸了,離劉最近的三伯父趕緊拉開劉:"你想勒死他啊,先放開再."鬧出人命可不是好玩的.

"估計就是他了,我今天收工得晚,一點多的時候看到他拿著一把鐮刀從你們那片地出來,這兩天挖薯的人多,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光頭大叔一拍腦門,把自己的所見了出來,當時他是最晚收工的了,當時整片地都沒什麼人了.

越南仔手上的繩子此時已經松開了,他掙紮著爬了起來,嘴里還不斷發出桀桀的怪笑:"難受了吧?哈哈,是我做的又怎麼樣?"

他是算准了他們不敢打死他了,進了派出所,要出來還不是幾天的功夫?反正現在也被打得如此厲害了,不差那麼一點了,索性就出來,讓他們多難受一會不是更好?

"我揍死你這混蛋!"劉直接一腳朝他的臉踹了過去.

"揍啊,揍死我你也得坐牢!"越南仔吐出一棵牙齒,接著卻有恃無恐地嚷著,嘶啞的聲音聽到人們的耳朵里猶如被鐵片刮過一樣難受.

四伯父攔住劉:"你冷靜點,看看怎麼處理才是正經的,要收拾他晚點有的是機會!"

洪七公幾個也回過神來了,紛紛地勸住了劉.

此時劉媽已經悠悠轉醒.而劉菜頭也趕到了,他診斷了一下,只劉媽是因為勞累再加上所受刺激過大,氣急攻心才暈倒的,不礙事,回去睡一覺就好了.

看到劉媽轉醒,劉沁也冷靜下來了,這些事一下子趕著來,她也慌了手腳.想到她前世這些事都是沒有發生的,曆史已經改變了.

這個念頭讓她的心沉了沉,這改變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此時劉爸也鎮定下來了,想到了今年他們種的淮山和往年不一樣,如今已經到了收成的時候了,就算割藤這事不發生,他也打算要騰出時間來挖淮山了.只是剛才割藤這事太震憾了,讓他一時發應不過來,甚至當時心里生出一陣絕望和恐慌.不過現在他決定不動聲色,俗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如今如果讓人知道他們淮山地里的真實況.保不住別人就起歹意了,畢竟現在的地里的淮山太容易偷了,而且淮山個頭又大.

而那些漢子看到劉爸呆呆地站在那,也默契地不去打擾,以為他傷心過度,不知道如何反應了.哪知道他的心思已經轉了幾遍了,都盤算好了.

劉爸看到劉媽轉醒了,坐在田埂上把頭埋在雙臂里,肩膀一聳一聳的,知道她在哭.就趕緊走了過去,坐在她旁邊,攬過她的肩頭拍了拍,然後低聲在她耳邊:"放心,淮山地沒事,不過你就裝作不知道這事."

劉媽怔了怔,聽到後面那句,想了想就明白了,怎麼忘了今年自家的淮山和往年的不一樣呢.頓時心也定下來了,抬起頭來,故意用手抹了抹眼睛,讓眼睛看起來更腫.

旁人看到這幕,也只當劉媽在劉爸的安慰下強抑傷心罷了.

老村長看到劉爸劉媽都平靜下來了,就開口問:"你們打算怎麼處置越南仔?"

劉爸想了想:"村長,實話,我們現在心頭還很亂,淮山地那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個狀況,暫時還不想這個處置的事."

老村長一想,也是,發生這麼大的事.哪能那麼快就平靜下來的?"那人你們先帶回去綁起來吧,不過記住,別鬧出人命!"

"嗯,知道了."劉爸答應道,吩咐劉把越南仔押回家.自己和劉媽准備到淮山地里去看看,而劉沁也提出了要一起去,劉爸也只是點點頭就答應了.

"村長,三哥,四哥,這次多虧了你們幫忙了,等弟我處理好這單事再請你們好好喝一杯!"劉爸誠懇地,要不是四哥捉住了罪魁禍首,搞不好他們就吃了個悶虧後還得提心吊膽地過日子.雖然知道了也拿不到賠償,但明著的敵人總比躲在暗處的好吧.

"傻話,哥幾個要喝酒什麼時候不行,你自去處理你的事!有什麼要幫忙的盡管開口."老村長拍了拍他的肩頭當鼓勵了.

"是啊,別和咱客氣!"三伯父也接口.

"明早我再到你家看看."四伯父是個實際的人,他估摸著明天可能會很忙,到時去看看有啥能幫得上的吧.

"那弟就先到地里看看去了."

隨著劉沁一家的離去,圍著的觀眾看到沒有熱鬧可看了,看了一出戲的人們也都心滿意足地紛紛家去了.都近五點了,趕緊回去燒飯做菜吧,多放點兒米.心甚好的人們估計今晚能多吃一碗飯了.

劉沁三人來到地里,架子上的淮山葉子都卷縮地垂著.劉爸率先鑽進淮山行里,到了他平時休息的簡單木屋旁.然後蹲下,撥開一棵淮山附近的泥,然後就拎起它微微搖了幾下,然後抓住它的頭,心地把它提了上來.

劉媽和劉沁看著緩緩上升的淮山,眼睛都是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微微地張開了,"天,這淮山.有一米長吧?"

劉爸掂了掂這條大家伙,看著妻女吃驚的眼神,滿意地笑了,"我看這家伙沒有十斤也八斤呢."

"來,給我試試."劉媽笑著,然後心地接過那淮山,手上沉甸甸的感覺告訴她這不是夢,是真實的.

"孩子他爸,你上次去玉田的時候沒有去打聽過淮山的行?"

"打聽了,當時毛山的價格是四塊整,光山的是五塊呢."起這個事,劉爸就覺得愉快,嘴巴咧得大大的.這個價格還是一個月前的呢,現在搞不好又漲了.

"好在老媽你勤奮啊,每行的淮山都用鏟子鏟了一層泥埋住那個淮山頭.這樣挖的時候雖然麻煩了點,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沒被越南仔發現端倪."劉沁看著一行行被泥土埋住的淮山頭,暗自幸慶著.她沒法想象如果她家的淮山被別人輕易偷走的形!

"爸,媽,難道我們的淮山這兩天全挖回家里去?"劉沁心中慢慢形成了一個主意,她慢慢盤算著可行性.

"廢話,難不成留在地里等它生根發芽?"劉媽斥道.

劉爸看劉沁似乎不是很贊成把淮山全挖回去,想了想,如果全都挖回去的話,搞不好幾間屋子都裝滿了淮山呢,到時不是惹來全村人的注目?

而且女兒臉上有股胸有成竹的神態,別人深意,想了想問:"沁,你有啥主意?"

"爸,俗話,財不可露白,如果我們有法子賺了這筆錢,又不讓別人知道底細,那不是很好?"這年頭,不怕你有錢,就怕你被別人知道你有多少錢!光親戚打秋風就煩死你,這錢借了就難收回來了,不借的話又得罪人.

"有啥法子你就吧.我們大家一起參考一下,看看可行性有多少."劉爸想想女兒得也對啊,如果有辦法能解決這難題那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我們可以把淮山生賣給王家!"劉沁考慮過了,王博家既然是做生意的,那麼玉田縣是以淮山出名的,那麼淮山這行他家一定有涉獵.就算他家不做這行生意,那麼至少也會認識做這行的老板,如果他們能稍微幫一下忙也是好的.

"這,想法是好的.只會你媽和你先回去,越南仔,就先不理會了.你回去後就到賣部那打個電話給王家,如果人家有興趣,明天你請個假,然後拿著兩根淮山當樣版走一趟吧,價錢嘛,就請他們到咱們地里來談!今晚我就不回家了,晚點你媽再拿點吃的給我,直到明天你回來我都會在地里守著的."劉爸把事都吩咐好了,想了想沒什麼遺漏的,就住了嘴.

"爸,你得對,就按你的做,那我和媽媽先回去了."劉沁看到劉爸不話了,就准備走了,早點回去早點確定也好,省得大家的心都吊著.




返回:重生之小資生活
上篇:第1章 禍不單行
下篇:第3章 預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