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傾世皇妃
第十八章:權愛

幽草被關在隔壁一問牢房內,自我被禁衛遞進來那一刻她的視線就一直停留在我身上。她一直在笑,但是眸中且有著悲涼與滄桑。我沒有看她,只是抱著腿,我倚靠在陰濕的天牢牆角,仰頭望著氣窗口那一輪明月如霜傾灑在我的臉上,照亮了陰暗的天牢。

艮九,冷寂的大牢中傳來她的聲音,“你真是個可憐之人,不論走到哪橢人要陷害你。”語氣中頗有看好戲的意味,隨之也淡淡的笑了出聲。

“你怎知我是被陷害進來的?”收回目光,終于將視線投放在她身上。原本清麗的臉蛋上有幾道傷痕,似乎經過拷打,難道她在牢中受了刑幽草臉色一變,憤怒的瞪著我,“收起你那憐憫的目光,我最恨的就是你那份善艮,我最恨了”她的情緒突然激動了起來,“從見你開始,你就一直是這樣,遇到任何事你都在包容,用你的善艮去包容,就算你恨一個人也僅是那瞬間。公主就是公主,水遠不知道愁為何物,恨為何物。你說,像你這樣一個女子能進這樣肮髒的天牢,除了被人陷害還能有什麼原因呢?”

我黯然一笑,“你真了解我。”

她的情緒漸漸平複,奎身癱軟的靠在冰涼的鐵欄之上,目光深深而又長遠,似乎在回憶著什麼事。須兜,她似乎想透了什麼,虛弱蒼白的露出一笑,“當初我選擇忠于你,又何嘗不是因你的善艮呢。當年的靈皇後命我在你的膳食中下毒,穆太後命我挑撥你與皇上的關系,蘭嬪命我監視你的一舉一動……她們都允諾我,只要幫了她們便讓皇上納了我,可是我拒絕了。現在想想當時我怎會如此使,明明那樣深愛著皇上,明明如此想成為他的女人,卻放棄了這大好機會。”

靜靜的聽著她的一字一語緩緩飄進耳中,再聽起這些我已經很平靜了,往事皆空,物擬人非,計較那些又能如何。

她的淚水溢滿眼眶,蒙上一層水汽,最終滴落在臉頰,“曾經的我在你身上找到了一個可貴的氣質,那便是與世無爭的善艮,尤其是皇上密謀篡位,你在聽雨閣那兩年。你陪皇上對弈,品天下,聊兵法,那時候我便知道,你與皇上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皇上看你的眼神也由最初的迷戀轉化為愛。後來我才懂得,原來愛情也是可以默默付出的……我真正斷了對皇上的憊想。馥雅公主更是我最敬佩的一個女子,她聰慧,她善艮,她脫俗。可是,你害死了皇上!你害死了皇上”她喃喃著憊叨著,拳頭不斷的敲打著鐵欄,她的手已經被鮮血染盡。

恍惚問我瘋狂地笑了起來,帶著淚水一同傾灑,“幽草你錯了,我從來不曾善艮。這幾年我身處亓國,你知道我的手上染了多少人的血嗎?我自己都忘記了,自己都忘記了”

“因為他們都該死,所以你的手上才染了血。”幽草一針見血的回答,讓我的笑聲啞然而止,怔怔的望著她我沉默了許久許久,直到一聲,“皇上駕到”我才回神。

望著連曦那陰郁的目光與冷寂的臉色,我提起衣袖將臉上的淚痕抹了去,看他一步一步的進入牢房中,我的心情出奇的平靜,“皇上大駕這樣肮髒的天牢,不怕先了身份。”

他站在高出俯視著我,毫不畏懼的對上他的瞳,他此次前來的目的我在方才冷靜數個時辰後已經慢慢理清,現在大概猜到了幾分。禦書房何等地方,竟會讓我那麼容易進入,肯定暗中埋伏了許多人。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在連曦的控制下,包括蘇嬤嬤的嫁禍。連曦是與蘇嬤嬤同謀演出這樣一場戲的吧,不然他明知道我被陷害,為何還要送我進天牢連曦終于開口了,“你沒話對我說?”

我嗤鼻一笑,“瞧皇上說的,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他蹙眉,長長一聲歎息,蹲下身子與我平視,“你誤會了。”

“誤會什麼7”我故作不解,疑惑的問他。

“我並不知情。”

看他誠懇的目光,我只覺得好笑,為何世人總喜歡為自己曾經做錯過的事找借口呢,為何不能敢作敢當“可能你真的不知情,但是你最終還是選擇了裝使,因為這是一個好機會。

既能有把握打贏這場仗,亦能栽入史冊成為一位明君。連曦就是連曦,我從沒小瞧過你。”

聽罷,他也笑了,笑的淒楚,“你少說了一點,還能換回連思。”

“對,我漏了這一點。如果打這場仗,祈佑的手中有你的妹妹,你定然會顧慮再三而下不了決心。現在好了,你名正言順的找到了一個祈佑的弱點,但是這個弱點是展妃啊,你大哥的妃子,若你就這樣將我帶去戰場做人質,天下人將如何看你啊。所以,這次蘇嬤嬤真是幫了你一個大忙,助你找到一個非常好的借口他仿佛沒有聽到我的話,揚起修長的指,勾起我頸邊散落的一縷青絲,凝望許久。

見他不語,便繼續道,“連曦,納蘭祈佑既然能送我到昱國,就不會受你威脅的。”

“這場戰爭很心平,他的手中有連思,我的手中有你。或許……這次我會帶你去戰場,讓你看看,鎪雅心主在納蘭祈佑的心中到底是個什麼分量。江山重要,還是你重要。”他的指尖撫摸著我的發,聲音異常平靜。

“我可以替他回答,是江^。”

“不,你代替不了他。”手指一松,一縷青絲重回我的胸前,他含著笑起身,“馥雅,這場戰斗不止是考驗納蘭祈佑,也在考驗我。結果是什麼,誰也不知道誰也不知道。”

他笑著轉身,離開了天牢,留給我的是一個蒼涼的背影。

幽草輕笑一聲,緩緩吐出一句,“原來,冷酷無情的他,也會被情左右。”

不解的看著她,“情?”

“你看不出來嗎,他也在權利與愛情的邊緣徘徊著。”幽草剮有深意的笑了那笑,讓我心驚。

返回:傾世皇妃
上篇:第十七章:滄桑
下篇:第十九章:旦夕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