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傾世皇妃
第十二章:初雪

自上回幽草行刺之後一連半個月連曦便再也沒有來過昭陽宮,我知道如今天下紛爭,戰事不斷迫在眉睫,國事都處理不過來,哪有那麼多用功夫來理會我。

觀且,他也不願意見我吧,每次我與他對話總是圍繞一個話題連城。

看連曦如此堅定要對付亓國的態度,我知道此次我來昱國是白費一番功夫了不能怪連曦,換了誰都不會放棄的。

而我則是天天被關在寢宮里,每走一步都會有蘭蘭跟在身邊,幾足之外還有眾侍衛跟隨著。我就像一個關在宮殿里的四徒,沒有自由。我該慶幸的是連曦沒有殺我吧,此次前來昱國最大的打算便是死,還得看看連曦想用什麼樣的手段將我折磨死去,卻沒想到,因為連城的一段遺言,我活的好好的。

連城,你真是天下最最最使的傻瓜了,馥雅那里值得你愛,甚至讓你為我付出生命。

現在還處于初冬時節,今年的雪似乎來的稚早,記得以往在亓國都是冬至過後才繹雪,這就是北方與南方的氣候之剮吧。

蕭瑟白雪孤城飄飄,風雪卷殘蒼茫如瀑,枯枝上銀裝素襄的結著透明的冰,飛雪亂舞如鱗甲之片紛紛墜落。如今身在邊關的將士們一定頂著酷寒在斗爭吧,可憐為了統一天下競要犧牲那麼多條性命。

再望窗外那片香雪海,雪虐風號梅自開,粉色殘瓣自飄零。梅花傲立于雪中美麗的綻放,嬌豔欲滴,色澤在這漫漫飛雪的襯托下更顯粉嫩嬌俏。

還記得初次見你,你在夏宮的雪海林問翩然起舞,舞姿頗有流音回雪漫步云端之感,乍望而去,宛若仙子,搏動我心。

初聽見連城這句話時我只覺他輕浮,對我的情更是脆弱不堪。我一直認為若愛情是建立在容貌之上,那是長久不了的。

可是後來我才真正明白,那份迷戀早已在他心中轉化為愛情,無私的愛,甚至用命在愛。

遙望遠處,一名衣著單薄的男子正站在梅林間緩緩朝這走來。怎麼一到昱國想起的都是連城,睡覺,走路,就連賞梅都看見連城的身影人真的不能舊地重游,否則一定會精神崩潰的。

但是再見到連城,我的臉上也浮現出笑容,風雪飄渺中我緊緊盯著越走越近的人影,臉色最後一僵,是連曦。

他蹙著眉頭凝望著笑的燦爛的我,步伐一僵,沖我道,“笑那麼燦爛做什麼笑容漸漸斂去,有點尷尬的收回視線,“沒什麼,你怎麼有空來昭陽宮。”

連忙轉移著話題。

“不知道,走著走著便來到此處。”

“我看你挺煩悶,前線戰觀如何?”我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前線的戰觀,到如今我還是希望亓國能勝,因為連曦還是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我真的不希望祈佑敗了,私心也罷,我真的不希望祈佑敗。但是現在的情形來看,若連曦繼續打著持久戰,祈佑敗的局面似乎已成定局。

他步至檀香桌前,為自己倒下一杯塵煙嫋嫋飄起的龍井,“老樣子,沒多大進展。”

“你是真的打算持久戰嗎?折磨將士的身心,浪費百姓辛苦得來的糧食?”

“不打持久戰昱國必敗于亓,亓國的縣力與昱國的縣力是相當,但是昱國有一小半的軍隊都是由夏國並進的。這短短幾年時間將士們之間的心根本無法契舍在一起,相比較亓國便遜色許多。所以,我只能打持久戰。”連曦今日與我說話的口氣比起以前倒是平和了許多,不再會動不動便時我加以諷刺,也不會總在我面前提起連城的死。

“持久戰,勞民傷財,已經延續兩年的戰爭百姓早已經身心疲憊了。”

他輕笑一聲,端起茶吮了一小口,似在回味茶香,“只要能贏,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在所不惜。”

他真的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或許連曦是個皇帝之才,但是連百姓死活都不顧的人若統一天下,那將會是蒼生之苦,聽國百姓的現狀我姑且不說,我現在同你說說昱國此時的情形吧。”

見他沒有打斷我的話,便娓娓而道,“祈殞一路護送我來到昱國那幾天的路速中,有在繈褓中哇哇待哺的嬰兒,有年邁體弱的老者,有與丈夫分剮多年獨守空閑的婦人你知道他們現在吃的是什麼嗎?是用清水煮草根樹皮啊,而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你吃的是錦衣玉食,哪能體會到百姓們的疾苦?打持久戰,你說的輕松,但是幫你完成這四個字的是頂著風雪而駐守在邊關的將士們,而你卻還在宮里與皇後娘娘因為納妊之事爭執不休。你捫心自問,你作為這個皇帝有盡到對天下臣民的責任嗎?”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的話讓他動容了,此刻的他端著杯,就連茶灑了出來都沒發覺。艮九才淺淺開口道,“我為什麼做個皇帝,想必你是很清楚的。”

“不要再拿連城做借口了,做錯了就是做錯了。”我輕輕的將窗關上,冰冷的寒風已經無法灌八寢宮,“我不再勸你留時間給昱國喘息,只希望你能顧忌到昱國百姓的苦難,速戰速決吧。”

他低低的重複了一遍,“速戰速決?”

“一向自負的連曦,難道不敢與亓國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戰爭嗎?即使是你敗了,那也是戰死沙場,死的重于泰^。將來的史冊上會記載著你的豐功偉蜻而不是枉顧天下臣民的安危一味拖延戰事而取得勝利。觀且,這次你未必會輸!”

“到頭來,你還是在為納蘭祈佑啊。”

“連曦,你總是喜歡扭曲我的本意。這個世上除了連城,你是否誰也不信任這樣會活的很累……就像數年前的祈佑,也像數年前的我。”

語罷,忽聞一聲清脆的聲音由寢宮外傳來,聲聲蕩漾整個寢宮,“二叔,二叔下雪了”

連曦只是聞其聲,臉上便露出了淺淺的笑意,直到一個女娃啪嗒啪嗒的由麼麼的牽引之下跑進寢宮,撲了進連曦的懷中。連曦將她抱了個滿懷,“初雪怎麼來了?”

“二叔,下雪了,你要陪我去玩兒。”她如八爪章魚般粘在連曦身上,笑的異常開心。尤其是她兩靨之下那兩個深深的梨渦,隨著她說話時的笑容而深淺凹凸起伏,現在的她都如此可人,想必將來定是個美人胚子。

連曦厚實的大掌輕輕撫摸著她的腦門,眼中含著完溺,“讓母妃陪你去好嗎”連曦將目光轉向一時摸不著頭腦的我。

“母妃?”

“母妃?”

我與初雪異口同聲,聲音配合在一起卻是如此和諧“是呀,她是你父皇的妻子,也就是你的母妃。”連曦劃了劃她粉嫩的頰聲音很輕柔,這樣的連曦我還是第一次見,簡直就像個慈父。

初雪炯炯有神的目光轉到我臉上,水汪汪的大眼流連在我身上,似乎想將我看個仔細。片刻後,她帶著稚搬的聲音輕道,“母妃”

她是,連城的孩子?她在叫我母妃連曦將懷中的孩子交到我手中,我立刻接過,接著她的時候雙手有微微的顫抖,“初雪真乖。”我克制不住她頰上印下一吻。

初雪‘格格’的笑了起來,探起身子也在我臉上親了一口,“母妃你真漂亮連曦深深的凝望著我們兩人,不再是冷漠,不再是陰狠,而是縷縷笑意。此刻的三人如此溫馨,還真讓我頗有感觸,仿佛印證著一句話,‘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可是只有我們知道,我們三人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卻水遠不會是一家三口。

連曦說,“她是我大哥唯一的孩子,三年前出生在冬日的第一場雪,所以蘭嬪為她取名初雪。”

這是蘭嬪的孩子?原來我一離開昱國便已經是三年了,這連城唯一的孩子此刻就摟在我的懷中。我想,我找到了可以補償連城的方法了,初雪……

返回:傾世皇妃
上篇:第十一章:夜刺
下篇:第十三章:湘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