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傾世皇妃
瑤草碧何處

我看著祈佑將今夜所發生的一切處理好,隨後使拖著疲累的身于與沉重的心情與祈佑回到了昭風宮,翠微宛然風,絳幕掩香風.我環著自己微幣的雙臂跟在祈佑身後踏入高高的寢宮朱檻.寢宮之內寒氣甚重,但是看著他的背影我更覺得冷.仿佛那一刹那,我與他形同陌路,我不禁想問,這是我認識了八年的祈佑嗎“你現在一定在怪我借你口套出了韓冥所有的話,再次利用了你.”他背對著我站在寢宮中央,仰頭而望頂上那琉璃珠.離他有三步之遙的我無聲的笑了笑,怪?如今的我還有資格怪嗎?他從來都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我,仍舊是有所保留.“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會與韓冥在錦承殿見面.”

“你應該早就知道,心婉是我的人.”他—語道破,隨後又道,“不要怪我事先沒通知于你,我知道你與韓冥的交情,若這事告知于你,你定然會心慈手軟多麼冠冕堂皇的一句話啊,將利用我的責任推的一干二淨.我朝前邁了好幾步,與他面對面而立,“你說的這一切,倒像是在為我好?”我嗤鼻一笑,對上他那深連的眸于,“利用我對付我的朋友,這是為我好?”

“他有當你是朋友嗎?你的孩子可是他……”他的話還沒落音,我使激動的打斷,“是你,納蘭祈佑!害我孩子的那個人是你!”咄咄逼人的語氣今他有些失神,片刻不語.而我便繼續道,“韓冥從來沒有想過要害我的孩子,他只是想利用這件事讓你懷疑我,讓你能將我送出宮.可他沒你聰明,更沒你絕情,當你發現長生殿發生的事有蹊蹺,當下使知道了事情的輕重,你故意推開了我,對不對.”

我一口氣說出了自己憋在心中多日而不能宣泄的憤怒,而他則是靜靜的盯著我,複雜的情緒充斥著全身.祈佑又一次的沉默,屋內靜謐的讓我覺得格外詭異,片刻後他帶著自責愧疚道,我承認,我是故意推開你,只是沒想到孩子會掉酸澀的熱氣頃刻間蒙上了我的眸,淚水在眼旺中打轉,他上前一步,我立刻後退一步.“馥雅,對不起.”他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我們會有自己的孩子.”

“你難道不知道,我虧欠了連城多少情?你難道不知道,這個孩子對我有多重要?你難道不知道,我多想將對連城的虧欠投放在這個孩子身上?你難道不知道……這個孩子足唯一支撐我活下來的理由?”淚水終于恩不住溢了出來,滴滴落在自己的手心,冷如寒冰.他伸出略微有些顫抖的手為我抹去臉上的淚痕,這次我沒有躲.平複了一下自己激動的情緒,勉強的扯出一笑,“祈佑,每當我想起你對我的所做所為,我想恨你.但是你是我愛了八年的男人!如今我舍不得的,只有我們之間的那一份情而已.”

“你也是我愛了八年的女人.”他非常認真的說下這樣一句話,隨後將我狠狠擁入了懷中,我會補償你的.”

又是這樣一句話,記得什麼時候,他也對我說,會補償我.到如今,就是殺了我的孩子作為對我的補償嗎?我的手輕懷上他的腰際,聽著他的心跳聲,“你要真想補償我,就給我一個孩子吧,我真的很想要個孩子.男孩對嗎?這樣我才能做你的皇後,做你唯一的妻子.”

“你原諒我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問,手又收攏了幾分,身子有些顫抖,“馥雅,你會是我的皇後.只要韓家的事穩定了下來,我就會讓你做我唯一的妻子,我的皇後.”

“你知道嗎,我和展大人很早就認識了.”我試探的性的將我一直不敢心諸而出的事說出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祈佑他一直都知道我與展慕天多次秘密見面.舌則,以展慕天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查出韓冥與連思的真實身份.只有以個原因,祈佑的人在暗中幫助了他.當展慕天告訴我這些事的時候,他猜測我肯定會去找韓冥,所以鷹組之人才會事先埋伏在那.他的身子—僵,隨後緩緩松弛,“我知道.”

果然是知道的,所以我現在對他坦承,正好可以去了他對我的疑一.佯裝驚訝的說,“你知道?”

“恩.”

“我與慕天算是舊相識了吧,記得那年我被靈水依毀容之後……”

就像是閑話家常那般,我娓娓的對祈佑敏連起當年如何被人毀容,如何易客,再如何與展慕天有過一面之緣.進說起在昱過,連城對我那種種的好.是的,我說這些,一為坦白,因為我與展慕天的事沒有事能瞞的近祈佑的耳目.二為讓他愧疚,更為讓他覺得,比起連城,他待我有多麼的可惡,多麼狠.只有讓他覺得對我有太多太多虧欠,我才能真正的生存在這個後官,也只有這樣,我才能為所欲為.昨夜韓冥之死,韓太後蘇貴人被囚,舉朝震驚.翌日展慕天也被提升為兵部尚書,韓冥所屬的—般兵權歸他所有,另一半兵權祈佑自己收回掌控.速度之快讓朝野都無法接受,直到他們真正反應過來之時,大事已經成定局,無可挽回.韓家的殘余勢力刹那間群龍無首,成為一片散沙,相信祈佑會乘此機會逐個擊破吧.這就是祈佑的做事手法,雷厲風行,一刀見血.直到所有事情都解決之後,眾人才恍然太悟,這使是祈佑的手段.而昭鳳宮也接道了兩道聖旨,一是冊封我為正一品雅夫人的聖旨,而另一道則是放心婉離官歸家的聖旨.放心婉回家這道聖旨倒是另我有些驚訝,如今她才二十有四,提早六年離開皇宮是不可能的.除非,這是祈佑承諾給她的,只要她監視著我,將我的一舉一動都稟報給他知道,心婉就能提早離開這個皇宮.祈佑也說起昨日是她通風報信的,也就是說,心婉利用我得到了這個擺脫皇宮的機會.冷笑一聲,想離開皇宮?她在做夢.妄想利用我得到離官的機會,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當下我使吩咐了花夕為我辦—件事,乘此刻的心婉才離開昭風宮不九,去一處幽靜無人的地萬劫殺她.不論她親自動手也好,還是命令隱藏在四處為慕天命是從的人動手也好,我只要心婉走不出這皇宮.我的手緊緊攀附著窗檻,望淡香幾縷,玉宵云海露,香林森森.大概等了一個時辰,花夕踏著平緩的步伐回來了,附在我耳邊輕聲道,“主于,已經處理好了.”

我將手由宙檻上移開,轉身步至桌上,端起花夕為我准備好的龍井茶輕吮一口才問,“尸體呢?”

“拋尸枯井.”花夕冷淡的拋出這四個字,我便放心了.“主子……”她有些遲疑的喚了聲,隨後將手攤開擺在我面前,“這是她臨死前,掙紮著遞交于我的帕子.”

我疑惑的凝望著花夕手中那素淨的綠帕,一手拖茶,另一手取過帕子,那上面繡著幾行密密麻麻的字.

遼闊蒼穹,千林白如霜.

臥看碧天,云煙醃藹間.

細葉舒屑,輕花吐絮,綠陰垂暖,只恐遠歸來.

臨水夭桃,倚牆且酬春.千里暮云,瑤草碧何處.

隱隱青塚,畫戟朱翠,香凝今宵,遙知隔晚晴.

這詩……好熟悉.我的記憶開始一點一滴的轉動回想,對了,這詩是心婉為我作的詩呀.(詳見葬花亦心傷1)她為何要將這首詩繡在帕子上?她是祈佑派來監視我的人不是嗎?她對我的好,皆是為了能夠早點離開這血腥的皇宮啊.可她為何要將這些字繡字帕子之上“她臨死前說過什麼沒有?”我倏地回神,急急的問道.花夕沉思片刻,才道,“隱隱約約聽見她說著……‘皇妃’二字.”

聽道這,我的手一松,始終端在我手中的那杯茶狠狠掉在了地上,另一手的帕子也隨風飄散,在空中打了幾個圈才掉落在地,與那隨了的杯與蔓延的茶掉落在—起.皇妃難道她早就知道,此刻的辰主子,便是那日的蒂皇妃。

返回:傾世皇妃
上篇:暗夜闌珊殺
下篇:心緒暗淒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