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傾世皇妃
第三卷 誰道無情帝王家 第198章 兩處茫茫皆不見(二)

十八歲那一年,他本是奉父皇之命前去與夏國的新帝談判,但是在夏國與亓國的邊境之處卻救下了一位姑娘,她是夏國的馥雅公主。更重要的是,她有這一張與袁夫人一模一樣的臉。

記得父皇曾拿袁夫人的畫像給他看過,還告訴他,袁夫人是母後親手害死的,只是苦于沒有證據無法將她定罪。那一刻,他對母後的所做所為更加厭惡。

他與馥雅公主談了一筆交易,“把你的命給我,我會為你複國。”

她眼底一片迷茫,深深的凝著他的眼睛,然後點頭,如此堅定。他不禁欣賞起這位公主,很懂得把握機會,更有那處變不驚的冷靜。若是將她放入後宮,給她無盡的寵愛,母後一定會方寸大亂,迫不及待的想要加害于她,那麼,就很容易抓住母後的把柄,將其定罪了吧。

他將早已無力動彈的她攔腰抱起,真的很輕。猶如受傷後的鴻雁,美的令人動心。那時他才明白,為何父皇對那早已香消玉殞的袁夫人一直念念不忘,持續著他那靜久不息的愛。

一年後再見到馥雅公主之時是在皇宮,她的身份是進宮選妃的秀女潘玉。依舊是一臉淡雅脫塵,絲毫沒有因國破家亡而沾染上一點俗氣。他不禁奇怪,難道她一點也想報仇?那麼,她又為何要與他做這筆複國交易?

她進宮這些天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她。聽云珠說,她竟跑進長生殿尋找繡題答案,幸好遇見的是祈殞,而不是父皇。因為,到至今,他仍沒有將馥雅的事告知父皇。為什麼?他自己也不清楚,是怕她的純真沾染了這宮廷的俗氣吧。他並不想將她卷進這場男人之間的斗爭中。

當他得知馥雅在回蘇州的船上突然失蹤,他的心硬生生一陣刺痛,那份痛不是擔心她出事,計劃就要泡湯。仿佛有人拿刀在胸口上劃下一道道傷口似的,疼的讓他幾乎窒息。那時只有一個念頭,她千萬不能夠出事。

那時他才敢正視自己對她的感情,竟在這不知不覺中因她而牽動,從何時起,竟已情根深種。

漸漸收回飄遠的思緒,緩緩睜開眼簾,眼神中流露出隱痛。再望望依舊跪著的韓冥,暗啞道,“你退下吧。”

韓冥有些驚訝的望著皇上,他從沒想過,放走皇上妃子的罪名能得到寬恕。還有他那黯然神傷的目光,清楚的告訴了他,皇上一直深愛著潘玉。可是他不懂,既然如此深愛,如此難以割舍,為何當初要選擇利用?他難道不知道,這樣很可能會扼殺了他們之間的愛?

“謝皇上開恩。”韓冥起身,早已僵硬的身子也得到緩和,輕步退出禦書房,望著夜幕低垂的黑夜,皓月嬋娟,夜永綿綿,稍覺輕寒。

她,逃到哪了?是該尋找到一個安甯的地方過著避世的日子吧?

從懷中取出一本破舊帶血的奏折,將其輕輕打開,紙張早已泛黃,里面赫赫寫著九個他早已看了千百遍的字,“潘玉,亦兒臣心之所愛。”

他一直都明白,這封奏折對于她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但是他卻因私心,將它偷偷收起。那時的他想著,只要這個東西在她生命中消失,時間就會讓她淡忘這份愛。甚至,在與靈月大婚後,不顧眾人反對,毅然請求姐姐同意他納妾。姐姐受不了他強硬的態度,點頭同意了。

當他滿心歡喜的回到桃園想將這個消息告訴她,卻沒了她的蹤影。聽周圍的孩子們說是被征進宮為宮女,他就知道,即使這個奏折消失了,她還是放不下祈佑。

好多次,他都想將這個還給她,卻遲遲未找到適當的機會。一直到現在,依舊留在他這,怕是再也沒有機會還給她了。

晚風之寒吹醒了他的思緒,他不禁露出苦笑,有著蒼涼之感。以後,皇上再也不會信任他了吧。這樣也好,他能就此脫離這個充滿權欲血腥的皇宮,再也不用為皇上做一些違心之事。只是,他放不下姐姐呀,她畢竟不是皇上的親娘,若一昭一日姐姐犯錯,有誰能保她呢?

深宮大院,人人自危。伴君如伴虎,千古不變之理。

返回:傾世皇妃
上篇:第三卷 誰道無情帝王家 第197章 兩處茫茫皆不見(一)
下篇:第三卷 誰道無情帝王家 第199章 兩處茫茫皆不見(三)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