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四十八章:冤枉,再次被陷害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四十八章:冤枉,再次被陷害

太醫埋著腦袋:"這傷痕上,沾有毒液.如果臣推測的沒有錯的話,蕭妃娘娘的臉是被尖銳的東西劃破,劃破她的東西上沾有毒液.所以蕭妃娘娘的死,並不是因為摔下樓,應該是因為毒液迅速擴散."

毒液?!!

烈初云疑惑的睜大眼睛:"太醫,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你說清楚?!!我確實刪了蕭妃一巴掌,但是哪里來的毒液."

"老臣只是如實說話而已,惜貴妃娘娘息怒."太醫埋頭.

這時,蕭妃的貼身宮女看向烈初云的右手,看著那護甲:"惜貴妃娘娘,是您的護甲劃破了我們家娘娘的臉吧……"宮女後怕的說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烈初云.

烈初云往後退了一步.

"惜妃,把你手上護甲取下來給太醫檢查."軒轅夜閉上眼眸說道.

身正不怕影子斜.她說過,沒有做過的事情,絕對不會承認.她沒有什麼毒液,自然也不怕檢查.

直接取下了右手上的護甲丟在地上.

太醫拿起那金閃閃的護甲,聞了聞,又嗅了嗅:"皇上,沒錯,這護甲上卻是沾有毒液.這種毒液,碰上傷口,便會迅速擴散."

"人證物證俱在,惜貴妃,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宸妃淡淡開口.從地上站了起來……

烈初云斜了斜眸子:"我沒做過.而且,皇上,你不覺得我把毒液塗在護甲上有些太蠢了嗎?!!如果我一不小心磕磕碰碰的弄傷了自己,或者弄傷了別人,那別人不就死定了?!!這麼愚蠢的自爆行為,傻子也不會做的."

太醫搖了搖頭:"皇上,依照微臣所學,這種毒液,對普通人的傷害並不大.非常的微小.基本不會造成不良反應,但是這種毒液遇上歸根草,就會變成劇毒的毒物."

烈初云皺起眉頭,什麼歸根草,她從來都沒有聽過.

"歸根草?!!"軒轅夜劍眸一揚.

宸妃也著急的問道:"太醫,什麼是歸根草,這到底怎麼回事."

"蕭妃娘娘這些日子身體一直不舒適,所以一直有在用藥,而蕭妃娘娘的藥里就有歸根草!!"太醫皺著眉頭說道.

宸妃抿住了雙唇:"惜貴妃,你這一招,實在是……"她後話沒有說下去.

軒轅夜眯了眯眸子:"惜妃,你要怎麼解釋,這護甲確實是你的吧……"

"是我的."她承認.

"惜貴妃,沒有想到你如此的心狠.以後烈兒可怎麼辦啊,皇上,烈兒還那麼的小.不能夠就這樣沒有了娘啊."宸妃哭泣了起來.似乎在為蕭妃母子哭泣一般.

"護甲確實是我的,但是我沒有在上面塗什麼毒液,我連歸根草都不知道是什麼,怎麼會已這種方式來謀害蕭妃呢?!!"烈初云皺眉說道.

"事到如今,惜貴妃,你再怎麼解釋,也只是掩飾而已啊.若是要皇上相信,那你能夠說出為何你會和蕭妃爭吵嗎?!!你們到底爭吵些什麼?!!要你會動怒打了蕭妃巴掌.若是你不打蕭妃巴掌,蕭妃也不會中毒.所以歸根究底,疑點都在你的身上啊.惜貴妃."宸妃念念有詞的說著……

她說的話,都是那麼的合理.

烈初云被說的啞口無言:"那是因為……"她一時想要說出實情.

"因為什麼?!!"軒轅夜問道.

"因為……"烈初云顫抖了,她不該說出後面的話,在樓台上的爭吵.就算說出實情,就算破釜沉舟,也無法洗脫殺害蕭妃的罪名啊.

"惜妃姐姐,毒液,摔下樓.這一切一切的動機,都足以說明了啊.皇上您為烈兒皇子想一想吧……"宸妃摸著眼淚說道.

軒轅夜看向烈初云:"朕給你時間解釋,你解釋嗎?!!"

烈初云垂下腦袋:"皇上,您認為臣妾還有解釋的余地嗎?!!"

"不是不解釋,而是證據確鑿,姐姐你無法解釋!!"宸妃開口說道.

"宸妃妹妹,你平常不愛理會這些事情,怎麼今日會變得如此義憤填膺了啊?!!"烈初云一個鳳眸,甩向了宸妃.是宸妃,一定是宸妃干的.宸妃啊宸妃,今日你的狐狸尾巴總算是露出來了啊.

宸妃眼里閃過一絲不安,卻又立馬回複正常:"惜貴妃這話說錯了,蕭妃乃是宮中姐妹,她死了,自然要為她討回公道啊."

烈初云輕輕一笑,說的真的比唱的好聽.呵……呵呵,沒想到,如今我還會中這一招,高招啊高招.

究竟是誰害死了蕭妃呢?!!宸妃你應該比誰都更清楚吧.烈初云只得一絲冷笑.

"這件事,朕自會處理.眼下先舉行蕭妃的喪事.至于惜妃,在這段時間里,你待在景逸宮中,不准踏出景逸宮一步."軒轅夜冷冷說道.

烈初云垂了垂眸子,他這算是對她的寬容嗎:"知道了."真凶不是我,軒轅夜,你是否也是這麼想的,否則,你會把我關入大牢吧.

蕭妃死的事情,很快傳遍了整個皇宮,大臣們紛紛啟奏,殺了惜貴妃,雖然也有保惜貴妃之人.

卻大部分都是先將她打入大牢,聽候處理.

不知道為什麼,軒轅夜竟然抗下了所有大臣施加的壓力,並沒有把烈初云打入大牢,只是把她關在了景逸宮.

所有的宮女太監,不得出景逸宮一步.

"娘娘,冰心總管說過,如果您後悔了,要離開這里,放棄報仇,王爺有命,偷偷將您帶回影國."小依在烈初云的耳邊說道.

烈初云魂不守舍的看著前方,依舊想著蕭妃的死,不管蕭妃是不是被她殺害的,都是有人借她的手殺死了蕭妃,沾滿鮮血的始終是她的手.

"娘娘……"小依又叫了一聲.

烈初云這才反應過來:"冰心?!!她還在魂國嗎?!!"

"嗯.冰心總管送您過來後,其實一直就帶待在魂國的都城里,王爺有命令,待娘娘複仇成功後,讓冰心總管隨同您一起回去."小依點頭說道.

呵.

小依的嘴巴還真是緊呢,都過去了幾個月了,這才說出冰心還在魂國的事情,連她都以為冰心早就已經回了影國了呢.

歎了一口氣:"事到如今,要害我的人嗎一直躲在幕後,處處逼我,甚至借我的手殺人,嫁禍于我,每一步都要置我于死地,我怎麼又可能放棄複仇."她咬牙,心中的恨意.不斷的增加.

"娘娘,可是我有聽說,群臣都在上奏,要殺了娘娘啊.說娘娘是妖妃,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說娘娘是殺了蕭妃的凶手,逼皇上處死娘娘啊."小依著急了,她是在替王爺著急.王爺費盡心機的幫助娘娘複仇,為的是什麼不知道,但是王爺絕對不希望看到娘娘死去.

"呵呵,我的仇,我的恨,就算是死,我也要掙紮道最後一刻."她握緊了拳頭,軒轅夜你不殺我,不立馬處置我,在面對蕭妃這麼大的事情後,只是這樣關了我,是在意影國與魂國兩國的關系?!!還是……不願意殺我.

心中有很多疑惑,得不到答案,她也不知道去哪里尋找這些答案,只有心中的倔強于不甘,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增加.

"小依,既然冰心還在都城里,你能夠幫我一個忙嗎?!!"烈初云看向小依.

"娘娘請說."

烈初云站了起來,道首飾盒里拿出那日從流云宮里盜出來的東西,遞給小依:"這些東西上面都沾染了一些特殊的香料,你可以幫我拿出宮交給冰心,讓她幫我調查一下這種香料乃是何物嗎?!!"

"娘娘,皇上下了命令,景逸宮的所有人都不能夠踏出景逸宮半步,我雖然能夠偷偷的跑出景逸宮,但是要出皇宮的話根本做不到."小依歉意的低了頭.

烈初云也知道自己這是在強人所難,便也沒有再繼續說.事情竟然已經發展成了這個地步,唯一能夠幫助我的也只有軒轅夜了.

雖然我千萬個不想軒轅夜你來幫助我,可是……我不得不這麼做.

"娘娘,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小依緊張的問道.

"我要見軒轅夜."

"啊?!!怎麼見?!!皇上不會過來這里吧……"

"他必須過來.不論用什麼辦法,我都要他過來."她握緊了拳頭.

那一天,烈初云做了一個大膽的事情,為了見到軒轅夜,為了複仇的一線生機,因為蕭妃的死,她的頭腦完全沖亂了,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但是如今,沉澱了幾天,腦子里的思路也慢慢的清醒過來了.

這次回皇宮.她要做的是複仇,抓住那個一而再,再而三害她的人.那個害綠籬死掉的人.

軒轅夜,雖然我恨你,只是恨你為什麼不調查清楚就宣布我死亡,但是我複仇的對象並不是你啊.

同時,我也恨我自己,癡心付錯,如果我沒有那麼在意你,今日就不會淪落到如此地步,人啊,就是犯賤,明明我想要逃離你的身邊,卻會被你吸引.呵.烈初云無奈的笑了.

"景逸宮起火啦!!"

烈初云一把大火,直接燒了一半的景逸宮,她用這種極端的方法,讓所有人都注意到景逸宮,讓軒轅夜不得不過來……

大火熄滅,景逸宮被燒毀了一半.

"你無恙?!!"軒轅夜第一個關心的便是烈初云是否有被大火燒傷.

對于他的關心,烈初云有些不自在,他為什麼要關心我?!!明明就不該啊,踮起腳尖湊到軒轅夜耳邊:"是我縱的火."小聲說道……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四十七章:激動,自亂陣腳
下篇:第八百四十九章:揭穿,因為愛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