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三十七章:和親,複仇之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三十七章:和親,複仇之路

她對這些是不懂啦,不過……魂國人似乎眼睛都非常尖銳,看字跡就能夠看出來是否出自同一人.

聲樂.她學會了彈古箏,起初每根手指都因為練習二彈的紅紅腫腫的,如今談起古箏跟彈棉花一樣.

慕容琉影吹簫.他用簫聲引領著她的曲子.

棋藝.

自從開始學起棋的那一天,她始終沒有贏過慕容琉影,自認為到了後期,下棋的技術不差了,卻還是斗不過他,不知道他的腦袋里究竟裝著什麼,似乎每走一步棋子時,他已經知道了她後面的招數.

至于跳舞.

慕容琉影只是在一旁看著……

教她跳舞的是冰心,別看冰心姑娘平時大大咧咧,跳起舞蹈來,卻是如同仙女一般,不過,據說冰心最不喜歡的就是跳舞,但是在慕容琉影的命令下,不得不遵從.

所以每一次學完舞蹈,烈初云總是要對冰心說一句抱歉.久而久之冰心也習慣了,烈初云也習慣了.

她曾經為了跳舞,磨破的腳,扭傷了腳.可是這些都是複仇的一部分,既然是不可分割的,她就必須要學會.

短短數年過去.

一晃眼便是三年.

三年的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她心中的疼痛.隨著時間的增加有增無減.三年,三年,她拼命的用三年,成就現在的慕容琉璃.

顏諾離已經死了!!現在的她烈初云!!是慕容琉璃!

三年過去了……明日,便是她啟程回魂國的日子.慕容琉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與魂國的和親,水到渠成,只差她嫁過去.

慕容琉影的寢宮內.

"冰心,事情辦得如何了."慕容琉影悠閑的寫著書法.

"琉璃公主婚嫁的一切事情都准備好了."冰心淡淡的說著,抬起眸子看了一眼王爺:"王爺,其實三年來冰心一直想問王爺,為什麼要這麼做?!!雖然說是培養成公主,冰心怎麼覺得,王爺是把她往王妃的方向培養?!!"三年來,她一直堅定這這個想法,隨著時間的增加,越發的肯定,王爺,你就直接娶了那姑娘不就好了,何必兜兜轉轉還要把離姑娘送回魂國皇帝的身邊.

"如果要禁錮一個人,必須讓這個人心服口服."他放下筆.

冰心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這麼大的道理她確實不懂,不過細細想想,若是離姑娘不能夠複仇,依照她的性子,大概會一頭撞死在那吧.

"王爺,明日就是離姑娘和親的日子了,真的要這麼做嗎?!!"冰心還是有一絲的擔心.

"當然,她說要複仇,我必定滿足她的願望.不過……是否真的能夠複仇成功就得開這里了."慕容琉影指了指腦袋,意思就是智商的含義.

後宮之中,爭寵之風永遠都不會改變,所以如果她沒有頭腦,還是會像以前一樣被陷害,被推上死亡的邊緣.

冰心點了點頭.

次日.

影國熱鬧非凡,誰人都知,影國公主慕容琉璃即將成為和親公主嫁去魂國,給兩國帶來和平.

這是天大的喜事.

這一日.整個影國,鑼鼓熏天,鞭炮齊鳴.

奏著曲,唱著歌.歡鬧的狠.而最熱鬧的莫過于王府了.

她一襲尊貴紅衣,衣服的羅裙上用金絲勾勒出精致的花朵.外面披著一層紅色薄紗,寬大的衣擺上鏽著花紋.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于地,挽迤三尺有余.腰間掛著慕容琉影送的那白色玉佩.

三千青絲用輕輕撩起些許.挽在一旁.其余垂在一旁.額前垂著一枚小小的紅色寶石,點綴的恰到好處.頭上插著鏤空飛鳳金步搖.雙眸似水,卻似乎帶著談談的冰冷,仿佛能看透一切,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幾乎能擰出水來,在尾指上帶著金色護甲.

一雙朱唇,塗抹上鮮豔的紅色,更添加幾絲嫵媚.手上帶著龍鳳玉鐲.脖子山掛著龍鳳呈祥響亮.她坐下身子,丫鬟替她穿上紅色繡花鞋.

再次站了起身,她在丫鬟的攙扶下,來到了慕容琉影的房間,他說,他不送我去魂國了,會讓然風和冰心代替他送我過去.所以這是去和他暫時道別.

走進了慕容琉影的房間.

他手里把玩著新作的面具,依舊是金色流蘇遮住下臉的面具,只是面具上多了一些縷空的金色蝴蝶,與紅色寶石,看起來又多了幾絲華麗.

"三年的時間,你終于可以如願了.現在有什麼心情呢?!!"他像是往常一樣的問著她.

烈初云顫抖著雙手.

慕容琉影注意到她的顫抖:"哦?!!不會是害怕到顫抖了吧……"眸子一斜.

"是興奮,終于可以回去了,我的恨,綠籬的仇,我會統統的從她身上討回來!!"還有她的不甘,軒轅夜……你可知道這三年來她的不甘心啊.

"呵.真是有趣啊."慕容琉影走近烈初云.

烈初云抬起眸子:"慕容琉影,你不怕我這麼一去,就不遵守諾言回來嗎?!!"

"當然,所以,我替你准備了這個."他另一只拿出一個白色藥瓶子.

烈初云看著那個藥瓶子:"這是什麼?!!"

"毒藥."他輕啟唇,淡淡的說出……

"毒藥?!!"

"吃下它,半年之後毒性會發作,若是半年後,你還未複仇成功我會給你緩解的藥,若是成功後,我會替你解掉所有的毒."他輕聲開口.

烈初云沒有猶豫:"我既然已經對你許下承諾,這一門交易,我必定信守諾言."她一把拿過了慕容琉影手里的藥.打開瓶蓋,一口喝了下去.

吞下後,她閉了閉眼睛.睜開,這是一條不歸路吧,可是已經走上這條路了,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慕容琉影抬起手,將面具親手帶在烈初云的臉上:"去吧,去複仇吧,當你成功的那一天,就可以完全拿掉慕容琉璃的身份.再次回到這里.永遠留在我的身邊."

"王爺,即使我們之間只是一場交易,不過你對我確實有再造之恩,烈初云再次感謝."她低了低頭,面具上的流蘇晃動,發出銀鈴般的聲音.

"呵……"他一聲輕輕的淡笑.

她轉身離去.

公主起駕!!

數十里的紅妝.馬車從街頭排到街尾,井然有序,路旁鋪灑著數不盡的花,就連滿城的樹上都系著無數條紅綢帶,路旁皆是維持秩序的士兵,湧動的人群絡繹不絕,比肩繼踵,個個皆伸頭探腦去觀望這百年難見的婚禮.

婚禮場面浩大,絲毫不亞于當年光國嫁公主之風采.

風風光光離開離開影國,馬車上,烈初云掀開蓋頭.這一回她才算真正的嫁人吧,沒想到,第一嫁人,卻還是那個人,目地竟然如此的不純,是否寫可笑呢.

"離姑娘,你要吃些東西嗎?!!"冰心捧著食物盒子.

烈初云搖了搖頭,她根本沒有胃口吃東西,心里總是想著去到魂國,該如何做,或許是這些年來,堆積的情感,越來越濃烈,讓她的心情也越發的激動萬分.

"別這麼激動麼,從影國到魂國還有好長一些日子呢."冰心吃著東西不緊不慢的說著……

她和然風,奉了王爺之命,親自送離姑娘去魂國,不禁的歎了一口氣,哎,這也難怪王爺不一起去,要親自送喜歡的女人給別的男人投懷送抱.想起來也無奈.真不知道王爺怎麼想的,只為了滿足她這個願望,就做出如此大的動靜,為了她的計劃,不惜用三年籌謀.

"真是難為了王爺."冰心小聲的說著……

烈初云沒有聽得太清楚,只聽見了王爺兩個字:"王爺?!!慕容琉影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是說,王爺希望離姑娘複仇成功."冰心立馬改口說道,這種事情她怎麼敢亂說一句話啊.會被王爺咔嚓掉的.

烈初云眸子垂下,真的可以複仇成功嗎?!!三年過去了,她還能夠找到那個凶手的把柄嗎?!!

不,不能夠懷疑,事到如今,怎麼可以退縮看,她絕對不能夠有半點的退縮,絕對不可以!!這件事,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能夠成功,不能夠失敗.

數日顛簸.送親的隊伍,終于從影國來到魂國,這里也因為和親變得異常的熱鬧,烈初云偶爾掀開簾子看看了外面的情景,似乎還是和以前一樣,腦海中的畫面慢慢浮現,我回來了,魂國.

綠籬,你看到了嗎?!!我回來了,我一定會手刃我們的仇人.

眸子里閃過恨意.

金鑾殿上,她在丫鬟的攙扶下,走上金鑾殿,面具遮住了下半邊臉,她垂著頭……行禮.

"免禮."久違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烈初云垂了垂眸子,聽到他的聲音了,忍住了心中難以難于的心情.抬起頭.

"何故琉璃公主,帶著面具示人?!!"有大臣開口議論道.

軒轅夜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坐在最上方的他,垂著眸子,看著下面站著的慕容琉璃,似乎並不大上心:"何故呢?!!琉璃公主."

這時,和親大臣鞠躬開口道:"回魂國君主,我國公主從小便在外為國祈福,公主身份嬌貴,甚少以真容示人,摘下她面具的人,將是她的夫君."和親使者說道.

"原來如此.琉璃公主從小在外祈福,真是一個為國為民的好公主."軒轅夜淡淡開口,並沒有任何的表情.

"是啊,我國能夠娶到琉璃公主,真是好啊."周圍也有人開始符合,其實都只是因為這是兩國和親,事關重大.而不得不說一些好聽的話.

"朕以下諭旨,封慕容琉璃為貴妃.賜,居住景逸宮.以示影國,魂國兩國之交好."軒轅夜開口說道……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三十六章:新身份
下篇:第八百三十八章:複仇成功後,就消失吧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