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二十九章:三十六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二十九章:三十六計

"嗯?!!這可不像你說出來的話."他知道她的好強.所以似乎故意這樣說一樣.

他難道把她給想成超人了麼!!烈初云嘟了嘟唇:"那,也沒有辦法啊,這打打斗斗,槍槍劍劍的事情,我一個小女子怎麼會,皇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哦,是嗎.那好吧……"他只是微微一笑,便沒有再說後面的.

為什麼心里會有那麼的不爽,總覺得,他的笑意,讓她那麼的不服輸,咬了咬牙,站了起來:"不過,皇上似乎很想看到臣妾去射箭,雖然臣妾從沒有拿過那個東西,不過也願意去玩玩."仔細想想,射箭和射彈弓是一個道理.

她雖然不玩彈弓,但是……她的槍法可是一級的准.

再未來,弓箭,演變成了槍支,那麼她就來試試,用槍的瞄准里,來試試弓箭.

軒轅夜來了興趣:"把朕的弓箭拿來."

劉寬彎著腰,遞上了一把看起來非常尊貴的弓箭.軒轅夜一把拿起弓箭,遞給烈初云:"試試能不能拉開."

烈初云這可不服氣了,拉弓而已麼,怎麼會拉不開.

她拿過弓箭.

額!!

手頓時沉了下去,好重的弓箭,這可比槍要重上的太多太多了.使出吃奶的力氣,拿起弓箭,學著剛剛那些射箭者的摸樣放上箭,拉開弓.

"放鴿子."軒轅夜斜眸,看了一眼身邊的太監.

只聽鑼鼓一響.

又一籠鴿子被放了出來.烈初云抬頭看著天空上飛著的鴿子,瞄准了箭端,然後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咦……離妃娘娘怎麼閉眼啦."

"閉眼怎麼射鳥啊."

周圍有人疑惑的討論了起來……

軒轅夜只是打趣的看著,之所以要她來射弓箭,只是覺得她那麼的好奇.便應該親手來把玩下.這才是野外狩獵的樂趣.

烈初云閉上眼睛.

她雙手緊緊的握著弓箭,在腦海中,把弓箭想象成了手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猛地.

她睜開眼睛的一瞬間,似乎手中的弓箭真的化作了手槍一樣.刷!!的飛了出去.一箭雙雕!!

她一根箭上連射下了兩只鴿子.

周圍的人看呆了.天啊,好箭法.

"娘娘好箭法.未曾想過,原來貴妃娘娘乃是女中豪傑."有大臣稱贊道.

烈初云這才將弓放了下來,其實剛剛還是很緊張的,若不是在腦海里,一直想著聯系手槍的畫面,絕對不可能擊中的.

哎,幸好,父母的武功不錯,讓她多多少少學了一些手上功夫,若不然,今天這局勢,可招架不住.

"只是雕蟲小技."烈初云微笑的說道,做人要謙虛,她會的這些東西,真的只是雕蟲小技而已.哪里比的上真正功夫的厲害.

軒轅夜走到烈初云的身邊,從她手里拿過了弓箭,嘴角一絲弧度:"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淡淡的說著,這個女人,到底還能夠給他帶來多少驚喜.

烈初云轉身,淺淺一笑:"我也不知道耶."吐了下舌尖,這話可不是在開玩笑,她確實不知道這魂國還有多少東西和大烈的東西不謀而合.

他抬起手,寵溺的輕揉了揉她的頭發.

對于他的寵溺,她全部照單全收,似乎這些日子以來,也習慣了他的百般溺愛,與霸愛.

這般的甜蜜的情景,在太監宮女看來,像是夫妻之間的平常事一樣.在大臣們看來,這就像是代表了,離貴妃娘娘,應該就是未來的皇後了,絕對沒有錯.

可是……

遠遠的,宸妃正帶著宮女走過來……

看見那不遠前的那一幕.軒轅夜寵愛的看著離妃.眉眼里,有了一絲的失落.

"娘娘,您可別多想,皇上可一直都是最疼愛娘娘你的.其它的人啊,也都只是曇花一現.娘娘在皇上心中啊,那才是永."宮女在宸妃耳邊說道.

宸妃卻沉下了臉,嚴肅的說道:"不許這般說話.皇上寵愛妃嬪是應當的.各宮姐妹為皇上開枝散葉,這才是我們魂國之福."

宮女立馬低下頭:"可是,可是我說的是真的麼."宸妃娘娘進宮多年,榮寵永遠不衰,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那個離妃娘娘,只是比自家主子有家底一些.皇上也只是暫時寵愛她而已.

"好了好了,既然皇上有離妃姐姐陪伴,我們就不要打擾了.回去吧……"宸妃帶著宮女回了自己居住的帳篷里.

這天,除了射箭騎馬,烈初云還玩了好多的活動,其實那些好玩的活動,若不是軒轅夜在旁用激將法逛激她,她估計也不會去玩,只是在一旁看著樂樂.

可是……

沒有想到玩起來還真的好有意思.這個大概就是他的功勞了吧.

今日只是開胃菜.鴿子都是准備好的.軒轅夜說從明天開始,就要去野外狩獵.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主菜.

烈初云聽著就激動.連連的嚷著自己也要參加:"我也要玩,讓我一起狩獵麼."她使勁的吧拜托軒轅夜.據說,沒有嬪妃參與過狩獵.

"狩獵可不是鴿子,各種凶猛的動物."軒轅夜還沒有說完.

烈初云就立馬說道:"沒關系,不是有箭麼,我覺得我已經會射箭呢,現在只要熟練的騎馬,打不過就跑唄."她如意算盤可打的精著呢.別以為她還不會騎馬,這東西,她早就在光國之旅就意識到了,不會騎馬實在太可怕了.那可是這魂國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啊.

"嗯,那你告訴我一個保護自己絕對不會受到傷害的方法,朕便依你."他開口說道.

額!!

這不是要為難她麼.根本就沒有絕對的方法麼想來想去道:"跑!!"只想到這句話,打不過,跑!!這樣就能夠保護自己啦.

噗……

這或許是軒轅夜聽到的最好笑的方法了,他不禁的露出了笑容:"你怎麼會想到這種方法."

"那還有什麼方法?!!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如果這不是最好的方法,那你說,還有什麼好辦法."結果變成她反問他了.

然而.

局勢被扭轉,去沒有讓軒轅夜有任何的壓力,反而一絲笑容:"只要你寸步不離的呆在我身邊.就是最好得方法."

烈初云睜大了眼睛,嘴巴輕輕張開.

"你……你是套我話吧……"她嘟起了唇,什麼要她說,分明就是等著事情變成這樣,軒轅夜,我小看你了,沒想到你如此的腹黑,如此的步步為營,連說話都算計到後面來了.

他逗弄的挑起她的發絲:"不好嗎?!!"

"好,只要你讓我去狩獵,什麼都好."要看長遠,為了目地,不折手段,面子而已麼,暫時丟一邊吧.

他得逞的臉上帶著笑意.

這般的打鬧,讓一旁的劉寬一直埋著腦袋,他伺候皇上多年,從未曾見過皇上對哪個女人這般說話.

這或許只有離妃娘娘一人吧.天下只此一人了.

夜晚.

烈初云回了自己的帳篷內.

綠籬也早已經准備了好了洗澡水.

"娘娘,這外面不像在宮中.也只有隨意的洗洗."綠籬說道,木桶里沒有准備花瓣,卻也不知道去哪里准備.

"沒事."

脫下衣服,她便開始沖涼起來……

"嗯?!!"她吸著吸著,只覺得,似乎聞到了一股味道,急忙叫來了綠籬:"綠籬,你聞聞這清水里,是不是有其它的味道."她用勺子舀起了一勺清水.

綠籬嗅了嗅,確實有股很淡很淡的味道,也說不清楚是什麼味道:"嗯,似乎有一些.大概是野外的水和宮里的水不一樣吧.聽說燒水的人,一般都會用一些草藥來過濾水里的東西."她頭頭是道的說著……

烈初云這才沒有多疑:"哦,這樣啊."

"娘娘這些日子和皇上好是甜蜜,什麼時候懷上龍寶寶啊."綠籬笑言的說著……

"貧嘴的丫頭."刷,烈初云的臉紅了半截,懷寶寶?!!只覺得自己都還只是一個小孩子,大概,也沒有想那麼長遠吧.

"呵呵,娘娘臉紅了.這也難怪,皇上英俊瀟灑.娘娘的心,終于回頭是岸,又回到皇上身上了."綠籬俏皮的說著,以前眼巴巴的看著皇上來一次,娘娘趕一次,真是心慌的要命.

後宮哪個女人不為了以後而爭寵啊,偏偏她們娘娘就是一個例外,自從冷宮出來性情大變後,就不愛搭理皇上,如今可算是苦盡甘來了.

烈初云拍了下紅著的臉頰:"咳咳,你這丫頭,是越發的口齒伶俐了,信不信我先治了你."

"娘娘,別.奴婢要是死掉了,誰來伺候娘娘."綠籬吐了吐舌尖.

烈初云不禁的笑了出來:"別說傻話,我怎麼可能讓你死."綠籬是她穿越過來,第一個認識的人,也是她穿越過來,第一個真心誠意對她的人.這個丫頭,真的把所有的心都用來服侍她.

其實,對于綠籬,早已經不把她當做丫鬟,而是當做妹妹.所以啊,去哪里也得帶著這個丫頭.

"娘娘對綠籬真好."甜甜的笑容掛在臉上.

此情此景,真的如同兩姐妹一般,她今個好要好好的休息,養精蓄銳,給明天養足精神.

一日的奔波,她隨著軒轅夜一起穿梭在山野之中,背上背著箭.手里拿著弓,一人騎著一匹馬兒.

他似乎有意讓著這個女人.

卻在見了這個小女人的英姿颯爽後,不禁的笑了.呵,這個女人說她是從別的世界來的.怎麼眼下看著,倒像個從哪個山里出來的女中豪傑一般.

無奈的笑容掛在嘴邊.

"軒轅夜,你一天都在笑什麼?!!"烈初云總算忍不住問了.

"你猜."

"不猜."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二十八章:出宮,狩獵
下篇:第八百三十章:陷阱,綠籬被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