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二十六章:你休想逃離我的身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二十六章:你休想逃離我的身邊

"嗯哼?!!"他悶悶的哼了一聲.

"這兒你到底是怎麼發現的啊?!!"她驚喜的扭頭,雙手背在身後,嘴角勾起了開心的笑容.

他盯著她,竟笑的如此開心?!!呵,真是一個好滿足的女人:"你猜猜."他悠閑的想要戲弄她.

烈初云皺了皺小眉頭,隨口開口就到:"是不是你某年某月某日微服私訪,然後遇見了刺客,然後從山崖上跳下,然後發現了這里……"他隨口就來了一個武俠小說里最常見的惡俗橋段.

結果.

只見軒轅夜額頭上一滴豆大的汗流下來……

烈初云愣住了.愣了好一會兒,張開嘴巴:"難道……我,我猜對了."她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嘴角抽搐,

軒轅夜沉默了.

沉默?!!默認了?!!烈初云抽搐嘴角,無奈的抬起手,拍了拍軒轅夜的肩膀:"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以表示安慰.

他抬起眸子,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一只手提了起來,然後往前一步,輕輕的吻了她的唇.

只是輕輕點了點.

他又輕輕點了點.

蜻蜓點水的吻,落在唇間,動在心里.突然……烈初云的腦海中想起了今日白天的畫面,這個男人!!

一把將他推開,甯可自己摔在地上.她擦了擦嘴巴:"讓開,別碰我."她眉頭緊緊的皺著……

"你到底在想什麼."他蹲下身,看著摔在地上的她:"我說過,你休想逃離我的身邊.我會拴著你."

烈初云握緊了拳頭:"不,不對!!軒轅夜,我和你說過,我不是你的妃子,你不要把我當做其它人."

"我沒有將你當做顏諾離."冷眸一斜,曾想過,為何會對她東西,是在何時,大概是在她從冷宮出來之後吧,那個人,不是顏諾離,而是她.

烈初云抬起眸子:"沒有當做也無所謂了,軒轅夜,你記住,我不是你的妃子,我沒有與你有過任何成親的證據,所以,不要隨便的碰我."她縮卷起身子,想起一次的強行,二次的半推半就.或許一切都是錯.

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嗎?!!偏偏被這個男人賴上?!!而他,還是一國之君,有著無數無數的女人.隨意的就能夠把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間.

掌握著生殺大權,順他者昌逆他者亡,不要.如果穿越過來是命運,那我也不要自己的未來,陷入了無可自拔的黑暗.

"你再在意誰?!!"他眸光一冷.

"你!!"冷冷的說道.她望著軒轅夜:"我說過,我是一個從大烈來的女人,我的世界從小給我灌輸的觀念.我不會接受我的男人,有其它的女人,所以,軒轅夜,你永遠都不可能成為我的男人."

她丟下這句話,對,你是占有了我的身體而已.我絕對不會把你當成我的男人,問題是這還不是她願不願意把你當做的問題,你還真不是!!

軒轅夜左手托著腮,右手抬起,食指輕輕往烈初云的額頭上一戳.

因為那一戳,她身子往後一仰.

噗通……

她整個人一頭栽進了溫泉里.

軒轅夜走到了溫泉的邊上,蹲下,看著溺水的她.

沒有一會兒,她猛地從水里鑽了出來,頭發披散,顯得一場狼狽,睜大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軒轅夜,你干嘛?!!你就不怕淹死我嗎?!!"

"淹著了,我自會來救你."他理所當然的說著……

烈初云起手扶起額前耷拉下來的黑發:"你再想什麼呢.就算你會來救我,你推我干嘛啊!!"她皺起了眉頭,眼里有了怒火.現在可是大冷天的,幸好這是溫泉,若是冷水的話,恐怕那就不是淹死而是直接被冷死.

氣死了氣死了!!他干嘛突然戳她.

起手摸了摸額頭,而且還那麼用力,額頭肯定已經紅了,哼……真是的,疼死了.真是人氣人,氣死人.

他看著她:"讓你清醒清醒."他懶散的回答.

讓我清醒清醒?!!

我一直都清醒著呢!!她鼓氣了雙腮:"我清醒了很,不用落水也很清醒."她怒氣未消.怒氣騰騰的盯著他,如果眼神能殺人,此刻軒轅夜一定千瘡百孔了.

"你不清醒."他悠悠的開口.

"我哪里不清醒了."

"哪里都不清醒."他似乎有意要和她犟一樣.

而她卻是一個不死心的性格,有時候犟起來,也比一頭牛還厲害:"哼,你擺明了就是故意捉弄我.捉弄我有那麼有意思嗎?!!你倒是開心了?!!也不顧及一下別人的感受."

"哦?!!難道那兩夜,你沒有感覺嗎?!!"他測了測頭,斜著眸子看向她.

烈初云頓時傻眼了.

那兩夜,難道指的是和她纏綿的那兩個晚上?!!咽下一口唾沫,這個……這個,她咬住了下唇,無法說出違心的話了.

"還是,你不確定有沒有感覺.我倒是不介意,再來一次."他悠悠的說著,語氣沒有起伏,不像是故意挑逗她

而像是認真的.

再來?!!

她眉頭擰的深深的:"不不不不,不必勞煩你了."她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在皇宮里就被他欺負,在這兒還要被欺負?!!那她不就是軟甲蝦了.

而且.

烈初云望了望周圍.

如果真的那啥啥,那就是打野戰吧!!呀!!魂國還真是開放,這個也能夠想的到.

想到這,烈初云又猛地搖腦袋,自己這腦袋瓜子是被溫泉水給灌進去洗腦了嗎?!!這太傻逼的想法的,不對,不是想法傻逼,而是這樣根本就不應該這樣去想,去想了自己就是一個大傻逼.

"你再想什麼?!!"他開口問道.

烈初云立馬神經緊繃的搖了搖頭,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再想那些猥瑣的事情的話,一定會被……會被……

額……

怎麼辦.

又想起來了,天啊,老天你饒了我吧,我,我,我.真的要被你逼瘋了.

"沒什麼."她准備從溫泉里爬起來,可是剛剛一爬起來,只覺得刺骨的冷,可能是因為身上的衣服打濕了,又泡在暖水里的原因,一下出來只覺得涼涼的.

他歎了一口氣,似乎看出了她很冷.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出了山洞.

烈初云躲在溫泉里面,不敢出來.該死的軒轅夜,真想把他拉進來一起試試.不過泡在溫泉里,還是蠻舒服的麼.

如果可以脫了衣服泡就好了,不行不行,自己想什麼呢,就算和他有多麼的熟,就算是熟悉爛了,這種事也不允許發生!!

她靠在溫泉池便.蝴蝶在旁邊偏偏飛舞.不過因為剛剛的驚嚇,蝴蝶遠遠沒有先前的多了.

她將手從溫泉池里伸出來,一直蝴蝶停落到她的掌心上,抿起一抹笑容,這樣的環境,大概也只有魂國才有了.

原生態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樣也不是不好.

軒轅夜抱著一堆柴走了回來,看著她與蝴蝶嬉戲:"偶爾還是有些小女人情懷麼."他調侃著,

烈初云立馬收回手,看向他,只見他將拿出點火的東西,將柴火點燃.其實魂國雖然沒有大烈發達,但是很多東西都蠻有意思麼.

像是啊,沒有打火機.

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竹筒,里面放著一些點火的東西,只要一吹就能夠燃起火焰.

大火燃燒.

"起來."他彎下腰,似乎要去把烈初云從溫泉里拉起來……

而烈初云正打算自己爬起來……

下一秒,被他提著肩膀拉了起來,丟在地上坐下.剛剛丟下去,他就蹲下身,給她脫衣服.

烈初云反應過來時,垂眸看著他仍舊不緊不慢的給她解衣衫.眨巴了幾下眼睛,抬起頭,看著軒轅夜:"你干嘛?!!"

"你說呢?!!"他抬眸.

烈初云深深吸了一口氣,頓時,坐在地上往後退往後退.然後雙手環抱在胸前:"節操啊節操!!軒轅夜,你的節操呢."哪有人這樣脫姑娘家家衣服的.

軒轅夜斜了下眸子:"你想多了,不把衣服脫下來,怎麼烘干.難道你打算濕漉漉的出去嗎?!!若是你不介意這黑夜涼風……我倒是沒什麼."他悠閑的說著,每個字都像是在戲弄她.

哦!!

原來是我想多了.

"這個,我自己來."再說,自己又不是沒手腳,脫個衣服還要你幫忙嗎?!!她將外套脫了下來,只留下里面的白色底衫沒有脫去.然後坐到火邊.

烤著火,有些昏昏欲睡,加上現在已經快晚上了.

她閉著眼睛,蹲坐著,腦袋一垂一垂,又抬起來.一副昏昏欲睡的摸樣,但是因為身體沒有依靠,而晃來晃去.

啪!!

他一手攔過她,讓她的小腦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烈初云立馬睜開眼睛,而他的手臂,正摟著我的肩膀.斜起眸子,望了一眼軒轅夜.我總想著,他是帝皇,卻沒有想到過他偶爾也是這般的溫柔.

或許.

是我一直太固執了吧.

他也有做過不少放下身段的事情.軒轅夜……這個男人,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只覺得看著他就好累.

這種疲累,是這一年多年來從沒有感受過的.心力交瘁.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垂上眸子.

或許自己需要好好的睡一覺.

她陷入深深的困倔之中,他只是給了她一個小小的依靠,安靜的夜,蝴蝶飛舞,停落在她們的肩膀上.

甯靜的夜.

輕輕的依靠,生著火,身後的溫泉也冒著暖暖的熱氣,一點也不覺得冷了,她睡的很安靜.

在她陷入沉睡時.

他側過眸子,親吻了她的額頭.

"軒……軒轅夜……"夢中,她喃語著.深鎖著眉頭.

軒轅夜打趣的看著她,竟然夢見了他嗎?!!起手,拂過她的眉頭,點開她皺起的眉頭,讓她輕輕舒展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二十五章:出宮,人間仙境
下篇:第八百二十七章:你像是要逃跑一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