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二十四章:心里難過,難道是吃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二十四章:心里難過,難道是吃醋?!!

結果到了這個魂國啊.感冒發燒,天花水痘,全都來齊了.說來也是缺少鍛煉,每日都被好吃好喝伺候著,身體自然比以往差了一些.

"娘娘可還好?!!"

"嗯,沒事."她揉了揉鼻子.這點小病,還不值得提.

"對了娘娘,今日在暢秋園那邊搭了戲台子,說是都城最厲害的戲班來唱戲,娘娘可要去看看?!!"綠籬開口道.

烈初云這才反應過來:"又是唱戲?!!"己實在是不會欣賞.

"嗯,娘娘,不去嗎?!!"綠籬雙眸閃爍.

"娘娘,真的不去嗎?!!"素素也從竄了出來,兩只眼睛閃爍的盯著烈初云.

"呵,你們兩個丫頭,其實是自己想去吧,好吧好吧,想來今日也無事,便陪你們去了就是."想來這兩個丫頭,定是自己想去.但是……宮女如果不是陪同主子的話,只能夠遠遠的陪同.

"娘娘真好."

兩個丫頭一把抱住了烈初云.

暢秋園今日來了不少人.烈初云帶著流云宮的宮人們一起都去了那.只見,宮中不少嬪妃已經坐在那兒看了.

蕭貴人,含才人,宸妃這些,都早早的在那看了.

見烈初云走過來……

蕭貴人,含才人,以及一些位份沒有烈初云高的人,站了起來:"離妃姐姐."行了一個禮.

烈初云點了點頭,淑妃死後,蕭貴人似乎安分了許多,算了,別人既然安分了,那她也不便多為難.

"離妃姐姐也來了啊."宸妃說著,咳嗽了一聲.

烈初云點了點頭:"宸妃妹妹身子不舒服,怎麼也出來了."每次見宸妃,她都是柔柔弱弱的.聽說一直身子患了病.所以一直很嬌弱.但是,這個嬌弱美人兒,似乎是軒轅夜的心頭愛.

也有聽說,宸妃家世並不好,可以說是非常的差,但是也是因為軒轅夜的寵愛,才一直到了妃子的位置.這樣也好,她那柔弱的性格,有個妃子位置撐著,也不怕被欺負了.要知道,像淑妃那樣的豺狼虎豹,後宮可是多不勝數的.

宸妃垂了垂眸子:"出來湊個熱鬧啊,上次聽說,離妃姐姐不是不愛看戲嗎?!!"她梨渦淺笑,好似溫柔.

這般的柔情,難怪軒轅夜會深陷無法自拔呢.

"哦,閑著也沒事,便出來看看."她做了下來,身後站著綠籬與素素.

已經再開始唱戲了.

烈初云聽得昏昏入睡,自己真的不習慣這個東西,坐在椅子上,她單手托著腮,聽著上面的說戲.

眼睛一眯,一眯,又一眯的.這真是催眠曲,以後要是失眠了倒是可以請個戲班子來豪兩聲.結果,她是在撐不住,在眼皮的壓力下.兩眼合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一會兒.

"離妃."

"離妃姐姐."

"離妃娘娘."

有人不斷的搖晃著她的身體,她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還沒睡夠呢,就把她喊醒,真是……

當睜開眼後,見宮女太監們都跪著……

烈初云這才抬起頭,站在眼前的竟然是軒轅夜.就說他們怎麼把自己給叫醒了,原來是軒轅夜來了.

"你怎麼也來了."她睡意未醒的打了一個哈哈.

周圍的人都傻眼了,對皇上說話,竟然用這般的口氣,真是……也不怕惹得龍顏大怒!!

"看戲都能夠睡著,你是多缺睡?!!"軒轅夜無奈的看著烈初云.

烈初云皺了下眉頭.

這些戲劇,只能讓她越看越頭暈

這會兒,嬪妃們都愣了一下,皇上竟然不生氣嗎?!!這個女人是這般的無理,對皇上稱呼為你.

皇上怎麼也生氣啊?!!至少,也該責怪兩句才正常啊.

"都起來吧……"軒轅夜這才若無其事的讓周圍行禮的人站起來……

"離妃姐姐可真是深得聖意,對皇上說話,也無需敬語了,想必是深得皇上寵愛,才能夠由此特權."突然一個人說道.

烈初云也沒看清楚是誰說的.

"是戲看多了?!!也開始變得喋喋不休起來了嗎?!!"軒轅夜開口說道.

立馬,鴉雀無聲.

烈初云愣了一眼,他這是在幫自己說話?!!其實這樣的話,她也根本不在意,愛說說去吧,和軒轅夜怎麼樣說話,那似乎是她自己的選擇.

"皇上還沒說,怎麼過來了,難道也想看戲?!!."魂國人可真有閑情,雖然她現在已經快變成了半個魂國人,但是要她對這些東西感興趣實在是沒辦法.就好像,每日綠籬素素他們總是拿著一個針線籃子.在那縫縫補補.秀山秀水,繡花秀鳥.

她那次也學著繡了秀,結果是,遠看像朵花,近看豆腐渣.

扯遠了.

只是這唱戲的功夫,雖說大烈也有,還有人愛聽戲,可是她卻不懂得其中韻律何在,實在是抱歉啊.

"過來看看,你也這麼大的意見?!!"軒轅夜淡淡的說著……

"臣妾哪敢有意見."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你何必那麼緊張呢,真是的……她就問問不可以啊.

"咳咳咳."宸妃咳嗽了起來……

她用絲怕捂著嘴.宮女趕緊的扶住了宸妃:"娘娘."擔憂的看著自家的主子.

宸妃還好吧?!!烈初云還沒來的及開口過問,只見軒轅夜神色緊張的看了過去,把宮女趕走,親手扶住了宸妃:"身子可還好?!!"

"咳咳咳."宸妃止不住的咳嗽:"臣妾還好,打擾了各位姐妹的興致,真是抱歉."她臉色有些發白.

軒轅夜扶著她,扭頭看著旁邊宸妃的貼身宮女;"宸妃身子虛,便應該多拿些衣服來,這已是秋天了,若是冷著,拿你們是問."

宮女立馬跪了下來:"奴婢知道了,皇上恕罪."

"皇上,莫要怪罪青青,她一直盡心的照顧我呢,是我閑穿的太多,走路笨重,這才穿少了一些."宸妃無力的說著……

軒轅夜眉宇間露出了擔憂.

"哎呀,宸妃姐姐可要好生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啊,你要是有個什麼,皇上可就要擔心了啊."周圍的妃嬪開始奉承起來,只為了討皇帝的一句好話.

"是啊,宸妃姐姐,若是姐姐這般愛看戲,不如下次讓皇上將戲台搭到紫宸宮去,那樣方便一些."

"宸妃姐姐可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才是."

每個人都在奉承著,展示著自己的大度.

"讓姐妹擔憂了,咳咳,我並無大礙,一直都是這般的.怎麼能夠因我一個人,勞累姐妹呢."宸妃柔弱的說著……

"阿秋."烈初云打了一個噴嚏.

"娘娘可好?!!"綠籬緊張的看著娘娘,她也一時高興的忘了那披風出來,天氣越發的冷了.

烈初云搖了搖頭,都說是小事了,不足在乎.可是,為何心里卻有些不舒服?!!轉眼看去,所有人都圍在宸妃周圍,或許沒有人注意到她吧.

只是別人不注意也罷了……軒轅夜……看向軒轅夜,在他的眼睛里,似乎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宸妃.

心里不禁的犯上一絲酸酸的味道.

烈初云啊烈初云,你多想什麼啊.

這時,軒轅夜的目光,才注意到烈初云,兩個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彙著,烈初云深鎖眉頭,在沉默許久後.

緩緩道:"皇上,臣妾剛剛沒有睡醒,還是回去補睡一覺吧……"她的言語,淡淡的,冰冰的.

烈初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明明是過來帶綠籬和素素看戲的,現在卻要任性的結束這一場戲碼.

軒轅夜眉頭輕鎖了一下.正想開口說什麼.

"咳,咳咳咳."宸妃咳嗽的更加的厲害,臉上變得越發的蒼白.

軒轅夜的眸光下意識的被宸妃吸引,隨意的開口道:"嗯,那你先回去歇息著吧……"他說完,眼眸便又落在宸妃身上.

烈初云盯著軒轅夜,又看了一眼宸妃,垂了垂眸子,烈初云啊烈初云,你到底在想什麼啊,為什麼心里會酸酸的.

難道你開始在意了嗎?!!

呵,怎麼可能啊,軒轅夜他是皇帝,三宮六院是正常的,他愛寵幸誰,便寵信誰,自己只是,其中一個因為他的無聊而占有的女人.

他只是和自己發生了肌膚之親而已.干嘛要那麼的在意.

他只是無聊,玩弄自己而已.

他只是……

他只是……

越想,烈初云心里只覺得那種不舒服更加的多了,都說,軒轅夜最寵愛的是宸妃,是啊,自己也親看見識過了.

宸妃落水時,他是那麼的擔心.

宸妃有一點的不舒服,他便心急如焚.

宸妃……

宸妃……

而自己,只是被他閑來玩弄的木偶而已.因為不能夠反抗,而只有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呵.

因為軒轅夜,霸道把我認作是他的妃子,所以霸道的占有.就像他說的那樣,只是夫妻之間的一種正常生活而已.

至少,軒轅夜是那麼覺得的.

她垂了垂眸子,被玩弄的嗎?!!啊……歎了一口氣,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啊,竟然因為軒轅夜那個人想這麼的多,瘋了嗎?!!

或許自己是真的瘋掉了吧.或許只是因為軒轅夜是占有她的第一個人,所以心里有那麼的一絲在乎,一絲,一絲,一絲的……

她抿起了唇.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要再想了,難以表述自己的心情.這些,不都是早就知道的了麼.

在穿越過來的第一天,就知道軒轅夜是皇帝.

在被他強行占有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是皇帝,擁有成群的女人.是啊!!自己不是也說,只是想把這些,都當做成一夜發生的感情嗎?!!哦,不對是兩夜……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二十三章:該死的男人
下篇:第八百二十五章:出宮,人間仙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