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二十三章:該死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二十三章:該死的男人

歎了一口氣:"算了,當我沒有問過吧……"是軒轅夜不知道?!!還是這個世界沒有那戒指.不希望是後者,可是……似乎也真的可能是後者.

軒轅夜眼里閃過疑惑.

對了,烈初云想到了件重要的事情:"對了,你昨天是不是看了,那個畫像,才跟我生氣的啊?!!"

他冷了下眸子.

"我都說要你聽我解釋了."她嘟著唇,都怪他不聽自己解釋,害的她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第一次,母後說,第一次可是要留給親親老公的.

該死的軒轅夜,還我第一次.

"結果不是挺好的麼?!!我覺得不錯哦."軒轅夜笑了笑.

他的笑容,立馬讓離離整個臉冷了下去.好,好毛線啊:"那個人,只是我在去光國途中遇見的一個大俠,救命恩人,我想要報答他,才畫了畫像,想要宮女出宮幫我找找.你生氣,生錯了."就為了你一個莫名其妙的生氣,她就白白獻身,真夠虧得.

"哦?!!這樣,只是救命恩人?!!"軒轅夜皺起了眉頭,似乎在思慮著什麼,神情中,有些不悅.

烈初云只覺得有些不對勁,是啊,只是救命恩人而已……而已啊.

怎麼回事呢,怎麼覺得,軒轅夜有些不高興啊?!!自己都坦白他還不高興?!!怎麼回事呢?!!難道要我說,那個人就是我情人,我在外面包養的小三不可?!!

到底搞什麼呢?!!這個人的喜怒哀樂,實在讓人捉摸不清.看著他的容顏,烈初云不禁的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臉紅耳赤了起來……

"我,我,吃飽了,要去沐浴睡覺了."她站了起來,立馬走出了大殿.剛剛到外面.

只見站著一堆宮女.

"娘娘,浴池的水已經熱好了."素素低頭說道.

浴池?!!她何時說要要去浴池里洗澡的?!!算了,既然已經燒好了,總不可能讓那一大池的水冷掉吧.

"嗯."說完就要走,丟下軒轅夜一個人,便匆匆忙忙的帶著宮女們離開了.

大大的浴池,冒著熱氣,就像是一股溫泉一樣,上面撒著花瓣,烈初云用腳尖試了試水溫,在這魂國來說,這樣的方式,真算是奢侈吧,人力物力,都要大費周章.

褪盡了衣衫滑入水池.

溫暖的水滑過肌膚,像是溫柔的撫弄,她徐緩地靠在大理石的池邊,將頭枕在冰涼的靠背上,源源不絕的溫水讓她昏然,泡久了竟想要昏睡.她閉著眼睛,修長的腿在水中滑動,滿足地歎息著……

真想睡死在這算了.

垂著眸子,慢慢休息這.

突然,聽見了開門的聲音,是宮女送衣服進來了嗎?!!她緩緩的睜開眼睛,扭過身子,往回一看.頓時震驚住了眼,她竟看見軒轅夜就站在池邊,帥氣的面容以及高大身軀,看來簡直像是異教的神祉.讓她嚇得幾乎要溺水的,高挺健碩的體格宛如雕像般完美.

"你怎麼進來了!!"她指控地說道,連忙沉入水里,用淡白色的溫泉水稍稍遮蔽已經泡得粉紅的身子.

軒轅夜淺淺的彎著唇,銳利的目光緊盯著她,像是能夠看穿溫水似的,沒有放過任何細節."來沐浴啊."

烈初云驚慌地從池子邊上把薄薄的絲衣拉了來,想要蓋住自己那再水中的身子,可是……這衣服布料,不是貼在自己的身子,就是浮起來.她在溫暖的水池中,因為他的出現而緊張得顫抖.該死的,這個人怎麼進來了,還在別人沖涼的時候:"你,你出去啊,你要沐浴,也等我完了先啊."

著急了,該死的,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不會就是他吩咐別人燒浴池里的水的吧.都是他設計的.這個混蛋,這個惡魔.下了套要欺負他嗎?!!真的是流氓會武術,誰也擋不住.自己偏偏還遇上了一個流氓皇帝.

"嗯?你難道不知道這個浴池,是專門為皇帝與妃子准備的嗎?!!"他緩慢地踏入溫水中,目光緊盯著她.嘴角里有著一絲戲謔,似乎對她的緊張反應很感興趣一樣.

烈初云連忙後退,她的心跳得好急,當他也進入溫泉池,她幾乎難以呼吸.雖然池夠大,不至于碰觸到彼此,但是共同沐浴在同一池水中,經過他身軀的水,會撫過她的肌膚……她因為腦中奇異的聯想而羞紅了臉.她……她,可不可以上去啊.可是……一站起來就會被看光的,雖然昨天該看的走就看了,也接觸了,只是……只是怎還是有些不好啊,她真的沒有那個臉站起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趕緊先上去,我已經好了……我換好衣服就出去,把這個這麼大的池子,全部留給你一個人慢慢享用."烈初云沿著池邊移動,小心冀冀地避開.她在尋找著可以逃脫的機會,但是軒轅夜的眼光緊盯著她,她根本沒有勇氣上岸.

她就算再遲鈍,也能敏銳地感受到兩人之間的不同.他的陽剛與男性有著強烈的存在感,她口干舌燥地只敢將視線定在他強壯的頸項之上,不敢往下瞄去.

但是只是接觸他的視線,她就像是要被其中的火焰燙著.深邃的眼里除了平常的威嚴外,還有帶著欲望的火焰,目光毫不遮掩對她的興趣.

"嗯?!!若是想那麼快上去的話,就上去啊,我並沒有攔著你"他淡淡地說,在溫水中伸展雙臂.在一日的勞累後他有些疲倦,但是當看見她的緊張搞笑摸樣時,他自嘲地猜想,自己或許並沒有那麼疲倦.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啊,明明知道我要過來沐浴,所以根本就是設計好的了麼,好歹你還是堂堂的帝皇,怎麼能這樣."她憤怒的喊著,她本來就要氣瘋了,要是此刻給她一件衣服該多好,就算是游泳衣也好啊.這種光著身子,可一點都不好玩呢.

他傭懶地眯了眯眸子,看著眼前氣得雙頰嫣紅的她.後宮佳麗三千,但是敢對他發脾氣的也只有這個小女人了.他打趣的看著她,視線滑過她嫣紅的雙頰,細致的頸項以及肩骨,落入水波上可以些微窺見的曲線.

"是故意的,又如何呢?!!你可是我的妃子."他淡淡的開口,雙手因為想碰觸那光滑潔潤的肌膚而刺癢著……

"混蛋,你果然是故意的吧!!你怎麼能夠這樣,我昨天都說的好好地了,我說我不是顏諾離,我不是她,我不是你妃子."她都快急瘋了,而他卻還悠哉悠哉的摸樣,真恨不得沖上去給他兩拳頭.只是,轉念又想,打了皇帝是死罪吧.

軒轅夜在水中緩緩的走近了烈初云,轉眼健碩的雙臂已經緊緊摟住她的身子,用灼熱的雙唇封住她那張兀自說個不停的惱人紅唇.他將她的身軀納入懷中,用炙熱的胸膛感受她發燙的嬌軀.

水池中的一對男女猶自不知,纏繞于溫熱的水中.

他趁著她的驚喘,吻住她的甜蜜.

她驚訝地瞪大雙眸,轉眼已經在他懷中,不論如何都掙紮不開他鋼鐵般的箝制.他的身軀太過強健,而她的力量實在是比他小的太多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竟然只有束手就擒的份?!!那些所謂的防狼手法,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夠用.

他的吻持續著,吞沒了她所有的抗議,手輕率地取下了她發見的頭簪,用長指梳過散落水面的黑發.黑發披下,她更多了一如嫵媚,與嬌柔.這個尤物,簡直讓人欲罷不能.

雙腳踏不到底,烈初云只能虛軟地倚靠在他身上.不知是因為熱水,還是因為他奪魂懾魄的吻,她覺得神智迷離,連四肢都是酥軟的,使不上任何力氣.軒轅夜……你,你,你,她想要咒罵他,卻在他猛烈的親吻下忘得一干二淨了.

稍微的理智在喊叫著要她掙紮.她撚起粉拳槌打著他肩頭結實的肌肉,但是他不但沒有任何反應,疼的反而是她的手.他的力氣好大,箝制著她的身軀.

她因為他的擒制而瞪大眼睛,因為驚喘而朱唇輕啟,而他卻趁虛而入.她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做什麼……咽下一口唾沫,無力反抗.只有任君宰割.

"軒轅夜……"她還是不甘心的想要推開他.

"放心,你會喜歡的."他沒有給她任何機會,占有了她.

喜歡個毛線啊?!!有哪個女人喜歡老是被用強啊,你能夠下次先問過我的意見啊,總是這樣,她情何以堪?!!

可是,這些話,容不得她說出來……

溫水的熱氣,彌漫了周圍,她整個人也像是被迷茫了一樣……最後,從掙紮,變成了被動的一方.

身體或許還有些隱隱作痛,但是更多的是,他給她帶了的奇怪的感覺……因為這種感覺,羞紅了臉,卻也躲不開這個男人.

沉醉其中……

等她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了.

她坐在床邊,拍打著紅紅的雙臉,軒轅夜早已經走了,記得昨晚竟然在那種地方做了那種事情.

記得,之後,她將自己從那里抱了回來,放回了床上.如果說,第一次是粗暴的話,那麼昨晚,他倒是算是有那麼一點點溫情吧.

想著便紅了臉頰."咳咳."咳嗽了一聲,腦袋有些發暈,似乎是昨夜受涼了.

"娘娘可還好?!!"

"沒事,受涼而已."

綠籬嬉笑了起來:"定是昨夜,沐浴久了,所以著了涼氣."她偷笑著說著,都是知道,皇上也進去了.

"貧嘴的丫頭,啊秋!!"打了一個噴嚏.在大烈是,她身體杠杠的,從來就沒有得過什麼小病大病……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二十二章:坦白,賴皮皇帝
下篇:第八百二十四章:心里難過,難道是吃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