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二十一章:誤會,不要繼續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二十一章:誤會,不要繼續了

手指挑開了她的腰帶.

本身就是剛剛沖完涼,傳的睡衣,那薄薄的外套,被他扯開後,基本暴露無遺,她扭動著身體:"放開我!!放開我."

他的手,慢慢的滑進她的衣服里,輕輕的一扯,肌膚,完全裸露了出來……

烈初云立馬閉上眼:"不,不要看."她側過臉,怎麼辦,好羞,真的好羞,第一次被一個男人看到自己的身體.

她的害羞,讓他原本的怒氣,消失了,換上的是從滿欲望的雙眸:"放輕松……"他在她的耳邊,輕輕說道.

烈初云咽下一口唾沫,心髒噗通噗通的跳的很快,身體已經被看到了,可是……可是,她,她還不想就這麼失去自己的以第一次:"軒轅,軒轅夜.拜托,拜托你,不要."

"嗯哼?!!你在求我?!!"他停止了動作,鄙夷的看著她.

烈初云抿著唇,求?!!放下尊嚴?!!放下自尊,求他嗎?!!緊緊的閉著雙眸,臉側到一邊:"我不想……"諾諾的回答著,她不想,不想就這麼失去.不想就這麼糊里糊塗的被當做別的女人的代替品.

不想?!!

似乎在他的耳里變得刺眼.

"嗯……"她因為敏感而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音,卻強忍著,不想繼續出聲音:"軒轅夜……不,不要繼續了."

"那你求我."他冷冷的說道.

烈初云咬著下唇,該死的男人,為什麼他力氣那麼大,為什麼自己就是掙脫不開他,這樣被看著,好羞!!衣服,她想要穿衣服啊.

"哼,不求我,就是還想要繼續麼."他的唇,落到她的脖子上.

癢癢的酥麻傳遍了全身,她難耐的從嘴唇里,吐出絲絲的熱氣.

當他的唇,觸碰到她的耳垂時.

烈初云整個人一顫抖,只覺得一股暖流蘇蘇麻麻的湧過了全身:"別."她想要推開他.卻發現已經遲了.

她睜開了眼睛:"喂,軒轅夜,夠了,不要."她想要踹開他.

不要.

這個女人,要弄瘋他嗎?!!該死的女人!!

"軒轅夜,我求你,我求你."她終于著急的說出求了,我求求你,你放過我吧,我不要,不要啊!!

求?!!

明明是他叫她求的,可是在聽到她真的如此懇求自己時,怒火攀上的雙眸,原本的疼惜也早已換上騰騰怒火.

"啊!!"她疼的快要裂開了.身子一縮,想要保護好自己,卻發現雙手被她固定.疼痛蔓延全身.

軒轅夜停止了動作,他的眸子緩緩向下,只見她的大腿旁,留下了紅色血.

烈初云疼的咬住了嘴唇,紅了眼睛,眼淚在眼睛里打轉,疼的眼淚直接流了下來,鼻腔哽咽的聲音.

"你怎麼會是……"軒轅夜愣住了.她怎麼會還是處子之身,不,這不可能,她已經嫁過來魂國多年了,早在幾年前就和他有過夫妻之實.她不可能是處子之身,可是……震驚,他想要離開她.

"疼,別動!!"她立馬開口.疼的快要裂開了,這種的疼痛,到了骨子里.

"告訴我,怎麼回事."軒轅夜壓在了她的身上,逼問著她.

烈初云閉上眼睛,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腦袋或許已經被疼痛占據了,身體里,只感覺道了痛楚.

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被他強行的……

軒轅夜眉頭深鎖,看著她落淚,心里泛起一絲生疼,他俯下身,吻了她的眼淚:"不會再疼了."

她緩緩的睜開眼睛.

卻被他的唇堵住了自己的唇.

"唔……"她悶悶的哼了一聲.

而她從疼痛中,也慢慢的緩了過來,疼痛再慢慢消失,占據身體的是一股暖暖的熱流……包裹著全身.

被他吻的情迷意亂,"嗯……"嘴縫中不經意的流出……

她的手攀附上他的背,以求找到一個更加舒適的位置.

可是也就是她那麼一小動.

"哦……"他低沉的悶哼了一聲.

"我,我弄痛你了?!!"她有些害羞,有些膽怯.或許她平常是一個天塌下來都不怕的要命女生.

但是,在面對人生的第一次,第一個男人,她霎時間變成了溫順的小綿羊,或許,這便是女性生理上的反應.

"你簡直要殺了我."他低沉的聲音,一直按捺著對她的欲望……按捺到他疼痛,這個小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每一個動作有多麼勾人?!!

烈初云抿住了唇,她緊緊的摟住的他的脖子.

他卻順勢吻了下去.

對于情愛處于懵懂的她,全身細胞慢慢的被激起.

"嗯……"

"軒轅……軒轅夜……"迷蒙了雙眼.

這一夜,她最珍貴的東西被他奪走,說好了會保留的,最終,沒有留的住.

軒轅夜,你真是個混賬.

在她累的睡著時,嘴里還嘀咕著:"軒轅夜,混蛋."

久久纏綿,他躺在她的身邊,輕輕撫弄她的頭發,像是在安撫她睡覺一樣.

而她,縮卷著身子,像是缺少保護的貓兒一樣,在他的身邊,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次日,清晨的陽光,映射了進來,烈初云緩緩的睜開眼睛,腦袋好疼啊.揉著柔眼睛,她翻了個身.

啊!!

腰好痛,身體疼的快動不了了.

該死.

疼痛讓她想起了昨夜的纏綿,紅了臉頰,卻眼眸里燃起憤恨,軒轅夜,我要殺了你.用力的側過身.

看著躺在身邊的軒轅夜.她這還是第一次看見他的睡顏,靜靜的,淡淡的.也不會開口說讓人討厭的話.這麼一個男人,在大烈的話,應該是極品男人吧,這容貌.她有一瞬間,看的有些癡迷.

猛地搖了搖頭.

烈初云啊烈初云,你怎麼能對這個男人癡迷,她可是奪走你第一次的男人啊,不受諾言,沒誠信,是個混蛋.

她眯縫起雙眸,抬起雙手,要去恰軒轅夜的脖子.

當她的手就要觸碰到軒轅夜的皮膚時……

猛然,他的一雙冷眸睜開.一把抓住她的雙手,猛地一甩,然後一個翻身,將她按在了自己的身下.

"喂,你要謀殺親夫嗎?!!"他怒視著她.

烈初云睜大了眼睛,那麼一甩,真疼死了:"有你這麼辣手摧花的嗎!!"

她更加的憤怒了,自己的憤怒簡直比他還要高手一倍,混蛋,軒轅夜你這個混蛋,竟然這麼殘忍.哎呦,她這條老腰哦.

"辣手摧花?!!你覺得辣手摧花,只是這樣嗎?!!"

"唔……"她敏感的挪動了一下.

然而,他的雙眸,卻彌漫上了冰霜:"告訴我,昨晚,到底怎麼回事."他緊緊的盯著他.言語中帶著疑惑.

處子之身.

這一個讓人疑惑不解的問題.

烈初云立馬意識他所指的是什麼,垂了垂眸子:"我說,我不是顏諾離,你信嗎?!!"她眸子暗淡了下去.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自己都已經被侵犯了.

"那你是誰?!!"他冷眸一眯.

他竟然相信了嗎?!!烈初云立馬對上他的雙眸,不會吧,這對于一個沒有經曆過穿越的人來說,竟然會相信她的話嗎?!!就連自己聽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如你所見,我不是顏諾離,不是你的妃子,也不是光國的和親公主."她頻起了眉頭,直到如今,隱瞞也顯得乏味了,事情已經暴露,否則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掩飾這一切,若不是他強行要了她.

他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哦?!!到底怎麼回事,冒充皇妃,可是殺頭的大罪."他似乎故意恐嚇她.

烈初云小腦袋一扭:"哼,昨晚你對我用強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懷疑我不是本人啦,怎麼沒有殺了我,用下面思考的動物."

"你……"他似乎有些生氣,大手,一把攬起她,讓她緊緊的貼著他.

肌膚之親下.

"你讓開."她伸手去推他的胸膛.

烈初云猛地一愣,先前是無意識的碰到,而他現在正在不懷好意的碰她:"你……混蛋."

"嗯?!!那你是不是該把話說得更清楚一些呢?!!若不然,會讓你嘗嘗更混蛋的事情."

烈初云咽下一口唾沫.

好吧.

反正也沒有任何可以隱瞞的了,盯著她的雙眸開口道:"真正的顏諾離,可能已經被毒死了."

"什麼?!!"眉頭緊皺.

"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吧,在冷宮之中,顏諾離喝了淑妃送來的綠豆湯後,就已經奄奄一息.我不知道,她是否是真的死了,但是,應該沒差多少."她如實道出了一切,原以為這件事情,該永遠的成為秘密,永遠不會被人挖掘出來,可是如今,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卻暴露無遺.

"嗯?!!"軒轅夜顯然有些不理解,在冷宮之中就已經死了?!!那尸首呢?!!還有,那她是從哪里來的?!!為何容貌一樣.

烈初云自然是知道他在疑惑什麼:"那,軒轅夜,我可以說出實情,但是你不可以殺我,不可以關我,反正就是不能夠懲罰我."她是有多麼的遭罪啊,第一次給了你不說,還要跟你坦白那件事.

你說吧,坦白也就坦白了.

坦白了害怕被他咔嚓掉,哎……這就是命啊,這男尊女卑的世界,實在太慘了太慘了!!

"好.我答應你."他倒是也答應的爽快,壓根也沒有想過要殺了她,即使她不是那個顏諾離又如何?!!眼前的她,他怎麼忍心動她呢?!!

"再勉強相信你一次."她無奈的說著,只是勉強相信你,你這個不守承諾的人,牢里明明有過約定還違反.什麼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一言九鼎,都是胡說!!可是……暫且把那些想法放到一邊.

烈初云清了清嗓子:"我,我……如果我告訴你,我是從未來的世界來的,你相信嗎?!!"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二十章:畫像,怒氣
下篇:第八百二十二章:坦白,賴皮皇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