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二十章:畫像,怒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二十章:畫像,怒氣

娘娘畫了一個白衣男子.腰上別著一把劍,可是,比較奇怪的是,這個男子臉上帶著面具.

"娘娘,這個,這個不是那日在土匪圈里救了我們的少俠嗎?!!"綠籬一下就認出來了,那日他們被困在土匪里面.

虧得娘娘帶了這個少俠來,將她們救了出來,要不然,現在還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呢.

烈初云微微一笑:"是啊,你還記得啊."她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畫作.她畫的就是北葉塵,雖然畫工並不怎麼精湛,但是應該還算湊合吧.這也虧得,北葉塵總是帶著面具,讓她省去了畫那最重要的五官.

可是,綠籬的皺起了眉頭:"可是,娘娘……您為何畫這位少俠的畫像啊."

"因為啊,這個人,不僅在土匪那兒救了我們,之後,在光國的時候,也出手救了我,若不是他,我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呢.可是,他卻不告而別了."烈初云的聲音暗淡了下去,北葉塵的不告而別,讓她的心理揪起了一個疙瘩.好是不舒服.

額!!

綠籬愣了住神:"所以娘娘想用這幅畫像去找那位少俠,然後報答他嗎?!!"

烈初云立馬點了點頭:"嗯.有這個意思.他是在魂國救了我的,當時送我到光國後,他有說過要回回國,我猜啊,他可能就是魂國人,所以盡一下自己的努力,至少,要道一聲謝謝."

"那,明日奴婢出宮,讓宮外的幾個朋友幫娘娘找找,看看有沒有消息."綠籬微笑的說道,想要去那畫卷,卻發現畫卷的墨還沒干.

"放著吧,不急,過些天再拿出去都行."

將畫放著,讓墨水干了些.

"娘娘,剛剛素素那邊來人說,水熱了,可以沐浴了."綠籬小聲的說著……

烈初云點了點頭,在這後宮中,洗澡呢,有兩個方法,一個是在木盆里,和大烈的浴缸差不多,也可以再大澡堂里,那兒,跟游泳池差不多.一個人沖涼,也用不著那麼大的浴池.燒水都麻煩.多費事啊.

所以她一般都選在,在自己行宮里,洗洗就好了,大大的普通木桶里.冒著熱氣.里面撒著玫瑰法辦,她用手試了試水溫,脫下身上的衣服.走了進去.

一頭秀發,散落在水里時,如同黑色大網一樣張開,紓解著白日的疲勞,她閉著眼睛.享受泡溫水的感覺.

起手,玫瑰花瓣,在皮膚上.

她點弄這花瓣.這就是魂國的花瓣澡,泡完之後呢,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特別淡,如果不仔細聞的話,也是聞不到的.

水漸漸的快冷了.

烈初云走了出來.穿上睡覺的衣服,那是薄薄的紗衣,雖然不是透明的.但是由于絲質的原因,緊緊的貼合著身體.

秀發變得好長,差不多到了屁股的地方了.

簡單的用一個簪子將頭發別了起來……

這會兒,綠籬才拿著毛巾走了進來,看到主子已經傳好了衣服:"娘娘手腳如此快啊,也不等奴婢進來伺候."

烈初云拿過毛巾,擦了擦脖子,因為頭發上的水珠又滴落了下來.擦了擦脖子後,把毛巾丟給了綠籬:"我又不是小孩子,有手有腳,難道穿個衣服還一定要人伺候啊."

綠籬偷笑著:"奴婢伺候娘娘,伺候慣了麼."

無奈的搖了搖頭,烈初云坐下來,准備穿鞋子,這時,綠籬立馬蹲了下來,拿起鞋子,替主子穿上.

然後抬起頭笑了笑:"娘娘不要奴婢伺候的話,奴婢可不知道該做什麼了呢."她嬉笑著……

"好好好."她只有答應.

而此時.

軒轅夜,卻來到了流云宮.

"參見皇上."流云宮奴才跪了一院子.

"離妃呢?!!怎麼沒有出來接駕."軒轅夜開口問道.

"回皇上,娘娘正在沐浴."素素小聲的說道.

軒轅夜看了一眼素素,獨自一人朝烈初云的寢宮走了進去.

偌大的寢宮里,軒轅夜四處張望了一下,她似乎不愛動屋子里的擺設,正准備坐下來,在這等她沐浴後回來……

突然,冷冽的眼眸落在書桌台前,那里似乎放著一幅畫?!!他走了過去,書桌台前,垂下眸子,看著書桌台上的畫.

畫上是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軒轅夜輕輕的皺起了眉頭,起手,抓住那副話,手掌用力,畫的一個角,被他揉的有些皺.

這頭,烈初云和綠籬有說有笑的從沐浴的房間里走了出來,剛剛回到自己的寢宮,就見奴才和宮女們都一臉謹慎的樣子.

"怎麼了?!!都站在這干嘛?!!"烈初云好奇的開口問道.

"娘娘,皇上來了."素素小聲的回答道.

烈初云愣了一下,軒轅夜?!!他來了?!!這麼晚來干嘛?!!有事找自己?!!

"嗯,我知道了,你們不用在這守著,該干嘛干嘛去."說罷,他獨自一個人,走進了寢宮.

一進去.

便見到,軒轅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垂著眼眸,手里把玩著一塊玉佩.

"你怎麼這麼晚過來了."烈初云若無其事的問道,他這麼晚過來,也不是頭一次了,以前,有這麼晚來過,不過比較少.

她悠悠的走了過去.

突然,軒轅夜抬起了頭,眸子里,帶著凌厲:"顏諾離,你告訴朕,為何要與朕在大牢之中,定下那般的約定."眸子一冷.

又是這個問題?!!他干嘛突然又問這個問題啊?!!奇怪?!!難道他來這里就是為了專門問這個問題?!!難道,他反悔了?!!想不通了?!!

"我不是都說了麼,我實在不想與後宮女人爭寵."

說罷,她眸子的余光,突然看到了書桌上的畫那.皺起眉頭,緩緩走了過去,只見自己畫的北葉塵的畫像,有一個角落,似乎被人抓過.

她立馬反應了過來……

軒轅夜看見了,北葉塵的畫像?!!看見了,才問自己那個問題?!!他,不會誤會了吧:"那個……軒轅夜."她正想要解釋.

"把衣服脫了."冷冷的,傳來了他的聲音.

烈初云頓時毛骨悚然啊?!!他,他,他說什麼?!!叫我把衣服脫了?!!有沒有搞錯?!!

"你說什麼啊?!!脫什麼衣服."覺得自己有點明知故問,可是,又不得不問!!喂喂喂,軒轅夜你不會是被刺激了吧?!!

被什麼東西刺激了?!!

烈初云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畫像,難道是被北葉塵的畫像給刺激了?!!想想確實挺讓人誤會的.她現在的身份,怎麼說是他得妃子,而他的妃子,竟然再畫別的男人的畫像.

"軒轅夜,你聽我解釋."她想要說清楚,告訴軒轅夜不是她亂想的那樣.

軒轅夜則是站了起身:"你想要解釋什麼呢?!!朕無需你解釋任何的事情,你是我的妻子,就要做到妻子的責任,其它你無需過問."

烈初云不禁的往後退.

"軒轅夜,你沒事吧……"她顫抖著聲音.他要干嘛?!!總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他果然是生氣了吧,因為那個畫像誤會了.

"怎麼?!!你害怕我碰你?!!"他的眼里有了一絲怒氣.

烈初云傻眼了,該怎麼回答,這句話,到底該怎麼回答,卻是很害怕他碰自己,可是,不能夠這麼說,他一定會被激怒的.

可是,我,我,我不是你真正的老婆啊,我不是你妻子,不是你妃子啊.我只是代替的.

烈初云有些打哆嗦,不停的往後退:"軒轅……軒轅夜……"

"看來你是真的很害怕,平常的膽子去哪里了?!!平日里,你不是一直很膽大的嗎?!!那股沖勁去哪了?!!"他靠近了烈初云.

直接把她逼到床上.

啪!!

烈初云一下坐到床上去:"我,我,軒轅夜,你答應過我的,不會碰我的,你是一國之君,難道你要違背諾言嗎?!!我們可是有擊掌盟誓的!!"她拿出最後的絕招,她知道,自己現在基本不能夠制止他.因為從他的眸子里,看出來的並不是男性的饑渴,而是憤怒.這個憤怒,讓她的心都開始顫抖了起來.變得害怕.

"嗯?!!碰不碰你取決與我,不是取決于你."一把便將烈初云束縛在懷里.

烈初云身體跟著一顫抖:"軒轅,軒轅夜……"伸手,想要推開他.卻發現,用力,只是讓他把自己束縛的更緊.

"吻我."他命令道.

烈初云立馬抿著嘴唇,不要!!不要!!軒轅夜,你,你,你不守承諾.竟然想要霸王硬上弓嗎?!!你是皇帝,你了不起啊.

"嗯?!!"他抓著她的手臂,更加的用力,似乎再用一點力氣,就能夠將她的手臂捏碎一樣.

"疼,你捏的我好痛."她皺起眉頭,開口抱怨道

可是剛剛一開口.

猛地,他的唇,壓了下來,直接壓在了她的桃色小唇上.

'唔唔唔’她掙紮著……

他滾燙的唇,夾雜著山雨欲來的強烈情緒,強硬的撬開她的牙關.似乎要侵略她的所有.

烈初云只覺得好熱好熱,在他的熱吻下發出軟弱的嗚咽,雖然心里想反抗,卻往往在他的唇舌輾轉誘惑間顯得力不從心.

她掙紮著,黑色的長發在兩人之間滑動,細致的觸感類似無所不在的愛撫.她的雙手平貼在他的胸膛上,覺得像是在摸一塊烙鐵,她知道要是再不推開他,一定會讓他肌膚上的高溫給融化.

該怎麼辦啊.

腦子里已經亂成了一團.

被他瘋狂的占據,她只有隨意擺弄.

他一直吻到她神智迷離,差點喘不過氣來時,才依依不舍地放開她.

烈初云已經有些神志不清,可是當他把她按在床上時,腦子頓時清醒了一份,立馬睜大了眼睛,要去推開他.

可是!!

下一秒……

他更加快速的用一直手,就將她的雙手固定在頭頂上:"現在才反抗?!!已經晚了."他冷漠的說著,聲音中帶著一絲嘶啞……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一十九章:留一手,還想陷害她
下篇:第八百二十一章:誤會,不要繼續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