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一十九章:留一手,還想陷害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一十九章:留一手,還想陷害她

"呵,哈哈哈哈,顏諾離.以前,我不管是使什麼招數,為什麼,你總是能夠躲過去?!!為什麼你總是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樣?!!"她不屑,憤恨.

蟑螂?!!

這個形容詞有些不大好聽,但是吧,人家正在激動中,烈初云也就懶得計較了,只是有句話不得不說:"淑妃,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害人終害己."

"哼."淑妃哼了哼.挺著大肚子站了起來,走了了烈初云的身邊:"顏諾離,我弄了你那麼多次,你恨我嗎?!!"

"哼?!!挺可恨的.不過最可恨的,是每次遇見你,都要與你惺惺作態,演戲.真是煩躁啊."烈初云說話中,帶著一絲不悅,她真的受夠了這樣的生活,雖然說,帶起面具,可以保護自己.可是,戴著面具,只感覺無法呼吸,空氣變得很稀薄,無法呼吸更多,更多的無法呼吸自由的空氣,讓人的心里,變得很壓抑,很壓抑.

站在了顏諾離的面前.

淑妃看著她的臉,舉起手,就要扇下去.

'啪!!’烈初云快手的抓住淑妃的手:"淑妃,我們同為妃位,你恐怕沒有資格打我吧……"她說著,輕輕的將淑妃的甩開.

可也就是那麼輕輕的一甩.

"啊!!"淑妃整個翻了一個身子,整個人一頭像旁邊的柱子上撞了過去.烈初云傻眼了,睜大了眼睛.

看著撞在柱子上的淑妃.

"啊,好疼.好疼."淑妃大叫了起來.手捂著肚子.

烈初云頓時身體僵硬住了,看著摔在地上的淑妃,自己剛剛根本沒有用力,為什麼,為什麼她會撞到柱子上去?!!

只有一個可能,她自己撞上去的!!

"淑妃,你還真的下了手."烈初云只覺得毛骨悚然,懷著孩子,朝柱子上撞,只為了陷害自己嗎?!!

"來人啊,啊,離妃你竟然推我,啊,啊.我的肚子好痛啊.來人啊."淑妃大聲的喊著……

孩子在肚子里,已經是死胎了.那麼,孩子啊,你就為你娘做最後一點貢獻吧.弄死顏諾離.

哼,前幾次能夠讓你死里逃生,這回……顏諾離,就算你有通天的能耐.謀殺皇子的罪名,足以讓你永無翻身之地.

烈初云反倒是不慌不忙的坐到凳子上:"哼,孩子是你自己弄掉的.你就算誣賴我,也沒有用啊.我可從來沒有對你做過什麼,林淑儀."

淑妃嘴唇發白,她雖然是故意撞肚子的.但是疼痛是真是的:"啊,顏諾離,這回我要你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她蒼白的嘴唇,辛苦的說著……

烈初云笑了笑:"真是辛苦你了,那麼累,還要說這麼多的話,放心,你不用替我擔心,我不會跳進黃河的.因為……我本身就是乾淨的."

她說著,微微一笑.眼眸看向門口.

淑妃抿著唇,謀殺皇子是大罪,顏諾離,你能夠囂張的就只有現在了:"來人啊,來人啊,離妃發瘋啦."她大喊著……

烈初云站了起來:"別再喊了,你就不覺得不對勁嗎?!!喊了那麼久都沒有宮女進來."烈初云輕哼著……

視線看著那緊閉的房門.

只見.

下一秒.

門被推開了,除了一堆奴才外,軒轅夜也站在外面,而綠籬正站在軒轅夜的身邊.

淑妃抬起了頭,滿頭大汗著看眼前的景象:"皇,皇上!!"皇上何時站在外面的?!!難道剛剛的話,皇上都聽見了嗎,?!!不,這不可能啊.

"皇上,離妃她,她推我."淑妃立馬哭了起來……

軒轅夜冷漠著臉,沒有說話.

烈初云走到軒轅夜的面前:"想必皇上在外面也看的很清楚了吧,我根本沒有碰過淑妃一根毫毛.是非對錯,相信皇上,早有斷定."

她早就猜到了這是一場鴻門宴,而自己要來的原因,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跟著她的計劃走,然後,才能夠抓到淑妃的狐狸尾巴.

只是沒想到,她猜測的事情,真的發生了.所以,她在決定來甯德宮時,就讓綠籬去輕皇上過來……

而且還要綠籬告訴皇上,一定要悄悄的,然後躲在門外看里面發生的事情.這就是她的計謀.

害人終害己.

淑妃,你要想要無奈我,那麼我就,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說罷,烈初云又看向綠籬:"綠籬,還不快去請太醫過來,對了,照顧淑妃的那個張太醫,也一起請過來."

"是,娘娘."綠籬立馬點頭.

淑妃趴在地上,疼痛的已經說不出來話了:"皇上……皇上……"她祈求的想要去抓住軒轅夜的衣服角.

烈初云斜眸,看著軒轅夜.

只見,軒轅夜眉頭也輕輕的皺起了.

烈初云不禁的心理一絲觸感,也是,淑妃就算再怎麼作惡多端,也是他的女人,肚子也懷著他的孩子.

隨便一個有血性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會有感觸的.

整個屋子都安靜了下來……

淑妃被移到了床上,奄奄一息的喘氣.

軒轅夜坐在大殿堂的椅子上,烈初云則是坐在一邊.等待著那些太醫出結果.漫長的的等待後.

幾個太醫跪在軒轅夜的面前.

"皇上,娘娘腹中之子,恐怕是保不住了."太醫埋著腦袋,這畢竟不是什麼好事,都害怕受到責怪.

軒轅夜鎖了鎖眉頭,看向烈初云:"你是怎麼知道的."他冷冷的問道.是問關于烈初云是怎麼知道淑妃要陷害她的事情.還提前讓身邊宮女去請他過來看這場戲.

烈初云吸了一口氣:"皇上,不管你有多麼的痛心,臣妾也只能夠說一句惋惜,臣妾,讓綠籬去請你過來,只是為了自保.否則,今日,我或許就要人頭落地在這."

軒轅夜閉上眼睛,他承認,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沒有錯.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淑妃誣陷她.而淑妃孩子又不保了.那麼這個女人真的是一輩子也洗不清了.但是她都是怎麼預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的.

烈初云自是也看出了軒轅夜的疑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皇上,其實臣妾會有這一招,主要是綠籬偶然去太醫院時,聽到了照顧淑妃的張太醫,說的某一些話.臣妾就不多言了,想必此事,你問張太醫,會知道的更多."烈初云並沒有說那日看見淑妃肚子痛的事情,還是少說一點好,說多錯多,她現在,要避嫌,趕緊避嫌.以免招的人懷疑.

軒轅夜一個冷眸,看向跪在地上的張太醫.

張太醫嚇得身子打哆嗦,自己,自己在何時說錯了話了?!!而且,還被離妃身邊的宮女聽到,要是讓皇上知道……淑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早就已經是死胎的話……

"張太醫,皇上在這,你若是還不如實說的話,恐怕以後,前途堪憂啊."別說前途堪憂的,性命都堪憂.

張太醫立馬磕頭:"皇上,皇上,是淑妃娘娘不許微臣說的啊.臣一直照顧淑妃娘娘身體,娘娘自從懷孕沒有多久後,身體就變得很差.懷孕數月後,經常出現隱隱作痛現象.微臣拼勁畢生所學,也未能夠保住胎兒."

"你的意思,是淑妃肚子里的孩子,早就已經胎死腹中了嗎?!!"軒轅夜冷冷的說著,從聲線上,不難聽出,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張太醫咽下一口唾沫:"是!!微臣早已經告訴過淑妃娘娘了.只是淑妃娘娘她,不讓微臣將這件事宣揚出去."

現在,眼下的事情,誰都很明白了.

不讓張太醫宣揚出去的原因,就是為了策劃今日這一場陰謀,可惜,早已經被烈初云看破了.

軒轅夜站了起身.

"待淑妃身子好後,除去妃子頭銜.關入冷宮,永不許再出冷宮一步."他一道聖旨下去.床上原本奄奄一息的淑妃昏死了過去.

烈初云走出了甯德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雙眸,軒轅夜沒有處死淑妃,呵,其實吧,淑妃的罪,真的該死一千次了,從她算計自己那麼多次來說……

不過……回眸看了一眼軒轅夜,估計他也是心疼的吧,畢竟淑妃懷的是他的骨肉,孩子掉了,當爹當媽的,哪有不傷心的.

算了,雖然淑妃害過自己,但是,自己最終不也沒死麼.

軒轅夜,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我也不逼你.

一道聖旨,入冷宮.

淑妃掉了孩子後,變得瘋瘋癲癲,加上在冷宮的生活,基本完全變成了一個瘋子.而且掉了孩子之後,在冷宮里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

被打入冷宮,一個月後.

淑妃病死在冷宮之中.

軒轅夜下旨,將淑妃的尸體,簡單的葬了.

烈初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這樣,自己終于解脫了,淑妃……你的死,我會永遠記住,因為你讓我了解了這個後宮爭斗.

至少,在某一種程度上,讓我成長.

也讓我知道,害人終害己.人啊,不要貪得無厭,不要老是想著去害一個人.但是,自保,和複仇除外.

烈初云坐在秋千上,緩緩的蕩漾著……

說實話,淑妃去了後,整個後宮都好像安靜了許多,這樣的安甯,不知道會還能夠持續多久.

真想久一點,再久一點.再久一點…久到,她找到回大烈的方法,然後遠離這個亂世,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這個魂國,不屬于自己的世界.

在魂國的日子,她學了不少的東西,以前用毛筆寫字歪歪扭扭的,現在已經差不多能夠寫出一手好字了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而是.

烈初云手里拿著毛筆,嘴角勾起燦爛的笑容:"綠籬你看,這個如何."她將毛筆放下,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一十八章:鴻門宴,沒安好心
下篇:第八百二十章:畫像,怒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