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一十六章:菊花,大笑不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一十六章:菊花,大笑不已

"那我就補啊,身子虛弱都是小事不是嗎?!!"淑妃激動的說著,這個孩子,可千萬不能夠出什麼事.

"嗯,可是卻也不能夠大補,否者,補過度的話,會引起更大的問題."太醫謹慎的說著……

淑妃點了點頭:"嗯,只要能夠保住孩子,我什麼都按照你說的來."

"那,微臣先行告退,娘娘應該多出去走走,如果每天呆著不懂得話,反而不太好."臨走前,太醫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淑妃點了點頭.

太醫退下後,淑妃半窩在床上,生在後宮中的女人,孩子就是一切,也是未來的保證.不管怎麼樣,也不能夠失去這個孩子,這是自己唯一的籌碼.

天氣晴朗,烈初云的心情也跟著好了不少,站在院子里,升了個懶腰.

"娘娘,菊花都開了,禦花園好是漂亮的一篇黃色花海,娘娘回宮後,一直呆在宮里,也沒有出去走走.今個天氣好,娘娘不如,也出去走走吧……"綠籬在旁說道.

烈初云愁了一眼綠籬,那個禦花園雖然很大,但是……她也真的逛夠了,一年多來,每天也只有禦花園禦花園,想要出宮去玩啊!!

"那就起駕吧……"除了花園,也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花園內,烈初云四處走著:"誒,那兒什麼時候,多了個秋千."烈初云看著禦花園前面的假山旁邊,多了一個秋千.

"這個,聽說是娘娘去光國的時候,弄上去的."綠籬回答道,她也是聽人說的,大概是哪宮的娘娘喜歡,弄上去的吧.

烈初云嬉笑著,立馬沖了過去,她坐到秋千上,小時候,母後父皇也帶她去游樂園里玩過.不過那個秋千是飛車秋千,可比刺激多了.只是童年麼,玩玩也好,總比在花園里瞎逛有意思多了.

烈初云拉了拉秋千的麻繩:"這個結實嗎?!!"

"應該挺結實的吧……"必點看著麻繩上打著的結,看起來應該是蠻結實的:"娘娘,我來推您."綠籬走到身後,准備推秋千.

"不用了."烈初云突然站到了秋千板上.

用腳蹬.

隨著腳的用力,越蹬越高:"哈哈哈,哈哈哈."風愜意的吹起了頭發,她好久沒有這樣玩過了.

越是用力,秋千飛的越高.

想起了童年.

綠籬在下面,簡直看傻了,娘娘好厲害,竟然能夠飛的這麼高還不用人來推.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歡聲笑語.

剛好路過禦花園的軒轅夜,因為附近傳來的笑聲,停住了腳步,這個聲音,像是顏諾離的.

他隨著笑聲走了過去,遠遠的便看到,一個女人站在秋千上,來回蕩漾.不是用坐的,竟然是用站的?!!

這是什麼蕩秋千的做法.

"皇上,要奴才去請娘娘過來嗎?!!"身邊的劉寬恭謹說道.

軒轅夜淡淡一笑:"不必了.我們走吧……"她既然玩的那麼的高興,又何必打擾她的興致呢.

"是."

軒轅夜走了好久後.

烈初云才寵秋千上跳:"走吧,回宮吧……"

"這麼快?!!娘娘不是還沒有去看菊花嗎?!!"綠籬好奇.

"不必了,今天已經過的很有意思了."比起每日的乏味生活,今日能夠這麼爽快一下,也是難得.

人類啊,一直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能夠像鳥兒一樣能夠在天空飛翔,可是人類沒有翅膀.

秋千,當蕩漾上去時,便有那種自由翱翔得感覺.

嗯.說道翱翔,魂國的輕功也好厲害啊,至今烈初云都不懂得輕功的原理,他們到底是怎麼霍的一下飛起來的.

她頂多也只是借助什麼東西,跳的比較高而已,要飛起來,完全做不道.

正准備回流云宮.

"呦,這不是離妃妹妹麼,怎麼有閑情來禦花園走動啊."迎面走來的是淑妃.

真是倒黴,誰不碰到偏偏碰到這個最棘手,也是最煩人的一個女人,假意的笑了笑:"是啊,出來走動."下一秒,又看向身邊的綠籬:"綠籬,走吧,趕緊回宮了."

"是."綠籬蹲了蹲身子.攙扶著烈初云准備離開.

"哎呀,妹妹何必這麼快急著走呢?!!聽說,今日菊花開得好,不如妹妹就一同去觀賞觀賞吧……"淑妃隨意的開口說道.

額!!

烈初云糾結了一會兒,視線看向淑妃的肚子,她挺著那麼大的一個肚子,應該也不敢做什麼.

"行啊,既然淑妃姐姐盛情邀請,我又怎麼拒絕呢."她直接答應了,如果淑妃真的要耍什麼小花樣的話,她就直接接招.

對付淑妃,大概也就只有兩種方法.一就是遠離她,她現在懷著孩子,只有遠離她,才能夠免遭橫禍,可是,要遠離就要,離的遠遠的.除非就像是走到光國那麼遠,要不然……倒遠不近的,反遭暗地的陷害.

還有另一個方法呢,那就是像平常一樣,當個沒事人嘍.隨便過,但是和淑妃在一起時,要格外的注意她的深情與反應,可能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里都暗藏玄機.如果淑妃真的有心害她的話.跟在淑妃的身邊查,也不虧的是一個好地方,至少,知道她下一步的動機.

"菊花,不與百花爭豔,可真是高尚的花朵."淑妃說道.

烈初云看了看菊花,自己的心思完全就不在那.菊花什麼的,菊花,菊花.噗……她突然想起來,在大烈,大家都把人身體的某個部位稱作為菊花,抬起眸子,看了一眼這遍地的菊花.

哇……好多菊花啊.

噗……

烈初云忍不住偷偷笑了出來……

淑妃愣住了,她自己一個人在那傻笑什麼?!!難道是笑自己嗎?!!嘲笑她?!!該死的女人,仗著那晚皇上在宴會上幫了她,就以為有多牛逼嗎?!!懷著孩子的是我,各宮都來奉承我,就你顏諾離,不知好歹.

"離妃妹妹,你在笑些什麼啊,難道,你不喜歡菊花嗎?!!"她硬著頭皮,好奇的問道,她倒是要看看這個小賤人在想什麼.

喜歡菊花?!!

菊花?!!

噗……

聽到這話,她實在是又忍不住了,自己怎麼喜歡菊花呢?!!這菊花,是那菊花嗎?!!哎呦,一想到就想要笑了.哈哈哈哈哈.

許久,她冷靜下來一點,才開口道:"沒有,菊花挺好的."

"嗯?!!那離妃妹妹,你剛剛是在笑什麼?!!"淑妃疑惑的皺起眉頭,那她在笑什麼?!!真的是在嘲笑她嗎?!!該死的顏諾離.

烈初云連忙擺手:"沒,沒什麼."總不可能告訴淑妃,自己是在笑那個菊花吧?!!告訴她菊花是那啥啥?!!算了,算了,沒有必要告訴她啦,就算說了她也一定會以為自己是在捉弄她罷了.

淑妃板著臉.眼眸里多了一絲憤恨.

可是,這絲憤恨,突然都消失了,肚子,突然傳來了疼痛,又來了,這個肚子又來了,又開始隱隱作疼了.

她皺著眉頭.

手輕輕的捂著肚子,眉頭深鎖.孩子,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不能夠讓被人知道,肚子里的骨肉出了問題.

她強忍的,想要不被人發現肚子的事情.想要敷衍過去.

烈初云一個轉眸,突然見淑妃一臉奇怪的表情,好像是在忍著什麼一樣的.眸光往下,只見她用手捂著肚子,難道是肚子疼?!!

"淑妃,你怎麼了?!!"或許是出于良心,她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淑妃眉頭皺的更深,怎麼可以被察覺出來,立馬扯起了笑容:"沒,沒什麼啊."臉上的笑容都因為疼痛而變得僵硬起來……

沒什麼?!!

這像沒什麼嗎?!!烈初云抽搐了下嘴角,只覺得淑妃好像在故意隱瞞什麼:"哦,為了安全,還是找個太醫看看好."她隨口說道.

淑妃立馬心里一緊:"不用了,每日都有太醫來替我問診的.大概是走多了,肚子里的孩子調皮……累著了."

"哦,如此說來,淑妃還是趕緊回去休息吧……"她立馬說道,淑妃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龍種也.要是出了什麼問題,那自己還不遭罪?!!還是避而遠之的好.免得出了問題,找上自己的麻煩,那可就大大不妙了哦.

"嗯,好."淑妃立馬點頭,什麼話都沒有再繼續說,轉身,在宮女的攙扶下,離開了禦花園.

淑妃走後.

綠籬走到烈初云的身邊:"娘娘,我看淑妃娘娘的樣子,不像是沒事,好像是肚子怎麼了."她眨巴著眼睛,淑妃剛剛明明就很痛苦的樣子,那種樣子,可不是裝的,而且,淑妃娘娘似乎有意隱瞞什麼.

烈初云聳了下肩膀:"呵,管那麼多呢,怎麼樣又和我們沒關系,我們避嫌好了."

"娘娘說的是."綠籬點了點頭,又好奇的問道:"對了,娘娘,您剛剛到底在笑什麼呢."她也看的疑惑,娘娘一個人在那獨自偷偷笑什麼?!!讓人費解.

烈初云抿著笑容,湊近綠籬的耳朵低估了幾句.

刷!!

綠籬的臉色變得鐵青:"娘娘,菊花,菊花怎麼可能是……"娘娘竟然說,在某一個地方,有人把菊花,稱作為……

看著綠籬的摸樣,烈初云又忍不住笑了:"好啦好啦,都只是一些說著好玩的話,走吧,該回去了."

日複一日,晃眼,時間又匆匆的溜走了.

在魂國的日子巴,說無聊,也真夠無聊啊,真的有一種,深宮高牆,被永遠束縛在其中一樣.就想被關在籠子里的小鳥一樣.即使有翅膀,也飛不出去.呵……不過,或許唯一幸運的是,這宮里,還一些宮女太監,整日與她作伴.不知道這種日子,有沒有頭,能不能走到頭……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一十五章:接風宴
下篇:第八百一十七章:孩子會保不住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